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动态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导师论坛:商学院年度观点(2)

2011-12-11 10:57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3)T|T

当然我们很多接触是EMBA的学生,过去这10年市场上上下,你会发现这样一种疲惫的心是很多的,大家都觉得很疲惫,而且很多时候很迷茫,到底应该向前还是向后,转左还是转右,应该怎么做,怎样做法是好的,过去的方式好象不太行的通,到底怎么去做。你就发现到会有这样一种比较疲惫的心态,我就发现到现在这些企业家,还有很多高管,会感觉他们去修博学,佛学,去找精神导师。所以,你会发现很多高管跟企业家都开始要寻求有精神的导师,那代表什么呢?代表在这么一个震荡时代,代表在前面20,30年闯荡的阶段,过去了,大家有一种需要一种心灵洗涤,我觉得这样一种心态可能是一个好事,我们重新在思考,过去只要有勇气敢搏,敢闯,大家到底怎么样又不太知道。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家去爬山,走戈壁,徒步,大家希望能够有心灵重新探索,我们搞企业干什么的,我们这个企业去卖什么等等,当然这样的沉思,沉淀是一个好现象。但是就会发现开始有这样一种声音,想要引退了,这么累,钱也挣的差不多了,公司也还可以,你会感觉开始一批企业家有一个隐退,但是整个企业发展到一段也有一个高峰期,过去20,30年就交棒的现象,包括家族企业也好,民族企业也好很多就来到交棒的高峰期,这种隐退一个人个人心态疲累,一个是企业发展一定阶段开始要交棒了。

所以,就面对过去闯荡的企业家要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退场。因为最近联想柳总几进几出,进来3年以后又再退出,而且这个退出还是非常完美的退出,选对了一个时间点。就变成想说,很多前面这一代的企业家开始要抢的就是一个退场机制,退场机制到底是怎么样退,这也是我在EMBA班上经常讲的,第一是功成身退,第二是急流勇退,第三是不进则退。三种选择,我们闯荡的同时,在企业成长同时我们肯定还要想的就是我们退场机制是怎么样的。因为我觉得一个好的领导人,你的成功不是在你这一代里面,一个真正的领导成功是要看你揭棒的人成不成功,那才是你真正的成功。你能不能很好交棒,交棒之后这个人还能持续下去这才是一个领导人真正成功。

所以,这样一个交班,接棒应该怎么样思考,我觉得这是一个领导人应该想的事情。我觉得这样一个退场,这样一个接棒,在未来几年,未来5年,10年,应该是一个高峰。我觉得这是一个领导人,可能要思考的问题。当然跟随这个问题下来就是我们常常讲的“富二代”的问题,现在在80年代出世也就30岁,很快未来10年里面他们很可能就是企业里面的中流砥柱了,80后,90后要担起这样一个担子成为这个企业的支柱年代快来了。对于这一代不同背景下长大,他们的特质,优势跟劣势也需要思考和裁培的,为什么?“十年树木,百年育人”,就像柳传志裁培杨元庆,你要花多少心思,投入多少,以这样一个例子,我觉得很多很多的企业都是必须要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要不你前面所有这种建树就功亏一篑,或者前功尽弃,这种重重课题,我觉得是未来我们需要去思考的。

当然我觉得媒体一直在讲是“富二代”,我觉得可能用英文一个词,因为这个课题不是新的,不可能在中国发生,我觉得很多国家都这么经历过来了,他们的经济,他们从一个最开始这样一个经济体逐渐走向成熟,他肯定也经过这样一个阶段。在国内我们叫“富二代”,我更愿意用英文一个词“下一代”形容。因为“富二代”感觉有一点贬义,我宁可讲说下一代,我们下一代领导人应该怎么样栽培,他们的优势,他的弱势,我们在课程设计上来怎么样加强。

我自己对下一代领导人也有这么一个观察,因为我们MBA里面就有很多属于这个年龄段,我看着他们,事实上我觉得他们多了一份阳光,少了一种扭曲,我觉得上一代市场,环境感觉有点扭曲,但是新一代物质条件,种种条件会比较丰裕的时候,会觉得他们比较阳光。但是感觉上一代多一种江湖,因为你是闯荡过有经验,有一种江湖,新一代可能少了一丝江湖的气息,多了一种娇嫩,所以他有他的优点特别阳光,特别开朗,也愿意沟通,比较开放,但是少了一点江湖,比较娇嫩,大事小事都会跟你聊一聊,担待力就有所欠缺。如果让我们下一代年轻这一代人有更多担待力,企业应该怎么做,我觉得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

这是我对一些领导力的观察,从上一代一直走到现在更多敬畏的心,更多一些自律的精神,会让企业更稳扎一点,对下一代我们要想一想退场机制,对下一代怎么样培养。另外一点,因为我是女性,我自己也特别关注商界女性,我叫做“女性的领导力”,中国是一个女性能够撑起半边天的国家,所以我蛮喜欢这句话的。

女性在商界的力量我觉得应该是可以更有所发挥的,女性创业者,女性积极性这个数字一直在提升。过去我们讲赚女人的钱很容易,女性很冲动买东西,但是女人赚钱也很厉害。女性的这个市场,女性的消费能力,赚钱能力也很强,女性的市场是不容忽视的。还有女性企业家也是一股新兴力量,当然我更愿意还是女性领导力方面有细致的地方,比较细腻,沟通能力会比较好。

所以,很多时候如果说能够去发挥企业中的一些女性高管看问题的角度,她处理事情的一些方式会让我们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有更好的一个平衡视角。而且我觉得女性在中国未来发展上面会有更大的一个平台跟更好的贡献。现在你发现世界上女总理越来越多,现在很多企业女性CEO也会越来越多。所以,如何培养新时代,下一代女性的领导力,也是我们可以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我自己本身有一个课程叫女性领导力,特别关注一下,希望能够借自己一点力量,栽培我们下一代的女性,谢谢大家。

主持人赵红:李秀娟教授她是在08,09年度获得中欧商学院优秀教师,我们也可以从今天这个论坛上领略中欧优秀教师们的风采。刚刚是三位嘉宾,我不是嘉宾,只是主持,我没有权力到这个台上来讲,我也是来自中科院,我坐在这里简单说一下,我们过去这段时间我们的一些思考。其实我们谈到商学院培养人,像EMBA,MBA属于专业学位。但事实上,在研究生还有大学教育还有一种普通学位,两者不太一样,普通学位培养是应用型人才,而专业学位培养是专业人才。所以,我们商学院体量非常大,很多人觉得中科院不应该有MBA,但是教育部未来发展强调,因为中国和国外比起来我们体量还非常小,企业事实上更多学习专业学位。

所以,教育部未来整个布局就是要加大对于专业学位的培养力度。我们中科院,因为我们出身就决定我们大部分教育和研究资源是在专业学位培养上,我们真正做MBA是04年,我们非常年轻,在座各位你们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因为我觉得在座各位,中欧,长江你们都是不同体制的商学院,像中科院和光华就属于中字头国有体制的商学院。我们中科院有两所大学,一个是中科大,一个是中科院研究生院,中科大MBA,我们成立研究生院以后,他们MBA就是中科大,我们研究生院要重新申请。

所以,我们从04年到现在也就7年时间,还没有张院长到光华的时间长,你到光华已经11年了。我们这么年轻,我们思考怎么做到专业学位教育,我们在今年的时候才梳理清楚。现在MBA教育,包括EMBA教育应该说竞争非常激烈,有很多学校打价格战,学费拼命降低,特色不突出的时候学生就很糊涂我到你这能获得什么东西。我们就在丝毫我们MBA教育有两个重点,我们中科院金融很强,我们要培养金融领域MBA人才,他们毕业之后向金融机构,信托,银行从事工作。

但是我们想培养金融MBA人才一定是有国际化视野的,所以我们叫做具有国际化视野金融人才,这是我们金融MBA的一个方向。另外在MBA领域里面,我们就在想,因为中科院有100多个所,每个所底下有很多机构,我们在创新科技能力方面非常强。所以,我们想说未来中国就业市场竞争也很激烈,我们就想培养创业型这样一些MBA人才,至少他们不一定毕业以后马上自己创业,但是他们有创业意识。所以,为了做好创业型MBA,我们现在已经在和科技部星火计划,包括大的一些园区孵化器和联合给学生拿到可以孵化他们好项目几十万基金去作为孵化器。

所以,我们起步晚了我们就在思考我们怎么做才能做的有特色,尽管说我们这两个定位,但我们仍然觉得面对这样一个,中国企业需要非常优秀具有领导力的企业家。那么,我们到底应该给社会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这个我觉得是我们要关注的一个话题。所以我刚才介绍我们现在MBA有两个方向要打造,但是怎么样做好还是任重而道远。

今天我们嘉宾背景是来自不同领域,张院长是北大光华,光华管理学院是在MBA和EMBA教育上非常有特色。中欧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学生是非常国际化,他们老师也是全球招聘,长江一直以来我觉得有李嘉诚先生作为你们大老板在支持,长江MBA,EMBA办的也非常特色。所以,我们把话题拉回到,我们先来思考一个关于人才培养的模式。因为在座三位嘉宾你们都有非常将的国际教育背景和工作的背景,所以我想跟你们先探讨第一个问题,中国的商学院和国外的商学院在人才培养模式方面到底有什么不同。

因为我想我们在座一些年轻人,包括企业家他们其实是非常需要,如果我要到你清华,长江,中欧,中科院来读EMBA,或者读MBA的话,我要在哪些方面收获东西。所以,能不能请各位院长,你们先来解读一下我们中国的商学院和国外商学院在人才培养模式方面,到底有什么不同?

滕斌圣:我是05年回国的,当时在长江访问,我感觉给我很大震惊的事情是倒过来走,和国外比起来。国外大家都知道MBA起量要比EMBA大的多,就像一个金字塔,上面是一个塔顶,塔尖很小,就像哈佛EMBA一年也就几个班。但是我到长江MBA才一个班,上面反而一年6个班,所以是完全倒过来,我觉得很诧异。当然我的同事们就给我解释为什么这样,因为在中国很多,刚才李教授也讲到很多草莽企业家,企业已经做的很大,但是他们没有受过正规的商学院教育,要回来补我们这些课,就形成我们把金字塔倒过来做的做法。

当时哪怕长江创始教授们对这些模式也有不同看法,其中有一位教授,他的观点,当时可以这么做,利用中国结构性的特点,我们把它“倒金字塔”,但是三年之后我们应该回归美国式模式,还是以MBA为主,少量做EMBA。他判断高层,企业一二把手数量毕竟有限,我们做了3年,别的商学院也在做,可能就做完了,我们就应该回归全世界通用的模式。

现在我们也已经做了9年,我们感觉到整个企业家这个群体,也是越来越强,并没有说这个群体在消退当中。有可能二代多一些,也有可能年轻企业家多一些,但是我们感觉到决策层还是占到70%以上。在这种情况下,说明了中国独有的EMBA模式,或者商学院的模式还是可以持续下去。这么一些人他来商学院到底学什么?刚才张教授讲了光华很多课程方面探索创新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的一个体会课程是非常重要,但是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就是一个人脉的搭建,这个对于长江来说,尤其是这样,但是我想对别的商学院应该也在于人脉方面,他来都然后要读自己知识结构上的短板。

但是在中国要做生意需要有一个很强大的人脉基础,要不然在中国是寸步难行。所以,在商学院这样一个环境下他能够大概20个月,每个月有4天时间从早到晚,一直大家浸泡在一起进行深入交流,其实是很难得的。当然我们长江也经常被人批评,你们是杯酒文化,很多人来长江之前同来没有喝醉过,但是来长江之后喝醉了无数次,之前不会喝酒,20个月之后酒量也上去了。

但是杯酒文化当然是有,我们是这么看,尤其在中国文化下不喝酒,可能大家难以敞开心扉,难以把自己这一层面具撕下来,而真正深度交流需要大家进入一种微心的状态,我们并不排斥杯酒文化,我们也并不独立,学院也是社会的缩影,有一个什么样的学院,有什么样的学生,就因为整个社会是什么样结果,我们只是把优秀人才聚到一起。

但是我们也提醒他们一点,原来就在前面柏悦饭店就做EMBA毕业晚会,我说你们要毕业了,虽然20个月过的很快,也学到很多知识,更重要把20个月里面搭建起来人脉,和大家完全没有面具的沟通这种氛围要保持下去。所以,这一点我们和其他商学院有比较大的区别。比如有些学生经常问,你们长江和中欧区别在哪,有的人就说中欧学习非常严谨,晚上要大家小组讨论,做做作业,第二天早上有的课程9点上课8点就要研读,而长江同学一下课就喝酒,唱歌,甚至有的学生去喝酒唱歌就打着长江的名号。

当然的确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大家的教学方法不一样,的确很严谨的教学,把这个组织的很好。而我们尽可能创造一种轻松氛围,让大家在轻松,没有很多作业,也没有很严格考试的情况下能够通过互相交流,不单纯是从教授学到东西,这样的方法来提醒自己,我就简单说这些。

主持人赵红:我来向你提问,你杯酒文化的教学模式,这个特点,是不是要求你的教授们也要会喝酒啊?

滕斌圣:这倒也没有,我在长江待了5年,酒量有少量增加,我原来起点是很低,非常低,现在可能勉强有时候还可以混一下。

主持人赵红:你们长江EMBA收了很多社会名流,比如说像赵本山这样的,他能保证上课吗?

滕斌圣:首先我澄清一下赵本山上的不是EMBA项目,是CEO班,非学位课程。第二点赵本山的确是非常认真的,他每一次上课至少提前15分钟就到教室,先开始看材料,这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所以,他被选为他那个班的班长也是明至实归的。

张志学:我觉得滕院长谈的非常好,我先讲两个事情来引出这个事。第一你在美国走一圈在中国走一圈,问美国人对中国了解有多少,再问中国人对美国了解有多少,会发现一个不均衡。中国中产阶级以上对美国人了解要比美国总体了解对中国了解多很多,这就注定我们在中国国内培养企业的高管如果你想未来走出国际,意味着你必须是一个既对本土有了解,同时又了解国际上的,这是第一点。

我们讲在美国本部地区你会看到相当多,包括富人在内没有护照,不晓得中国在哪,问他中国是什么样子,他还以为是清代那样不穿鞋,带帽子,有小辫。美国在世界各地走的人了解,更多人不了解。可是我们中国呢?几乎新闻联播半个小时都有10分钟讲国际上的事,使得我们街上扫大街老太太都了解,这就造成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如果你认为我们的社会,我们作为一个后发国家,你要走出国际,像刚才滕院长讲的,长江走出去非常好,未来我们学生你走出去学习也好,走到国外也好,必须了解别人。简单回答你这个问题,在整个教育训练模式来讲,第一个区别相对来讲,国际上很多社会他的发达速度,教育模式是单向的,了解我这样一种文化,只不过最近这些年亚洲和中国经济起来之后,他才非常非常表明了解一下里的都是。

但是中国社会我们的高管未来要走向国际,你必须是一个双文化,你要了解别人文化,人家的社会,人家的商业理念,这是我说的第一点商业模式培养不一样的地方。第二点完全同意刚才滕院长所讲的,中国社会会看到,我们EMBA在短期内来看,EMBA在商学院当中还是占一个,人们感觉是一个高端品牌,甚至有点主导,这个我也不认为是正常的。那么真正在国际上商学院是EMBA为主导的,为什么会这样子?因为我们改革开放30年,企业运作也将近30年来,积累了一批,当年是没有机会接受教育,但是他成功了。这些诉求一直在,由于这些人他率先进入EMBA课堂,我们让他感觉到有所收获,各个商学院投入最好资源到这,从而塑造了一个更好的品牌,感觉到EMBA比MBA更闪亮一些。

因此又造成一个现象,今天能够看到光华管理学院EMBA,我看到录取名单之后,比10年前质量更高一些,不是说低了,是更高一些,产业更加多元化,年轻人进来,年轻CEO,副总裁进来之后构成更加多元化,学历背景也好,从事的产业更加丰富一些。所以,这样在短时间可以看到,一旦你所定位的EMBA,你的学员是一些中国社会活跃的一些高端人群,就意味着回答你的问题,第二个模式是不一样,你在理念上既有商业理念让他眼光六路,耳听八方,同时他在指示自己下面工作的时候也懂得,理念更加高,商业技能,虽然他不去操作,但是更应该教会他。

因此,简单回答你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国商业价值两大特色,一你要想走向国际,你要更加国际,你要想在本土做的好,就更要本土。在理念上问上更走高,在操作上,组织管理,理念上,经营管理上更加有效率,更加精益。

主持人赵红:我还是想知道北大光华你们MBA是什么样的教育文化,赞不赞成杯酒文化,个人酒量怎么样?

张志学:我个人酒量很好,但从不喝酒。今年光华EMBA701班开始,我们每一届都有两位导航导师都是请具有有北大精神本科,从北大毕业到其他回来,本科在北大读完。我们请量教授,一个是前北京大学张富生(音译)教授,另外一位我们请了北京大学本科生32岁做正教授,他是美国回来,在国际上可以看到最出色,王瀚生(音译),一老一少,他们要求大家不要喝酒,大家本来有意见,但是4个月之间都坚持过来了,最起码在北大学习的实践没有喝酒,其他就不管了。

主持人赵红:北大这么开放的学校居然不允许喝酒,我看张院长觉得你肯定不能喝酒,但是你说是海量,人不可斗量?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