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平淡中,潜伏震撼
2010年11月03日  

 

  在最考验勇气、变革与逆势远见的2009年,那些拥有强大“勇气”与“内心”的企业家是真正的“王牌”

 

  1915年4月1日,法国航空队的罗朗·加洛斯取得了第一次空战的胜利,此后十几天,他所向披靡,成功击落数架飞机,名噪一时的加洛斯被冠以“Ace”的称号——历史上第一个王牌飞行员诞生。但是,4月18日,加洛斯驾驶的飞机被德军击中,他的秘密武器被德军发掘,成功应用于新型的“福克”战斗机上,德军一举掌握了空中优势,英法空军一败涂地,史称“福克式灾难”。

  王牌被反。这是最近流行于联想内部的一则内训故事,它强烈的现实意味让人唏嘘——巨大的动荡和不确定性,考验企业家的勇气、眼光,更考验企业家的变革、创新精神。

  这是《中国企业家》连续7年编制“年度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榜单,也是我们在这个“冷静之年”回到原点,重新发现真正的企业家精神、领导力,以及新商业文明基因。

  变革与勇气

  变革大师约翰·科特研究了几十年的领导力,发现70%的变革以失败告终,只有10%的变革能够大获成功。后者属于那些有紧迫感,现在就采取关键行动的人。“现在”意味着马上行动,“关键”意味着解决对企业成败至关重要的核心问题。

  今年的25人抓住“现在”,更聚焦“关键”。

  先看看25人的前三甲。

  第一名马云是当之无愧的变革之王:从外部,他举办网货交易会,成立淘宝创业园,联盟东航,甚至有可能推出淘宝手机;在内部,则以“归零”的思路打造合伙人架构。

  宁高宁去年排名12,今年第2,排名上升10位。与去年相比,宁高宁单项指标得分最大的变化是创新力,今年得分4.285,增加了0.492分,排名也从去年的36提升到今年的12。这一年,他正式提出“全产业链”的想法,并迅速转化为行动,一下子铺开小麦、玉米、稻米等八条产业链;他大手笔收购蒙牛;他推出意在终端控制的B2C网站“我买网”。

  郭广昌去年排名14,今年第3,排名上升11位。前瞻性是郭广昌连续两年拿到的最高单项指标排名,为他挺进综合榜的第3打下了牢固的基础。这一年,郭广昌的反周期战略成效显著:抓住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周期中不断涌现的产业机会,趁低换牌,对冲投资,投资一些弱周期、现金流好、抗跌性强的轻资产。

  继续看下去,今年25人的单项冠军也表现出非凡的变革勇气。

  资本之王姜建清。资本市场影响力前25名中进入最后榜单的有13位,其中冠军是姜建清,综合排名第6,第2是楼继伟、综合排名34,排名第3的郭树清综合排名第47。这一年,工行完成了自2006年以来的第四和第五起境外并购。10月27日,随着2360亿股首发原始股东限售股的解禁,在上市三周年之际,全球最大市值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进入了A股全流通时代,并一举成为A股市场流通股市值第一的公司。

  国际化之王杨元庆。此单项排名前25的最后进入榜单的有12位,为8个单项指标前25位进入总榜最低。国际化影响力最大的依然是杨元庆(14),其次是楼继伟。这一年,杨元庆说“基本回到四五年前当CEO的状态”。这种状态来源于他的变革和进攻,大刀阔斧进行文化变革和组织调整,联想集团业绩扭亏为盈,收购联想移动进攻移动互联网。

  创新&前瞻性双冠王传福。顺应“创新”、“新能源”、“环保”的全球之势,加上分享中国汽车产业30%增长速度,更有巴菲特青睐的比亚迪,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比亚迪股价一路走高,王传福更以三百多亿元的财富轻松成为2009年中国首富。2009年是王传福的变革之年,也是幸运之年。

  产业影响力才是关键“王牌”

  2009年,郭广昌在内部进行“反周期”讲话时,强调把“产业竞争力”当做一个重要指标,“如果今天这个时候,同行都趴下了,它还在赚钱,那就值得投资。证明是一颗好的‘种子’”。

  产业影响力是影响力的根本。7年前,当我们第一次编制年度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时,吴鹰用他并不算先锋的产品“小灵通”撩拨着通信领域,这种挑战权威的变革力、突破力打动了评委,使其成为当年这个垄断产业中唯一上榜的企业领袖。然而,其后也是“小灵通”的式微导致吴鹰下榜。执掌中移动这家拥有全球第一的网络和客户规模的王建宙成为产业影响力之王显然当之无愧。

  显然,产业影响力是一个企业家彰显自己影响力的基础,只有企业本身足够强大,能够成为行业领袖才有足够的影响力来影响该产业,进而影响相关产业链和其他领域。调查结果显示,上榜25位企业领袖8个单项平均得分产业影响力最高,4.416,而且此单项排名前25位最后能够进入总榜的人数也是最多,有16位,占64%。

  软实力:领导力与公众影响力。领导力单项冠军马云,公众影响力冠军马云,总榜冠军马云。或许,这只是凑巧。让我们看看另一组统计数据。调查结果显示,领导力单项排名前25的最后进入总榜个数的有16位,与产业影响力并列第一,上榜25人平均得分排名第3,比去年(4.041)增加了0.177分。公众影响力单项排名进入总榜个数的有15位,排名第2,上榜25人平均得分排名第2,比去年(4.137)提升了0.098分。

  相对于产业影响力这种“硬实力”,领导力与公众影响力这两个“软实力”也是中国企业家的修炼关键,甚至是一种趋势。我们的研究表明,“有力的领导力”是大公司在挑战中能够持续成长、变革和再生最重要的关键因素之一。只有那些在大危机之下,仍然把领导力培养和发展当做头等大事,时刻在领导力培养的战略性、系统性、多样性等方面力行不辍的企业,才会基业长青。

  事实上,不少企业领袖在夯实产业竞争力的同时,已经把精力和方向转向“务虚”、“更高端”的软实力修炼上。真正的企业领袖通过领导其企业的出色表现来影响整个商业环境和社会生态,影响公众。企业领袖的影响力不仅局限于本企业本行业,更辐射于相关产业,乃至全球。

  去年的公众影响力冠军李宁凭借鸟巢飞跃成为一大亮点,作为一个全球化的年度事件,这种影响力很难持续。但是,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领袖正在修炼一种可持续的公众影响力。本年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马蔚华,还有排名靠前的俞敏洪,他们除了是行长董事长,同时也是全国政协委员,25人中的郭广昌、金志国谭旭光等同时也是全国人大代表。商业正职之外,越来越多的企业领袖开始走出去,塑造自己新的角色。更大的责任,更广泛的公众影响,已经成为企业领袖彰显自己影响力的决胜法宝。

  社会责任感,影响力之“短”。今年,社会责任感冠军降临在了宁高宁的头上,这是一块相当不容易获得的单项冠军。上榜25人平均得分3.951,唯一一项平均分在4以下的单项指标,同时,该项指标前25人中最后进入总榜的个数也比较少,仅有13位。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刘京在一次会议上说:“大国崛起之后,必然进入的是责任时代。而今,在中国,社会责任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时尚潮流,发布企业公民报告逐渐成为国际主流的今天,社会责任的营销潮流也在不断涌现,甚至,社会责任投资也被经济界誉为在中国有巨大潜力。”

  但是,在大洗牌的变局下,不少中国企业家正成为这方面的先行者:他们率先反思旧商业文明,反思以利润为中心的旧模式;他们呼吁新商业文明,建立以可持续发展为中心的新模式。

  行业“沉浮”看影响力

  互联网、IT、汽车行业最见影响。纵观历届排名,最后能够进入“年度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来自最多的就是互联网行业,7年以来有29人次入榜,远远高于其他行业,而且有更进一步扩大影响的趋势。2003年有张朝阳丁磊入榜,2009年,有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曹国伟入榜,同时,张朝阳、丁磊等重回榜单也不无可能,毕竟,互联网的“10倍速变化”总能带来新变化。

  其次是IT行业。

  第三是汽车行业。2003年进入榜单的有竺延风、鲁冠球、胡茂元,而今年进入榜单取而代之的是王传福、李书福、谭旭光。从中也可以看到产业的更新:自主创新、绿色、国际化正在成为汽车业的新关键词。

  从行业“沉浮”来看,一直被热议的“国进民退”现象在25人总榜上也有依稀折射,但是并不明显。以央企领袖的上榜数来看,2003年是4位,2004年是5位,2005年是5位,2006年是4位,2007年是6位,2008年是6位,2009年是6位。

  财富不等于影响力。对比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产生富豪最多的十大行业,我们发现,财富跟影响力有较大差距。比如,产生富豪最多的房地产行业,历年来只有万科和万达两家企业3位企业领袖入榜,尽管每年候选人来自房地产的不少,但显然,评委们对其财富之外的影响力持慎重态度。另外一个反差是互联网行业,互联网没有进入产生富豪最多的十大行业,但是,互联网却制造影响力。

  另外,排名第四的医药行业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企业领袖,而医药医疗其实是关系民生大计的一个重要行业,该行业企业领袖影响力的缺失值得思考。

  新入榜者的新震撼。今年首次进入榜单的新鲜人有8位,两位来自食品、饮料,但跟2003年进入榜单的牛根生、宗庆后稍有区别,他们都从事酒业,而且颇有历史渊源,一个是百年青啤,一个是国酒茅台。韩三平虽然不是第一个进入榜单的文化传媒人,但他确实是第一个来自电影行业的企业领袖。郁亮的入榜值得一提,打破了杨元庆作为唯一一个入榜的二代领袖。

  正如乔布斯那句让不少中国CEO心动的名言,“有勇气跟着自己的内心与直觉”。这一年,那些拥有强大“勇气”与“内心”的才能拥有“王牌”,成为“王牌”。这一年,看似平淡,但他们制造的故事和兴奋会在未来成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