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对话海尔周云杰:逾500家平台5大模式逐鹿,中国工业互联网只有2到3年窗口期

2021-03-10 14:15 | 作者: 周春林,于静

5e0410dc33fd8f753da4b239208e0648

41c5934e296fb701140e1d5d1706b293

周云杰代表认为,全球工业互联网处于爆发期,中国已有超过500家工业互联网平台,但要大规模应用、落地并产生引领效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抓住引领全球机遇的窗口期只有2到3年。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春林 于静

文|于静  编辑|周春林

图片来源|被访者

“中国的工业互联网抓住引领全球机遇的窗口期只有2到3年!”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很着急。

他认为,当前,全球工业互联网处于爆发期,但还没有出现绝对引领的平台。中国的工业互联网起步早、起点高,但要大规模应用、落地并产生引领效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抓住这个机遇的窗口期不会很长。

周云杰代表今年提交了《关于建设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体系,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建议》。他建议,我们应该抢占国际标准的引领地位,同时以先易后难、先简后繁为原则,真正在垂直行业做深做透,并强化各工业互联网平台间的互通协作,鼓励有条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走出去”。

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五次在全国两会中提出关于工业互联网体系的建议。

从2005年开始推出“人单合一”模式,到2012年开始探索工业互联网,进行智能化、网络化和信息化改造,再到2017年推出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海尔的工业互联网探索走在全国乃至全球前列,并有机会成长为全球一流品牌。海尔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是怎么做的?

将工业互联网作为新的战略机会和时代机遇,从自身转型到赋能15个行业数字化,海尔成为国家工信部公布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示范样本之一。成功的经验带给了他们信心与底气。

目前,卡奥斯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平台,不仅本土化效益明显,在海外企业应用上也实现突破,是第一个能够在多个国家应用的品牌。作为一个重视共赢增值的生态平台,卡奥斯打造的是一个开源的生态体系,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生产方、资源方等都可以参与其中,共建共享,成为卡奥斯平台的操盘手和合伙人。

而放眼全国,目前已经有超过500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可分为5种模式:一类是由信息技术企业发起的,像华为、阿里、腾讯等;第二类是自动控制与软件企业,比如用友;第三类是装备制造型企业,像三一重工、徐工等;第四类是生产制造企业,比如海尔卡奥斯;第五类是新创业企业。

在周云杰看来,工业互联网由网络、平台、安全三方面主体构成,网络由运营商建设,平台企业建设平台能力,安全则需国家和企业共建。他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之间可能会有一些竞争,但目前阶段应该是开放合作大于竞争,即便双跨平台之间也应该建设一个开源体系。因为每个平台都有差异化,只有大家互通互联,才能更好地打造我们国家的工业互联网竞争力,争夺全球话语权。

与长三角、珠三角的积极探索类似,海尔所在的青岛市与山东省政府也在积极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山东的工业互联网探索走在全国前列,但这还不够。这次两会上,周云杰还提出以工业互联网为纽带带动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为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辐射全国乃至全球提供机遇。

12edcaa84ad0d5af47f7318177645da5

以下为周云杰代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的对话内容(有删节):

抢占全球标准话语权

《中国企业家》:这是您第五次提关于工业互联网的建议,与之前相比,今年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变化和突破是什么?新的挑战如何?

周云杰:国家接连出台相关激励政策,工业互联网将进入一个快速成长期,特别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发展工业互联网,搭建更多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再加上之前出台的《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应该说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在顶层设计方面具有前瞻性,路径也非常清晰。

具体来看,我们在国际标准、平台建设方面都取得了较大程度的突破。先从标准方面来看,虽然全球还没有形成全面的行业引领标准,但是我国工业互联网近年来发展比较快,在标准方面取得了一些不俗的成绩。以海尔卡奥斯平台为例,已经主导了ISO、IEEE、IEC三大国际标准组织关于大规模定制的国际标准制定,去年9月份,卡奥斯还成为唯一一个受邀共建欧洲联邦云GAIA-X的非欧盟企业,这说明我国工业互联网领域在全球已经具备了一定标准话语权。

从平台建设方面来看,我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行业综合应用正在向纵深发展。中国特色的三类平台和五大模式,形成了一个多层次、系统化的工业互联网体系。具体来看,三大平台主要是双跨平台、专业型平台和特色型平台,五大模式是智能化制造、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和数字化管理。

虽然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不断加速,但是仍然面临着很多挑战。我在山东、福建、上海等地与各行业企业调研时发现,目前存在两类难题:一类是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和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供给不能精准匹配,主要体现在平台需求侧和平台供给侧两个方面。平台需求侧来看具有三个特征:需求多样性、差异性和综合性。而平台供给侧有三个不足,即供给知识局限性、供给能力浅质化,还有供给方案碎片化,最终造成了供需两边不匹配。

第二类就是有些企业对上平台有顾虑。企业上平台主要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不上,具体包括不想上、不敢上和不会上;第二个阶段就是愿意上平台的企业还有顾虑:一是顾虑自身数据安全,二是担心上平台之后、平台发展不下去怎么办。

《中国企业家》:您为什么如此关注工业互联网?

周云杰:现在是互联网的下半场,时代发展需要工业互联网,而且工业互联网也可以给中小企业转型升级进行赋能。国家正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工业互联网对整个双循环都起到一个拉动作用,因为双循环主体的核心点是激发需求,要激发需求的话,必须激发中小企业的活力,工业互联网恰恰扮演了这个角色。

《中国企业家》:从供应链的角度看,工业互联网有什么战略意义?

周云杰:今年是“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工业互联网新十年建设的起点,建设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本身就有很大战略性,它融合了5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前沿技术,有助于快速解决“卡脖子”问题,建立自主可控的产业链体系,而且工业互联网还为建设、发展自主可控的供应链体系,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应用场景。

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过程中,通过人才引进和机制驱动,我们会鼓励他们在一些基础技术研究领域,以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勇于探索基础技术的无人区。同时,在发展工业互联网过程中配套建立的容错机制,也是在鼓励更多人攻坚克难,解决在半导体、人工智能、精密制造等一些关键的影响供应链安全的卡脖子技术。这样我国的工业互联网发展一定会加速推动国家供应链安全进程。

《中国企业家》:2020年的新冠疫情,对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周云杰:客观来讲,疫情对每一个企业都是一场大考。丘吉尔曾经说过一句话,“永远不要浪费任何一场危机”。我相信任何一个有韧性、有弹性、有定力的企业都有一个管理不确定性的能力。因为疫情的变化,也由于中国很多优秀企业的韧性和弹性,加快了企业数字化转型,而工业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以数字化为基础的布局。

我国的工业互联网发展也加速了全球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我一直认为,工业互联网现在从全球来看,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形成垄断,这对中国的工业互联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这种平台企业,要在工信部大的规划的指导下,把抓住机遇的话,成为一个全球一流的平台企业。

开放合作应大于竞争

《中国企业家》:海尔目前在工业互联网领域里取得了哪些突破和进展?

周云杰:海尔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进展主要从三个层面来看。第一个是平台能力,因为工业互联网平台要给企业赋能的话,一定要具有平台能力,特别是通过把工业基地完成的提炼和最佳实践经验进行云化和软化,上升为工业软件,甚至工业APP,包括我刚才说的五个模式方面,我们都进行了能力提升。

第二个方面,我们进行了一个跨行业的复制。我们已经在15个行业做了样板,争取把每个行业做透,因为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不一样,消费互联网有一百米宽但只需要一米深,而工业互联网即便只有一米宽,但可能需要一百米深。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完善能力、深化布局,在不同行业做出不同的样板,样板有比较好的效果,特别是在提质降本增效方面,上云的企业有许多获得感。

第三个方面,除了在国内开始应用以外,我们在海外企业应用上也实现了突破,这也是国家级双跨平台上,第一个能够在这么多国家进行应用的一个品牌。

《中国企业家》:海尔是通过工业互联网转型,同时赋能传统制造业,带动中国制造业转型的样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比如帮助青啤打造供应链体系。

周云杰:卡奥斯坚持与大企业共建垂直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互联网千企千面,一个行业有一个行业的特点,同一个行业里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特点,卡奥斯一直坚持与每一个行业里面的链主企业,共同建设垂直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把平台和企业沉淀积累的工业机理模型和产业发展经验,变成平台能力,与小企业共享,从而赋能更多企业提质降本增效,打造一个产业协同发展的新生态。

这里主要包括了横向和纵向两个方面。在横向方面,卡奥斯携手国际头部企业共建平台能力,搭建应用场景。目前卡奥斯已经连接了超百万级数量的生产设备,吸引了开发者与生态平台方进行合作,研发了供应链管理、仓储物流、安全生产等众多新型工业APP;在纵向能力方面,我们与各大企业共同打造垂直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充分发挥企业的产业链优势,同时,链接上下游企业,推动产业链整合,产业结构升级,及产业集群的建设。

举例来讲,与大企业的共建方面,卡奥斯与青啤合作共建了啤酒饮料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加速了啤酒行业制造型企业向生态型企业转型。与小企业共享方面,卡奥斯通过定制、采购、智能制造、销售等多模块的赋能,助力青岛环球服装实现从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转型,生产效率提高28%,库存降低了30%,定制毛利率提升了30%以上,交货期从45天缩短到7天,在同行业整体下滑5%的情况下,他们却实现了逆势增长9%。

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通过与卡奥斯平台的合作,都会有一种获得感,所以我们就会比较好地发展起来。

《中国企业家》:海尔自身的工业互联网转型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碍和难题是什么?

周云杰:比技术的升级更难的是组织的转型和团队观念的改变。从传统大规模流水线批量制造产品到围绕用户需求做大规模定制,完成的不仅是制造模式的转变,更需要组织和观念的同步转型。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很多企业的组织是科层式的,下级听上级的,而不是听用户的。

针对这个问题,海尔从2005年开始探索人单合一模式,员工从执行者变成创业者,持续与用户交互需求,在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同时,实现每个人的价值。这样,每个人不再是员工,而是变为了创业者,在海尔的平台上进行创业。当然我们也搭建了海创汇平台,不仅提供内部创业的孵化,同时也开放吸引全球创客在海尔平台上创业。

9de5b9fab23fcb1c87072fe894adc8c5

《中国企业家》:海尔卡奥斯与美的美擎、树根互联、工业富联以及阿里、腾讯、华为等企业的工业互联平台有何不同?

周云杰:国家工信部在2019年公布了10个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去年推出了15个双跨平台。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大概有超过500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大概有五类主体:一类是由信息技术企业发起的,像华为、阿里、腾讯等;第二类是自动控制与软件企业,比如用友;第三类是装备制造型企业,像三一重工、徐工等;第四类是生产制造企业,比如海尔卡奥斯;第五类是新创业企业。每一类平台都各有特色,有的侧重于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有的侧重于设备连接,有的侧重于提供特定解决方案。

卡奥斯与它们最大的差异主要有三点:

第一,卡奥斯是一个用户交互平台,可为企业全流程接入用户资源,由此带来从大规模制造到大规模定制的转型,真正解决中小企业有顾客没用户的痛点。

因为工业互联网把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做完了之后,光有高效率不行,还必须有高精度。如果没有用户的话,工业互联网就失去方向了,所以我们从这个点切入是一个比较大的差异化。不是光强调工厂设备的智能化、自动化,更关注设备自动化、智能化之后订单在哪里,所以海尔生产线的不入库率已经达到78%以上,即78%的订单不用入库,就可以直接送到用户家里去。

第二,卡奥斯平台的风格很轻。卡奥斯创新性地打造了一个开源生态体系,我们不把卡奥斯当成自己的平台,全球资源都可以在里边创造,每个企业都可以成为操盘手、合伙人,这样就形成一个创造价值的平台,向下传递价值,向上分享价值,形成价值创造、价值传递和价值分享的有机统一。

第三,卡奥斯已经向全球复制。我们是双跨平台里面向海外输出比较早的平台,而且已经被验证有成果,为中国模式走向海外、讲好中国故事树立了典范。

《中国企业家》: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目前工业互联网的5种模式很少会发生正面的竞争?

周云杰:工业互联网可能是会有一些竞争,目前阶段应该是开放合作大于竞争,即便双跨平台之间,也应该建设一个开源体系。因为它的差异化,可以实现互通互联,共同打造咱们国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力。

工业互联网本身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网络,一部分是平台,一部分是安全。网络更主要由运营商建设,平台能力需要以平台企业为主体建设,在建好平台能力的过程中,大平台之间应该互联互通、信息合作,毕竟你服务的对象是很多企业,应该让中小企业有获得感。安全能力则需要国家层面与企业层面共同建设,国家也做了很好的布局。我认为现阶段,有情怀的企业应该以合作为主体。

区域发展的新引擎

《中国企业家》:无论青岛还是山东都希望依托海尔工业互联网平台,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其中的机遇与挑战是什么,如何与广东、江苏、浙江等地竞争?

周云杰:目前全国各地都掀起了工业互联网发展的热潮,特别是长三角和珠三角比较活跃。像上海正在推进数字化城市,包括经济数据化,生活数据化和城市治理数据化;广东依托华为、腾讯等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的优势,浙江依托阿里等企业发挥的算法算力优势,都在从不同角度发力工业互联网。这些地区工业互联网发展得都非常快。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省市,像湖北、江苏、重庆等也都发展得不错。

应该说山东的工业互联网也走在全国前列,山东是最早拥有国家级双跨平台的省份。我觉得山东的工业互联网有三方面优势。

首先,山东是全国唯一一个全部涵盖联合国关于41个工业大类的省份,制造业基础相对比较雄厚,这就为工业互联网提供了一个较好的应用场景。

其次,山东省、青岛市政府在建设推进工业互联网领域不遗余力,顶格推进。2020年6月8号,刘家义书记亲自组织了山东省工业互联网发展推广会,时任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也提出以卡奥斯平台为依托、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而且成立了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由市委书记、市长亲自任组长。这些都极大推进了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的形成。

第三,山东省在各地市政府的推动下,工业互联网示范区建设发展良好,形成了以示范基地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局面。

《中国企业家》: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海尔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新规划是什么,未来打算怎么做?

周云杰:第一个方面,是把平台能力做细化和量化,特别是把我们工业基地模型和最佳实践经验分不同行业做模块化的设计和风格化的设计,基于每一个行业的特点去做个性化的设计,再基于企业对上平台、数据安全的担心,我们要做一个分布式的布局,有的部署在云上,有的部署在边缘端,有的部署在设备终端。每一个企业的数据,各自进行管理,哪些上传、哪些共享,我们会做一系列方案,增加平台的弹性和柔性。

第二个方面,在我们关注的几个垂直领域,比如说除了家电以外,还有家居、化工、设备管理、工业传感器和链条、工业基础设备等等,做细化、深化的设计。在做的过程中,坚持做出一个样板,再往整个行业复制;做出一个行业以后,再复制到另外一个行业。所以不要太多,往深里做很重要。如果做不到100米深的话,是不可以完全复制的。

第三个方面,就是在工业互联网方面加大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不同能力人才的引进,而且给他们建立创业平台和创业机制,让他们真正变成创业的主人,创造的成果他们也可以分享。今年卡奥斯投资的两个行业——智能家居行业与物流行业,已经申报IPO,创业团队在里面有自己的股份,他们积极性也非常高。

总之,从平台能力、细分领域、人才机制三个方面,做到行稳致远。

WechatIMG16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高欢欢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