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刘永好:新希望今年销售额预计超两千亿,互联网要颠覆传统企业很难

2020-12-11 17:49 | 作者: 李艳艳,米娜

微信图片_20201207081030

在经济转型的新格局里,新希望的销售、利润、税收和市值,每年大概有超过20%的增长。最近刘永好跟很多企业家朋友交流,发现凡是把“传统企业+组织再造+数字化”转型做得好的企业,都得到了进步和成长,很多企业也都成为行业引领者。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编辑丨米娜

图片来源丨中企图库

“互联网企业要颠覆传统企业?难!因为传统企业护城河太深。研发、市场、生产、机器,供产销这个体系,不是互联网企业能够做到的。”12月6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中国企业领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刘永好现身第十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并发表了开幕主题演讲。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很多实体企业家和传统企业家们的压力特别大,总觉得这些互联网企业会把我们颠覆掉。但是今年以来,特别是现在,大家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互联网企业流量逐步见顶了,虽然还有空间,但不大了。”刘永好解释称。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20(第十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5日至7日在北京举行,陈东升、刘永好、宗庆后宋志平、王石、杨元庆、沈南鹏、张磊、周鸿祎、张文中、王玉锁王文京、阎志等上百位企业家出席年会,热议新发展格局下的公司力量。

在刘永好的观察中,过去十多年内,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企业迅猛发展,成为今天最重要的经济组成部分之一。不过,由于传统产业护城河很深,并不容易被互联网企业“吃掉”。在其看来,当前疫情影响加之国际形势错综复杂的形势下,“双循环战略”为企业发展带来重大机遇,实体经济自身必须通过转型升级,在这个新格局下谋求新发展。

刘永好认为,“新商业=传统产业+组织再造+数字化转型”。这种转型不是简单地将企业与数字化叠加,而是基因的融合。简单移植会有“排异反应”,因此一定要做好融合。“转好了市场还是你的;转不好,油锅是你的,你在油锅里面煎熬。怎样才能保证不‘转’到油锅里,‘转’到市场上去呢?这中间要加一个‘组织再造’。”

今年两会期间,刘永好提出,2020年新希望集团将会新增300亿元投资和新增2万人的就业,主要为冷链物流、现代农业发展招募人才。此次年会上,刘永好表示,“我们做到了超过300亿元的投资,新增员工超过了3万人。”此外,他还表示,新希望今年的销售额预计将会超过2000亿元。

“在经济转型的格局里面,我们的销售、利润、税收和市值,每年大概都有超过20%的增长。”刘永好称。

 

微信图片_20201207081038

 

以下为刘永好的现场演讲实录(有删改):

我是一个创业近40年的民营企业家,我也参与了几乎每一届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感触很多。今天大会的主题是“新格局下的企业力量”,作为老一代的民营企业家,我想从自身出发,谈谈新格局下的企业精神。

首先,我要讲讲什么叫新格局:

第一、新冠病毒的影响超乎想象。中国第一季度很多企业关门停产,但是国家迅速反应,应对得当,组织有力,现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影响越来越小。而全球范围的新冠疫情影响依然非常大,导致多数国家的GDP是负值。

第二,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导致出口受挫,“三驾马车”中的外向型经济受到影响。这种情况下国家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思路,我觉得提的恰逢其时,这是新的格局。

之前有段时间,我在浙江、江苏、广东走了一圈,做了一圈调研,发现国内的外向型企业压力很大,企业经营非常困难。但是今天的格局又大不一样了,我看到这些外向型企业,特别是实体企业都开足了马力在生产,很多产品都排到了明后年。最近这段时间中国的出口也在大幅提升,为什么?因为基本生活、基本需求是必需的,而国外都停产了,只有我们在生产,所以说坏事变成了好事,这是一个新格局。

还有一段时间,自行车的生产企业一塌糊涂,后来共享单车风潮起来了,自行车的生产形势一片大好,供不应求。国外疫情一来,国内的自行车两三年内都订不到货,我们现在拿一个货柜特别难,得加价,所以航运业也到了最好的时候。看一个国家和经济体究竟如何,看航运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一个新格局。

其次,我要谈谈在新格局下,企业人怎么去做的问题。

过去这十多年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企业迅猛发展,涌现出一大批非常优秀的企业,他们的影响力、估值以及服务迅猛上升,成为今天最重要的经济组成部分之一,非常了不起。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很多实体企业家和传统企业家们压力特别大,总觉得这些互联网企业会把我们颠覆掉。但是今年以来,特别是现在,大家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互联网企业流量逐步见顶了,虽然还有空间,但不大了。

互联网企业要颠覆传统企业?难。因为传统企业护城河太深,研发、市场、生产、机器,供产销这个体系,这不是互联网企业能够做到的。互联网企业做数字化的东西有优势,但想深入实体制造业,还需努力。而传统企业一定要转型升级,能够跟上这个新的发展格局,这就是说,我们传统企业要迎来转型升级的新格局。

怎么转型升级呢?最近大家注意到,各行各业都在大集中,集中是大势所趋。集中就意味着有的企业要关门,有的企业要成为配套附属企业、体系内的企业。过去1000家电视机厂,最终集中到的只有几家。这1000家企业,一部分关掉了,一部分被整合了,一部分成为零部件供应商了。我们有这方面的准备吗?这是摆在我们企业人面前的大问题。

第一,互联网企业不太可能颠覆我们所有的实体经济;第二,我们自己的实体经济必须要转型、要升级,在这个新格局下谋求新发展。

这种情况下,我们准备好了吗?我们该怎么做呢?很多的企业都说压力好大,员工工资也在增长。虽然税收有所减少,但减少的并不多,现在出口也有很大压力,钱很难挣。但是,仍然有很多企业在高歌猛进,我们怎样保证自己还能生存下去,成为整合者,而不是被整合者呢?

这就需要转型。

最近相当长时间,大家谈得比较多的,是向新经济转型。简单来说,就是传统企业+数字化,结合起来就是新的企业。这种说法对不对?理论上是对的。但是实施起来很难,好多企业转型就转死了。转好了市场还是你的;转不好,油锅是你的,你在油锅里面煎熬。怎样才能保证不“转”到油锅里,“转”到市场上去呢?我觉得这中间要加一个“组织再造”。

传统企业原来的整个生产运营体系、组织体系,是过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内打造出来的,他们已经适应了原有的KPI、研发体系、产供销体系,但是今天社会经济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互联网年轻人的消费习惯都大不一样了。

比如,以前很多房地产开发商修房子的时候修个大厨房,现在到大城市看,哪里还要那么大的厨房,厨房都是摆设品,特别是九零后、零零后,他们几乎不怎么进厨房,很多人连微波炉怎么用都不知道。既然如此,如何去适合这些连微波炉都不知道怎么用的人的消费习惯呢?这是房地产商必须考虑的,也是家电制造业必须考虑的。我们了解这些年轻人吗?了解社会市场的变化吗?

另一方面,我们要转型,首先就要进行组织的再造。所谓组织再造,就是激励机制、约束机制、企业文化、企业格局要发生根本变化,而不是简单的将原有组织体系与数字化相加,就变成了新企业。大概在六年前,新希望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去年领袖年会上我曾讲过新希望的“五新”转型,这就是组织再造。

我们比较早的提出了“五新”:第一“新”,新机制。在激励方式上,我们广泛地实施合伙人制度,共享共建共担共创,现在我们有100多家合伙人企业,有四五百个合伙人,这四五百个合伙人的利益、想法、心态,跟公司完全一致,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第二“新”,新青年。一定要启用年轻人,我们今天有超过12万名员工,今年我们还定下了要新招2万个员工。今年两会,我参加了一个政协的活动,在会上我提出,我们今年困难大、压力大,但作为一个老的民营企业家,我要新增300亿元投资、新增2万个就业岗位,我是做了承诺的。

今年马上要结束了,可以高兴地跟大家讲,我们做到了超过300亿元的投资,新增员工超过了3万个。人家说都在减员工,你怎么会增加3万个员工呢?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组织再造的需要,我们生产业务发展的需要。当然客观来讲,事关我们养猪业大发展的格局,我们更多招的是食品加工、冷链物流、调味品的员工,而且大部分都是大学生。

第三“新”,新科技。用信息科技、数字科技、生物科技、制造科技来武装我们。我们成立了几个研究院:比如,生物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院等等。我们承担了很多国家级项目、省级项目、企业自身的项目,由此我们荣获了七个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荣获七个二等奖,这是不容易的。而科技带来的进步和成长,那就更多了,特别是我们围绕农村产业的发展,帮助农民朋友解决产供销、融资难问题,我们成立了供应链金融公司,成立了新网银行,我们用大数据的能力帮助农民朋友、家庭农场主获得金融支持、产业支持。我们用这些大数据的能力帮助农民养好猪、养好鸡,在手机上,农民朋友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拍照片上传,然后由专家答疑,告诉你该怎样处理。

第四“新”,新赛道。我们原来生产饲料做到了全中国第一,现在很快就世界第一了。但我们要注意新赛道,所以我们在养猪业、养牛业、牛奶业方面全面发展。并且围绕消费升级,我们在供应链和冷链物流上做文章,现在我们的新生活冷链物流可以说是城市配送里面的一个优势企业了,它在全国建立了40多家合伙制分子公司。我们在健康领域也做了不少投资,在上海的蓝生脑科医院集团有4000个病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围绕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在新赛道上做一些布局。此外,我们也成立了几个从事投资的专项公司。

第五“新”,新责任。所谓新责任就是要有担当,对家庭有责任、对自己也有责任,对社会、对企业要有担当。我们鼓励员工积极参与光彩扶贫事业“万企帮万村”,我们两千多个中层以上的管理干部,每个人必须要帮助一个相对贫困户。现在脱贫攻坚任务基本完成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走的路很长,我们有社会责任。

新机制、新青年、新科技、新赛道、新责任——这“五个新”在我们看来,就叫组织转型,组织转型做好了,再加上数字化能力,激励起来就会容易,组织也会更加适应。

以前有人说,人的肝坏了要换,但要找人的肝很难找,就把猪肝嫁接过来,还真有人做了尝试,结果发现成活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因为基因不一样,两个完全不同的组织、不同的生物体合在一块会排异。同样,我们传统企业原有的营销管理、激励体系,要加上数字化的体系,这是两个不同的组织,很难结合。怎么结合?我们将传统组织和现代组织再造,再和数字化结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正因为这样,我想我们算是一个案例,新希望今年销售预计将会超过2000亿元,在经济转型的新格局里,我们的销售、利润、税收和市值,每年大概都有超过20%的增长。最近我在跟很多企业家朋友交流,凡是把传统企业+组织再造+数字化的转型做得好的企业,都得到了进步和成长,很多企业也都成为行业引领者。所以,企业要用这种新的方式求得新的发展,企业才能在新格局下做好转型,成为新企业的新商业人。

 

值班编辑:李薇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微信图片_20201207081043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