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离职阿里创业6年,他用产业互联网思维改造健身房,实现24个月回本

2021-09-14 09:34 | 作者: 赵东山,李薇

f93abd71db93415d014adad6a5f0f1dd

区分公司好坏的标准很简单:即是否降低了社会供应成本,是否提升了运营者的效率或者是产能效率,是否让用户体验更完善。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李薇

“创业6年,我们在健身房领域跑通了一个模式,建立了数智中台并开放,我们的合伙人门店90%以上能做到24个月回本。”9月11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21(第二十一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乐刻运动创始人、CEO韩伟讲道。

做生意的底层逻辑是非常重要的。在2015年韩伟进入健身行业之前,中国没有一家估值百亿的健身公司,也没有一家连锁上市的健身公司,在韩伟看来,根本原因在于,健身房行业还在用很传统的方式在做,未被数智化改造。

从阿里巴巴离职后,韩伟改变了行业里一直坚持的“重销售轻运营”、“重销售轻服务”的粗放式发展模式,推出“用户导向”、可以办月卡、智能化的小型健身房,同时,在利益分配上,把利润大头留给健身教练,激发他们的产能。在这一模式跑通之后,韩伟开始将一整套基于产业互联网的方法论,赋能给更多的传统商业健身房。

在此次未来之星年会上,韩伟也第一次分享自己创业踩过的坑:“2018年,随着公司业务的迅速发展,我们开店开得有点膨胀,在供应链不齐的情况下去开店,造成了一二十家门店亏损,还好我们迅速调整,这曾给我们带来最大的业务损失。”

此外,韩伟认为,区分公司好坏的标准很简单:即是否降低了社会供应成本,是否提升了运营者的效率或者是产能效率,是否让用户体验更完善。哪怕表面做得再好,只要违背了原则都是有泡沫的企业。

以下为韩伟在2021(第二十一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的分享,经《中国企业家》整理编辑,有删节:

用产业互联网思维、数智化改造

乐刻一开始进入健身产业时,中国健身产业几乎没有过百亿的公司,也没有连锁上市的公司。

我们觉得这个行业需要被数智化改造,其实我没有做过健身房,也没有做过线下产业,我们想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它,结果8个月做到中国健身房产业链的第一,五年做成世界第五,今年能够做成健身房世界第一。

为什么?因为原先这个产业是用纸和笔在运算,而乐刻用的是产业互联网的思维。

什么是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是用数智化进行产融销的匹配。1.0的阶段,以王府井为例,我们在线下进行交易;2.0阶段,我们把交易搬到线上去做。当消费互联网做到极致之后我们要转成产业互联网,也就是3.0阶段,用数据中台调节人、货、场的三环。

产业互联网是比消费互联网再往后深一步,要调节场端的产能匹配,这是我们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产业互联网底层上不是SaaS,是供给改革,消费互联网把所有的货品和消费者进行匹配关系,但是产业互联网调整生产成本供价,调节到产能端。

所以从底层理解产业互联网要涵盖消费互联网,消费互联网从市场到C端,产业互联网从B端到市场端,从市场端到C端是全链条的。产业互联网涵盖消费互联网,调节产能。

长期主义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是对产能的敬畏。调产能是非常复杂的活,BAT巨头包括很多大公司都在做,比如生鲜,但生鲜供应链非常长,难度非常大。还有房产领域,贝壳、链家和爱屋吉屋,他们走了完全不同的路线。不同的公司都在做产能调节,看起来都是给消费者提供方便,但实际上是不同的路线,包括组织升级。

今天我们是在一个组织变革的年代,传统力学到了量子力学,这要求我们一定要迭代突破和创新,要在不确定性当中寻求突破。

我们今天必须突破它才有可能在3.0的产业互联网当中建立新型的组织,一个组织的根本是要创造社会价值,这是对经济学和管理学底层的一个颠覆。

今天我们一定要想明白组织的本质,要让企业更多赚钱回报股东,让中国0.8%的健身房人口变成30%,像美国一样发达,所以我们不再是低价卖多年卡,可以卖月卡,健身房不再高门槛,利益分配上,把大头给教练,刺激教练的产能。

这一块在国外有非常大的颠覆,当我们以社会价值本质服务用户的时候,我们不是要做公益或者是慈善机构,而是在此前提下实现公司商业价值。

这就牵扯到未来组织形态会是什么样?曾鸣在智能制造当中提到认为是S2B2C,一个小作坊、小组织到一个中型组织再到一个大组织,最后发展形态是一个超级敏捷的大象吗?可能不是,所有企业S端功能被抽离出来,由S端赋能B端,S端加上B端一起服务C,这样就是一个S2B2C的组成模型。

但是这里我也同意很多人把S2B2C当中的S理解为SaaS,其实和SaaS无关,今天卫哲提到S端的三个特征,高毛利、高增长、现金流,我们以这样一个标准来看很多SaaS公司只是一个智能软件或者是ERP而已,是对一个环节进行优化,而S端是全链条组织同步优化和改革。

找冰最薄的地方深入

底层逻辑之外,赋能一定要基于方法论和好学生讨论,好的方法论,碰到一个坏学生,天天旷课,再好的授课老师、再好的方法论,学生也没有收益。按照国外的讨论,赋能改造在出行、住宿和应用健康三个领域可能会成功。

出行就是用数据打通消费者和车、司机这两方面的匹配;住宿,是消费者、房东、房源结合在一起;健康领域的人货场,就是消费者、教练以及健身房或其他场馆。

产业赋能并非在当前所有领域都可以获得直接效果的,这可能是需要找冰最薄的地方,要找到适合改造的领域。

中国互联网发展这二十年经历了很多,共享经济出来后,一堆人说自己是共享,新消费出来后,很多人都说自己是新消费。但我创业这六年多,也经常听到估值10亿美元的公司出事了。

其实区分公司好坏的标准很简单:是否降低了社会供应成本,是否提升了运营者的效率或者是产能效率,是否让用户体验更完善,哪怕表面做得再好,违背了原则都是泡沫的企业。

长期主义还是坚持产能供给的敬畏,这一点是我们要反复强调的,改造任何一个产业其实都是非常难的。

乐刻在做的,就是构建了一个数据中台,之前一直是维持着百人以上的体量,现在可能技术部的人员体量超过互联网公司的体量,因为数据中台去做通常可以拿到效率,让他们做盈利。

我们推出了月付、24小时、智能化的健身房,模式完全跑通了,完全知道方法论了,我们的合伙人门店90%以上能做到24个月回本,这是在现在商业当中非常卓越的业绩了。

我们把这块能力向传统商业健身房敞开,让他们从负反馈链条变成正反馈链条。现在可以把这个数据中台向居家场景去打开,我们希望让消费者在家里的客厅里面也可以变成健身房场景,有课件在家里就可以完成训练。

在数据中心的S端,我们构建研训中心,建立一致的能力,把服务产品切到在线交易流,而在此前互联网发展的过程中只是把标品在线上做交易流。

我们一直秉承产业互联网逻辑,而不是单纯门店端结合体连锁店,这是这几年发展能够活下来,活得还不错,没有倒闭的一个底层逻辑。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