|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梁文道:我不是谁的人生导师

2019-10-21 13:39 | 作者:

作为读书人亦或知识分子,最核心的东西并非完全献身理想那么简单,而是要永远保持一个理想与现实的内在张力。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连然编辑 | 王芳洁摄影 | 肖予为

梁文道转过身去,从柜子上取出烟斗,填上烟草,回到桌前坐定,拿个一次性打火机点上,吸一口,又缓缓吐出了烟雾。在一系列细碎的动作之后,访谈才算正式开始了。那一刻,时间是松弛的。

对于当下的梁文道来说,松弛大概只能说是一种微观的状态,如果你抽离一点,去看他做事情的节奏,行动的轨迹,就不大能用这种词汇来描述了。6月份,他的读书视频节目《一千零一夜》第四季在优酷平台上回归,每周三更新一集,每集超过30分钟,再之前,他在看理想APP以及蜻蜓FM上开播了音频读书节目《八分》,每周更新两次,每次也有二三十分钟。

梁文道当然是很忙的,比如说在此次访谈之前,他分别在香港、北京、东莞驻足,每个城市不过几天。回北京几天之后,他又要飞香港、高雄、重庆、日本、巴黎。

“飞得太厉害了”,他说,有时候就是去开一些会,有时候是为了和合作伙伴、潜在的合作伙伴见个面。

梁文道还有另一重身份,他是看理想公司的策划人。当麦开起来的时候,他是那个讲述者,当麦关掉的时候,他就得在文化商人的身份中就位,近年来,看理想逐渐成为了文化出版界的知名品牌,业务并不只有挖掘梁文道的文化溢价,例如《一千零一夜》只是优酷“看理想”栏目的其中一部分,其他还有陈丹青的《局部》、马世芳的《听说》和窦文涛的《圆桌派》等,但整个栏目均由梁文道策划、看理想出品。2018年10月, “看理想”APP上线,内容更是包罗万象。

但无论是《一千零一夜》还是《八分》,以及看理想APP,梁文道的东西接受起来,还是需要一定的知识门槛,就像理想国之前出版的书,也多为人文社科类,或者艺术美学类,在大众认知里,算是小众。“我们号召用户,希望跟他们一起关心这些方面的内容。这样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很丰富多样,同时心态也会更包容。”看理想内容策划部负责人杨大壹说。

只是在商言商,这么些年下来,看理想的生意算不上大,天眼查上,公司还给打上了小微企业的标签。

“道长(梁文道)可能真的有这种理想,希望去改变一些事情。他作为一个老派知识分子,总是有这种抱负的,他觉得他有这个责任去改变一些不好的社会现象,当然改变的方式是非常潜移默化的,通过更浅层的方式,比如节目来影响大家的思维方式。”杨大壹说。

所以,在梁文道那里,价值增量被摆到了商业性的前面。杨大壹和“看理想” 新媒体主管邢雅洁一直有把《八分》做成一档视频节目的期待。但梁文道不肯,他担心有把节目做成《十三邀》的可能性,已经有这样一档节目在先,为什么还要去做?在这当中创造意义何在?

“我们比较关心的是,‘看理想’这些节目怎样能够到达最应该看这些节目的那个群体。”梁文道说。

到达之后呢?梁文道要成为怎样一个历史的注脚?梁文道要实现哪些具体的改变?他也没有答案。有时候,身边人觉得看不懂他。杨大壹记得在2013年6月的“财新思享日”上,自己曾向当时还是凤凰卫视主持人的梁文道举手提问,“面对这些事情(指校长性侵学生),我们作为媒体或是普通人,能做什么?”梁答复他,“恐怕也做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