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重学新加坡】更秩序,还是更自由?
作者:杜亮2013年04月15日  

小节的不拘是特权文化生存的土壤。新加坡,不仅对小节严加规范,打击特权更毫不留情,从而实现了秩序对自由的保障

重学新加坡:更秩序,还是更自由?

最近,北京、上海等地酝酿或实施对“带头闯红灯”、“地铁内进食”、“公共场所吸烟”等损害公共秩序的行为进行规范和处罚,引起网民热议。对于这些新规的积极意义,大部分人是予以认可的,但是也有相当多的网民不以为然,甚至觉得这是对自由的一种妨害。

新加坡以法律苛刻、处罚严厉闻名。单就公共场所禁烟一项,就令中国烟民颇感不便。还有传闻中的“报禁”以及“莫谈国是”,给人留下这是一个非常不自由的国家的印象。那么,作为新加坡的国民,又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你自由吗?”我把这个问题先后抛给了三位新加坡人,他们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有的身家过亿,也有的刚刚开始在这里打拼。他们的回答基本上是一致的,只要你不搞政治,就没什么感觉不自由的地方。规矩是多一些,但都是出于维护公共利益,养成习惯就好了。    

其中一位给我举了个例子,有位中国来的劳工因为老板欠薪,讨要不成,就爬上塔吊以示威胁。新加坡警察赶来将其劝下,询问清楚事由,然后对其处以监 禁,理由是妨碍公共安全。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在中国,“爬电线杆子”讨薪的人多了,没听说有被处罚的。中国人在心理上同情弱者,但有“出格”举动,只 要不构成对他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实际损害都会得到谅解。

通过这个事件,可以清楚地看出新加坡与中国对于“秩序与自由”关系的不同理解。在新加坡,人们把秩序视为自由的保障。这和英国资产阶级思想家洛克的 定义是一致的,“没有法律就没有自由,个人享有的自由是在法律未加规定的事情上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做的自由。”在中国,不能说是全部,但把秩序视为对自由的 一种伤害的确是有市场的。“令行禁不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有明规则,我有潜规则”,是我们这个社会法治现状的真实描述。如果是以新加坡人的 视角来看中国,自由恐怕已经过度,损害了秩序。

自由是个体的,随性的。秩序是公共的,强制的。自由如果大于秩序,最坏的结果就是特权行为、特权意识的普遍化和特权阶层的固定化,对社会肌体的损害是最大的。“公共场所吸烟”、“随地吐痰”、“过马路闯红灯”等妨碍公共秩序的小节,其实正是特权意识生存的土壤。

在新加坡,不仅是对小节严加规范,打击特权更是毫不留情。在新期间,《联合早报》曾以头版头条报道了新加坡民防部队原总监林新邦涉嫌接受“性贿 赂”,将一个工程发包给某私营企业的案件。与中国动辄上亿的贪腐案件相比,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如此小题大做,足见新加坡社会对于特权的痛恨,对于秩序的 坚守。这位林总在庭审时检讨也很值得回味:  

“我们在一起只是寻求慰籍,道德上是不对的,但我没有贪污。我不是个会贪污的人,也从没想过要贪污。我知道贪污是社会的祸害,绝不会这么做。”

对于转型中的中国,需要的是“更秩序、还是更自由”,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但是,以严厉的法治规范小节,以公开的法治铲除贪腐,超越争论,超越特权,才有可能实现更令世人信服的社会进步。

(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编委、中国企业家研究院执行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