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在海外】寻找改变世界的力量
5月20日 17:45
华尔街的霸气已经消散,硅谷的光芒依然耀眼。中国何时能够出现乔布斯式的企业英雄?根本在于制度革新。
【在海外】新加坡你没学会
5月20日 16:42
社会主义的目标、资本主义的方法是新加坡模式之表,“民本+法治+民主”三位一体则构成新加坡国家治理模式的结构性特征
【在海外】穿越柏林墙
5月15日 15:41
意识形态之墙隐遁之后,遵循普世商业伦理,仍是中国公司迈向全球化过程中所必须穿越的另一堵“墙”。
【重学新加坡】淡马锡,为什么学不到?
5月7日 17:56
在中国,国有企业是“目的”;在新加坡,国有企业是“手段”。我们的误区在于,把人家的手段当作目的来学,结果自然是南橘北枳
【重学新加坡】政府机构怎样“公司化”运作?
4月22日 13:35
政府存在的理由决定了它必然不如企业运作高效。但是通过在八个方面对公司化运作的效仿,新加坡的几家政府机构实现了全世界罕见的高效运作。
【重学新加坡】小国之患与大国之忧
4月18日 10:00
在新加坡就“移民政策”展开官民大检讨之际,中国民间发起的废除“一胎政策”的呼吁仍得不到任何官方回应。这说明了什么?
【重学新加坡】更秩序,还是更自由?
4月15日 09:50
小节的不拘是特权文化生存的土壤。新加坡,不仅对小节严加规范,打击特权更毫不留情,从而实现了秩序对自由的保障
【杜家侃】最后一个计划部门该落幕了
4月7日 17:36
启动计划生育政策的重大变革,计生委是绕不过去的障碍。改组计生委,需去掉“计划”两字,令其突破抱残守缺的僵化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