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华大集团尹烨:科学无权威

2022-06-30 17:49 | 作者: 任娅斐 来源:原创

没有科技的人文可能是愚昧的,但是没有人文的科技一定是危险的。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任娅斐头

图来源|中企图库

6月25日至26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22(第十四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在北京举行。本次木兰论坛以“她宇宙,无定义”为主题,宋志平、杨柳、盛松成、姚洋、陈春花、彭凯平、乔健、尹烨、夏华、周宏骐、刘楠、梅冬等近50余位企业家、政府领导、专家学者及意见领袖共同探讨了女性力量的生长和释放。

华大集团CEO尹烨出席论坛,并发表了“写给新一代的创新创业者:从谬误到真理需要多少年?”的主题演讲。

尹烨表示,在浩瀚的科技史当中,从最开始的几年、几十年、一直到上百年,人类对自然的认知,始终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我们今天看到的真理差不多都是有限真理或有效真理,它的适用都是有一定的条件的,当下的认知几乎都是不完备的。

同时,尹烨发现这些提出所谓“谬误”的人的年龄范围绝大部分是在40岁之前,也就是说人类绝大部分能提出一个跟之前完全不同想法的时候,他还是处在年轻状态的。所以能否接受新知识,积极学习新技术,这是一个区分你到底是不是真老了的维度。

尹烨还强调,我们应该把更多时间留给硬核科技的研发。“纵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穿越星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集体去仰望星空。须知我们人类基本的神性就是相信相信的力量。”尹烨说,没有科技的人文可能是愚昧的,但是没有人文的科技一定是危险的。

以下为尹烨在“全球木兰论坛”上的演讲,有删改:

大家好,我是华大集团的尹烨。正如我过去所说,科技不仅仅是跟愚昧作斗争,今天的科技也在跟过去的科技作斗争,这也是为什么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一个新生事物刚出来,未必会被主流的大多数人所认可的原因。

今天我从科技史的角度切入。我的题目叫“写给新一代的创新创业者:从谬误到真理需要多少年?”

2020年的诺贝尔奖颁给了基因编辑,我们今天可以像在word里查找替换一样,去更改掉我们生命当中的遗传密码的一部分错误。这个本事跟谁学的?古细菌,这些古细菌和我们今天看到的细菌不一样,它们往往来自于化能自养。但是这个发现在1977年才被卡尔·乌斯证明。然而全世界要接受这个学说还要再花7年的时间。

同样的,我们今天都知道疯牛病,而引起疯牛病的元凶是一种特殊的蛋白质:朊病毒。这个学说在1982年提出时也是一度不被认可的,最终在15年后的1997年,美国科学家斯坦利·普鲁西纳(Stanley B. Prusiner)才因发现了朊病毒,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欧姆定律,是欧姆在1827年提出的观点,但这个观点真正被接受却是25年以后。哈维的血液循环学说,从提出到接受花了32年;转座子,也称跳跃基因,也是花了32年;非欧几里得几何学,被接受的时间已经是42年以后;此外还有板块漂移学说、太阳中心说、日心说等等。

在浩瀚的科技史当中,你会发现从最开始的几年、几十年、一直到上百年,人类对自然的认知,始终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我们今天看到的真理差不多都是有限真理或有效真理,它的适用都是有一定条件的,当下的认知几乎都是不完备的。

而这些提出所谓“谬误”的人的年龄有多大,我们发现年龄范围绝大部分是在40岁之前,也就是说我们人类绝大部分能提出一个跟之前完全不同的想法的时候,他还是处在年轻状态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刚出生时看到的技术,我们认为这是理所应当;20岁时看到的技术,会欣然接受;40岁时开始半信半疑;到了60岁你会觉得这个东西是异端学说。所以能否接受新知识,积极学习新技术,这是一个区分你到底是不是真老了的衡量维度。

刚才讲到不同的学科都有自己的理论,你会发现相对来讲,数学证明的时间都比较短,因为数学基本上可以通过理论推导做到,而医学是比较长的。

我们也看到了,在文艺复兴、科学革命、工业革命、电器革命、信息革命的时代逐渐来临之后,新理论被接受的时间实际上是开始加速的,所以如果统计科技史上这些著名的“谬误”被接受的时间,你会发现平均时间大概是59年。在20世纪平均是27年;20世纪之前差不多要花98年。在分领域被认可的平均时间来看,工程学是最晚的,大概是40年;生物学相对最短,是15年。

所以量子力学的奠基者之一——普朗克,他在1900年突然惊奇地发现,原来在真实的物理世界物体能量的变化是不连续的存在一个普朗克常数,换句话说,真实的世界物体的能量是一份一份的,是量子的。在知道这个学说之后,他觉得整个理论体系好像都崩塌了。所以我们也要思考什么是权威,科学上任何自我定义为权威者的,其实都是危险的。

上个世纪,李约瑟之问有一个最扎心的问题是,中国的科技一直领先到了宋朝,为什么在过去的1000年,几乎再没有原创性的理论提出。他给出两个观点:一是中国的科举制度可能扼杀了人们对自然规律探索的兴趣;二是中国的儒家学术传统重视的是道德,而不是定量管理。

有一个词叫STEMA,代表科学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Maths / Manufacture、Art,我们今天必须承认,科技的中心在美国,艺术的中心在欧洲,中国的优势在中间,就是技术、工程、数学,包括制造业。同时我们要知道,科学和技术是有本质区别,却又紧密联系的两个概念。科学往往是无用之用,由好奇心驱动;但是技术却是有用之用,往往是用量化目标驱动;然后是工程,工程实际上是唯公之用,由经济目标所驱动;最后是大科学工程,它是大用之用,是由使命或大目标所驱动的。

身外之物算得太多,性命攸关;想得太少,冗余信息充斥大脑,从此丧失独立思考。我们现在想一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更多时间留给硬核的科技研发。纵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穿越星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集体去仰望星空。须知,我们人类基本的神性就是相信相信的力量。所谓技术,就是指过去异想天开,今天勉为其难,未来习以为常的一种形式。

当然,我们不能唯技术论,须知已知圈越大,未知圈更大。任何技术包括生命科学都不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我们更不能唯技术论而忽略了道德、伦理、宗教、文化和法律。须知,没有科技的人文可能是愚昧的,但是没有人文的科技一定是危险的。

我们今天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科技向善,让那些被证明的正确的谬误,能够长久地让人类和这个蓝色星球相处得更加和谐美好。

 

关于木兰汇

点击下方图片,加入木兰汇!

请联系木兰汇小秘书:18618461662(同微信)

木兰汇创始于2009年,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发起成立,是广泛汇聚商业女性的价值创造与分享平台。旨在倡导女性商业精神,展现商业女性美好力量。

经过13年的发展,秉持“女性让商业更美好”的愿景,木兰汇已成为商界女性领袖聚合平台,拥有近1000位成员,来自全国29个省市,其中企业市(估)值20亿元以上的核心成员112位。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编辑:姚赟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