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张瑞敏的“路与远方”: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2021-11-08 11:57 | 作者: 梁宵,米娜,邓攀

d81a375b2fb977cb0dd1b7d81f85c4a9

当年打破“科层”而被质疑“企业谁来管”的问题,对张瑞敏和海尔来说已不成问题,张瑞敏希望海尔成为一家自我管理、自我进化的生态型企业,可以说,这也是张瑞敏为海尔提前铺垫好的一个长达16年的接班人计划。

文|《中国企业家》主笔 梁宵

编辑|米娜

头图摄影|邓攀

11月5日,海尔集团创始人张瑞敏宣布辞任董事局主席。周云杰则当选为海尔新一届董事局主席,受聘为首席执行官。

在被称之为中国“现代企业元年”的1984年,柳传志创办了联想、王石创办了万科、牟其中创办了南德……张瑞敏也是在这一年来到了海尔。

如今,张瑞敏是“84派”中为数不多的依然活跃在大众视野中的企业家。截至今年的11月5日,张瑞敏领导海尔37年,海尔已从一家营业额只有348万元、亏空高达147万元的青岛电冰箱总厂,发展成为截至2020年全球营业额超3000亿元、利税总额超400亿元的全球化企业;他为中国创造了一个世界级品牌,如今的海尔已连续12年蝉联欧睿国际评选的世界白电第一品牌。

却又不仅仅如此。

更重要的是,他把未来学家描绘于书本中的理想企业模型变成了现实,催化生成了一个真正的“热带雨林般”的企业有机体,让已近40岁的海尔远离老态龙钟,依然生机勃勃;伴随于此的,是他与海尔首创的“人单合一”模式,已通过实践认证和企业成长考验,成为让全球管理学界都为之赞叹的一套管理范式。

“洛克菲勒晚年对友人说,也许以后别人的资产比我还多,但我是唯一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一书中曾写道:“这句话,张瑞敏也应该有资格说。”

那还是2008年,海尔的营业额远不到现在的一半,张瑞敏也还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中探索未来的管理之道——而今,带领海尔行至于此的张瑞敏,完全当得上这个“唯一”:他不只是一位脚踏实地的企业家,也是一位高瞻远瞩的改革者,更重要的,他持之以恒地在企业管理领域进行哲学式探究和模式创新,这在中国企业家中无出其右者。

坚定无畏的改革者

张瑞敏和海尔的故事是从“砸毁76台质量不合格冰箱”正式开始的,从这件被当时市领导批评为“败家子”的举动中,就不难看出表面儒雅、内敛的张瑞敏,骨子里的坚定无畏和对笃定之事的一往无前。

也只有这样的一位改革者,才能让海尔真正成为一家跨时代的企业,因为在这之后海尔的历次调整变革中,往往比“砸冰箱”的动静更大、阻力更多。

b20579a8e895c5a12cf6be9f916257f8

摄影:史小兵

2005年,张瑞敏首次提出“人单合一”模式——就是要把员工和用户连接在一起。理念没有错,但这也意味着组织架构上的“大手术”,就像《失控》的作者凯文·凯利所说的:海尔一定要变成一家互联网企业,而不应该再是科层组织(垂直多层组织架构)。

实际上,管理者对于大企业科层组织所带来的效率低下、远离市场等问题心知肚明,但同时,也都更加清楚这样的改革必定伤筋动骨。

张瑞敏曾经和前IBM公司总裁郭士纳讨论过这个问题,后者坦陈其在任时,就想推动类似变革,但因为这对于几十万人的公司而言风险太大,而不得不作罢。

张瑞敏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他喜欢的《失控》一书中的一个生动小故事,对两种组织形态进行了对比:1990年12月,在经过了10年的努力,耗费几百万美元之后,被命名为“漫步者”的一个“庞然大物”被组装出来,但这个原本寄望于进行火星探测的机器人,即便在院子里走个100英尺都步履蹒跚。后来美国国家宇航局调整了方案,再次研制出的微型机器人就像一台儿童沙滩车,一旦成群释放,他们就会脱离控制。无需持续管理,但他们却能完成集中控制、指令明确的机器人所不能完成的探测任务。

简而言之,如果能够承担“失控”所引发的所有风险,就能获得打破“科层”和控制所可能获得的收益。但成果会是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实现?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张瑞敏同样没法回答,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2013年,海尔砍掉了有着一万多人的中间管理层,企业的营收一度停滞,质疑声也席卷而来——这种质疑甚至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散。

重压之下的张瑞敏,在当年被问到“你怎么看外界对你的改革的非议”时,他坚决回应道:“如果我还在乎外界怎么看我,这场改革还搞得下去吗?”

“改变世界”的哲学家

在大多数人看来,张瑞敏在拿海尔的未来做赌注来进行他的管理实验。而对于张瑞敏来说,对海尔的变革尽管超出传统商业认知,却是更接近于最本质的商业哲学思考。

59cb3ccc0878e80c02154b8204c98285

摄影:史小兵

2015年时,张瑞敏在伦敦演讲期间专门去瞻仰了马克思的墓地,看到石像下面的墓志铭,写着马克思书中的一句话: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而对于张瑞敏来说,海尔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改变世界”。

张瑞敏被很多人称为企业家中的哲学家:1994年,正值海尔十周年之际,张瑞敏就写过一篇哲思和美感兼备的《海尔是海》,说到“人单合一”中的组织架构的问题,他会引用老子《道德经》中的“大制不割”来解释;再下一刻,他又借用佛教中的“月印万川”来说明“人单合一”对未来的普适性。

这一切都与他酷爱读书有关,据说他每年的图书阅读量超过100本,藏书多得甚至需要青岛图书馆的分类员来帮助打理。但他并不只是“坐而论道”,更是“起而行之”。

“人单合一”就像他借由哲学的“解释世界”原理而参透“改变世界”行动的密钥——“‘人单合一’的本质是让每一个人发挥他自己的价值,也就是康德所说的人是目的,不是工具。”“这完全符合马克思在《资本论》里面的‘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厂’。”张瑞敏说。

也正因此,尽管无人同行,但张瑞敏依然执意向前,他一直强调说:“只要找对路,就不会怕路远。”

面向未来的管理大师

如果说,张瑞敏对“人单合一”的笃定来自于本质的哲学探究和管理智慧,而对其他人来说,更有说服力的则是该模式需要有“真金白银”的市场价值。

9257c2a4deb86f34af9e47369e8ab6b0

摄影:邓攀

2015年,张瑞敏受邀带着海尔的“科层变网络”的模式去了第七届彼得·德鲁克全球论坛,就像投下了一枚深水炸弹,这些经常把创新挂在口头的企业家都觉得这个模式“太激进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2018年,张瑞敏再次去该论坛讲了海尔的探索,论坛的态度已有所缓和,认为“海尔的方向是对的”;而到了2019年,张瑞敏带着海尔食联网的实践案例又去了,这次的风评完全转向,“他们已经非常认同,认为现在需要加快推行,慢了可能会被时代抛弃。”

在16年漫长的孤独探索中,张瑞敏和海尔也终于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正是在“人单合一”的模式下,海尔诞生了让物联网之父凯文·阿什顿都惊奇的海尔衣联网,也有了对海尔智家的业绩“锦上添花”的场景品牌三翼鸟的出现,同时孵化了工业互联网的“新星”企业卡奥斯——取名于希腊神话,意为混沌之神:生态的形成本就是从无序中走向有序,自混沌中汲取生机,这个过程漫长,但终将花繁叶茂。

就像走过“混沌”和“无序”期的海尔,“混沌”和“无序”期也是打破科层、重整组织的必要代价。2021年9月17日,张瑞敏和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主席埃里克·科尼埃尔联合签署了首张人单合一管理创新体系国际认证证书,这也标志着中国企业创造了首个管理模式的国际标准。

如今,当年打破“科层”而被质疑“企业谁来管”的问题,对张瑞敏和海尔来说已经不成问题,张瑞敏希望海尔成为一家自我管理、自我进化的生态型企业——就像今天的海尔一样,可以说,这也是张瑞敏为海尔提前铺垫好的一个长达16年的接班人计划。

2019年时,张瑞敏到达了葡萄牙罗卡角,看到大航海纪念碑上的一句话,是出自于著名史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里面的千古绝句:“陆止于此,海始于斯”,张瑞敏对此感慨良多。回来之后,他在海尔集团创业35周年大会上,将此分享给了海尔的员工:“每天止于昨天的成功,每天开始于新的探索”,以此来提醒海尔要不断革新、不断向前。

对于张瑞敏来说,海尔此“陆”已经功成身退,人生之“海”又将是怎样广阔的风景呢?

 

12月4日至5日

2021(第二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与相识20年的你

一起缔造公司改变中国的力量

报名通道现已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WechatIMG2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

WechatIMG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