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分析评论

茅于轼:中国企业向何处去 保护、善待企业家

2012-11-05 07:48 作者:茅于轼来源:搜狐财经 评论(4)T|T

    2012年11月4日,搜狐企业家年会在北京召开。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作了主题为“中国企业向何处去”的开幕演讲。

著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主题演讲 摄影:刘丹
保存到相册
著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主题演讲

  茅于轼表示,中国经济结构中存有很严重的扭曲,由于这种扭曲,使企业及企业家感到十分困难。茅于轼称,认为虚拟经济不创造财富而只有实体经济才创造财富的观点,是“大错特错”,他表示,虚拟经济一样创造财富,反而是因为虚拟经济过于虚弱,企业才在融资上发生困难,他同时还呼吁放开金融业对民营资本的限制。

  茅于轼同时还呼吁要“保护企业家、善待企业家”,他表示,和别的国家的企业家比较起来,中国的企业家处境很难。

  最后,茅于轼还呼吁推进进一步的改革,加强社会垂直流动性。他演讲称,我们要取消一切特权,要使流动性更改善,使机会更平等,国企、民企要平等对待,要把各种权利来给老百姓。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要同步进行。

  以下是茅于轼发言实录:

  非常感谢搜狐企业家年会邀请我来演讲。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企业向何处去?我想讲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现在中国经济面临重大的变化,经济结构要调整,我想讲一讲企业家在结构调整中要起一个主角的作用。

  第二点,我们要保护企业家。要善待企业家。

  首先,改革取得了不起的成绩,这句话已经不用我多讲了,在座各位都知道。我想强调的一点,在改革中间,大家都起了作用。有政府的作用,有工人、农民、还有知识分子,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企业家。他组织生产要素,组织起来生产出质量高、价钱便宜的东西,卖到价钱出的最高的地方去。这个活就是他干的。

  企业首先要产品升级,劳动力成本上升、工资在增加,这是一个好现象,我们要帮助他,不是阻碍这种变化,让我们的工资越来越高,能够赶上发达国家,这是我们最后的目标。

  这也跟我们的人口结构有关系,现在三十年以来,人口从9亿6千万增加到13亿4千万,人口增加了40%。小学生从1亿5千万降到1个亿,减了三分之一。同志们你们想想看,人口增加了40%。小学生减少了三分之一。全国的小学校大量关掉了、并起来了。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企业在大城市里面生存的成本越来越高,房价高、拥挤、环境恶化、空气不好等等。所以在大城市里面的企业格外的感觉到困难。这些困难要求企业有一个调整。

  我们经济结构中有很严重的扭曲。企业的困难跟经济结构的扭曲是有关系的。如果不扭曲,企业的发展就会很顺利。由于扭曲的关系,企业就会感觉到难。比如说我们的消费太弱,很多企业都是面对消费的,免费弱,就是你的产品不容易卖,服务业比较落后。大家都挤在加工里面,竞争就非常激烈,企业就很困难。

  我们出口太多,面临着国际的竞争,现在很多加工都移到越南、柬埔寨、印度成本更低的国家。所以企业面临着一些新的变化,需要调整。

  实体经济太强,虚拟经济太弱,我觉得我们国家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认为虚拟经济不创造财富。只有实体经济才创造财富。这大错特错,虚拟经济一样创造财富。

  因为虚拟经济弱,企业就在融资上发生困难。资金配置不当,资金的配置由于虚拟经济特别弱,所以中小企业借不到钱,这些都和我们的金融有关系。如果企业不动,结构调整是一句空话,结构怎么调呢?企业有关闭的、有新开的,产品方向都要改,市场要调整。所以企业一定要调整,企业不调整,我们国家的经济上不去。

  最近三十年,马路上的商店跟三十年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看到很多为汽车服务的店、为手机服务的店,为学英语、学钢琴、旅游公司,三十年以前统统都是没有的。这就是过去的结构在调整,这个调整靠企业,不是靠政府,也不是靠工人,就是靠企业调整的。

  再往前看二三十年,这个结构还会有很大的调整。我们到发达国家去看一看,他们马路上的店和我们马路上的店就是不太一样。我们如果收入越来越提高,我们的结构也会跟着他们那样的变。企业有一些惰性,不愿意改,这不是好现象。比如说我们原来做出口的,现在出口困难,你就要赶紧调整,如果你的利润本来比较薄,你挺在那里,将来会越来越困难。所以企业要主动的参与调整。

  调整的方向是什么?我觉得金融业是应该进入的一个行业。当然现在很困难,国家现在还不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到这里。其实国外的金融业主要是民营的。我是说发达国家,欠发达国家就不一样了,欠发达国家政府在里面插一杠子。

  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老人的市场会有很大的发展。随着收入的提高,越来越关心人本身的新生的需要。比如说营养、保健、减肥、旅游,都是针对人的需要。这方面的需求比较多。所以企业调整要朝这方面变化。还有国际关系,你要看到世界上新的机会,我们跟拉美、非洲现在的交往越来越多。我觉得这里都有很大的商业机会。

  劳动可以创造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大跃进的时候就是消灭财富,大炼钢铁,钢铁炼出来了,国家穷了。学大寨种粮食,越种越穷。但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一定可以创造财富。怎么可以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就是企业在里面发挥作用。

  企业就是组织交换的,市场是一个交换的场地,而虽然组织这个交换的是企业,而交换它一定是创造财富的。我们的GDP怎么算出来的?统计交换出来的。不是统计劳动出来的。任何一个交换都创造财富,当然这个交换一定要是公平的。所以交换是一个双赢的关系。一个商品从卖方转变到买方,这个商品就是物尽其用了。

  所以在企业组织交换的时候,每一笔交换都是一个物尽其用的过程,双方都觉得很合适,双方都赚。所以,所有的交换都是双赢的,都是你也赚,我也赚。不是说你赚我就赔了。这个奥妙就奥妙在这儿。马克思讲等价交换也不对,最奥妙的是双方都赢,他不是赌博,赌博是一个赢一个输。商业交换因为是平等自愿的,双方都觉得我卖这个我能赚,买方觉得我买这个对我有好处,双赢就是财富的创造。所以我们要善待企业家。企业家组织交换,也就是组织了财富的创造。

  交换有什么条件呢?从长远一点看,从人类的历史看,交换也就是最近二百多年才出现,过去基本上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交换不太多。现在口袋里面没有钱不能生活,现在喝水都要靠钱。现在变成一个交换的世界。交换有什么前提呢?就是要求公平竞争和自由选择,他的前提就是人和人平等,人和人自由,企业家和工人农民,每个人都得到人权的保护。生命权和财产权的保护。

  现在谁侵犯企业家?当然小偷小摸有,当然有政府来管。不能管的是黑社会和政府本身侵犯企业家。所以中国的企业家和别的国家的企业家比较起来,中国的企业家处境很难。

  我们国家还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就是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竞争。国有企业占领的资源,矿山、煤炭,他们不交税,或者交很少的税,他们的贷款是比较宽松的,民营企业就非常艰难。很多行业不允许民营企业进入,比如说电信、电力。另外,国家用各种借口强制收购民企,借口说你技术落后、不安全,就把你收购掉了。不安全可以解决,但是不是用关的办法解决,是帮助他改进。还有是国家侵犯民营企业基本的权利。

  现在我们改革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收入差距在扩大,社会公平缺少,国家稳定,现在维稳压倒一切。官民冲突经常化、表面化、不满声音强烈,这样搞下去不行。

  市场改革为什么是对的?这张图我觉得特别重要,所以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这张图。这张图的横坐标是公元多少年,从公元元年开始到现在2012年,左边的纵坐标是世界人口总数,在公元元年,全世界2亿3千万人。公园1800年,全世界人口10个亿。1800年,全世界增加了8个亿的人口。最近200年,从1800年到2012年,现在人口70个亿。200年里面增加了60亿人口。你可以往前推,人类历史有几万年,或者几十万年。几十万年到1800万年,生出了10亿人口,现在200年长到了70亿人口。

  右边纵坐标是全世界人口的平均寿命,也是一样的变化。平均寿命在公元元年24岁,1800年是26岁,现在67岁,长了40多岁。这是什么原因?有人说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我觉得不对。

  科学技术能够造福人类,是因为有市场、有企业家。现在我们用数码相机,不用胶卷,数码相机成本又低、质量又好,大家就用了数码相机,不再用胶卷了。可见市场在选择科学技术。把好的科学技术推向市场。所有的科学技术能够起作用,是因为有市场、有企业家,不是因为科学家。

  只要有企业家,自然会有科学家。如果有了科学家,没有企业家,一个科学技术发展不起来。

  现在我们社会有很多的问题。我特别要强调的一点是垂直流动性。从低收入人群能不能畅通无阻的进入到高收入。收入要有差距,没有差距不行,但是差距不能太高,适当的差距。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差距有他的垂直路线,让低收入人能够进入到高收入。

  我们比较一下改革开始的时候,30年以前,那个时候的垂直流动性比现在好。那个时候阶级斗争被斗的人,他们的子女得到了解放,不管阶级斗争了,他们有机会考大学、做生意、自己创业,很多人变成万元户。现在这个机会也不能说没有,但是越来越难了。

  我们看看收入分配的变化,左边这个图是1996年GDP都被给了谁了。右边这个图是08年。96年到08年12年,GDP分配给居民的、分配给老百姓的从69%降低到57%。降了12个百分点。这12个百分点给企业8个百分点,企业从14%增加到22%。给了政府4个百分点,从17%增加到21%。所以居民的收入越来越减少,企业和政府的收入越来越增加。企业之间大部分是垄断性的国企。他们赚的钱吓死人。今年的金融业已经占了两个百分点了。金融业的利润是8千多个亿,我们的GDP是47万亿,快两个百分点。

  金融业怎么赚那么多钱?他就靠垄断,不是靠效率高。他的资金配置是很糟糕的。很亏损的项目不断有钱用。创造财富的中小企业很难在金融业里面分配到资金。这张图说明我们财富的分配部分的被权利扭曲。

  所以经济改革的方向,我认为不能动摇的是市场化的方向。我们要取消一切特权,要使流动性更改善,使机会更平等,国企、民企要平等对待,要把各种权利还给老百姓。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要同步进行。

  这就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