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我们关注影响力
2010年11月02日  

  我们关注影响力

  他们承担着越来越多的角色:商业潮流的引领者、商业规则的制定者、商业道德的护卫者、企业文化的传导者、化解冲突的协调者

  文/本刊记者 宋铁军

  为什么关注影响力

  张瑞敏仍在一线,柳传志“退休”了,这重要吗?这两位“教父”一开口,你仍会洗耳恭听,无论他们是预言“民营企业一定能得到公正、公平的待遇”,还是宣示“‘中国创造’才是取胜之道”。

  李东生又一次大手笔收购、任正非将不再“蛰伏”、马蔚华推出今年中国证券市场最大的单笔融资方案,即使你再不敏感,听到这些消息,也会想像出由此引发的一轮激烈震荡。

  你在《福布斯》中文版的封面上看到了丁磊,这个毛头小伙儿70亿元的身家,足以令你产生一种阴暗的心理:他的财富即使缩掉80%,还能留在富豪榜上。

  张朝阳跟着王石进山了,你知道这个大男孩终于开窍了:在天安门广场玩旱冰算什么作秀!得像王大哥那样一直爬到8848米。

  你听到了一串名字:马富才、王晓初姜建清肖钢……,不认识?这不重要,你只需知道他们替国家掌管着石油、通讯、银行这样的国计民生,而且将来转岗当个省长就像你换个工作那样平常。

  如果有兴趣,再给你介绍两个人,长相一般的牛根生和蓄着大胡子的吴鹰,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同样不要紧,只需知道前者给杨利伟特供牛奶,后者则用一个叫“小灵通”的玩意儿扰得电信业鸡犬不宁。

  显然,这些人都是你不能忽视的,因为,他们中包括了中国企业最受尊敬的人、最有权势的人、最具成长性的人、最活跃的人、最富有的人以及最富挑战性的人。

  如果你觉得这些称谓太罗嗦,可以用一个词来归属他们:最有影响力的企业领袖。

  因此,《中国企业家》杂志把自本年度起推出的年度企业领袖排行榜命名为“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我们认为,企业领袖的影响力是财富、权力、活跃度、知名度、美誉度等要素的集中概括。换言之,企业领袖更多是通过影响力,而不仅仅是权力与财富建立自己的权威。

  企业领袖者的影响力日渐成为衡量成功领导的重要标识,是因为他们承担着越来越多的角色:商业潮流的引领者、商业规则的制定者、商业道德的护卫者、企业文化的传导者、化解冲突的协调者,只依靠发号施令来领导企业永远成为过去的传统,企业家的影响力也决不再是单向的下压力。同样,拥有财富也不等于自动获得影响力,本次评选的一个重大发现是,上榜的25位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中有8位是福布斯富豪,但他们的影响力排行都不高,只有一人挤进了前10名(福布斯榜第20名的张朝阳,列影响力榜第7位),福布斯榜的中国首富丁磊没有进入影响力榜前10(第11位),第4位的鲁冠球排在影响力榜的第15位。可见,在评委眼中,财富不是影响力最重要的因素。

  中国企业的两位“教父”都承认他们对自己公司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柳传志说:“一是我改变了联想的产权机制,二是形成了一套管理理念,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第三个就是如何选拔培养人才。”张瑞敏则说,他对海尔的影响,一是业绩,二是对人的思维方式的改变。

  可以从主观和客观两方面来理解影响力,客观方面当然指上面所述的财富、权力、活跃度、知名度、美誉度等,主观方面则是企业领袖的影响力意愿,正如华润集团总经理宁高宁所说的:“几乎是你做什么都对企业有影响,你的行为、你的情趣、你的讲话,你的思维方法都会有影响。”但许多企业领袖显然不会仅仅满足于这种天然的影响力,他们都有意愿将自己对本企业、所在行业、所在产业,乃至全社会的影响力发挥到极致,这可以视作企业家精神的一种形态。但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提醒:“影响力这个东西是个双刃剑……一旦形成一种迷信的权威,就很危险。你一定要去找个平衡。这种权威到一定程度一定会影响旁人的判断,旁人的判断又会影响到你的判断,这个时候你很容易走岔道。”

  作为一个阶层,企业家群体的影响力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别是WTO进程日益强化,并向其他领域辐射。正如柳传志言:“现在企业家对社会的影响还主要是在经济领域,但逐渐地还会产生对政治、文化产生影响力,因为经济改革之后还会不断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也会进行文化的改革,由于企业家对经济有影响,有这个基础,必然会对这方面产生辐射……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家应该而且一定会形成正面的政治改革的力量和文化改革的力量。”

  这是《中国企业家》关注企业领袖影响力的真正原因。

  谁在影响中国企业?

  为保证“2003年度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评选的客观公正,《中国企业家》杂志历经半年,从600多位企业家中选出65位在2003年度产生影响的候选人,邀请300余位专家、学者、中小企业家以及财经传媒同仁参与评审,从中选出25位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与此同时,本刊还与新浪网合作,对65位候选人进行网上调查。

  在本次评选中,《中国企业家》杂志将“影响力”定义为“拥有可以影响行业、资本市场、社会以及他人的能力”,这其中包括候选人所在企业的影响力以及个人的影响力。其中企业影响力包括4个指标:行业影响力、资本市场影响力、社会影响力、活跃度;个人影响力包括4个指标:美誉度、管理能力、前瞻性、创新能力。

  以下是最终入选的25位领袖,暂且先让我们进行一个不太严谨的归类(因为他们具有多重角色):

  无可争议的“企业教父”:张瑞敏、柳传志

  最具资本市场影响力的领袖:马蔚华、李东生、宁高宁

  最具行业影响力的领袖:王石、任正非、竺延风、胡茂元谢企华

  最具社会影响力的领袖:杨元庆、倪润峰、牛根生、马明哲、刘永行

  前瞻性和创新能力领先的领袖:丁磊、王文京、郭广昌

  管理能力领先的领袖:陶建幸、秦晓宗庆后

  活跃度和美誉度领先的领袖:张朝阳、吴鹰、鲁冠球、刘永好

  “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排行总表”(见52页-53页)是直观的晴雨表,从中可以看出哪类企业家在哪些领域影响着中国企业:

  张、柳分享首席,活跃人物强劲冲顶 两位“企业教父”的地位仍然无人可以撼动,他们分享了8个单项冠军中的7项。今年在产业整合和资本市场有最大举动的TCL总裁李东生和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紧随其后,攀上珠峰的万科董事长王石则登上了第5名。当选的25位企业领袖,在8个单项榜上也大多排进前25位,其中8个单项全部进入的有8人,7个单项和6个单项进入的分别有5人。

  共有的最基本素质:管理能力和前瞻力 在这两项中,上榜领袖中有23位这两项得分进入前25位,在管理能力一项中,落选者一位是郭广昌,另一位是不再参与管理的丁磊;在前瞻性一项中,两位未进入者是长虹的倪润峰和宝钢女掌门谢企华。

  活跃才有影响力 今年动作很大(包括从并购到登山)的人,如张朝阳、王石、李东生、马蔚华等都自然而然地排在前列。这一项只有三人的得分没进前25位,除了相差不多的刘永行和秦晓(分列该项的第27位、28位),另一位是谢企华。

  美誉度和创新能力同样重要 这两项分别只有4位上榜领袖的得分没进前25位,美誉度一项中,两位整合型企业家宁高宁(第27位)和郭广昌(第31位)被评委质疑情有可原,但平安的马明哲(第29位)和上汽的胡茂元(第32位)的落选则不知为何,好在差距不大。在创新能力一项,刘永行、倪润峰、刘永好依次紧接前25位,只有胡茂元显得突出(第35位)。最具美誉度的依然是柳传志、张瑞敏、王石和任正非等老牌领袖。创新能力一项中,马蔚华和李东生超过了柳传志,仅列在张瑞敏和任正非之后。此外,社会影响力一项有五人得分没进前25位。

  只在行业有影响力远远不够 有多达9位未上榜的企业领袖冲进此项前25位,其中4位更跻身前11位,他们分别是中石油的马富才(第2位)、中移动(香港)的王晓初(第8位)、工行的姜建清(第9位)、中行的肖钢(第11位)。单项排名如此之高而总排名跌出25位,说明大国企领导人的个人影响力反而不高,人们更愿意把他们看成替国家掌管财富的经理人。

  整合者受质疑 最引起轰动的是资本影响力一项,马蔚华名列第一,并成为惟一打破张、柳垄断地位的单项冠军,此外,更有10位未上榜的企业领袖冲进前25位,其中5位跻身前10,分别是王晓初(第3位)、马富才(第6位)、德隆的唐万新(第7位)、肖钢(第9位)和联通的王建宙(第10位),但引人注目的是,在资本市场影响力一项中得到高分的企业家,美誉度却很低,如唐万新列49位、肖钢列42位、王建宙列36位。由此可见,整合型的企业家似乎受评委质疑较多。宁高宁(列第27位)对此的看法是:“中国人不太愿意被买来买去的,好像这不是用非常规矩、传统的方式去做事情。”

  黑马、失意者、新锐

  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不仅从两位“企业教父”手中夺得了一个单项冠军,而且在总排名上排名第4,此外,他的创新能力、管理能力、前瞻性三项都排在前5名。从投身企业到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马蔚华只用了不足5年的时间,是一匹不折不扣的黑马。自1999年3月到任后,他把招商银行改造成中国最先进的网上支付银行、并使之成为第一家采用国际会计标准上市的中国银行和首次从股市融回最大资本(107亿元)的上市公司。在担任招商银行行长前,马蔚华没有任何企业经历可以证明其企业领袖气质,但如今,在中国金融界,他跑得比谁都快。

  蒙牛集团总裁牛根生牛气十足地冲进了总排行榜的前10位,其作为挑战者的力度丝毫不亚于黑马马蔚华。蒙牛无疑是成长中的企业,但是成功之快差点让《中国企业家》杂志闹了笑话:今年10月,牛根生为本刊为评选的“21星”(最具成长性中小企业)颁奖,并为我们没有把他的那个“小地方的企业”选入而耿耿于怀。然而仅仅两个月,我们的评委就给他如此高的评价。仅仅因为蒙牛是中国航天员的惟一牛奶赞助商吗?还有更让我们震惊的呢,11月份,他又砸出了3个亿成为央视的“标王”。他像“神五”一样一飞冲天了,只是不知道是否准备好了着陆场?

  当然也有失意者,如果这个称呼不恰当,或者可以叫做“影响力减弱者”。在65名候选人的最后25名中,可以看到一些曾经叱咤商海的风云人物,排名第49的张宏伟几年前还是影响力最大的企业领袖之一(在《中国企业家》2001年12月所做的“21位中国企业领袖全球竞争力重估”中,评委们认为他运用熟练的资本技能实现了快速扩展,成为民营企业家的成功典范),他如今的地位变化直观反映了WTO对国内流通领域的巨大冲击,更可以作为中国企业将面临更残酷竞争的预警。巨人集团的史玉柱在新浪网上评选中列第13位,但我们的评委只把他排到第50位,看来,“脑白金脑白金脑白金”的叫嚷能吸引网友,但打动不了评委。另一个出乎我们意料的人物是《中国企业家》杂志今年的封面人物、新东风集团董事长苗圩列在第43位。这位少帅今年完成了中国汽车业有史以来最大、最完整的中外合资,但评委显然对合并如何消化持观望态度,此外,二汽在汽车业终属“小老弟”,因此,动作幅度较小的两大汽车巨头的掌门竺延风、胡茂元反而榜上有名。

  最后,不要忘了新锐。

  刚刚成为“亚洲之星”的比亚迪公司董事长王传福排在了第54位,本刊还把他与科龙的顾雏军、物美的张文中、顺驰的孙宏斌、盛大网络的陈天桥等人作为“未来影响力”领袖在副榜上推荐。因为《中国企业家》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自己:永远不要怀疑未来领袖的生长力和冲击力。1999年,本刊小心翼翼地把刚刚创办搜狐两年的张朝阳称为“半个企业家”,短短四年,他就成为中国互联网业的头号领袖,并在“2003年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榜上名列第七。

  (本刊调研部胡媛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