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潮退时的影响力——致企业领袖们的一封公开信
2010年11月02日  

潮退时的影响力

——致企业领袖们的一封公开信

衰退不同情弱者,危机呼唤英雄,

中国的企业家们应该驾驭好自己的影响力,

成为“艰难时世之中美好事物的前驱”

文 | 本刊编辑部

世界需要你们。

这是你们成为2008年“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最重要的理由。

在这大悲大喜、天人交战的一年,我们的国家走到了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关口,世界经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你们应该担负重任,创造财富和就业,贡献产品、品牌和影响力,提振公众及社会信心。

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你们应该给出最好的回答。

如果你很激动,或很谦虚,或受之有愧,或自视甚高,没有关系——这都是一个正常人面临荣誉时的正常反应,更何况你们已然是既得利益者,“影响力”的奖对你们不是雪中送炭只是锦上添花。

然而,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应该正视外界客观而严肃的评价,你真正的影响力,应该经得起社会和时间的检验。

就拿去年的“25人”来说,已经有7位从名单上消失(牛根生、江南春、蒋洁敏等)。2008年,王传福(第4)、李宁(第7)、袁隆平(第16)、黄天文(第17)、任建新(第18)等一批新人逆势而上,成为新入榜者。但明年他们还会在吗?

值得安慰的是,你们的财富集体缩水,但含金量却愈显成色。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连路边的阿婆都能赚钱。但是,“只有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语)。

这也就是任正非被评为“终身成就奖”的原因——尽管他有很多争议,但用王石的话说,我们不是评圣人榜,也不是评劳资关系大奖,而是评中国企业家在对30年改革开放的贡献奖。任正非领导的华为,成了中国未来商业转型的样本。

复杂年代对领袖提出了新的要求。你们理应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具备穿透历史的洞察力;权力愈大,定力愈深,根据隐而不显而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采取行动,这种能力才是企业领袖的要旨。

请记住,发现企业家“创造性毁灭”精神的经济学家熊彼特还说过,“经济萧条不是可以割掉的扁桃体,而是起伏有致的心跳。”

最好的企业领导人永远不会指着窗外,把坏时光归咎于外部环境。你们应该对着镜子说:“我对自己的结果负责。”瞧瞧马云。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处于既看到危险又看到机会(百年不遇)的兴奋状态——当然,他说“用望远镜也看不到竞争对手”就太夸张了。

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并不一定是偶像式的人物,比如张近东(第8),他的竞争对手黄光裕比他有名多了;也不是一开口就能影响市场的思想家,比如杨元庆(第3),他没空坐而论道,而是忙于奔波在全球各地和HP、Dell真刀实枪。

放心好了,我们不是惟大论——当然,全球市值最高的王建宙(第5)和姜建清(第13)是例外;也不可能判定你们的生死,郭广昌(第14)、王健林(第20)的命运由他们自己把握。

你们自身影响力的深度和广度,决定了你们的排名。而你们穿越成功和失败的人生,赋予了影响力榜在商业之外的社会学意义。

说实话,让你们来探究自己的影响力、你的领导艺术有哪些素质,你可能都说不上来。这就像米开朗基罗或莎士比亚,你可以模仿,但不可能复制出另一个大卫或哈姆雷特。有人之所以能成为领导者,就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去领导。

即便是那些落榜之人,也未必就是失败者。尹同跃(2007年第6)仍在征战新兴市场,声称能占其销量一半。陈天桥(今年第30)仍在打造“网络迪斯尼”梦想,用“18基金”孵化更多的互联网英雄。

但仅仅拥有产业影响力是不够的,彼岸世界并不就会顺利向我们走来。

想必你们已经感受到了,公众对企业家提出了更多超越商业、社会责任感的要求。王石、牛根生这样的商业偶像身上的光环都褪色不少。而产业影响力远远比不上你们的陈光标,因在汶川地震中千里救难,被誉为“中国首善”。即使倒闭了,广东华康制衣厂仍然清偿货款,对员工履行新《劳动合同法》,被赞为“义举”。

是的,在这个漫长的冬天,全球商业文明都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你们的影响力正在从马克斯·韦伯所说的“超凡魅力”(Charisma,要理解这个词,请听俞敏洪老师的记忆法:China rises mao)到“祛魅”(Disenchantment),学着适应它。

你们不光要把希望、信心和激情再度点燃起来,更要擎着责任和使命烛照未来。

衰退不同情弱者,危机呼唤英雄,中国的企业家们应该驾驭好自己的影响力,成为“艰难时世之中美好事物的前驱”(当年描述肯尼迪,今天用于奥巴马)。

你们辛苦了,你们很光荣,你们得继续加油干。

你们必须做到这一点——你们的员工、客户、“上帝”都在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