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重学新加坡】政府机构怎样“公司化”运作?
作者:杜亮2013年04月22日  

政府存在的理由决定了它必然不如企业运作高效。但是通过在八个方面对公司化运作的效仿,新加坡的几家政府机构实现了全世界罕见的高效运作

文/杜亮

没有独立的大楼,没有醒目的标牌,更没有警惕的门卫,我们穿过人流熙攘、商业气息浓厚的大厦底楼,登上电梯,门开右转,玻璃门后,就是传说中的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一台创造新加坡经济奇迹最重要的“发动机”,一个年龄甚至比新加坡独立历史还要长的机构。不过,在这里,如果你想捕捉任何历史的标记,则是枉然。要不是前台后方EDP的标识提醒,你肯定会以为这只是一间普通的私人公司所在。

3月26日一天,我们连续拜访了经济发展局、科学技术研究局和国际企业发展局三家政府部门。其中,经发局的主要职能是吸引海外投资,促进本地经济发展;科技研究局的任务是致力于提升新加坡的科研水平和创新能力,在吸引外资研究力量上与经发局类似;企发局则是推动新加坡企业海外投资发展的核心部门。它们都是新加坡贸工部下属的法定机构,地位类似于中国部委直属的二级局。

拜访这三家政府机构,第一印象大致无二,那就是“太像公司了”。而在几番交流之后,这种印象更加深刻,不仅表面像,运作方式也像。

有人比喻,整个新加坡就是一间竞争力极强的国家“大公司”,它的人均GDP世界排名第五、在亚洲仅次于日本;它有着全球最具竞争力的营商环境(世行集团报告)和亚洲最廉洁和最不官僚国家的美誉(IMD年鉴)。而这些成就最重要的幕后推手就是以经发局为代表的这三家机构。

如何像公司?

首先,“高效运作”是这三家机构的基本特点。无须多言,业绩已经摆在那里。

其次,“绩效考核”。这是高效运作的保证。这方面有点像中国地方政府的考核方式,以“GDP”为导向,以招商引资为指标。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GDP导向”与政府官员的晋升挂钩,是官员们获取更大权力的标尺;而新加坡的“GDP导向”则与官员收入挂钩。GDP增长,官员收入随之增长;GDP萎缩,官员收入随之下降,这在新加坡已经成为常态。

第三,“成本控制”。三家机构的办公场所都是租来的。而且,财政部对于政府机构的人员增长幅度有严格的控制。一个人头费是1.5万新币,超标就要退还给财政部。

第四,“类公司组织结构”。在经发局和企发局,都设有理事会,理事会成员除拥有实职的最高管理者外,均聘请社会和企业家名流担任,每月开一次会,虽然不是行使决策职能,但集思广益,发挥着重要的咨询议事作用。在企发局,最高管理者甚至被冠以CEO的头衔。

第五,“薪酬市场化”。也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高薪养廉”。当然其目的并不止于养廉,主要是便于吸纳优秀人才,更好地为实现这些机构的经济目标服务。

第六,“人员进出自由”。在新加坡,没有像中国那样让大学生趋之若鹜的公务员考试。招人的主要依据是其大学考试成绩,通过面试就可以进入“公务员队伍”。如果想出去,也不存在身份转换的心理障碍。如果想回来,大门也是敞开的。

第七,“透明度高”。这几家机构每年都要像公司一样发布年报,来汇报一年来所做的“业绩”,接受社会的监督。

第八,“可以举办公司”。企发局下面有三家公司,一个是提供进出口报关服务;一个是做空港业务的公司;还有一家刚刚成立,提供接待考察培训服务的公司。这些公司每年的结余一部分上交局里,局里根据财政预算来花;一部分留在企业,由企业董事会决定如何在员工中分配。该董事会也是由社会知名人士组成,他们对名誉的珍惜保证了这部分钱不会乱花,沦为部门“小金库”。当然,这些附设公司本身是和该机构的特点与目标结合,不会无边界发展,与民争利。

政府部门与生俱来的基因决定了它必然不如企业运作高效。但是通过以上八点类公司化特征的模仿,新加坡这几家机构能实现了全世界政府中罕见的高效运作。

需要指出的是,类公司化不等于政府机构就是公司。唯一的差别在于政府机构在高效运作的同时必须守住底线、保持廉洁。通过程序公开,保证花钱不像私人公司取决于个人喜好,甚至满足个人私欲。如你所知,对于贪污受贿这样的行为,在这个国家有最严密的法律和最无情的惩罚来斩断你的欲念。

当然,这三个经济驱动力较为明显的机构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所有的政府部门,因为政府除了经济职能之外,还有大量社会职能需要实现。但是,对于以发展经济为首要责任的中国的各级地方政府来讲,与其视公司化运作为毒蛇猛兽,刻意避之,倒不如在适宜的范畴内将公司化运作做得更加彻底一些,学到用好新加坡政府市场化运作的精髓,从而真正实现让老百姓满意的“高效廉洁”。(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编委、中国企业家研究院执行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