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分析评论

夏斌:把脉中国经济大问题

2012-09-27 08:22 作者:夏斌来源:《财经》杂志 评论(2)T|T

要抓经济发展的长期重大问题,从抓总量和系统性风险入手,纲举目张,从而厘清其他问题和解决方向

对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问题,有两个基本判断需要重点关注:

从短期看,按目前的改革力度和调控方向,今年经济中遇到的问题,明年同样存在且风险更大。中国经济、社会中积累了大量矛盾,是危机和转型在赛跑,我们的时间不多。把问题看得严重些,有利于我们主动开展工作。如果短期无法过关,就谈不上解决长期问题。

从长期看,要解决多年积累的大量经济问题,单纯从经济角度考虑已经很难,必须从社会、经济、政治三方面统筹考虑,做出长期安排。首先要严惩腐败,让百姓满意,巩固执政基础;其次要把已经做大的“GDP蛋糕”向穷人倾斜,在稳定民心的同时提高消费率;最后要只争朝夕抓改革,这是解决各种长期问题的唯一出路。

在去年12月19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会议上,就“顶层设计”问题我讲了四条原则、八大内容和三点方法。其中八大内容是:土地制度、经济结构、财税改革、城镇化战略、资源价格改革、金融改革、技术创新及国企改革问题。

现在要讨论的中国经济问题很多,大家见仁见智,不容易统一。若从方法论角度,我们应找到各种问题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有助于提炼出纲举目张的大问题。我认为,总的原则是“问题导向”,从问题入手,而不是简单地从经济学概念、逻辑入手。

譬如从扩大内需角度,我们可以引出中国经济长期的重大问题是要解决城镇化问题、贯彻城镇化战略。这个方向是对的。但面对现实中这么多复杂的问题,先抓哪件事,后抓哪件事,决策层怎么决策?城镇化是一个政策不断调整、执行的结果,而不是问题的原因。

城镇化,就是要让农民工能在城里先住下来,这就要进行户籍改革,要解决包括上学、看病等安全网建设中的财政资金问题。要让进城的农民工在城里住得舒服,就有水、电、气等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中的资金问题。谁投?怎么投?要让农民能长期住下来,并且把老人接过来,就要有就业机会。为此就要放松各个领域的投资管制,允许大量民间创业投资,这又涉及民营资本如何进入、服务经济如何发展、国企如何退出等问题。

所以,城镇化不只是让不让农民进城的户籍改革和财政有限的资金分配问题,它涉及经济领域的各种问题,错综复杂,深挖问题背后的原因,会引出一连串问题。

总量问题和系统性风险

解决中国经济长期的重大问题,要从抓总量和系统性风险两大问题入手。

一是如何确保GDP总量长期平稳增长,这是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当前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是必然的,合乎发展逻辑。但是速度下滑,问题就“水落石出”,不仅眼前日子难过,还会暴露一系列经济、社会中的重大风险。

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思路,只能是提高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率从2000年的46.4%到2010年的33.8%,十年内降了13个百分点。即使包括政府消费在内的总体消费率也由62%降到47%,十年内降了15个百分点。而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恐怕不存在第一个十年那么旺的全球需求了。

中国经济要稳定增长必须靠内需,而内需中投资已不能一味地拔高,产能过剩严重,剩下的只能靠提高居民消费率入手。而要真正拉动消费,必然会触及一系列重大问题。

例如,当前国务院正在研究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这很重要,但改革后提高的消费,不可能从根本上提高居民消费率,也不可能去填补因投资与出口减少而出现的缺口。

拉动消费,就要抓社会安全网络建设,包括医疗、教育、养老,以解决预防性储蓄问题,这就会涉及扩大财政支出问题。如果财政转移支出多了,政府投资少了,稳投资又涉及扩大民间投资及国退民进的问题。

扩大中国居民消费的重头戏,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提高农民的消费,这可能是今后中国消费增长中最快、最大的一块。怎么提高?最有效的途径是释放农民手中的土地“能量”,这就要涉及宅基地的安排、土地的流转制度、小城镇土地规划等问题。

居民的财产收入,是中等收入国家提高居民消费的一大途径。如何提高?总不能长期靠炒房地产,要靠民间创业和投资。如果房地产市场整顿到位,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减少,中央与地方财税如何重新安排?届时若国家财力问题凸现,要不要变卖一部分国有资产?投资需求中地方政府投资捉襟见肘,不是对民间投资“情不情愿”放开的问题,而是如何鼓励。

如果采取以上措施,还不能解决居民宏观平衡中居民收入与消费增长的问题,那么长期负利率就是不合适的。利率要市场化、金融改革要配合,银行利润要减少等,这会迫使其他方面的改革速度要加快。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