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行业精英:李晶:“非官方中国之音”
2010年09月28日  

这是一位以其鲜明观点影响着全球数万亿美元资产配置并被华尔街称为“非官方的中国之音”的女人

 

“让我们从头开始来学习,从这儿开始真有趣,你要念书就先学a、b、c,你要唱歌就先学do-re-mi……”2009年圣诞节前夕,在奥地利萨尔斯堡一个18世纪的城堡,经典影片《音乐之声》的拍摄地,李晶当了十天的女教师,和来自55个国家的70位决策者上演了一出国际经济和金融主题的“音乐之声”。

这种新颖的经历,成了外资投行女分析师,不,女经济学家,不,“女意见领袖”李晶热衷的生活方式。

“我从事投行的工作已经17年了,我寻求的东西已经不是金钱了,也不仅仅是我的研究报告所产生的影响力了,我现在感兴趣的是能接触更多更广泛的人群,寻求一种新的感受。”2010年1月,李晶还去三亚给长江商学院的CEO班讲课。

听听这句轻柔但拽得不容置疑的话:“全世界一般没有我进不去的门。”跟国内外出色的CEO交流之后,李晶把自己感受到的高含金量信息讲述给另外一个场合的金融精英们,再记下他们的反馈,回身又前往另一扇门。在她的全球繁忙航线之间,数不胜数的欧元、美元、人民币和日元资产也在随之涌动、重新组合,膨胀或消减。

这是一位以其鲜明观点影响着全球数万亿美元资产配置并被华尔街称为“非官方的中国之音”的女人。在一些全球高端金融论坛上,李晶经常与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们一起探讨世界金融局势以及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她的“利器”―李晶创办的“中国通”系列交流平台和研究报告是摩根大通所有海外客户们获取中国即时讯息与投资建议的主要渠道。2009年,她同样给他们送出过吉兆―这也正是她在2009年作出的最重要和大胆的投资建议。

2008年四季度到2009年一季度,全球仍处于毫无指望的经济恐慌当中,这位摩根大通中国证券和大宗商品主席顶着压力站到台前,把中国刚刚推出的4万亿救市计划比作“罗斯福新政”,力图劝说市场相信,股市已经见底,中国的经济即将转好。

“我当时跟市场说,这是China’s new Deal(中国新政)。”2009年1月,她又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勇敢预言,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触底反弹。她还力推铜、煤等大宗商品。她的信心在当时受到了海外客户及同行的质疑:美国经济这么糟糕,什么都看不清楚,中国能好到哪去?你也乐观得太早了。

“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有分歧不要紧,六个月之后就见分晓了。”李晶说。

现在回头看,事实证明她对了:沪指从2008年四季度的1664点翻一倍到了2009年8月的3478点,房地产价格在2009年1月触底之后,就进入了不再回头的飙升轨道。

这样惊心动魄、考验人的远见和意志的市场戏剧,李晶经历过很多次了。“多年以来,我的任务是面向西方投资者介绍中国的情况,为摩根大通的5000多个海外基金客户,充当在中国的代理观察家(eyes and ears)。但大概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公司、投资者及国家主权基金越来越积极地尝试海外投资,所以我的工作性质也发生了明显的转折,我也要向中国企业提供海外投资咨询服务。”她引以为傲的“中国通系列”,也并非常见的研究报告,而是一个交互式的平台,企业领袖、行业专家、著名学者与政府官员也会在上面发声。“我的中国通系列,其实背后有四百多个中国通,这是一个金融界的俱乐部,没人能够拷贝。”

但她坦承,自己并非一个伏在电脑前埋头分析计算的典型意义的研究者。“你写的时候可别把我写成一个分析师。”采访中她特意申明,戴满纯金首饰的手挥出一个耀眼的手势。

李晶的行程密集到足以令北京、香港、纽约、伦敦、新加坡等十多家酒店的门房牢牢记住这位客人的需求。她从不需托运行李,在各地的酒店都住固定的房间,在固定的5点钟起床,换上常年留存在那里的衣服与运动鞋前往健身房跑步。在这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里,她“好像脑子可以分开”,还同时看电视、读新闻与报告、回复Email、听有声书。

“听书”是她在旅途中的最大爱好。“人物传记、历史、时尚,什么audio book我都听,花200美元就能一年里在网上下载很多书。我在飞机上睡不着,就闭着眼睛听书,是一种休息,也是一种充实。”她最近听的一本书是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因为喜欢,已经听了好几遍。

在不同的航班里,陪伴她的始终是钱包里的一张她跟巴菲特的合照,和一张丈夫送给她的罕见的2美元钞票,她视之为护身符,已经随身携带20年。有趣的是,去年9月,李晶参加《财富》2009年度全球50位商界女强人颁奖论坛,听说她来自摩根大通中国,巴菲特高兴地跟她合影,还掏出了自己的钱包递给李晶―这是财富的一种象征。

作为“非官方的中国之音”,李晶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我觉得这不是一份工作,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生活。”因为喜欢,她每天睡眠不足6个小时也从不抱怨。她饮食清淡,不吃红肉和米面,偏爱杏仁。她心态平和,已经很久没有起过哭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