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动态

民营造船企业熔盛重工资本迷航:30天风云突变

2012-11-13 16:34 作者:本刊记者来源:《商界》杂志 评论(0)T|T

在商场上,理想与投机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遥。用资本撬动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的做法,是对还是错?张志熔的初衷是实业报国还是出于商人对巨大利润本能的追求?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回答。

民营船王的资本迷航

从头顶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光环,到成为美国监管机构指控的内幕交易人,甚至深陷中国A股市场首例要约收购违约案的窘迫局面,熔盛重工的下坠轨迹太过突兀。30天内的风云突变和“丑闻”密集曝光,也把熔盛的老板——神秘富豪张志熔推向风口浪尖。

在此之前,大众只知道这位“造船大亨”在2010年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上排名第10;旗下熔盛重工于2010年在香港证交所上市时成功募得140亿港币,是当年香港资本市场第三大IPO;更在2011年购得全柴动力44.39%股权,成为全柴动力新的实际控制人。但是这位富豪很低调,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庞大的财富和稀少的媒体曝光构成了一个模糊的富豪印象,即使这次熔盛风波迭起,也未能让张志熔走向台前,更多的信息是从公司通告和CEO陈强口中流出,却更让人好奇——

张志熔是个怎样的人?熔盛重工此次“遇险”和一直以来被传资金链紧绷,他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张志熔能否再次将熔盛拖出困局?

熔盛三剑客

作为老板,张志熔当仁不让地是熔盛三剑客的核心人物。他生于江苏起家于上海,发迹于地产却得名于造船。这种“矛盾”的特质还能从他身上找到很多。比如张的父亲瓦工出身,却白手起家成就了张家富贵;张志熔身为富二代,却被要求到父亲工地与工人一起工作流汗,接受锻炼;在家乡的《林梓镇志》中,张氏父子的名字频频出现,并有张志熔的公司和父亲的公司“公平核算、账目分明”的记载。

和少年时阔气地为同学埋单、邀请同学到家中看汉城奥运会和意大利世界杯的高调不同,进入商界后的张志熔相当低调。一是委任高管后就基本不插手公司日常管理,员工基本只有在年会上才能见到这位老板,而且“只上台说几句鼓励的话”;二是张志熔刻意地与媒体保持距离,很少接受采访。

对于在地产行业做得顺风顺水的张志熔为何突然要造船,也众说纷纭。有一种说法是机缘凑巧,张曾辗转获得一份机密信件,上面提到了发展造船业的机会;有说是张的“发展重工业的情怀”,和百年前实践“实业报国”理想的同乡张謇遥相呼应;也有另一种说法,张作为精明商人,一直觉得房地产行业有局限想转型。在他看来,造船和造房子并无太大差异。

只不过一个是水上房地产,一个是陆地房地产。地产商与政府、金融机构互动的“诀窍”一样可以复制到同属资金密集型的造船业,同时两者还可以相互输血支援。

历来对张有一个评价是众人没有争议的,即是他长袖善舞、政商人脉深厚。据说,张志熔与人见面,会主动迎上去,不待对方伸手便双手紧紧握住别人的手,自然地拉近了双方的关系。

彼时,张很快结识了时任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强。被称为“造船狂人“的陈强改变了熔盛只准备生产民用船舶的小架构,而上马了做大型邮轮的大布局。熔盛后期巨大的体量离不开陈强的打造。陈强的江湖名声不是白来,他的加盟还为熔盛带来了一批原厂的技术骨干,以及49艘船舶制造合同,总值32.37亿美元。

“三剑客”还有一个位置属于南通如皋市委书记陈慧娟。说服陈慧娟将造船作为地方政府的发展机会,可视作张志熔作为地产商与政府合作的经验再次派上用场。陈慧娟对熔盛的重要意义不言自明。熔盛造船基地所需要的土地,就是这位女将强悍地闯办公室、闯会场,找到相关领导批下来的。

对于造船这个需要大量资金启动、持续投入的行业来说,政府的支持很关键。公开资料显示,2 010年,熔盛重工获得来自如皋市8.3亿元的政府退税和补贴。2011年,其获得的补贴增大到12.5亿元。

其实也有评论质疑熔盛重工的发展过度依赖政府支持。只是这样的政商关系在中国商界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肥沃的现实土壤,张对这套本来就驾轻就熟,不可能放弃这一“捷径”。不管外界如何评价,熔盛已经顺利起航。

做实业与运作资本的区别

熔盛动静不小,业界不少人在期待,接下来熔盛会专注研发升级造船技术厚积薄发,还是贴身肉搏抢夺市场以图先声夺人?但是和熔盛相关的消息表明,张志熔为熔盛选择了另一条路。

或许这也是个无奈的选择。即使有政府的支持,在熔盛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始终伴随巨额资金渴求的难题,毕竟造船是资金密集型的行业,收预付款也通常是全部价款的30%到40%,这就意味着造船企业在生产时必须垫付大量资金。这还不算熔盛建厂时对新船型的研发支出。所以张志熔的造船生意,更像是个腾挪资本的生意。

得益于高盛对中国造船业的看好,由高盛牵头,联合新天域等几家机构以2.5亿美元取得熔盛控股16.18万股优先股。加上当年年末来自中国银行的30亿元授信,熔盛初创期的资金紧张局面得以暂时缓解。

张志熔还大力加强向银行机构争取贷款,最后获得了中国银行近200亿元的高额授信,同时酝酿熔盛上市事宜。

尽管随着熔盛订单数和开工量的持续放大,拿到的资金仍是杯水车薪。正在张志熔以及熔盛在资本市场与产业链切换游走的关键时刻,2008年三季度金融危机来袭,熔盛重工IPO路演搁浅,订单也出现波折。

此时,资本向熔盛展示了力量的一面后,更展示了无情的一面。曾经入股的投资机构选择撤出资金。2008年年末,熔盛账面上的现金余额约为4亿美元,若剔除2009年的生产原材料开支及运营成本,要向投资机构支付近3.99亿美元的款项,熔盛的现金已是捉襟见肘。最后是张志熔垫付了部分回购股权的资金,才保得熔盛惊险过关。

应该说这次不大不小的危机最后促使张志熔下决心让熔盛转型。按计划,熔盛会把散货船和油轮的生产重心转向海洋工程、油轮以及豪华游艇等领域,由传统领域转向附加值更高的海洋工程。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庞大的资金投入。业内人士说“不烧几十个亿,打不好底子。”

依靠政府的补贴,熔盛成功在2010年前9个月获利11.47亿元,并以此二次重组上市成功,募资140亿港元。熔盛转型的资金需求还是在资本的扶持下一次性得到满足。

其招股说明书显示,熔盛计划将IPO募资的四分之一投入海洋工程及造船板块。不止于此,熔盛重工还计划将截至2011年上半年获得的全部净利润一并投入海洋工程领域。

如此巨额的资金投入,一方面确实大大加快了熔盛海洋工程板块的建设进度,但在另一方面,由于海洋工程板块产生回报尚需时日,熔盛宝贵的自有资金也被牢牢套在其中,最终为此后1 万亩再次来袭的资金危机埋下了伏笔。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