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她们将不再是男性竞争者的翻版
2010年11月03日  

  她们将不再是男性竞争者的翻版

  经济危机冲击了男权商业社会,为更多女性领导者冲破天花板创造了机会

  文 | 本刊研究员 关鉴

  一个饶有兴味却难以实证的管理话题是,如果商业世界由作为另一半的女性主导,情况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出于传统文化与社会结构的影响,人们常常低估女性领导者的实际影响力,即使勉强认可,也要为其镀上“粉红”的颜色。

  《中国企业家》2010年度“商界木兰”评选,揭示了这个被低估的商业现象的最新变化:金融和经济危机冲击了男权商业社会,为更多女性领导者冲破天花板创造了机会,差异化的女性领导力将赢得更多的话语权。

  主流行业彰显“硬实力”

  略去2010“商界木兰”前十位年度人物的女性身份,这依然是一份中国商界的权力名单,地产大亨、IT之王、能源巨头的光环照样可以罩在她们头上,不是依靠所谓的“人气”,而是凭借硬实力她们强行登上了排行榜首。这也反映了公众、专家、业界心目中中国女性商业领袖的全新印象。

  《中国企业家》杂志2010年经过修订的评选标准体系也顺应了这种变化,通过将产业影响力和社会影响力合二为一,更多产业强人而非大众偶像得以入选排行榜。

  进一步分析十位年度人物的行业分布可以发现,其中9位分别来自地产、IT、汽车、能源、金融和家电制造,几乎涵盖了国民经济中占主要权重的主流行业,这说明中国商界的女性领导者并非游走于中国经济的缝隙和边缘,而是在主战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这种位势甚至在过去一年中得到强化,上述行业多数都在金融危机后的一年里因各种原因受益。十名年度人物中七人2009年即入选“商界木兰”榜,由于在去年表现抢眼,本次继续入选。格力电器总裁董明珠2009年荣登“商界木兰”榜首,2010年再次蝉联,格力以及其所在的家电行业2009年的超预期表现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为了抵消出口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的负面影响,国家出台了各种刺激消费的措施,其中包括家电下乡。而在官方公布的家电下乡销售统计数据中,格力以超过132万台的销售量,35.9亿元销售额,稳居家电空调下乡的第一位,这保证了即使在金融危机的环境下格力仍然能拥有亮丽的业绩。

  同样,受益于国家政策的房地产和汽车也是2009年最火热的行业,龙湖地产的吴亚军和长城汽车的王凤英也由此强势上升,分列排行榜的第二和第六名,其中王凤英系第一次进入30榜单。而在另外一些行业,金融危机也未能阻断其长期向上的趋势,孙亚芳所在的华为依然是中国企业自主研发和国际化的标杆,渣打的曾璇代表了外资金融力量对中国本土的渗透,马雪征是新兴PE行业的缩影,王雪红的威盛和荣秀丽的天宇朗通则是IT行业创新力的证明。

  商界木兰依托主流行业强势崛起,在排行榜影响力一项得分中,十位年度人物几乎无一例外获得高分,董明珠、李小琳、孙亚芳得分分别为4.667、4.517、4.462,为年度人物中影响力单项指标的三甲。

  本届木兰有两位年逾60岁的新上榜者值得一提。李桂莲(64岁)和陶华碧(63岁),同样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村女性创业者,但学习能力超强;同样凭借对市场的敏锐感觉成为行业领先者。老干妈产品行销至国际市场,2009年销售额预计达25亿,利润约5亿元;而李桂莲借助巴菲特的口碑传播,在去年创造了本土品牌与资本市场的双重奇迹。

  另一项关键指标—领导力的得分也说明了2010年的商界木兰为什么是“铁娘子”当道,年度人物中董明珠得分最高为4.750;其次,分别为王雪红4.552、吴亚军4.548,在领导力单项得分上的领先优势更为明显。影响力和领导力两项硬指标的较量,相当程度也决定了2010商界木兰的最终座次。

  但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影响力还是领导力,获得高分最根本的原因依然是她们的个人素质和领导才能,“敢于向政府采购的潜规则说不”,“在当下处处需‘妥协智慧’的商业环境里,无法确知她在坚持原则背后的付出,但我们应该向这样一位坚守本初商业伦理的的女士致敬!”是对董明珠最常见的评价,王凤英在“男性一统的汽车业里发出女性的声音,难能可贵”。同样,在突破力单项中,“以巨大的勇气和强劲实力挑战芯片霸主”的王雪红和“从‘山寨’走出,脱胎换骨”的荣秀丽获得高分也是评委对这两位创业者创新精神的嘉奖。

  职业经理人仍居主流

  对2010年30位上榜木兰的构成加以分析可以发现,创业者和职业经理人分别为12人和18人,占比为40%和60%,而在新上榜的23人中,职业经理人为15人,占比达65.2%。女性创业者相当部分来自食品、服装、家具家装、化妆品等传统消费行业,而能源、汽车、金融等行业则有更多的女性职业经理人。这说明,在现有男权主导的商业社会中,更多的女性还是通过辅佐男性的方式,逐步获得领导权。

  由此引申的命题是,具有什么样特质的女性更容易在商业社会获得成功?是与男性竞争者更加相像,还是展现出女性领导者的某种比较优势?

  商界木兰的评选指标体系中,为女性领导力特意设置了两个指标:平衡力和魅力。但2009年首届木兰评选已经发现,和人们通常认为女性具有一种天然的平衡力的观点相反,平衡力是上榜女企业家单项得分平均最低的一项。2010年的评选显示,此种情况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甚至由于更多“铁娘子”的加入而更加明显。前十名中平衡力得分最高的吴亚军仅为4.143,前十名得分中值为4.013,明显低于影响力(4.242)和领导力(4.325)两项上的得分。在魅力单项,得分中值为3.983,分数同样偏低。这说明,成功女性企业家更多地是表现出那些通常被认为属于男性的领导特质,而并非靠一种差异化的女性领导风格赢得成功。

  差异化领导力破茧而出?

  如果说现在的女性领导者要靠着更强势、更铁腕,或者比男性领导者更像男人来获得商业社会的话语权,那么这种情况在未来五年有可能发生改变。

  一些研究认为,金融危机之后,女性和女性领导者将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首先,金融危机冲击了男权的商业社会,比如过去由男性绝对主导的投行受到了最沉重的打击。男权的削弱为更多女性展示领导力创造了条件。

  事实上,就读商学院的女性也日益增多。国际精英商学院协会数据显示,目前女性学员在美国全日制MBA学员的比例已达到37%,这一比例在5年前仅为33%,10年前只有30%。哈佛商学院2010届MBA毕业生中有38%是女性。

  与重视女性在经济复苏中的驱动作用相一致的是,对女性领导力在管理中作用的重新认识。

  通常来说,女性的是非感和利他心比男性较强,并且更愿意奉献。美国Ledbury Research公司对500名可投资资产不低于100万美元美国富人的调查显示,女性平均捐出其财富的3.5%,男性平均仅为1.8%。

  女性管理者往往特别看重底线,特别看重制动,她们的稳健、审慎风格恰好可为男性主导的商业世界提供某种减速器,只有守住底线,才能追求更大发展。女性领导力的表现形式比较柔和,她们通过创造需求、经营标准,而不是强加的方式,让这个世界更加需要自己。

  波士顿咨询研究表明,在决定领导力的四种最重要的管理方式中,女性比男性更常使用其中的三种,包括“鼓励”、“参与分享决策过程”、“期待和奖励”。

  可见,由此而形成的领导力既非“粉红”,也非一味铁娘子的强硬,女性领导力不应是女性领导者所拥有的男性领导力,而是真正作为一种差异化的领导力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