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影响力无边界
2010年11月02日  

    影响力无边界

  世界被抹平了。互联网、全球化运营、跨国并购、国际资本这些2005年全球商业的关键词正被我们的企业领袖影响着,也影响着我们的企业领袖

  文/本刊记者 申 音

  “亲爱的,我发现世界是平的”,当《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激动地告诉他妻子这句话时,他妻子以为他疯了。

  弗里德曼并没有疯,就跟五百年前用行动证明世界是圆的哥伦布一样,弗里德曼这几年来跑遍大半个地球,他洞见了世界正在“扁平化”。最后,他的观察和结论变成了一本《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比尔·盖茨称:这是所有决策者和企业员工都必须读的一本书。《BusinessWeek》惊叹说,所有的MBA都在读《世界是平的》。

  “扁平”的世界意味着什么?它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一个全新的层面上合作或竞争。科技、经济和政治革命正在铲平各种壁垒,抹平了的世界就是公平的竞争环境。

  弗里德曼断言,“新的参赛者在新的舞台上发展出新的水平合作方法。这将是塑造二十一世纪初全球经济和政治最重要的力量。”

  毫不奇怪,在这本书里,中国是被提到频率最多的单词之一。这个当之无愧的全球化最新舞台,正在不断诞生着全球化的最新参赛者。

  当我们检视着从2003年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家》推出的三份年度性25位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榜单,对比着我们的企业领袖在两年前、一年前与今天思考的问题、做出的决策时,我们分明看到了一种全球化的力量在推动企业家领袖们的进化升级、新旧交替。我们更发现互联网、全球化运营、跨国并购、国际资本这些2005年全球商业的关键词被我们的企业家所影响着,也影响着我们的企业家。

  领袖的影响力究竟是什么?是影响别人行动的能力,范围从一个公司、一个行业、国家经济甚至到全球经济。

  那么,又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他们的影响力的消涨?

  互联网

  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过去数年来,中国企业界最具影响力的交椅一直被这三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所牢牢把持。但今年,一位刚刚32岁的年轻人突然跻身于他们中间,他的名字叫陈天桥

  这是一个不到1000名员工的中国小公司,它一年的销售收入不过3000万美元,纯利润不到150万美元。可当它的股票于2005年8月5日在美国上市时,它创造了纳斯达克5年来最成功的IPO,市值最高时超过44亿美元,几乎是联想集团的一倍,比三大门户网站的总和还多,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出这个公司是谁——百度。

  整个编辑部都有些吃惊。几个月前还是我们年度“21星未来企业”代表的百度,其创始人李彦宏已经被众多专家和网民一致票选本年度25位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之一,他排名第11位。

  别着急,还有让雅虎心甘情愿掏出10亿美元收购其公司35%股份的马云(第8位),还有元老级的丁磊(第13位)和张朝阳(第16位)。在今年这份中国企业领袖影响力榜单上,1/5的成员来自互联网。

  一半归功于互联网的神奇,一半归功于全球化的力量。当中国的坐标对应着世界的坐标,当百度被戴上“中国GOOGLE”的帽子,当淘宝开始威胁EBAY,当陈天桥架构互联网上的“迪斯尼”时,它们的未来让人充满期待。

  全球化运营

  任正非是幸福的,杨元庆是焦灼的,李东生是痛苦的,鲁冠球是谨慎的……

  在今年4月份英国电信(BT)为其“21世纪网络”计划进行的100亿英镑招标中,(该项目据说是“目前世界上最具革命意义的下一代网络改革方案”),华为从300多家竞标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传输和接入两个领域的优选供应商;今年前九个月,该公司60亿美元的总销售额中已经有62%来自于海外市场,任正非(第4位)还被美国《时代周刊》列为“2005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

  杨元庆(第5位)现在3/4的时间在美国纽约阿蒙克,联想集团的新总部。他从CEO变成了董事长,而IBM的老将沃德却摇身一变成了联想的CEO。从2005年5月份起,联想集团(并购之后)的业务一下子有60%以上来自海外,提前8个月完成组织架构合并,使IBM PC恢复盈利,他决心让头号对手戴尔公司的董事长迈克·戴尔的诅咒(“过去20年,PC业就没有成功的并购”)破产。

  李东生(第10位)现在是一个“空中飞人”,从惠州到美国,从欧洲再到墨西哥,两场跨国并购带来了巨额亏损,他不得不满世界地救火,而阿尔卡特手机的法籍高管却一年要休14周的假。

  闷声发财的万向已经把海外业务的营收做到了5亿美元以上,现在鲁冠球遇到了平生最大的机会之一,全球汽配业老大德尔福破产了,可老鲁知道“饭得一口一口地吃”。

  除了他们,牛根生(第6位)已经开始全球招聘CEO,李书福(第22位)把吉利轿车开到了法兰克福车展上,为的正是下一步的国际化进军。

  跨国并购

  爱喝咖啡、讲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傅成玉(第14位)相信“Fair Play”(公平竞争),可美国的政客们死活认为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有政治背景。在美国国会演讲没有用,在华盛顿邮报上登广告也无效,即便最好的投资银行家和公关顾问,也没能帮他拿下这个中国企业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海外猎物。不过,傅的雄心和斗志,不但让全球石油界的老大埃克森美孚公司的董事长李·雷蒙德都颇为欣赏,也帮他首次登上这份影响力领袖榜。

  张瑞敏(第2位)也在中途放弃了收购美国第三大家电厂商美泰克的计划,23亿美元的代价还是太高,他宁愿先闭门练好“内功”,把海尔的美国公司做上市再说。

  胡茂元(第24位)做了最精明的买卖,仅仅用了以6700万英镑的低价买下罗孚25、75系列轿车及发动机的知识产权。上汽一下子有了打造自主品牌轿车的技术底气。

  国际资本

  没有淡马锡、美洲银行的大力支持,没有国际热钱的追捧,郭树清(第23位)再有本事,恐怕也难在7个月内拯救建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境外融资的国有商业银行,并创下四年来全球规模最大的IPO等诸多纪录。

  陈峰(第18位)有个响当当的朋友叫索罗斯,他愿意为前者的“大新华航空集团”计划一掷2500万美元。如果没有摩根斯坦利提供的高额“赌注”,牛根生也不可能让蒙牛集团以每年三位数的速度狂奔。

  借助香港借壳上市带来的40亿港币,黄光裕(第7位)拥有了首富的名号,同时构筑着他的零售业帝国和地产帝国。

  凯雷、华平、KKR、IDG,海外私募基金的数百亿美金都在盯着中国,就看企业领袖们有无胆量用外国人的钱做成中国人的大事。

  影响力的边界在哪里?

  影响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全世界在用狐疑的眼光注视着他们。他们是中国龙还是“黄祸”,他们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手段进军世界舞台。这一代企业家代表着中国“和平崛起”的形象,他们的视野和高度决定了中国企业对于全球化的影响力。

  全球“扁平化”的进程才刚刚开始。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取决于企业领袖们自身的竞争力,亦取决于他们挑选的下一代继承者的竞争力。

  而且,他们的影响力已经不再局限于自己所处的行业甚至超越了商界。柳传志(第1位)化身为投资家。王石(第8位)正在把他个人挑战极限的爱好化为对社会公益事业的热忱,牛根生把他和妻子所有的股份捐出来成立了“老牛专项基金”。

  当他们仅仅追逐渴望着个人的财富、功成名就时,他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

  当他们肩负企业内外的使命和责任,时刻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决策已经从一个公司、一个行业放大到了国家经济、甚至全球经济时,他们的影响力弗远无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