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分析评论

【特别推荐】吴英在等:民间借贷的“绑架”与“救赎”

2011-08-05 09:16 作者:蔡钰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与其让吴英成为民间信贷的祭品,不如探讨如何对已蓬勃存在的民间信贷开闸。如果此事件中映射出的地下金融若干特性,能成为制定监管框架的依据,即是吴英之功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 蔡钰)吴英会死吗?

身陷囹圄第四年,吴英在金华市看守所里度过第5个生日,她30岁了。

她的崛起和陨落同样迅速。2006年,年轻的浙江东阳姑娘吴英一夜之间在本地崭露头角。她一口气设立8家实业公司,斥资数亿元划开了以本色集团命名的酒店、商贸、婚庆、地产、物流等综合商业版图。当年胡润百富榜对她资产估算高达38亿元,她的财富来源成为2006年中国商界最难解之谜。

10个月后,2007年2月,吴英被东阳公安局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拘。2008年,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起诉吴英,2009年一审判处死刑。2010年,吴英不服判决上诉。2011年4月二审开庭时,吴英主动承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继续否认集资诈骗罪。

二审已过3个月,判决仍未作出。那些她一手掀起的江湖风云渐渐远去,所有悬念汇聚成一个:死刑能不能改判?吴英在等待,她的家人在等待,债权人在等待,还有一些幽灵般的力量,也在等待。

“现在更多人认为,吴英二审死不了,我作为她的辩护律师,也有这样一个判断:二审应该问题不大。开庭到现在也有3个月了,迟迟没有结果,说明法院内部意见也不一致,恐怕还有重大的分歧。”吴英的代理律师、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照东说。两次庭审,他给吴英做的都是无罪辩护。

实际上,民间借贷的存在比它的命运裁决者更古老。央行研究局在2008年和2010年两次对民间借贷领域调研发现,当前中国民间借贷资金存量超过2.4万亿元,占借贷市场比重达到5.6%。在江浙、山西、内蒙古等民间资金活跃的大省,自上而下的监管始终未能追上民间资金自行流动的速度及为逐利而做的创新。

对比2008年和2010年两次的调研结果,央行研究局发现,两年间,中国民间借贷存量资金增长了28%。可以想见,近两年的通胀、流动性扩张还将撑大这个盘子。

吴英案折射出了当下中国民营中小企业融资渠道狭窄、制度不健全的困境。在商业野心难以获得官方金融机构支持的境况下,吴英和她的本色集团选择在监管之外的灰色地带,求助于民间资金。对这一行为论罪与否、量刑几何,将直接成为未来量度中国民营企业与民间信贷对接自由度的参照案例。

在横跨四年的两次庭审过程中,其他事件相关者与法律界关心的问题比“杀与不杀”更基本:如吴英一般游走在中国官方金融与信用体系之外,自成一派的民间资金力量和借贷双方,罪或非罪?

收紧了勒在吴英脖子上的绳索,也就相当于扼紧了中国民间金融的喉咙。那么,是谁在拉绳子?

经过调查,《中国企业家》发现,把吴英推至如今深渊的“杀手”,包括街头巷议中那些隐形的力量,吴英本人的不成熟,还有民间信贷背后主观、偶然和脆弱的信用链。

“法律角度上,事情明明是比较清楚的。社会效果角度上,这么大一个孩子,经营当中发生了些问题,为什么非要较着劲把她杀了?如果把她杀了或判重罪,会起到什么样的社会效果?”关心此案的“中国刑辩第一人”、京都律师事务所主任田文昌评论说。

与其让吴英成为民间信贷边缘化生存的祭品,不如探讨如何对已蓬勃存在的民间信贷开闸。但在此之前,尚须完善监管框架,提供合规生长空间。如果吴英事件中映射出的若干特性,能成为制定监管框架的依据,即是吴英之功。

谁想吴英死?

东阳市人民法院门口的告示栏,旧得和巍峨的法院大楼不太相称。三米长的深色底板上密集贴着20来张公告,主题无一例外是告知去向不明的借款人,赶紧回来为自己的民间借贷纠纷案还钱,数额从5000元到10万元不等。

东阳是金华管辖的一个县级市。和江浙其它市县一样,民间借贷极为活跃,通过放贷、转借赚取利息和利差的这项营生里,参与者不乏公务员和官员。

东阳当地两大知名经济招牌是木雕和横店影视基地。虽然和义乌只有40分钟车程,但多年来,始终难望义乌项背。许多东阳人都去义乌做生意,晚上再回到东阳家中。

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丈夫周红波以及多个债权人都有共识:吴英出事是因为在正确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地点。她并不是倒在民间信贷上,而是在东阳根基太浅。

“(民间借贷)在东阳不知道多普遍。东阳这么多投资公司,要抓的话,一半的人都抓进去了。”一位女性债权人说,即使时光倒流,吴英借钱也无可厚非。“她就是年纪轻。人家资格老的,借多少都没事。”

“(吴英)就不应该在东阳做生意。你看东阳这些年来招商,就没几个留住的,商业环境不好。”吴英的丈夫周红波在电话里告诉本刊记者,他曾强烈反对吴英在东阳发展,初生牛犊的吴英哪斗得过地方势力。可吴英在这件事上尤其固执,两人一谈起此事就吵得不可开交,后来周只好任由吴英去,再也不提此事。

吴永正记得女儿说过,她曾因为拒交保护费而遭到本地楼氏家族的威胁。在他口中,这是一个横行东阳多年的地方势力。他还记得一段如同电影中的对白,“当时有人说,‘别看吴英现在嚣张,早晚有一天让她跪在我面前’。”

他断言,尽管并无证据,在吴英2006年遭遇的绑架案、2008年被捕后东阳公安局低价拍卖本色概念酒店等后续事件里,楼家力量都参与其中。

2011年7月14日,广厦控股发表声明称,楼忠福家族与吴英案无任何牵扯,也不存在瓜分吴英案后续财产之事,并指责吴永正炮制谣言。对此,吴永正哼了一声,“他们说保留追究我法律责任的权利,我正等着!”

本刊记者曾多次同广厦集团联系,得到的答复均是负责人出国了。

吴英的一位“姐妹”,是在东阳开复印店时与吴英认识的,她跟吴英虽然亲近,可除了借钱,从未考虑过让吴英带着自己在本地做点什么。说起东阳的商业环境,她用“水深火热”形容。“吴英这个人也不坏,又豪爽,就是年纪太轻,要是做事不在东阳就好了。她真是想为东阳做点事情,但对有些人就是竞争。”她坚持说自己不知内情,可声音听起来心有余悸。今年7月初,吴英还托人带信和她说了些家常话,抱怨“里面很难受,不是人过的日子”。

“她的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我也恨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一位匿名的债权人说,吴英在2006年突然密集找自己借钱,说流动资金紧张,需要钱去进货。该债权人就去找别人借来钱,再以月息2分到3分借给吴英。后来吴英事发,他也被刑拘关押了。他记得自己被抓时听到过东阳公安局的警员们半说笑地提点:“你要是不借钱给吴英,就没事了。要不是你帮,她早倒了。”

2010年吴英从看守所里递出来的检举材料里,检举了当地约10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根据她的检举,收受过她贿赂的湖北省荆门市原人大副主任李天贵和原中国农业银行荆门分行副行长周亮已经落马。

曾有人向吴永正透风,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个人曾写联名信,要求法官判处吴英死刑。吴去向法官求证,一审法官不置可否。上文中匿名的“姐妹”说:“对吴英,我希望只要不杀她就好。但她要是能翻(案)过来,有很多人要倒掉的啊。”

吴英在上诉材料中写道,自己2006年底被债权人杨志昂、杨卫陵软禁了10天,参与者中杨卫陵之妻还是义乌市政府官员,她回来后去东阳公安局报案,却不被立案。等录完口供回到自己常住的本色概念酒店时,夹着两颗子弹的恐吓信已寄到前台。

2007年2月4日,吴英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登机回杭州时,被东阳公安局扣押,自此开始了4年多牢狱生涯。在看守所里回想遭刑拘的过程,她发现了诸多疑点:在北京首都机场,东阳公安局没有出示相关司法手续、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就把她直接带到了金华看守所,并以“祝素贞、诈骗5万元”的假信息登记立案。而直到3天后,东阳公安局才发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刑拘文件。在看守所里,她疑心自己同监室的人是公安局的线人。“用引诱、欺骗、威胁的方法让我按她说的承认,做口供,离开时还带走我的扣押单和一张委托书。”

另有接近吴英的人士向本刊透露,在看守所中,曾有人向吴英输入一些负面信号,告诉她:你的死刑肯定没希望改判了,不要再做无谓的努力。为此,吴英一度万念俱灰。2010年6月29日,在发现自己放在看守所监室内的检举和控告材料被管教私自翻看过后,她一怒之下,喝下了大半瓶工业胶水。

在2010年8月寄给父亲的一张明信片上,吴英写道:“我如今被判死刑你们家里人也有一半的责任,不听我的话,专门听别人在那里捉弄。北京两名律师我打算不要了。”

吴永正说,2007年9月,吴英在狱中用明信片给自己发来一份委托书,委托他代为处理本色集团和吴英相关事宜。但他拒绝授权东阳公安局拍卖暂扣的资产。随后,在吴英律师一再发函要求停止违法违规拍卖情况下,东阳公安局仍把本色集团的汽车、家具家纺和本色概念酒店以低价拍卖出去。

“东阳公安局在案件侦查结束后,又多次用花言巧语蒙骗我、恐吓我同意签字拍卖财产,最终我没有同意拍卖,他们就在我一审未开庭前,没有本色公司财产合法人及委托人同意签字情况下,强行拍卖了近亿元的财产,使财产缩水十几倍。”在上诉材料里,吴英写道。

2009年4月,吴英案一审开庭,但金华中院直至12月才让吴英看厚达50多页的庭审笔录。吴英看了几页后发现很多地方跟当时情况不对。她一开始拒绝签字。在看守所反复做工作之后,才勉强签上:“以上笔录我已看过,由于时间过去太久,开庭内容又多,具体记不清内容了,以现场庭审录像和录音为准。”

在和东阳法院一街之隔的东阳市公安局里,一位警官接待了本刊记者。等待了足足一个上午后,东阳公安局对记者提出的5个问题交出了一张滴水不漏的A4纸回复:

1. 吴英案现进入二审阶段,吴英与本色集团被扣押资产清单已随案移交。

2. 对于拍卖本色集团部分资产的有关情况,中新社记者6月29日已作客观全面的采访,请参阅。

3. 对于吴英案件涉嫌罪名问题,起诉意见书上已经明确,详细情况可参阅相关报道。

4. 目前本色集团已经拍卖处置的资产主要是汽车、吴英向他人租赁房屋进行经营的酒店、商铺等,处置所得全部及时存入统一的银行账号,没有动用。

5. 一审法院认定吴英集资诈骗的金额为人民币38426.5万元,吴英方面所讲的房产卖掉足以还债,可以向二审法院提出申辩意见,由法院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该警官说自己当年并没参与吴英案,说到吴英对公安局的种种质疑,他表示,这事在东阳市政府层面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对那些事件,公安局也只是一个执行者。”

2007年2月10日,东阳市政府在东阳电视台发布公告,查封本色集团并遣散1000多名员工,成立清产核资组,清理本色集团资产及债权债务。

走在昔日本色一条街上,吴永正指着那些卷帘门紧闭的“本色网吧”、“本色建材城”说,里面的电脑、建材都已不知所踪。他质疑:“司法案件,为什么会由政府力量出面发布公告?”

东阳市政府市委宣传部新闻办公室主任陈一点则告诉记者,在二审判决下达前,东阳市政府对此事没有新的评论。

6月29日,接受中新社采访时,东阳公安局解释拍卖本色集团车辆原因说,吴英案很多债权人(很多是义乌人)也知道这个情况,他们多次主动跑到东阳市公安局反映,要求警方和政府及时处置拍卖这些车辆。

东阳公安局没有公开债权人的名字,但吴英在义乌的主要债权人林卫平否认此事。“第一,东阳市政府有一个专案组,他没有做出决定前,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第二,我们自己的资产也都让公安局查封了。”

东阳公安局要求林卫平带着自己的70多个上游债权人一起来公安局签字,同意解封他的资产。林卫平拂袖而去。“这显然不可能。”

●【封面故事】吴英在等

谁想吴英死?

“表哥”

 刹车

吴英

●【附文】民间借贷:渴求救赎

脆弱的链条

缺位的监管

救赎之路

●【评论】不要妖魔化高利贷……本系列报道及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国企业家》杂志2011年第15期

注:本文详见2011年第15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