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图文实录】领袖年会尖峰对话—“启动消费:直面后4万亿时代”

2012-12-08 16:0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年会尖峰对话“启动消费:直面后4万亿时代”的详细内容。

启动消费

王璞:我们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听台上的嘉宾给我们分享的大餐。首先让我来介绍以下组委会帮我们请到的6位重量级嘉宾。        

田明,朗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江永雄,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     

苗鸿冰,白领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     

贾国龙,西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凡,量宇私募股权投资资金董事长    

易昕,江苏大富豪啤酒有限公司董事长

江永雄:大富豪啤酒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是王璞,北大从横管理咨询集团创始人,首席专家。这场论题的主题是启动消费,直面后4万亿时代。那是08年我们救市的手段,投了4万亿,今天是2012年,我们现在是要启动内需,今天的主题是如何启动内需,在内需市场上,我们各位企业家是如何思考,如何布局,如何建立核心竞争力的。主办方帮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来自各行各业,面对消费者的行业都占全了。    

下面我想提出第一个问题,在投资或者出口主导的一个大环境中,或者比重比较大的一个经济增长行情中,和靠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行市中,这两个有什么不同?今天我们拉动内需,我们企业家面临的环境的希望的环境有什么变化,有利于我们企业家来经营企业?来获得自己企业的成长?这个环境和过去靠投资,靠出口多少会有点不同,这个不同是什么?第一条给欢迎提出我们企业家的要求。  

易昕

易昕:各位好,我是来自江苏的代表,我是做啤酒的,啤酒行业也是消费产品,也是竞争行业比较激烈的一个产品,除了做啤酒以外,我还有其他的产业,包括医疗,包括纺织。刚才主持人跟我们说了一个话题,我们接下来可能的发展趋势是消费启动,我的体会不管从十八大开始,还是我个人的体会,中国所有的问题,还是取决于在北京的过程里面解决。我们过去走的是投资类的,出口类的,但是在投资效益不是很理想,出口受阻的情况下,拉动消费是个非常好的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本身人口很大,这个人口相当于欧洲的3倍,中国人均消费水平也是很低,所以我们看未来,我个人感觉我们的机会是非常非常多。    

我们的现状,我们跟欧洲比,跟欧美比,我们差别很大。但是我们长远的发展来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要从这点讲,一定要创造机会,让我们所有的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就是拉动我们的消费,这个是过去我们比较穷的时候是为别人打工,到这个时候,要让人民幸福,我们不但为别人打工,我们同时也要改善我们自己的生活。    

在这个情况下,我个人感觉到企业要适应这种状况,你要非常关注的是,比如说过去投资类,或者出口类为主的,你要关注同行,你的同行是怎么做的,只有你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比同行做得好一点。但是一旦以消费为主的时候,你关注的就是消费者。    

以前种种机会可以这样拉,你要出口,投资,我可以把规模做得更大一点,把成本更省一点,怎么比同行做得更好一点。但是当你面对消费者的时候,你就必须天天看消费者是如何评价你的,你满足需求到创造需求,在这个情况下你想企业要做到可持续,要做到比别人好点,你在创新这方面,就要做到非常的优秀。这是我个人的感觉。    

王璞:易总,主办方希望我们稍微尖锐一点,您还是全国人大代表,我觉得在投资拉动型和内需市场的时候,前者含金量对经营企业是不是更大?内需的价值是不是有所减少?    

易昕:在过去在引导投资的时候,很大的一部分是国有大型企业,特别是垄断企业,所以我们在那个时候,我们在全国人大会上也在说,你看起来是4万亿投资,真正得到这个机会是央企,或者是垄断企业。但是后来需要的时候,往往又是民营企业需要,因为你一旦宏观调控的时候,控制的就是中小企业贷款机会就会少。垄断企业,国有企业得到的就比较多,银行信贷紧锁的时候,中小企业受影响比较多。    

这个行业是以民营经济来开头为主的,打天下的,再加上创新的能力,民营企业创新能力更活一点,更有竞争力,今后的机会对民营企业来说更多了。    

王璞:把话筒交给第二位嘉宾,贾总经营的是餐饮行业,有好几个品牌,当4万亿投资下去的时候,您的餐饮就火爆。没有投资了就不行了?    

贾国龙

贾国龙:各行各业好我们就好,各行各业不景气,我们也会受影响。    

王璞:4万亿投进去的时候,您的生意确实好做。有影响吗?现在比4万亿那个时代更难了?    

贾国龙:更难我倒没感觉得到,还是取决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如果国家收入倍增计划,经济整体启动之后,各种人就业的机会就会充分,挣钱的机会就会多。收入多了自然消费就多,我们吃是必须的,一天三顿饭非吃不行。反正我们还是希望经济好起来,我们就收益。

我们行业也到了洗牌的时候,因为我们行业前十年是太舒服了,大家过的日子比较舒服,压力比较小,竞争一出现,必然就会淘汰一些竞争力弱的企业。你这时候能够把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打造好,把管理抓上来,你的机会还是足够的。

王璞:下面请来自台湾的企业,江永雄董事长来和我们分享,他们有一类产品就是皇冠牌皮箱,就是江总生产,你们在转型,搭建一个商贸平台,贸易平台,而且是要走特色化的贸易平台,请江总跟我们分享一下。

江永雄

江永雄:我比较习惯从台湾的角度看大陆。我来大陆的时间跟整个改革开放的时间差不多,我已经来了25年,1987年我就到大陆了。我要总结一下30年的过程,我习惯性分成两个,前面20年我用一句话,有关系可以卖垃圾,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当时很多的商场,你只要有关系,东西就可以在市场上卖,而且售后非常差。那时候我还是两岸跑的时候,买了一只玩具熊猫,那时候玩具熊猫在台湾只是布娃娃,大陆的玩具熊猫眼睛会发亮,还会叫,还会跑,这个很特别,价钱还比台湾要便宜,我很高兴。没想到买回去,回到台湾家里,不叫眼睛也不亮了,质量非常差。这是之前的一个经验。

后面这一段,大概是在2000年以后,你不可能是有关系,当时你有关系也不可能卖垃圾,这段时间你开始要讲求你的产品质量,开始要有品牌,你的产品一定要有好的品质,要有好的品牌,你才有办法在市场上竞争。

从现在开始,12年到未来,我有一个新的看法,我们要开始了解国家政策是怎么走,有能力的人你就要想办法去做政策,没有能力的人你至少要跟政策。

十一五没有一个台湾人知道什么叫十一五,现在你问十二五,谁都知道十二五。所谓的政策很简单,就是政府的五年计划重点是什么,关注什么,像我们节能减排,到2020年我们要减碳20%。比如说现在在推农业,新能源等等,这些东西是什么,我经常在台湾一起分享的时候我讲过,如果你的事业已经发现你到了一个瓶颈,你再也没有能力去转变,或者叫转型升级,如果很多方法你都用了,觉得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做了,我经常说收起来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就不要做了,把生意结束了,留一笔钱做晚年。当你有2000万的时候你还要去拼,当你剩2000块的时候你就哭了。你一定要清楚这个社会的变化是什么,你究竟跟得上还是跟不上,如果你用尽所有的方法都跟不上,你硬要跟,你一定是会失败的。大家要看清楚这个情况。

接下来我想讲的是什么,到底这个外销型的方法和内需型的方法有什么区别,这是台商在大陆的一个转变,过去台商到大陆上,主要因为我们看上大陆低廉的工资。我们以前大概在台湾请一个工人,大概是在90年代初的时候,我们在台湾请一个工人,在大陆我们可以请12到15个工人,当时是这样一个差距。到现在是什么情况,台湾过去10年几乎没有调薪资,但是大陆天年在涨薪资,现在在台湾请一个人,在大陆只能请1.5到2个人,实际上台湾的薪资和大陆一直在拉近。当然大陆的工人素质也不断在提升,这是事实。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我跟台商讲,如果你想要这个时候你发现你的订单接不到了,你发现没有生意做了,这时候你再考虑转型升级,根本不可能,你怎么转?

第一,外销的程序就是出去接单,接完以后人家开的信用证给你,你去买材料,把东西做好,送到港口,就把钱押回来,外销基本上是这么做的。但是内销是什么,你把东西做好摆在那里卖,但是可能60天,90天拿不到钱。你想做国内的内需市场,等于你原来做外销,可能你准备一千万,你大概可以做800万的生意,你现在准备一千万,你只能做200万的生意。因为所有的商品的销售,基本上都是以百货公司为主。因为你说自己开一个店面,你有很多面临自己收钱的问题,我们跟餐饮不一样,餐饮是必须要有一套系统做东西。让做外销的人做内销,你等于让种水果的农夫去开咖啡厅。

现在我们一直有一个口号,叫转型升级,转的型是不是你有能力去转,你有没有办法去升那个级,如果转不过来,你不能转型,又不能升级,你就这样耗下去,很多公司就倒掉了。

王璞:刚才咱们台资介绍的我非常有同感,三点,第一台资企业非常关注政策导向,我们关注政府关系,今后这块反而要忽视了,还要关注政策导向。

第二,人工成本过去差10倍,20倍,现在只差一两倍,成本的优势,人工红利在逝去。

第三,过去做出口,不用考虑库存挤压,卖给消费者资金回笼,不用这样考虑。

在不久前我主持中国服装产业论坛,中国大的服装企业都来了,他们跟我讲中国制造服装企业品质非常好,但是很多外贸生产企业不愿意给中国的品牌企业,销售企业来做代理加工,质量非常好,中国生产的服装企业品质非常好,但是为什么不愿意给中国做待工,或者很难转向品牌企业?就在于玩儿法完全不同。所以我特别有感触。

下面我们请朗诗集团的田总(音)跟我们说一下。房地产行业是不是现在不妙?还是很有信心?

田明

田明:我先说一下我们今天的主题,这个题目选题非常好,消费,这个消费指的是居民消费,因为消费还有一部分是政府消费。居民消费在中国GDP里面跟中国的经济规模,发展阶段严重的不相称,只有35%,我们曾经达到过50%,由于投资的权重越来越大,加上出口,所以国内的消费这块在逐年走低,发达国家一般都会占70%,80%。

十八大提出来,中国要改革开放,经济要转型升级,要把从投资推动,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转变成靠内需的增长模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改革命题。

其实我们的出口要想继续增加不容易了,我们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中,我们低成本的优势正在消失中。现在很当的国际商场里面,已经越来越多的看到中国的竞争对手生产的商品。

从国际来讲,中国在各个经济体的商品已经占有很高的权重,现在人家的经济也不好,你还想继续靠出口来增长,这似乎不现实。

从投资的角度,中国投资占GDP的50%左右,我们也没有好的项目可投了,现在再投的都是铁公鸡。现在大家如果走到中西部地区,可以看到非常好的高速公路,就是上面没有车跑。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投资推动型,出口拉动型,到内需拉动型,这样的增长方式调整,是需要一些外部条件的,首先需要改革,然后需要开放,需要建立改革体系。我们的价格是扭曲的,还被行政,国有企业垄断,像人,土地,能源,资本,这些要素都是没有完全开放,还处于一种计划经济的状况。这种改革最重要是把要素市场化,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这对于很多人都是有巨大的帮助的。

第二点要开放,是指对内开放,我们很多的服务领域,能够推动消费增长的,都处于垄断状态,比如医疗,教育,住房,很多方面非常有前景,包括金融服务业,但是现在基本上都处于一种垄断状态。如果不把这些领域向社会资本打开,我们不会创造更好的消费。

第三,建立社会保障体制。中国的消费除了投资占比高把消费降下来,我们本身增长上不去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不好,我们要买房,要供房,要准备生病,孩子要上学,这是个巨大的负担,还有养老等等,如果这些后顾之忧没有给大家消除,这时候大家选择储蓄,不会去消费,不会去购买。所以真正要把中国的消费能够成为中国经济的推动力需要改革,需要开放,需要建立保障体系。只有这样做才行。谢谢。

王璞:下面请出白领时装的苗总说一下,服装行业面对上一次经济的低迷和这次低迷有什么差别?

苗鸿冰

苗鸿冰:这两次差别特别大,就像我在今年的5月底写了一个微博,那天是全中国当天微博转发量最大的微博,我写的是中国的零售业怎么了,十一以后零售业急剧下滑,而且一路下跌,跌到现在中国零售市场上从来没有见过的跌幅,甚至于有名的零售企业已经跌了30%,甚至更多。跌的原因不是人们没有钱了,是人们没有心情了,而且经营的格局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人们不可能按照传统的销售模式再去经营企业,这样经营下来一定会有很大的风险。

两个不同时期最大的区别,当以投资为主要消费拉动市场的时候,其实人们是没钱的,但是人们有心情,到现在人们提倡消费的时候,其实是人们现在有钱了,但是没心情,特别是在消费类产品里,中国人很少有那种为了生存而消费的人,一定是为了心情而消费的人。很多人现在你的心情是不开心的,为什么不开心,不是因为你钱少了,大家一定是这样一个状态,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对未来没有预期,你不敢去花钱,你花钱干什么,往往有时候消费,无论吃饭也好,买包也好,包括买房子,我买这个衣服是这件衣服给我带来的快乐,包括吃一顿饭,不是我真的饿了,是因为我喜欢你那个氛围。比如到西贝,它吸引我的就是那个瓜子,我不去吃饭的时候也让家里人去买你那个瓜子,当我没心情的时候,我吃你瓜子干什么。

中央电视台老说你幸福吗,这是对不幸福一个彻底的解释,是因为所有人不开心,希望大家开心。这是目前存在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必须引起社会高度的重视。如果再不去重视人们的这种情感和精神方面的需求,国家再发展没有用。所以这是我对新的消费时代的理解,很大的一个变化。

王璞:08年的时候,温总理说信心比黄金还重要,所以投资。当时是不是人们信心的原因才敢于花钱。现在您说是心情,还不能套信心这个词?

苗鸿冰:不能套这个词。心情比黄金还重要。因为那是政治家让我们开心的方法,但是我们每个人活在现实中,你一定知道,心情很重要。

王璞:下面请陈凡董事长帮我们做第一轮的最后发言。请陈总对这个话题进行一些批判和质疑。

陈凡

陈凡:今天在座的很多老朋友,还有一些新朋友。其实我们看这个题讨论的是市场环境,关于投资的市场和出口的市场,投资主导的市场,实际上是我们一个特殊经济危机的状态,或者在过去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时代,这个投资主要指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由于这个投资拉动了各行各业的投入。但是这个东西是这样,当你的基础设施建设达到了一定规模,比如拿中国和印度来比,中国和印度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们去过印度,印度要多烂有多烂,我没见过那么烂的国家。但是咱们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非常好了,可以看出我们中国的高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全世界第一了。

但是投资时代最主要的是,它是一个重资产,重资本密集型的这么一个投资,它是跟通货膨胀率相关的,你会发现投资回报率并没有上升,而是在下降。所以在投资的时候,如果我们真衡量一个市场的增长,价值增长的时候,我们是要看这个市场是不是一个可持续的,长期的,稳定的可预测的增长。因为从政府来说,这个投资是把税收的钱拿出来做一些环境的基础设施,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这跟我们后面讲的消费好像不可比,因为消费主导的市场,这是消费者的事,既不在产品也不在市场,实际上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头,所谓的我的心情,心情就是你心智中你要买东西的驱动力。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消费主导最核心的问题,是怎么样能够把消费者的心情,消费者购买的欲望给调动出来,这个调动的过程,我们叫蓝天战略。作为一个企业家,作为一个行业的领袖企业,你不是去打广告,把你的产品质量做得如何好,重要的是怎么样让消费者认你这个东西。

至于出口企业的问题,我们看问题无论是投资和出口,我们都不能割断历史去看一个问题,中国如果没有出口,没有投资,就没有今天的消费。我们中国是从做贸易开始的,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任何一个外来投资首先一件事是跟你做贸易,他不会到你这里建工厂,做贸易以后才有建工厂,才有出口。出口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不是低成本,其实出口行业之所以是低成本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我们做的是大宗商品,而不是消费垄断性的一段。大宗商品的特点就是低成本,同质化,没有定位,没有定价权。出口行业的特点最大的核心,你去帮别人做嫁衣,大块都是让人家挣走了。

出口行业之所以难从四个方面考虑,第一,人力成本的增加,第二出口退税没了,第三汇率,第四劳动密集型和出口密集型的问题。今天中国的出口行业,包括中国的对外投资,也都是我们首先中国是要出去的,是要带着品牌出去,带着理念出去,这种出口企业我们应该鼓励,包括高端出口,包括投资。投资不是一个错误,我们说的投资主导是从政府的角度去投资,但是作为一个投资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这个时代还远远没有开始,更不用说以它为主导。

而消费的环境,我们中国的消费市场的潜力和正能量是非常非常大的,我对本届政府是非常有信心的。

王璞:陈总为了表示信心,特意成立了一个自己的投资消费的投资公司,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了你的信心。

下面说说未来我们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来自何处?其实核心竞争力,全世界很有名的教授波特讲(音),低成本,差异化,专心经营。说到低成本和差异化,最典型的就是一百年前的例子,那时候福特汽车非常有名气,我们要制造一种颜色,一个样式的一个汽车,甲壳虫汽车,目的是降低成本,让所有美国人民都买得起,用得起这个车,简单地满足需求功能。

在这种情况下,福特汽车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司,最棒的企业,工资也高,创造了很多的典范作用。

紧接着他的没落来自于通用汽车,他采取差异化的品类定位,通用就超越了福特。

一百年以后的今天又重新摆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场合的话题,我们每个企业核心竞争力来自于什么?是不是来自于成本优势的保持?还是完全放弃成本优势,完全走个性化需求,走大家喜爱所带来的价值感?到底应该怎么走?可能各行各业还不同。从苗总开始,您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您未来的路怎么走?

苗鸿冰:作为一个时尚产业,最核心的竞争力是品牌和品牌价值,绝不是低成本。一般很多人把服装企业都会变化制造,会认为制造业,后来发展成服装行业,其实现在的服装行业已经不是传统的服装行业,它是一个时尚行业,是一个讲故事的行业,是用美来征服世界的行业。所以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有一个非常棒的品牌,而这个品牌让所有人去仰慕,让所有人去追捧。

就像在国贸大家看到那么多世界级的品牌一样,你为拥有某一个品牌的产品感到幸福的话,这就是这个品牌的核心价值。

王璞:苗总我跟他很熟,他已经多次讲过他的定位,成本不做过多考虑,而是真正在品牌上,在引领时尚潮流上做文章。我发一个微博,这是苗总的原创,出人意料的创意,时尚流行作品,绝不妥协的细节,精致人生的服务,高朋满座的人气。这已经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诉求点,将来企业之路没有对错,您这条路是准备这么走下去了。大家把掌声给苗总。

下面请来自地产界的企业代表田总来跟我们谈谈您的竞争力来自于何方?

田明:首先我认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只能来自于差异化。波特有三个竞争理论。聚焦又分聚焦在成本还是聚焦在差异化。企业的竞争要想形成核心竞争力只有差异化,与众不同,你能做出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你就有核心竞争力,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就是同流合污,和好多人一样谈不上核心竞争力。我理解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企业要实现差异化。

我们朗诗地产,房地产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主要靠花点钱去圈点地,再随便弄个房子,把房子卖了就赚钱了。所以地产商在黄金十年里面其实没什么本事,能赚钱是因为市场好。你看一下市场增长曲线就知道了,是因为市场好赚了钱,机会好。

地产商谈不上什么核心竞争力,尽管很多地产企业都说我有核心竞争力,各行各业很多的企业在归纳,在总结,在提炼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一样,仔细地去看一下,其实也就是领导人的主观喜好而已,谈不上核心竞争力。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像苹果,像好多企业真正有核心竞争力,他跟别人不一样。

至于朗诗不走寻常路,总是想与众不同。比如说我们的产品,当所有的房子随便做出来都能卖的时候,我们会去做一些对社会来说更加速度,低碳的房子,对于消费者来说是更加舒适,更加环保健康。我们开始只做一种产品,是高技术的,但是随着市场,我们自身的规模变大,市场上政策的变化,所以我们现在也做一些低成本的,低技术的,但是也同样做一些绿色建筑,做一些对人更友好,把人放在以人为本,把人放在最核心的位置上,努力做出和普通的地产商不一样的东西。

我们最近在上海做了一款新的产品,是面向刚需的,人群是要刚要结婚的新上海人。围绕这样的客户定位你帮他选一块地,这个地不能太贵,你卖给他买不起。要远一点,地价便宜一点,但是要考虑公共交通方便不方便,居住地点到他的公司地点在不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像北京,上海,都是在一个半小时以内还是能接受的,像有些城市比较小,30分钟,40分钟也能接受,反正每个城市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是要做研究的。

这些人现在没什么钱,但是他有素质,未来的预期很好,所以他对品质是有要求的,我们还加了很多环保的概念,这样做出来的房子,一看就完全是照着他去做,从买地到规划设计,到面积,到收纳空间,以及小区里的环境,配套等等,全部是围绕目标客户来做的。这时候你发现你做的和普遍的地产商模式是不一样的。你帮助客户创造了价值,你在销售过程中获得了一部利润,企业也就赚到钱了。核心竞争力就是与众不同。

王璞:田总讲得非常好,过去我们需求一般人都能够发现,但是看谁胆量大,敢投资,速度快,赶紧满足这种非常显见的需求,而未来从现在开始,我们企业家的特质不仅是有勇气,有胆量,而是如何去发现这种需求。

在海平面上一个冰山,海平面以上的冰山是容易看见的,但是海平面以下的冰山是不容易发现的。我们未来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如何琢磨这种需求,真正以人为本,琢磨人那一小段的需求,这个就是差异化的需求。

这样我们企业不断地率先发展这种需求,当别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你提供了产品,这时候是蓝海。你还有本事再发现新的需求,需求永远没有尽头的,这样你永远走在蓝海上。

田明:其实在市场竞争当中,只要你比竞争对手领先一点就够了,别人会模仿你,你保持你持续的领先优势,这就是创新。持续的创新能力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王璞:下面请江总谈谈未来你的核心竞争力。

江永雄:我们现在做一个互动环节,我想了解一下现场在座的,你的企业是属于制造,属于品牌,就是属于外向型或内需性。因为我们两样东西都有做,皇冠其实是以生产开始,我们待工国际品牌大概60%。这些国际顶级品牌里面,60%是我们皇冠加工的。因为这两个核心竞争力不一样。我们有个口号,我们在做制造这部分,口号是所有人是减一分成本,获取顾客的需求。我们的口号是减一分重量,因为箱包的重量很重,你做得太沉了,现在我们托运都有限制,我们想办法减一份重量,获取顾客的需求。减重量跟减成本是两个概念,可能减重量是需要增加成本。

另外一个就是品牌销售,核心竞争力应该是在宣传,广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品牌就是用广告堆起来的,但是广告并不一定天天在中央电视台就变成世界名牌,你必须要塑造你这个产品本身自己的文化价值,你的文化是什么,产品的文化精神在哪里,这种东西不是只有单纯的说故事,你必须具备那样的东西深化它,想办法把它提升,这样才能变成你的核心竞争力。

现在有很多朋友是因为我去买皇冠箱包,倒不是因为看到皇冠箱包才认识我。你一个企业的领导人自己必须要能够去做你的品牌推广,你要告诉人家说凭什么我的东西要比别人的东西卖得贵,这两个东西的品牌竞争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刚才田总讲差异化,实际上差异化有很多不同的化身,比如说蓝海是一个创新,是惟一,这个都在讲同一件事情,只做惟一,不做第一,惟一就是没有人跟你一样,创新也是一样。所有的东西的逻辑都在做同样的掩饰而已。

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需求,有不一样的想法。我有两个概念,一个是我们原来的箱包,一个是我们做台湾印象(音)这个平台,这就是一个很新的差异化的平台。我们现在希望让你一来就知道这就是台湾的,而且一进来就是台湾的。过去十年,百货公司里面,你有没有看到你走到哪一家百货公司,现在哪一家除了店名不一样,里面的东西都一样。我发现走到哪里去买都是一样的东西,并没有真正做出差异化。这家百货公司跟那家百货公司都一样,大家都是哪一家打折就去哪里,这样就会让一个消费上面的情况慢慢的疲乏下来,就没有办法再去需要。

所以苗总创造的心情比黄金中国,就这样一句话,其实是非常切合现在消费者真正的需求,怎么样去创造大家有好心情,愿意消费你的商品,这是最重要的。

王璞:买东西,我们不太愿意逛百货公司,如果台湾印象有这样一个名品群,我可能去,因为到那能找到一种心情。

下面我们有请贾总谈谈餐饮行业的核心竞争力。

贾国龙:我们的主导品牌是西贝西北菜,我们的品牌名是西贝,但是我们要开创一个西北菜品类。中国现在有传统的八大菜系,西北菜是一个人们心智中和现实中以前都是没有的,从西贝开始,我们率先创出西北菜这个概念,我们要给西北菜定义。

西北菜我们现在的理解,它要选择来自大西北的天然食材,因为大西北有这样的资源,有各种各样的优质农副产品,草原的牛肉和羊肉,天然的牧草长大的牛羊在中国数量并不多,那种草原一年羊的出栏量就一千万只,但是它和育肥羊的品质有很大的区别,西贝就是要把天然草原的羊,转化成美味,在我们的殿堂里呈现给顾客。

还有黄土高原的五谷杂粮,这里的五谷杂粮和其他地方的五谷杂粮有很大的区别,它属于低旱,属于人种天养的原材料,产量非常低。这些健康的原材料,再配合我们地道的传统工艺,我们现在不使用鸡精,香精的,这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餐饮品牌的一点。现在追求健康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有国外生活背景的人,对味精是有很敏感的排斥。因为味精这个东西它属于化学调味品,在美国用味精必须标名固安酸钠(音)会导致你神经的不稳定,在欧洲很多国家是禁用味精的。日本人发明味精,现在他们基本上是不吃味精的,这就是我们的差异化。

我们用天然的食材,地道的工艺,制造的与众不同的西北菜。而且这个定位会让我们西贝未来持续多少年,最终让真正的消费者认可你,因为真正的品牌竞争还是在消费者的认知中,你持续做到,持续做好,还有大量开店,就会把你这种定位就会植入顾客的心中。

我们不靠成本领先,我们用的东西都比市场上的东西贵,天然食材就比普通食材贵,天然牛羊肉比北京市场的牛羊肉一斤贵5块钱,不用味精明显就把成本加高。你只能聚焦差异化,走低成本是走不通的,那些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最后会选择你这个品牌,喜欢你的品牌,愿意为你的优质付高价,这就成为我们西贝的核心竞争力。

王璞:等于开创了一个菜系,西北菜。最后我们请易总来讲讲啤酒行业。别的啤酒是不是在您那个地方能进去?

易昕:核心竞争力就是品牌,但是除了品牌以外,还有它的渠道,还有它的服务和创新。

消费者是自己去选择,他对你的品牌的了解,信任,这是非常重要的。哪怕同类产品在消费者心目当中它能占到主要地位他就去选择,如果不是主导地位,消费者不认可,你就没这种机会。

我们做啤酒品牌是第一的,我的啤酒主要集中在江苏的东部区域,我们也没走远,我们在这个区域里面,南通,苏州,泰州等等,我们把这个区域做好,33000万人口,相当于欧洲的几个国家,所以我们把这个区域做好,能够改善大家的生活,应该说也是有很好的发展前途。

在这个区域里面,我们不断把我们的酒,我们今年做了一个中国最美的啤酒公司,这个是酿酒协会和食品行业开了以后非常自动化,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用全球最好的原料,专门来做,打造最好的啤酒。在这个区域里面再加上你的渠道是非常的强势,这就构成了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所以在我这个区域里面,有可能别人说是世界品牌,国际品牌,但是在我这个区域里面,我的品牌叫大富豪,就是世界品牌。你有这样强势的品牌,消费者就喜欢你,就追捧你,他愿意掏钱。我们很多人有体会,你不喜欢的东西你会改变,这个改变就是靠品牌。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