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动态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导师论坛:商学院年度观点(3)

2011-12-11 10:57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3)T|T

张志学:我上大学不喝酒,回到家乡,我们河南人很喜欢喝酒,结果四个人喝酒三个人倒我没倒就觉得能喝酒。

主持人赵红:到底多少?

张志学:每个人都是一斤以上吧。

主持人赵红:李教授你在中欧,又在新加坡国立学院,又在美国,这么多不同国际商学院都做过副院长,而不是一般教授,这个话题你更有发言权?

李秀娟:我觉得来中国几年观察,就像刚才滕院长所说的,中国有一个历史背景。如果在美国先念完EMBA才去工作,比较顺理成章,但是在中国先上车后补票,已经在商场闯荡,发现自己懂得挺少的,就要重新回学堂吸取商业知识的人比较多。我觉得跟整个时代背景有关系,很多中国一些企业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是那么样从跌跌撞撞一路走过来。但是这中间肯定也付出很多代价,如果说为了减少以后我们走出去,曲曲折折的路,或许早一点打好一个基础,让我们新的下一代人们有更好基础知识,包括商业道德这样一个观念,以后在去担起这样一个企业领导位置,或许是更好的,这是有一个时代背景。

但是我觉得另外一个中国特色,大家会觉得来到学校以后就变成是一个人脉建立网络。所以,知识是一回事,可是更大希望能够建立起更大,更庞大的一个人脉网络,这也是中国的一个特色。当然在其他学校也有,但是许多把他的比重放的那么大,我觉得这也是这个阶段里面,这样一个特色。现实归现实,当然很多的学校也会针对市场的需求去做一些相对的调整,但是我个人认为,我们讲说还是就像企业一样,你短线做是客户需求,但是一个企业还是要往长远发展,我们将基业厂长青,核心竞争力在哪里,从商学院来讲也是一个道理,最后我们能不能持久的去做,我觉得这是很多商学院要思考的问题。

中欧的历史还是比较短的,我们因为过去15年,现在是17年了,15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在丝毫,前面15年我们做了比较好的工作,叫“知识传播”我们MBA,EMBA很多课程在市场上还是建立一些口碑,当然到起的鸟儿有虫吃,中欧虽然比较早重视国际化知识,当然我们很多教授也在这方面提供一些课程,所以学生反映还是挺好,但是知识的传播,在我们走了17年,不管在EMBA,在世界排名,都是走向前面20位的。跟世界的商学院来讲,我们排名还是走在前面的。但是,知识的传播不会是一个商学院最终的核心竞争力,当然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好的商学院,哈佛为什么好,沃顿为什么好,是因为知识创造的能力,也就是你科研的力量。

所以,一个学校到底知识传播跟知识创造这两方面你如何抓紧,知识传播有点像销售,知识的销售者,但是你到最后能不能够有更好的知识创造,我觉得在这块中国是一个最好,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来中国的原因。因为有多新的挑战,很多新的课题,如果好好的去整理,好好的去研究,是可以理清不同的理论。我觉得未来新的理论应该是来自中国,但是问题我们的目的,要抵挡住市场诱惑,学生的种种诱惑,能不能够在知识创造上面更努力,因为这是一个很寂寞的工作,你去喝酒,知识传播喝酒这是很热闹的,但是做研究是一个比较寂寞的工作,而且是一个比较长期的工作,你很难一下子得到回报的,而且需要很好资源投入。

我刚才也讲了中欧在做15年我们的成功,接下来未来15年我们怎么样有一些战略重点,知识创造会是我们一个战略重点。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最近对教授招聘上面会找一些不同能力的教授。回到讲说中国很多学校,我觉得定位是很重要的,我发现到中国商学院越来越同质化,大家都比较一窝蜂去做事情,原来没做MBA现在也去做,我觉得很多时候是市场诱惑,还有一个是资源的欠缺。

如果跟美国的一些商学院来比较的话,我觉得美国的商学院会有不同的定位,有些可能更偏向于教学,但是很好的一些商学院可能教学跟科研是并重的,有一些学校更偏向于科研一点。我们曾经在学校里面做了所谓商学院的定位,把他们划在哪个位置,其实在中国的商学院最欠缺的就是科研这块比较弱。科研这块比较弱,我觉得两个原因,一资源不够,你投入的资源不够,你为了要更多的赚钱,你就要做更多课程去教课,收学费,那是一个赚钱,就变成科研的资源比较欠缺,我觉得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能力,你的这种做科研的能力。事实上我觉得中科院原来就是专门做科研,问题这个科研能力如何跟国际接轨,倒是应该有一些商学院在这方面定位就这么做,然后在资源上面,能力上面不断的去加强,就会跟其他的一些商学院不一样。当然我觉得长江的定位非常好的,就是走市场,更市场一些,跟市场结合更紧密一些。当然这是他的一个选择和定位,我是觉得中国市场很大,应该百花齐放,各有不同的一些定位跟一些选择。关于喝酒的问题我们学校在上课期间是不许喝酒的。

主持人赵红:他们不是上课是课后?

李秀娟:上课期间也不能喝酒,除非有学校办了一些晚宴还是允许的,希望大家同学上课期间,我们讲教室是知识的殿堂,大家抱着一种谦卑的心来上课,洗涤你的心灵和一身尘埃,所以希望大家上课的时候心能够稍微静下来。

滕斌圣:沐浴更衣以后全新的心态来上课,中国的企业家也挺不容易的,来读EMBA这些学员,本身已经做的非常成功,位置也很高了,但是能够一个月拿出4天的时间来,不管在晚上,至少白天扎扎实实像小学生一样被班主任管着,在这里坐7个小时上课,我觉得他们真的很不容易。我最近参加一些PE公司年会,就发现有大量企业家作为PE的LP,投资人,这些企业原来都是做实业,房地产,现在因为实业环境差,房地产都不能做,他们都钱都成为PE公司的LP。

所以,相比这些人EMBA学员是非常可爱的,他们至少还有这种愿望和心态,在学校里面甚至学一些非常艰深的数学,金融,说明他还是扎扎实实想学的,要不然任何班主任都没有能力,教授也没有能力把他关在教室里7个小时。昨天晚上我们毕业晚会上,我和同学们毕业寄语的时候说,在你们这个层次上很多人已经移民了,你们还在长江读EMBA,说明不管你有没有办移民手续,说明你重心还在中国,生意还在中国,这一点他们很值得投入。

主持人赵红:我还有一个问题,时间已经有限了,收关的时候在说,把下面的时间留给我们听众,看哪位朋友有问题可以举手。

提问:我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滕教授,长江商学院应该说教学模式在我们研究生为主导是有点争议的,但有现在结果来看我们看到很多成绩,一个走到国际,在国际商学院排名也比较高,学生成就也比较多,做的公益事业也比较多,未来你们将怎么样坚持这些东西,在周围一种观念中间怎么去坚持?而这种坚持,是短期还是一种长久模式?

滕斌圣:非常感谢你的问题,我们长江是一个比较娱乐的学校,我刚才发言也比较娱乐,但是不等于没有基本面,谢谢你的问题,能够让我把我们基本面稍微说一下。的确从研究,刚才也讲到研究能力,教授的研究功利可能是任何商学院,全世界范围内最基本一面,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在长江招聘的教授的确是,我们全球任何领域华人教授前十名,如果不在这个范围之内,我们基本没有办法进入程序的。

我们曾经按照某一年排名我们人均一流杂志产量可以排在全世界第六名,当然这是某一年的数据,但至少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还是有基本面。刚才你也讲到慈善,我昨天晚上在毕业晚会上讲到,你们这群人是有能力改变中国的人,你们没有移民留下来待在中国,我们就一起来改变中国。所以,改变中国有很多方式,慈善公益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从18期开始,我们所有EMBA必须要完成6千个公益活动才可以毕业,所以还有很多其他我不多讲了,希望在这方面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起到一个正面推动作用,这也是商学院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我们已经把中国最精英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如果不做这样的事情那就太可惜了。

提问:各位老师早上好,现在国内很多企业出现很多拷贝,刚才张老师也强调一点,会把一些课程压缩,很快速通过,我想问一下,如果没有后积如何薄发,如果不能产生更多idear,我们各位院长如何在更短期的时间内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学员有更强的信息?

张志学:你可能错误理解我的意思,我恰恰说更好的刺激人们的idear,我说压缩课程是将过去基础课程压缩,因为10年来人们构成出现变化,要么根据知识基础压缩,要么采用新的教学方法可以达到同样效果,留了三类课程,分别是通修,通史和实践,目前更多互动交流,打下更厚的知识。

提问:想问三类老师,你们对学生后期追踪里面,他们创造能力在哪些方面表现?

张志学:我们学生经过学习不能完全归商学院,因为他是30多岁,40多岁来学习。但是刚才我在讲,我开始上来讲我们定位课程设置事实上是让人们,40岁左右是可以进行二次创业的即便你不是二次创业,今天你能够花时间将近2年,能够静下心来,好好的学习一些知识,开拓视野,为你后面的事业打下基础。我们当然无法去明确跟踪他们,但是我想告诉你一点,我们的一个学生明确说是受到北京大学光华的影响之后,他从美国博士毕业之后在上海光华管理学院项目,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走进国际两片芯片是他设计的,芯片设计之后,芯片设计公司又卖掉了一个亿美金,这个公司再卖给高盛32亿美金,人家拿他1个亿美金干什么,在上海100多号人在研究微型电脑,所以说和苹果公司是同时起步的,苹果公司一年以前退出ipad的时候,他们的人都觉得我们想的是一样的,原形,厚度,薄度比苹果第一代要薄,第二代厚一点,大家都高兴的时候他失望,他一开始就想到苹果公司ipad娱乐成分很的,办公功能少,今年4月12号国际博览会上轰动国际,马上就出来了,这样的学生在我们光华管理学院EMBA当中是有一批,他自己明确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让他启动他创造性和敢于担待,敢于冒险,给了一个亿美金投进去做这个事。

主持人赵红:我们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我想最后请我们台上三位嘉宾你们作为著名商学院院长和人力资源研究知名教授,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未来中国企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领袖人物,特别是在互联网微时代到来的时候,当组织结构已经发生变化的时候,企业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力人物,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李秀娟:在过去20,30年,我们在企业的领袖更强调一个个人能力跟个人的魅力,特别有能力,特别有魅力,这些领导是比较得到推崇的。渐渐我们也意识到领导力个人品牌,不仅是个人魅力,还有一个他的社会责任感,还有就是对于市场,对于客户对现实这样务实的能力要结合很好,这样才能发挥更大的功效。

张志学:未来应该会让中国企业家在2012年之后会意识到我们靠机会驱动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应当去总结自己过去的经历,你成功,尤其成功的边界条件是什么。因此我预计中国未来企业家经过未来若干年,很不容易情况下留下来将是组织,创新型企业家。所谓组织创新型企业家,两层意思,贴近市场,无论国际国内抓住客户需求市场需求创造你服务和产品,动用组织资源的能力使你真正占领市场。

滕斌圣:我觉得中国未来企业家领袖可能就是像我们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董事长,因为茶歇之后我会请她来进行演讲。

主持人赵红: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我们商学院院长需要有市场洞察力,企业创新能力,社会责任感,高度人格魅力这样的企业家,未来应该是属于领袖型的人物。感谢各位嘉宾来参与我们这个话题,也感谢各位听众,谢谢大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