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分析评论

李稻葵:中国经济进入颠簸期(2)

2012-09-11 08: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2)T|T

李稻葵:我想国外这些所谓专家不见得是最最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的,中国的城市化水平,实际上是非常低的,因为城市化最终标准是人,以人为本,看 一看中国到底有多少人,真正从心态上讲,从归属感上讲,从消费行为上讲,变成城里人了?这一批人何时能够纳入城市的生活体系,这是中国城市化的挑战,也是 重大基础,所以我的感觉恰恰相反,中国的城市化空间非常大。

经济观察报:那顺着这个问题,如果进行土地改革,是不是能进一步推进城市化?就是会有更多的农民进城,之前有一些试点、最近广东金改,好像对这个农村土地改革有一些进展,就在农村土地流转这些方面,我看不同经济学家有不同的观点,你怎么看?应该怎么样改革?

李稻葵:中国这个土地问题是农村的改革,和城市化的一个最核心问题,土地问题不改革,这些农民啊,很难真正地变成城里人,心态不可能改变,所以 我可以说土地改革,是绕不过去的一项改革,无论如何要改革,应该没什么争议。这是下一步改革的难点,也是重点。中国地域这么大,中国农民对市场经济的理 解,是千差万别的,我小时候生活过的湖南农村的农民跟现在江苏和浙江的农民两码事,所以要区别对待。这个问题,我没有参与争论,其实没什么可以争论,其实 在我看来答案比较清晰。我相信基层的实践和创造性。

经济观察报:基层实践确实挺重要,但是政策有时候如果能配合也是挺重要的,我听说你在一次央企的一个座谈会上,你跟他们谈过一次未来领导层的风格和方向,你的想法和预测,能不能也给我们透露一些,未来中国的领导层会向什么样方向改革?

李稻葵:我讲得稍微原则一点,新的一代领导人,整个一批都具有三个特点,一个是下过乡,第二个几乎都是在改革开放的蜜月期上的大学、那是形成他 们价值观的重要时期,有了这些经历的人,我相信他们对改革是有着宗教性的信仰的,第三就是比较了解西方,了解世界,这些人都是80年代,在出国的热潮中 间,接受教育的,也可能自己没出过国,但是周边的同学,朋友都出了国了,不断带回来各种各样的经验,各种各样的信息,所以这三个特点让我坚信,我们会逐步 地摸索出一条更加务实的,更加结合中国实际的,改革的路。

经济观察报:从你刚才对宏观经济的建议来看,你是认为在政策上,还是要出台各种措施来保增长?

李稻葵:政策上要缓慢地调整,房地产问题一定要调整毫无疑问是大方向,但是我不太同意休克疗法,要短期迅速见效,不太容易,现在不好的一个倾向是,一讲现实一讲客观,就说你是利益集团代表,哪有这么多利益集团?客观规律就是客观规律。

经济观察报:有的人认为你是利益集团代言者?也有人说你是为政府说话,事实是这样吗?你个人认同这种看法吗?

李稻葵:我怎么可能是利益集团代表。如果我要赚钱,我还要做学者干嘛,我去一个最有钱的利益集团干活不就完了么,我下海不就行了么,我干嘛要这么费劲呢?

政府本身也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群,由各种各样的意识群体所组成的,所以我们学者的任务,当然是为百姓说话,为社会说话,只不过不同学者的讲话不一样,有的对象是直接对百姓讲,有的对象是对决策者讲。

经济观察报:有人说你的目标其实可能最终是做一个学者型的官员,并不是做顶级经济学家和教授,你怎么想的?

李稻葵:我想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的目标,必须要跟这个社会和时代结合,这种东西才有现实实现的可能性,现在这个社会到底最需要什么?我的答案是 这个社会最需要的,至少在我们这个小圈子里面,还是学者!还是通过研究长期坚持不懈的,有一定见解的学者,这是我理解这个社会最需要的,尤其是做横向比 较,我们到一些发达国家,就发现我们所缺的,别人拥有的,恰恰是一些对社会、对百姓负责任的学者。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