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主文:2009,站在商业的新起点
2010年09月27日  

“今索诸中国,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有作至诚之声,致吾人于善美刚健者乎?有作温煦之声,援吾人出于荒寒者乎?”

有,他们是中国商业新纪元的开局者、深耕者、收获者

 

卡尔·马克思曾经是他智力上的偶像。少年时期,他对这个国家的看法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解决国民思想的问题”,在复旦大学空阔的校园内,他一边散步一边思考“如何去完成‘五四’未能完成的启蒙任务”。

如今,这个哲学少年已经变成一个日渐成熟的商人。在他看得见黄浦江的办公室里,他和自己的伙伴们一起打理着以百亿为单位的资产。他将沃伦·巴菲特和李嘉诚作为效仿对象——巴菲特是美国资本主义精神的代表人物,李嘉诚是华人资本主义的代表人物,而他,郭广昌,以及他所代表的众多中国新一代企业家,已经和中国一起成长,也共同经历了身心锤炼、天人交战的2009年。

在《中国企业家》2009年“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排行榜上,郭广昌名列第三。当我们见到他时,他刚刚在办公室的食堂吃完午饭,并且通过视频表达了对排名第一的马云、排名第二的宁高宁的祝贺。

入选这个榜单的大部分企业领袖,都有着和马云、宁高宁、郭广昌类似的经历:童年和少年时曾经备受贫穷困扰,拥有过无限热情和理想的青年时光,在某一时刻意识到商业是自己所能选择的最好的命运,接下来是同样无限的煎熬和磨难,走过一条荆棘路之后迎来自己的光荣和众人的欢呼,以及时代不断赋予他们的新的责任。2009年仍能够停留在这份榜单上,表明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同危机共处,并且从危机中获利。

你可以说,这群企业家就是中国商业的钢铁战士、赚钱超人,他们重装上阵,杀出重围,上演了一出挺过危机、复苏经济的年度大戏“建国大业”。公元2009年的中国企业领袖,就像公元前480年誓死捍卫温泉关的斯巴达勇士,冲过了中国企业史上前所未有的惊险关卡,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和幸存者。

希腊诗人卡瓦菲斯在《温泉关》(1903)中写道:

“光荣属于那些一生都在构建和镇守/自己的温泉关的人们。他们从未背叛自己应做的事业/他们配得上更大的荣耀……”

很多年之后,这些企业领袖回想起2009年,都还会为这一年的复杂和艰苦而兴奋不已、心悸不已。中国经济拯救世界?国进民退愈演愈烈?央企凶猛?地产疯涨?新能源泡沫?海外并购狂潮?新媒体时代?通胀风险?“中国买下全世界”?……

天,没完没了的生死大战!瞧,长袖善舞的坚挺之王!

在复星集团2009年度工作大会上,郭广昌说:“每一次大萧条中必然会诞生一批伟大的企业家、投资家。比如1929年大萧条后的Morgan财团;1973年美国经济危机后的巴菲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三星;2000年IT泡沫破灭后的Google、苹果。”他没有掩饰自己利用危机崛起的勃勃雄心,“这次危机里巴菲特账上有现金200多亿美金,李嘉诚有1000亿人民币的现金,复星有100多亿人民币的现金,这两个级别基本反映了我们企业发展的差距所在。这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和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企业领袖不在少数。宁高宁在这一年频频出手,通过购买公司来让中粮的“全产业链”更加完善。

张近东(排名第5)与姜建清(排名第6)已经在海外收购上成功地一击得手。

李书福(排名第10)也将收购作为利器,2009年初收购澳大利亚自动变速箱公司DSI只是小试身手,他更大的目标是沃尔沃——他说,这是瑞典工业皇冠上的明珠。

一贯低调的沈文荣(排名第21)在2009年不但将沙钢变成了一家财富500强公司,还通过收购尝试进入自己一直未能进入的资本市场——在他位于长江边的钢铁帝国中,他夸耀说,“危机总是让自己强大起来”。以往的危机(包括第一轮都深深影响民营企业的宏观调控)不但没有影响到沙钢,还让这家公司得到了快速增长的机会。

当然,并购仅仅是强壮自己的一种手段。能够捕捉到“风声”中传递出的机会和答案,并且成功利用风向驾驭航船的人也会成为胜利者。这是中国企业领袖迈向世界级、挥舞大手笔的一种全新进化。

2009年度企业家马云用一贯喜欢的炫耀语气说,自己是位好船长,不但能够辨识出机会,还能够预感到危险。“我们的过去一切归零……这世界在呼唤一个新的商业文明。”9月11日,他在阿里巴巴十周年庆典上慷慨演讲,宛如一篇新的“我的梦想”。

王建宙(排名第4)试图利用3G大潮让自己的公司再进一步令对手恐惧——中移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

王传福(排名第7)则是本年度在新能源趋势的赢家。比亚迪的E6全电动车和巴菲特一起登上了《财富》杂志;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盛赞王传福为“托马斯·爱迪生和杰克·韦尔奇的综合体”;他还是新科的中国首富。

马化腾(排名第8)创立了11年的腾讯,在2009年成为全球市值第三的互联网公司,仅次于传奇般的谷歌和亚马逊。

中国软实力崛起、文化市场繁荣的浪潮将韩三平(排名第16)推到了前台。他掌管的中影集团是中国电影业最让人生畏的霸主。和那些明星们在一起时,他是最大的明星,是中国俨然上升的名利场的教父级人物。但他却最渴望自己被当作一名商人看待,他最感得意的成就是将商业方式引入电影和电视剧制作。

所有这些人,都成了2009年中国商业新纪元的开局者、深耕者、收获者。他们给以往由地产商、制造业和互联网明星盘踞的榜单增添了新的光泽,并站在新的起点上眺望未来。

上世纪初,鲁迅在《摩罗诗力说》(1907)中追问:“今索诸中国,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有作至诚之声,致吾人于善美刚健者乎?有作温煦之声,援吾人出于荒寒者乎?”一个世纪之后,中国商业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在2009年岁末,经济衰退的大洪水还未完全退去,电影《2012》已经在提前警示人类,小说《2013》则虚构了世界经济进入冰火期、中国盛世“美丽新世界”来谏言当下。但不管未来怎样,25位命运之子正站在诺亚方舟的最前端,他们代表着一个更庞大的人群,目光坚定,内心激情潜藏,随时准备抵达下一个新大陆,那流淌着奶和蜜的冒险乐园。

天地悠悠,拔剑四顾,一个新的起点通向一个未知的荣耀。站在新旧交替、游戏规则发生重大变化的21世纪00年代门槛上,我们深知,这个国家和这群商业领袖都仍待成熟。但是同他们一样,我们也对新的未知抱有期盼。我们期盼推门而入,看到一个繁荣成熟的商业中国。

现在,且聆听开局者的叩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