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柳传志:我会软弱但不摇摆 不做改革牺牲品
2013年05月28日  

联想实际上就是在中国改革的环境中,不停地适应环境,当大环境合适,我们就努力发展,当大环境不适合的时候,我们就努力给自己创造一个小环境,咱们小环境也不行,我就待着不动了,我绝不越过红线,绝不越过雷池,这样才能保住命

近日(5月26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做客央视《对话》节目。对话中,柳传志谈及“以产业报国为己任”的产业梦,对实业发展的深度思考以及就当下社会现状发表关于改革的看法,引发业界的高度关注。以下为对话中柳传志的精彩观点,中国企业家网整理如下:

【柳传志说改革:软弱不摇摆 不做改革牺牲品】

柳传志:我跟各位可能因为年龄段的不同吧,所以对环境的变化是特别有对比感的,原来就是在我40岁以前,用现在的话讲,应该是人口红利最大的时候,给点工资,给什么就会努力干活,但为什么人口力量全使不出来呢?就是因为中国成天在搞阶级斗争,忙着开会,大家最重要的就是上班的工作不能请假,或者是就是开政治讨论会。所以你说当突然间国家说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把人放出来,你说那人是什么心情。

比如像我,确实有一种,好像活在这世上,就这么闷着活一辈子,不甘心的这种感觉的时候,一直被压抑着,永远是阶级斗争,你心里会弄的你真的是有点像鲁迅的书里写的,一个铁屋子里的人,大家都睡着了,你先醒了,那屋子里一点都不透气,你憋得慌,这种感觉不是身临其境,或者说不是一种特殊,也许有的人就随遇而安了,我不愿意,就这种感觉。

所以真的国家改革了,这时候感觉是特别好,你看跟着就是释放出了大批的人,“傻子瓜子”什么的全都是在那时候就释放出来。到了最近这些年,说实话情况就有点变化,变化的就是什么呢?就是整个国家的,我觉得空气干燥,人和人之间,政府的公信力在减低,老百姓心里头也很容易起急,有很多事看了,我们心里头也紧张。

联想实际上就是在中国改革的环境中,不停地适应环境,当大环境合适,我们就努力发展,当大环境不适合的时候,我们就努力给自己创造一个小环境,咱们小环境也不行,我就待着不动了,我绝不越过红线,绝不越过雷池,这样才能保住命。

我只能服从环境,我从来没有想过说坚决要给环境动个手术什么的,我没有这雄心壮志,也不敢。这就是软弱的地方,不摇摆的地方就是说永远知道不会做那个,有的人做的那个事,当时很勇敢,他觉得不怕死,实际上是他不知死,不知死跟不怕死是不一样的,谭嗣同革命失败被抓,然后说,杀了我,快哉快哉,我豁出去了,我知道这结果,那叫不怕死。不知死的人是不知厉害,一弄完了就怂,我是经历过各种情况,我知道死,我怕死,所以我就软弱了,但是就绝不做过头的事,这就是软弱不摇摆的意思。

大的环境改造不了,你就努力去改造小环境,小环境还改造不了,你就好好去适应环境,等待改造的机会,我是一个改革派,之所以到今天还算成功的话,因为我不在改革中做牺牲品,改革不了赶快脱险。

 

【柳传志谈企业发展:行走50里安营扎寨,大家吃饭后接着往上爬】

柳传志:对一些民营企业来说老板把这个企业办到一定程度,当你真要继续往大办的时候,有两种做法,一种当然就是自己接着做,一种就是请职业经理人,但是当职业经理人的价值观跟你相同,德才兼备的时候,老板如果有这个心胸的话,最好把他也变成主人,从物质上到精神上都让他形成是主人和不是主人做事真是不一样,在联想集团顺利返回到成功的路上的以后,我又退出来,请杨元庆同志,杨元庆先生。

请杨元庆又当董事长和CEO的时候做的一件更重要的事,就是他自动不是我要求的,但是我希望他能那么做,他贷款了几十个亿,买了联想8%的股份,成为联想第二大的股东,这我就放心了,就可以放心地去做我应该做的别的事情。杨元庆真的是带着他的团队以主人的心态在设计战略,在带领队伍。

一个企业第一要务是先活下来,活下来的意思就是说比如说像当我1984年办公司的时候,全球除了IBM以外,第二、第三大的大概是王安和DEC(美国数字设备公司),你应该这些都知道,这些公司今天都去哪儿了呢?全都没了,没了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们都想引领潮流,不想走PC的路,在这时候当1994 年、1995年、1996年前后,联想电脑在中国有一定地位的时候各方面的科学界人士,包括政府也得极力希望鼓舞联想,应该进入到核心技术,应该怎么样,我是坚决没让,因为我兜里头一共那点钱还不够人家零钱的1%。

当年我们并购了IBM PC,大家都为我们叫好,实际上鼓舞我们的都是勇气,而不是相信我们能成功,对吧,但毕竟我们成了。成了以后就在我从联想退下来的那一年,那一年的现金流到年底的现金流大概有多少呢?大概有30几个亿,40个亿美元左右,大概有一半以上你得保证业务运行,你真的要投在新的技术领域里边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清楚,你投下去以后连续下边怎么做,要把这事要算明白,你要算明白三星今天做了显示屏以后,他们前后一共投了多少钱,它怎么来的?

只要把这个账算明白你就可以去做,我坚决希望元庆他们将来为中国人争光,能在技术上能够有更大的突破,但是一定要把事算得更准确,相对我跟任正非先生比我不如人家的地方就是任正非比我敢冒险,他确实从技术角度一把敢登上,他摔下来的时候会很重,我基本上领着部队都是行走50里,安营扎寨大家吃饭,接着往上爬山。

杨元庆的性格,我什么人带什么人,他大概也是这种要算计透了才做的事,另外还有一个道理就是一个企业像三星能力比较大就是什么呢?不仅它做了电脑,它把电脑手机肚肠子里边的东西全做的,所以它的利润丰厚,但是它确实也冒了很大的风险,就是我们到底有多大的能力,怎么去具备那些能力再去做,我觉得主要要想明白。

【柳传志说产业梦:以产业报国为己任 办受人尊敬的公司】

柳传志:我现在主要是指联想控股了,控股是联想集团的母公司,这时候联想控股想干吗呢?我们就提了一个愿景,我们未来要做什么?愿景是什么呢?大约有这么几个要点,第一个叫做以产业报国为己任,第二个要点是要做受人尊敬,值得信赖的公司,第三个呢是要在多个领域里边,多个就是不止两个,就叫多个了,有领先企业,还要有一个上市募集资金的过程,在这里边自然就会有一些难做的事情,障碍。

在我们自己的实际感觉之中,联想以前卖人家的电脑,曾经有过这种感觉,什么感觉呢?当人家国外美国、德国在卖386机器的时候到中国来卖的机器是286,我们做代理很清楚这行情,当人家做486的时候我们卖的是386。

(最好的东西)不会到你这来,而且价格相对就是要贵,只有当你自己有了自己的电脑,而且能够跟它们一拼的时候立刻它们就会降价,这时候我们就知道了有实业的厉害,后来在加入WTO前后的时候,中国人也担心像我们的汽车工业会不会垮,金融会不会垮等等,最后实践证明没垮,所以真的中国要富强,军队要壮,国富,但是是要靠交税,交税从哪儿来?就是要办企业的人更多地给国家增加就业机会,让人民的生活好,同时能够有所贡献,我老觉得企业的社会责任捐款这些都是,环保都是。

然后要按章纳税,让国家能够有钱,当然现在我们改革希望国家把钱用好,这句话也很重要,要不然交钱心里也不舒服,今天其实咱们国家固然总体经济量吨位很大了,外国人还是对我们很重视,

那天在达沃斯参加会议的时候,我在各个会场上转一圈,大概有60几个会场,全在开会,开会的地方几乎没有一个会场不谈论到中国问题,未必是好话,你可弄清楚,但是都谈了。我们现在希望干嘛呢?希望人家说你好话,说你好话你要怎么样?中国的企业的实力,企业的诚信程度在世界上都是代表一个国家的,一个正面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