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开心麻花拯救暑期档,沈腾拯救开心麻花

2022-08-05 17:48 | 作者: 姚赟,马吉英 来源:原创

对开心麻花来说,除了要留住沈腾,更应该考虑如何培养出更多“沈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姚赟

编辑|马吉英

头图来源|微博截图

“如何留住沈腾”,对张晨来说,这应该是个不易回答的问题。

8月3日的亚布力论坛闭幕式上,开心麻花创始人、董事长张晨的发言中,直接提到了不少人问他怎么留住沈腾。分享中,张晨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在讲了一段沈腾与开心麻花的往事后,提到了文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人”的问题。

“含腾量”高,是优势,也是困扰。

“含腾量”是指在一部电影中,演员沈腾的戏份有多少。一般来说,“含腾量”越高的影片,越容易受到观众好评,获得更高票房。

含腾量极高,是《独行月球》的一大卖点,也是开心麻花的隐忧。7月29日,《独行月球》上映。上映前,猫眼想看人数超过66.4万人。而后,票房表现也让人看到了暑期档的希望:点映过亿、首日破3亿、两日破7亿、5天破11亿。数据显示,8月4日,《独行月球》上映7天票房突破16亿元,截至当日12时,2022年暑期档总票房已突破60亿元,而2021年暑期档总票房为73.81亿元。

据猫眼专业版最新消息,2022年七夕档电影总票房为3.88亿元,2021年七夕档1.98亿元,2020年七夕档5.27亿元。当日《独行月球》单日票房破2亿元,领跑七夕票房榜,排名第二、第三位的分别为点映的《明日战记》和首映的《遇见你》。

从票房结果来看,“含腾量定律”没有打破。

张晨在亚布力论坛闭幕式上发言。来源:视觉中国

“从国内原创IP量看,我们应该是最大的民营机构。但怎么留住人,我认为要搭建一套培养系统,而不是独立的项目。其实没有什么秘诀。”张晨说。

对开心麻花来说,除了要留住沈腾,更应该考虑如何培养出更多“沈腾”。

重仓《独行月球》,全村的希望

刘桢已经记不清上次去电影院看电影是什么时候了。

7月30日晚,90后刘桢再次走进影院。人不算太多,与记忆中周六晚上的电影院有些出入,他的印象中,过去排队入场也需要十分钟,而现在基本没有什么人排队。

变化也不止这些,刘桢告诉《中国企业家》:“电影院的电梯里面,以前都是五花八门的海报,这次进去就一张《独行月球》的。”

来源:微博截图

《独行月球》是全村的希望。

据灯塔数据,2022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中国电影总票房收入为172亿元,总场次5220.5万,总观影人次4亿,同比去年大幅降低41.6%,为2015年来上半年最低值,且人次降幅高于票房降幅。内容方面,2022年上半年全国新上映影片152部,同比减少83部,其中国产影片122部,减少78部;进口影片30部,减少5部。

对于《独行月球》的火爆,影评人谭飞认为这和市场环境因素有关,他告诉《中国企业家》,“《独行月球》是暑期档‘全村最后的希望’,前面好几部被寄予厚望的电影结果都不太理想,加上开心麻花本身自带的国民度和喜感,让大家的期待值很高。”

《独行月球》也是开心麻花的“豪赌”。

2015年国庆档,《夏洛特烦恼》上映,那是开心麻花在大银幕的“处女作”,也是开心麻花从话剧到电影的重要一步,为开心麻花带来了“名利双收”。

数据显示,当年,开心麻花实现营业收入3.83亿元,比2014年增长154.8%,净利润达1.32亿元。其中《夏洛特烦恼》的票房分账有1.91亿元,占据公司总营收的50%。在2016年上半年,《夏洛特烦恼》还给公司贡献了1.3亿元的票房分成。

公开资料显示,《夏洛特烦恼》的制作成本为2100万元,票房14.5亿元;《羞羞的铁拳》成本7000万元,票房21.8亿元;《西虹市首富》投资成本1.5亿元,票房25亿元。

摄影:邓攀

向来“以小博大”的开心麻花,这次一反常态,重仓了《独行月球》。

据金融投资报报道,在《独行月球》上映前,就有一些机构号称能参与影视投资,并称《独行月球》总投资为3亿元。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一位与开心麻花有过接触的投资人称,“开心麻花以往的投资体量通常在6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有着严格的投入产出比限制”,但《独行月球》这部影片,“预算已经远远超过了1亿元”。

《独行月球》的成本,虽还未有明确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与以往相比,投入巨大。除此,其背后的出品方团队,阵容豪华。据了解,《独行月球》的出品方有6家,包括了浙江开心麻花影业有限公司、阿里巴巴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猫眼微影等;联合出品方有14家,包括了抖音文化、横店影视、融创未来影视等。

中国银河研报指出,预计《独行月球》将成为暑期档票房冠军,后续将持续拉动暑期档电影市场,为暑期档市场注入活力。随着暑期档进程过半,电影市场逐渐回暖,供需端有望双重推动电影市场增长。

谭飞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次开心麻花是有突破的。这部电影的尝试大胆,而且有风险,最怕(喜剧和科幻)两个都没做到极致。但整体看完,我觉得还是实现了原来的预期。这也说明开心麻花的维度拓展得更宽了、题材挖掘更深了,对它今后的类型片来说,是有好处的。它原来更多是偏向于舞台剧、小品,空间比较狭小,这次是放眼整个宇宙。”

不过在“救援”暑期档的同时,开心麻花的隐忧也在逐渐加深。沈腾是票房灵药,也是开心麻花的金字招牌,但对想要走向电影工业化的开心麻花来说,“含腾量”过高并不是好事。

不止是控制“含腾量”

开心麻花对“含腾量定律”应当有着复杂的情绪。

2003年,开心麻花成立,在这以前,民营剧团几近于无。张晨回忆道:2003年我们这家公司刚成立,沈腾就是一个戏剧学院刚毕业的学生,来参加我们第一部话剧的演出。然后逐渐从这个舞台上,他变成了一个创作者,现在变成了一个集编、导、演一体的喜剧明星。

当时由于话剧本身相对小众,开心麻花的热度一直局限于一二线城市,很难打开局面。

开心麻花和沈腾的转折,来自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开心麻花从线下话剧成功跨到了电影,沈腾也从一个话剧创作者,晋级为喜剧明星。

2017年年报中,沈腾等人的收入浮出水面,2016年,沈腾通过开心麻花赚到6076万元,艾伦赚到2442万元,马丽则是1905万元,常远为1254万元。

2018年,开心麻花已经意识到需要摆脱对单个演员、导演的依赖。“我们正在尝试,如果成功,就算没有了现在这批演员和导演,开心麻花的作品和品牌还是会一直存在。”开心麻花CEO、《独行月球》总制片人刘洪涛曾表示,“公司想做得更长久,就要摆脱对特定人的依赖,这样,当我们这代人不在了,开心麻花仍在给观众带来欢乐。”

刘洪涛。摄影:邓攀

但内容产业想要摆脱对绝对头部IP和爆款的依赖,并不容易。

喜剧行业中,德云社、笑果文化也在不断尝试,但成效不佳。弟子接连爆出问题,德云社被约谈;笑果文化带火脱口秀后,后续出圈的内容乏力。

相对成熟的偶像产业中,企业也做了不少尝试。如,在国内众多娱乐公司都想签下韩庚时,杜华拿出股权。除了给股权,杜华还为韩庚专门开设了属于他的庚心工作室,这样艺人有了自由决策和获利空间,而不是单纯的“打工人”。

而目前,公开资料显示,沈腾、马丽二人并未持有开心麻花的股份。

《李茶的姑妈》浓缩了开心麻花的纠结——在品牌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如何平衡头部艺人和非头部艺人之间的资源匹配,如何在不过度稀释现有品牌力的情况下推出接班人。

2018年9月30日,《李茶的姑妈》上线国庆档,该片由黄才伦、艾伦、卢靖姗、宋阳等领衔主演,不见沈腾、马丽二人的踪迹。《李茶的姑妈》让开心麻花狠狠摔了一跤,票房表现一般,口碑暴跌,截至目前豆瓣评分4.6。

“《独行月球》是一部工业化程度很高的电影,剧中的‘金刚鼠’光是毛发植入就达到5000万根。它出镜的时间有半个小时,每一帧渲染需要的工作量是20至30小时。”张晨在谈及《独行月球》时说,“从这一点看,中国的电影工业在奋起直追好莱坞。”

《独行月球》改编自韩国漫画家赵石创作的同名漫画,讲述了人类为抵御小行星的撞击,拯救地球,在月球部署了月盾计划。陨石提前来袭,全员紧急撤离时,维修工独孤月因为意外,错过了领队马蓝星的撤离通知,一个人落在了月球。不料月盾计划失败,独孤月成为了“宇宙最后的人类”,开始了他在月球上破罐子破摔的生活。

与开心麻花过往的作品相比,《独行月球》在题材和拍摄难度上,有较大的差别。

刘洪涛曾分析认为,“开心麻花以前的套路是高概念,观众认了这个概念,那后面没有问题,如果不认,那就没法得到认同。《李茶的姑妈》的问题就是男演女这事儿观众没认,所以后面全是灾难,在《夏洛特烦恼》里穿越是高概念,《羞羞的铁拳》的高概念是男女互换,我们在高概念的同时还是现实主义,每个细节都是现实主义。”

细节上的现实主义、投资方面的以小博大、内容具有舞台话剧痕迹,这些都是开心麻花曾经的标签。接下来,能否保证持续的优质内容输出与人才培养,是考验开心麻花能否继续“开心”的核心问题。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编辑:王怡洁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