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动态

【实录】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互动论坛:购买力——女性如何改变商业世界(2)

2012-04-07 14:03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5)T|T

张醒生:我觉得你回答的特别好,因为我自己也在商界做过很多年,同时我也投资过一些公司。其实我看所有的成功者,首先除了一些其他的外在因素、运气、机会,最重要的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所以,你自己愿意做好一个妈妈,同时你现在做的这个事儿,就是在做一个社会的“大妈妈”,我觉得是自己的乐趣和事业高度融合。    朱总,刚才开始之前我们开玩笑,您可能是北京在长安街上站得最高的人,看得最远的人,因为银泰是长安街沿线最高也是最高档的建筑物。但是,其实刚才在其他嘉宾的解说中,也都谈到,中国虽然消费社会正在形成,或者是非常大的势力,但是奢侈品牌进入中国的速度也很快。我们设想一下,您作为银泰中心(经营者),对面又开了一系列的高档消费区,您怎么样能够创造、推动年消费百万以上的女性,高档消费者更多的来银泰,而不是到对面的其他地方?      

朱晓东:其实在做今年预算战略的时候,这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因为现在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市场发展的特别快,中国也已经成了世界第三大的奢侈品消费国。银泰中心这个项目,我们有一个定位高端的商业,但是我们的面积相对比较小,现在的商业面积都做得越来越大,非常多的项目都已经做到了十几万平米,但是我们这个项目只有3万平米。如何在这样一个CBD核心的位置,在现有的这个面积之下,能够脱颖而出,有自己的定位?这个其实是我们这几年来一直在思索,也一直在不断地创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问题。基于我们现在面积的有效性,我们又是一个高端的综合体的这样一个定位,我们要配合我们的酒店,我们写字楼有7万多平米是自己出租的,也聚集了中国500强很多的公司在这里,我们又有非常高端的一个公寓的一个定位。因为06年的时候我们这个公寓的销售的价格在北京是最贵的,当时也聚集了一批非常有消费能力这样的客群。  

所以,基于银泰中心这样一个消费群体,我们毫无疑问要作一个在中国最顶级的定位。我们在开业之处,也是秉承这样一个战略,我们招的一些品牌,基本上是全球一线的品牌。另外在面积上,我们的策略就是做旗舰店,因为面积有限,我们招的品牌,不可能像其他竞争伙伴那样有那么丰富的牌子,我们就要把一个牌子做到它的全线,做到他的产品的丰富性,这就是我们的一个特点。  

这三年经营下来,我们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在这个行业里面也越来越有经验。其实三年以后,我们又是到了一个新的调整的机会。我们今年有很大的一个调整,品牌重新的一个组合,那么也关注了我们现在从实际消费的构成里面,我们客户群体的需求,包括女性对这个商场的一些需求的安排。我们在产品的组合上,今年更关注了在CBD这个商圈里面,我们客群的消费需求。我想这是我们今年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其实这是一个不断地需要提升,不断地需要创新的一个战略,需要去思考的一个问题,因为只有不断地求变,你才能够在这个行业里面不断的去保持你的竞争性。      

张醒生:谢谢朱总,在消费品市场,通常作为一个商业的提供者或者生产者,有三种战略,一种是跟随,一种是在一个现有的市场占据领先,另外一个是你要创造新的消费市场,创造一个新的蓝海。从这个角度,朱总刚才谈到了,实际上是在某种意义上,在一个广泛的红海里头,怎么能够创造一个领先的蓝海。  

王静在登山界的朋友里面,你是一个异类,像男孩子一样去登山,这种异类的角色,你怎么样把握住这样一个平衡?      

王静:我们做企业的时候可能要选择一个正确的大目标,然后去实施,这样的做好,我们可能要一步一步的非常踏实的我们才能完成他。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想登山也是如此,你只知道你的目标是假如说珠穆朗玛峰顶峰,你就认定了我就要上去,那这个跟企业是一样的,那就是你要走好每一步,然后安全的下来。对于我来说,怎么平衡企业和我的爱好,我觉得我的人生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因为我自己的企业跟我的这个爱好是密切相关的户外运动。在之前实际上登山的时间非常短,从07年开才是,登我的第一座雪山,到后面自然会跟我的极限谈到的研发结合起来。我想他也会从我的爱好变成我工作的一部分,也包括后来去关注环保,学习。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从平衡来说,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一个过渡,然后也包括我自己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也是一个应该说角色是不断的在转换,或者说改变,都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一个过程。我从小喜欢去户外,后来跟我先生看到有这个专利产品账篷,也是因为可能从小的爬山涉水,你会对这样的一个产品非常亲切,自然就会选择这样的产品去做。  

随着这个过程,创业的前期可以说是非常艰苦的,从象山的来排小平房开始。在这个过程当中,企业慢慢的好一些,然后稳定一些,我自己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到孩子身上,等孩子长大一点,我可能一样有更多的时间再回到企业来做一些事儿。但是,现在探路者公司我们自己认为是一个非常大的团队,职业经理人做我们更专业的这些方面的事情,我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需要,或者是也关注环保和公益,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慢慢自然过渡的一个过程,也没有说太多的矛盾,然后让你平衡不了。       

张醒生:所以从内心王静还是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汤总,刚才从您的介绍中,您非常强调男性创造的是财富,女性可以创造一种能力去消耗这个财富,然后从中得到精神的快乐。但是,从你做的这个职业来讲,他事实上更多的是一种调查、统计。那么,怎么能够把你所讲的这种消耗物质财富和你的事业,像王静那样,玩和做能够融合,您在里头有融合点吗?能够创造出一种自我的推动力,或者对其他消费者的推动力?   

汤雪梅:其实我觉得市场调研是一个信息服务业,他这种信息实际上就属于一种精神的范畴,也就是说,你在做企业的过程中,可能凭着感觉做,但是你的角色可能是失误的,有可能这种角色是偏见,如果有调查,可能更趋近于真实。因此,我认为市场调查行业本身对企业来说就是一个奢侈品和一个附加的服务,而不是一个基础服务,所以我觉得我从业的行业,具有女性的特制。    

张醒生:那我要是说,我看过您的一个案例,中国某一个企业遇到了一个数据方面的危机,需要马上在线作出一个调查,可是你的调查结果可能跟我企业老板想的对外发布的消息,或者对消费者讲的不完全一致,他要求你修改数据怎么办?   

汤雪梅:因为这个行业有行业生存的底线,就是真实性,这种情况下,我们绝对不可能做任何修改的数据,如果修改了数据,我认为这个行业就不需要存在了,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会告诉客户,你愿意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不要用我们的名字,我觉得这是一个行业的底线。  

可能回到刚才你说的个人的这种平衡之类的,事实上我比较同意刚才王树彤说的话,一个成功的女性必须具有很多男性的特质,比如勇气、冒险,其实我自身很喜欢玩刺激的游戏,像在海里游摩托艇那种,我会开的飞快飞快,包括滑雪,我觉得那些东西也是对女性气质的一种平衡。  

但是,我自身来说,对我最好的平衡是什么呢?我认为如果我只做事业,我会变得非常刚性,会变得非常的累,或者非常的无趣。但是,正因为我有家庭和孩子,特别是孩子,会使你的心灵变得很柔软,这样恰恰使你保持平衡,如果没有家庭,我觉得我们的女企业家都会变得跟男人一样了。我觉得恰恰是这种家庭给你带来了放松和乐趣,所以我会很享受跟孩子在一起的乐趣。我微博里面有两种内容,一个是关于企业的,一个是关于孩子的,因为孩子使你走到更好的人生境界,给我带来很多的乐趣。  

张醒生:这可能就是男企业家和女企业家之间不同的地方。韩云刚才听你阐述的时候,你们主要的业务是改变人的外表,当然心里主要是女性,也许有更多的男性也在被改变。但是,你提到,改变外表可以改变一种内心,能吗?怎么能够改变外表就能改变内心呢?如果改变外表,就能改变内心,那我们的监狱干脆都开成伊美尔,把他们都改了,能做到吗?        韩云:大家一般都知道美老听到一个词叫自然美,我们追求一种理念就是让女性美的自然,她相由新生,她要有一种善良的心,有内而外,我们倡导美的生活方式里面,我们也提倡一种三纬一体的方案。作为我们企业,我们也承担着一种责任,我们的品牌主要是想提倡一种精神,给大家提供一个安全、科学、合理,而且适当的一种服务。因为有的时候女孩子会很盲目的做一些很夸张的一种手术,作为我们伊美尔是最大的整形的私立医院,我们的医生新手信守的是承诺和诚信,我们是为他量身定制,并不是收很多钱就能达到目的。所以,通过医学,加上美学,再加上心理的调理,才能达到内在和外在的融合。 

张醒生:我刚才讲,中国事实上在2015年将程度世界第四的富裕家庭的国家。但是,中国事实上和其他国家有所不同,根据研究报告,中国的消费者比发达国家的消费者都年轻,平均年轻20岁。也就是说,国外的主体消费可能在50岁的时候,中国的主体消费力量会在30岁,要有20岁的差距。

第二个,未来中国三年,到2015年现在我们认为的200万户到400万户这种富裕家庭的翻番,其实大部分的家庭现在并没有到底那么一个环境。但是,2、3年之后,他们可能迈入到富裕家庭的这么一个环境中。 

第三个中国的消费者比其他国家的消费者而言,教育层次更加良好,并且大多数来自于自由企业,私营企业。这三个数据非常有意思,代表了中国未来消费社会的形态和消费的主体力量。其中对于消费,尤其女性消费来讲,她们的消费需求和购买的动机,刚才有嘉宾谈到,女性更加是冲动消费。其实女性的购买动机比男性更加丰富多彩,女性通过各种的消费彰显自己的个性。所以,这时候我会有一个问题,某种意义上是像一个结论,但是我自己不知道这个结论是否政府,需要我们的女性企业家和嘉宾来回答。

这个问题就是说,有人说女性是通过花钱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而男性是通过挣钱与达到的事业来实现自我价值的实现。这个观点你们几位同意吗?  

汤雪梅:首先我不同意,人只有在事业上有自我实现,才会有成就感。只不过女性把家庭幸福放在第一位,这两个有矛盾的时候,很多女性会放弃事业,但是不代表她不追求事业,也不代表她不追求自我实现,只不过在出现矛盾的时候,能够平衡的人很少,这时候只能通过花钱满足。但是,你去问很多成功的女性,可能不觉得花钱是一种实现,能成就事业是更大的自我实现,我相信。   

张醒生:汤总回答的问题,事实上我特别想听听朱总,因为我觉得您可能更多的会在研究消费者的行为和数据分析。刚才这个论调和您的研究,一致或不一致吗?        朱晓东:我也不太赞同这个观点,因为我自己也在挣钱。我想花钱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女人能永远这样有钱花吗?所以我觉得从现代女性来说,应该先有自己的一份事业。但是,我们也希望通过自己的事业获得一定的经济回报的时候,善待自己,这是我的一个人生观。在家庭和事业的平衡上,我想在职场上来说,女性这方面的挑战会更多一些。因为首先在时间的分配上,男性可能对家庭的照顾不够,在时间上,可能精力上也会有。但是他会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事业的追求上。可作为女人来说,除了自己的一份事业之外,可能也需要分担家庭的一些工作。毫无疑问会多花一点精力和时间。所以,我想作为一个职业女性,我们其实平时谈论这样的话题也比较多。我觉得一个成功的女性应该很好的平衡这两方面的关系。能把家庭和幸福平衡非常好,那是幸福的女人。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