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张瑞敏交班演讲:老兵不死;杨元庆回应质疑:未来三年研发投入翻一番

2021-11-08 13:22 | 作者: 郭立琦,胡楠楠,肖丽

38fcb147193eb5a1488e6e18eaf7a258

编辑|郭立琦 胡楠楠

头图插画|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本期洞见推荐:近日辞任海尔董事局主席的张瑞敏,在交班演讲时说,海尔的创业精神永不灭,但他自己会逐渐淡出舞台;杨元庆在联想2021/2022第二财季业绩会上首次回应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的质疑,并表示对于高科技,联想没有忘、不敢忘;王石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演讲称,中国企业家有一个共识:如果今天不做出改变,地球将抛弃人类。他说“希望多年之后,如果有人路过我的墓地,不要对我指指点点,我就很开心了”。

 

张瑞敏交班演讲:老兵不死

becf63b4eac63ff623165f0a959afc2b

 

摄影:史小兵

11月5日,海尔创始人张瑞敏宣布辞任董事局主席,并受邀担任新一届董事局名誉主席。周云杰接任并当选海尔新一届董事局主席,受聘为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执掌海尔37年,打造了一个全球化企业,创立了一个世界级品牌,首创了一个引领的商业模式——人单合一模式,缔造了一种创客文化。

在当天的演讲中,张瑞敏详细阐释了这一创新的传承机制。 以下是张瑞敏演讲内容摘编:

今天大会的议题是“链群合约价值循环”,全世界的企业除了我们以外,没有用这个议题的。因为这个议题意味着,海尔已经不是传统的科层制企业,而是一家生态型的企业。

经过很多年无止境的创新创业,我们已经搭好了生态型企业的框架,现在还要不断向前进化。进化是无止境的。为了人单合一模式更好地发展,虽然还没到原来为我设计的办理退休的时间,但我决定今天辞去所有的一线职务,退居二线。退居二线后,集团的例会我还会照常参加,但是角色会发生变化。以前的会议,以我说为主,将来的会议,我以听为主。“二战”时著名的美国将领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的最后一次演讲中说,老兵不死,只是淡出舞台。今天,我也是如此。海尔的创业精神永不灭,但我会逐渐淡出舞台。

一、“新”的传承机制:生态型企业传承

我们这种传承新机制在全球是第一次,表现为两个“第一”。

这是海尔创业37年以来主要领导者的第一次传承。尽管37年来第一次传承,但海尔始终与时俱进、不断颠覆自我、不断涅槃重生,这是很少见的。世界500强企业的平均寿命已经从过去的60年降到了现在的18年。海尔第一次传承就已经发展了37年,而且现在已经适应了物联网时代的发展,并且进入到上升期。

这是全球第一家以生态进化模式进行传承的企业。海尔已经连续3年蝉联BrandZ全球唯一物联网生态品牌,说明其他企业还没有转型成为生态型企业,也就不可能进行生态型企业传承。企业传承问题,尤其是大企业的传承,是一个世界级难题。传统企业传承的标杆是GE(通用电气)。GE的每次接班人选择需要持续4年以上,在几个候选人中进行选择,最终没有被选上的就要离开GE。2008年,在波士顿和杰克·韦尔奇(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共进午餐时,我询问道:“外界都认为GE的接班人模式很好,你自己怎么看?”他的回答是“很不满意”。

我也了解过许多日本大企业的情况。他们会挑选一个素质和能力很高的人,安排在公司各个部门进行学习、了解,等他对公司的运作非常熟练之后,就让他来接班。这种接班人制度也非常复杂,但效果并不好。因为接班人虽然完全了解了企业的运作模式,但也因此只擅维持,不会创新。可是,企业发展需要的是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不是广泛历练就可以具备的。

国际上很多企业的传承模式不成功,共性的原因在于两点:一是“固化”,固化的企业传承,而不是生态的传承;二是“因固化导致的路径依赖”,因为是固化的传承,所以接班人只能照着原来的路继续去走,这就有了路径依赖,这就不可能继续进化。

因此,这种固化传承造成的企业衰败,其责任不在接任者本人。即便是别的人接任,也无法从根本上规避兴衰交替趋势。所以说,这个问题不是领导人行不行的问题,而是组织是否是生态型组织的问题。

二、“好”的传承机制:每个链群都是具有探险精神的“哥伦布号”

我与国内外许多著名的管理学者有过沟通,他们认为海尔首创的生态型企业传承新机制是最好的。好在哪里?我觉得可以用《易经》中的“三易”来表述和归纳:

1.“变易”,即海尔的每一个链群都是具有探险精神的“哥伦布号”。

市场永远不变的规律就是永远在变。这是每个企业都知道的,但绝大多数企业并没有因此而把企业变成可以和外部变化相适应的组织。海尔做到了不断适应外部变化。这就符合了人工智能第一定律—阿什比定律所说的,“任何有效的控制系统,都必须和它所控制的系统一样复杂”,也就是说不管外界怎么变,组织都要同步变,甚至变到前面去。

传统的组织不但是不变的,而且是不断固化的,直至逐渐变成一个“帝国”。帝国越大越危险,就像一台非常精密的机器,面对外界的不断变化,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从互联网到物联网,外界变化越来越快,传统大企业的寿命也因此越来越短。就像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物联网时代更可怕,因为冰山是浮动的,而且越来越多。如果企业还是泰坦尼克号,随时都可能撞上浮动的冰山。

海尔颠覆科层制,变成无数小微,小微再组成动态的生态链小微群。一个个链群就像一艘艘小船。每艘船虽然不大,但都具有探险精神,都是“哥伦布号”,自己去寻找新大陆。每一艘“哥伦布号”还可以不断裂变出新的“哥伦布号”,继续寻找更新的大陆,把荒芜的新大陆建设成繁荣的生态。这就是海尔链群合约的自涌现、自裂变、自进化。自涌现的“哥伦布号”链群探险发现新大陆;自裂变出的新“哥伦布号”链群再探险发现更新的大陆;把新大陆变成生生不息的生态,这就是链群的自进化。

我们的“哥伦布号”的基础是人单合一。人单合一永远把“人”(创客)和用户联系在一起。创客的价值体现在为用户创造的价值中,自进化、自适应,而不是传统组织的自僵化。

2.“简易”,即每个人都是价值中心、增值中心。

传统组织的程序和流程非常多和复杂,传承下来的也必然是一套复杂的系统。但海尔是自主创客的传承。每个人都是自主人,都可以实现自身价值的最大化。传统企业没有自主人,都是被执行者,每个人只想搞好关系,不愿承担责任。海尔是自主人的组织,每个人都是价值中心、增值中心,通过创造价值、传递价值、分享价值,每个人都实现了价值循环。现在全球企业中还没有能够实现价值循环的,因为没有用户付薪。

每个人都是价值中心、增值中心,所以不管风吹浪打,海尔都可以岿然不动。同时,这样做也充分体现了个人尊严。人单合一在不同国家、不同文化都可以被接受,就是因为人单合一尊重每个人的个人尊严,每个国家、每种文化、每个人在这一点是共通的。

海尔接下来再进化的方向,就是让每个自主人和链群合约都能够互动、共同成长,每个人创造的价值要和链群合约价值一致;链群合约要聚焦每个人的价值,让每个人、让链群每天都在不断进化。

马克思说,人类共同体有三种,但真正的共同体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在这种共同体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前提。在海尔生态中,每个自主人成为价值中心是链群合约持续进化的条件,而链群合约则为每个人成为价值中心提供更好的保障。

3.“不易”,即“用户第一”永远不变,但不同时期的“第一”内涵不同。

“用户第一”,这是海尔永远不变的宗旨。每个企业都可以说这句话,但很难做到。因为许多企业并不知道,“用户第一”在不同时期的具体体现是什么。

曾经的“用户第一”体现在“质量第一”,所以全面质量管理、六西格玛等风靡世界。从1984年到2004年的20年间,海尔创造的是产品品牌。无论是砸冰箱,还是海外设厂,海尔靠产品品牌发展得很快。在2004年,海尔创业20年时,全球年营业额已达到1000亿元,遥遥领先很多家电企业。但那时候海尔已经发现,如果还是按照原来的产品品牌思维去做,是没有出路的。虽然把对手落得越来越远,但企业离用户也越来越远。海尔的冰箱、洗衣机都已经是第一了,还能再增长多少?当时是迷茫的。所以我当即决定抛弃产品品牌思维,转向互联网。这才有了2005年首次提出人单合一,在2006年又创立了卡萨帝高端品牌,再到后来创出“三翼鸟”“卡奥斯”,一步步从传统产品品牌进化为生态品牌。

当下,很多企业仍然不具备生态品牌思维,那是因为他们只有顾客没有用户。传统企业的宗旨是追求股东价值最大化、企业长期利润最大化。这两个“最大化”决定了他们不是为用户创造价值,而是让顾客为股东创造价值,其思维方式是“产品为王”、“流量为王”。海尔创生态品牌,目标是“体验为王”。从2005年到现在,16年来,海尔一路走来,经历过无数质疑,但都坚持下来了,直到今天创出了生态品牌。

三、“活”的传承机制:无限游戏

接下来,生态品牌要怎么保持进化?我们要从生态和品牌两个层面分别来看。

生态,是指涵盖一定要广,对应第四次工业革命提到的一个词:“融合”。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要特征是各项技术的融合。比如,海尔三翼鸟场景品牌,通过各项技术的融合,为传统企业找到新的方向,创造出新需求,发展出新业态;海尔的食联网,把冰箱、烤箱等网器和食品行业相融合,在预制食品领域创造出新业态;海尔的衣联网,将传统服装行业企业融入物联网,创造出洗衣先生、海织云等新生态;比如海尔卡奥斯生态品牌,通过为传统行业物联网赋能,作为山东化工行业的转型样板推向全国,帮助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如果做生态,一定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要增值分享,吸引生态方蜂拥而至。

对生态型企业来说,品牌不再是指传统企业和产品的品牌,而是所有产品、行业融合后产生的一种新品牌范式。罗伯特·戈登在《美国增长的起落》一书中说,第三次工业革命以来,美国经济增长缺乏新的动力,没有新的增长点,原因是没有发明出像第二次工业革命那样的伟大产品。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海尔找到了新动力,把所有的行业和产品通过微芯片和传感器融合起来,颠覆了“物质”,实现了万物互联,创造出新的生态、新的需求。把各种要素融合起来的驱动力就是链群合约、增值分享。

现在海尔已经找到了路,也做出了样板,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接下来还要继续深化、进化。

最后,我想用《有限与无限游戏》里的那句经典的话作为结语:有限的游戏以取胜为目的,无限的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传统模式下,所有企业都以取胜为目的,为了取胜,采用KPI考核,企图控制每个月的增长,追求行业第一。但即便做到了行业第一,最后仍会消失,就像柯达。但以用户体验迭代为中心的游戏,一定是无限游戏。因为需要和用户无穷交互,无限进化。海尔一定能够把无限的游戏延续下去。

(来源:微信公众号“海尔文化”)

 

杨元庆回应质疑:未来三年研发投入翻一番

a75d7e71a1fee777f32e79dcca2e1b7a

摄影:邓攀

联想集团近日召开了2021/2022财年第二财季业绩发布会,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回应了联想撤回科创板IPO的质疑,还宣布启动“全球大规模硬核科技人才招聘计划”,未来三年将在全球范围内面向社会和高校大规模招聘科技人才12000人。 以下是杨元庆发言内容的摘编: 

1. 关于短缺

在今年一年时间里,行业都处于短缺状态,尤其芯片的短缺。这个短缺是由更高的需求来驱动的,这里面首要的需求就是来自于IT方面,当然汽车、电动车也是另外一个驱动。

现在大家的误解集中在,短缺会不会导致业绩不好,短缺是有更高的需求来驱动的,在供应方面比别人做得好,增长是没有问题的,对联想来说,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我们的需求不是问题,订单已经排在一个季度以后,所以我们在懿最大的努力来驱动供应。

零部件短缺是行业性的,我们的看法是到明年上半年都很难解决,当下主要是因为需求太强,不能完全被满足,例如,PC没有交付的订单够我们一个季度销量,所以旺盛的需求是短缺的主要原因。

另外就是芯片,尤其旧的芯片,没人再投资和设计了,这个比较麻烦一些,解决的时间就要稍微长一点。

联想为什么做得好,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混合型的制造模式,让我们有更多和上游供应商接触的机会;

第二个全球化的优势,在各个地方我们可以和供应商更好地沟通;

再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做了一些战略性的预先采购,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库存比之前高,有些零部件早买、多买,也让我们保障每个季度都能够保证增长,联想的供应一直在行业里面是领先的,以保持我们双位数以上的增长。

2. 关于负债

房地产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而且它的周转周期比较长,而IT行业从诞生起就是一个相对轻资产的行业。除了半导体等特例,IT行业周转周期比较快,基本上从进货到库存到出货,几个星期到几个月就完成了,所以这个行业并不需要很大的资产来经营,这是其一。

其二,我们这个行业更强调的一个指标是现金周期。在经营过程中,你需要买货,供应商就会给你账期,有一部分变成库存;库存卖出去,当然你的客户,你也会给他一些账期。

所以在这个行业里,更多看的是现金周期这个指标。除了在供应紧张时期,我们会发生提前储备库存这一情况,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库存比较小。这时,我们的现金周期是负的,反映在资产负债率上就比较高。

但这里的负债不是欠银行的债,70%以上其实都是供应商的应付款,所以它是不需要利息的。

现在通常讲债务,是有期的债务,而我们有期债务部分的占比是非常小的。而且在有期的债务里面又分长债、短债,联想这些年评级不断提升,本身也说明我们的债务风险非常低,这也是为什么三大债务的评级机构都给予我们投资级的评级。

在获得更好评级的前提下,我们一是可以把短债变长债;第二是降低整个利息水平,这使我们几乎没有债务风险。

3. 关于研发

大家现在可能更接受联想是一家国际化的公司,我们这几年的服务转型,让我们更靠近这个愿景。但是高科技我们永远也没有忘,也不敢忘。在过去的这些年,我们每年的研发的投入都在100亿人民币以上,去年125亿元,虽然有人认为比例比较低,但100多亿元的研发投入在中国企业里也算是高的,我们不排在前十的话,大概也在前二十。

即使这样,我们也完全理解大家对我们有更高的要求,联想今天的成绩离不开中国的市场和中国老百姓的支持,所以对我们有更高的期待,到了时机我们必须要有所回应。

去年在做今年战略时,明确在未来三年,今年、明年、后年,要用三年的时间把我们研发投入再翻一番。在过去两个季度,第一季度研发增长超过40%,上个季度增长了57%,所以我们更加有信心三年能够达到我们的承诺。

关于是不是因为研发投入不满足科创板的上市要求(而撤回IPO)。科创板上市要求是关于(研发)比例或研发投入总额,底线为6000万元,我们(每年研发投入)100亿元是超越了门槛的,专利的要求大概是十件以下,我们拥有两万多件。2021年1月,IFI发布的全球专利250强榜单,联想位列全球第82,是国内三强之一。联想连续5年进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授权榜单TOP10。未来,我们要加大投入在新IT架构的这五个方向上——端-边-云-网-智。

我们不排除自研芯片这个方向,而且今天芯片对一个产品的性能,包括竞争力,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会非常关注,也会加大在这些方面的考虑。

具体怎么做,有多条的路径,现在都在进行当中。除了投入以外,我觉得更重要的就是人,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有很大的动机,也有很大的动力,可能在未来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会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从社会、从学校,大概招12000位硬核科技人才。

(来源:观察者网) 

 

王石谈气候变化:希望人们经过我的墓地不要指指点点

ed18380895162302397fe6570a8825e1

摄影:邓攀

日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在格拉斯哥举行,万科创始人王石在由万科公益基金会与C Team设立的“中国企业馆”作了开幕致辞。王石表示,中国企业家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和整个世界是同步的,“如果今天不做出改变,这个星球将抛弃人类。”王石希望在应对气候变化上,能尽这代人的责任,“希望多年之后,如果有人路过我的墓地,不要对我指指点点,我就很开心了。” 以下是王石发言的内容摘编:

2009年,我第一次参加气候大会时,“中国企业馆”不是现在的样子,而且当时中国民间,出国参加气候大会的人很少,印象中,加上我自己,只有三个人,算上我们背后代表的企业,只有100家左右。当时想发布一个中国企业的气候宣言,都不知道怎么组织,想做一场活动,也没有场地,只能在廊道装了两个气球装置,我们就站在那儿,也没人理我们。 但我们没有放弃,之后每年都来,也因为不放弃,才能见证每一年的变化。

2013年的华沙大会,开始有了“中国馆”和“中国企业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组团参会,企业从100家变成1000家。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1000家又变成10000家,2018年、2019年,中国面孔变得更多,这个数字又变成100万家。 

2021年,新冠疫情背景下,参加中国企业馆这场边会,现场+线上参与的中国企业,涵盖碳减排领域几乎所有行业:建筑、能源、金融、工业、交通、互联网、零售、时尚、碳管理等等,接下来CBCA(中国企业气候行动)将要发布联合倡议,代表的企业将突破100万。

从100到1000,从10000到100万,表面看只是一组数据,而数字的背后,是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观念的变化,就发生在人们的头脑中—— 中国企业家有同样的认知,即如果今天不做出改变,这个星球将抛弃人类。我觉得,就算埃隆.马斯克真的能做到,把一部分人送上火星,绝大多数人还是只能待在这里,无处可逃。中国企业家,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和整个世界是同步的。

在这里,我想与朋友们分享一段故事,也许会有启发。2002年我开始登山,在那次登山之前,我翻阅了海明威的一部小说,书中写了赤道附近有一座常年积雪的雪山,就是乞力马扎罗雪山,小说与山同名,叫《乞力马扎罗的雪》,我就是被小说吸引登上山顶,但让我诧异的是,我没有看见雪,只看到冰川,为什么?因为气候变化,乞力马扎罗已经变成了季节性雪山。

我有一些失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回去一查资料吓了一跳,气候变化的重要原因,来自森林的消失,而消耗森林的大户,就是房地产行业,更可怕的是,我当年领导的企业,是中国第一大地产公司。也就是说,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雪的消失,居然跟我和我的公司有关,这还不可怕吗? 但我也看到了希望,如果我做出改变,可能会对气候变化,产生明显的正面作用。

回去之后,我们开始接触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组织和国际企业,并决定改变和影响我们的供应链,而且发动行业内企业,采取一致行动,大家一起调整供应链,我们对合作伙伴说:如果没有权威机构的绿色认证,我们将不得不放弃你们的产品。

联合的力量非常强大,到2020年,房地产企业中的绿色供应链总销售额占全国房地产企业民用地产销售额的比例,从0增加到40%,在很多行业,“绿链”行动,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的选择。总结下来,企业参与“3060”:一是有决心,二是有行动,三是加强国际合作,尤其是和国际组织和国际企业间的合作。

我今年70岁了, 2030年,我应该能看到,2060年就不好说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参与环保工作?一直坚定支持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战略,只要有机会,就发出一点微弱声音,尽一点绵薄力量?为什么?就是想尽我们这代人的责任。 

我还想告诉大家,前几年,我就给自己选好了墓地,我希望多年之后,如果有人路过我的墓地,不要对我指指点点,我就很开心了,如果他们勤奋一点,上网查一查,发现我们这代企业家,为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还是尽了点责任的,那我就瞑目九泉了。

当然,在我进入墓地之前,还要说一点希望,这是中国人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但这绝不是套话。一个月前,我在上海一所大学和同学们交流,有个同学拦住我,跟我说,“王先生,我跟您一样。”我当时一愣,我说怎么一样?他说,您喜欢读书、运动、做公益,我也读书、也运动也投入时间做公益,所以跟您一样啊。我说,你跟我不一样,我们这代人,都是企业做到一定程度,才去想公益的事,而你这么年轻,就开始公益人生了,这一点,你比我强。所以,我说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这是一句实话。

(来源:微信公众号“万科基金会”)


12月4日至5日

2021(第二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与相识20年的你

一起缔造公司改变中国的力量

报名通道现已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WechatIMG2

值班编辑:米娜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WechatIMG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