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图文实录】领袖年会尖峰对话—“农业投资热的冷思考”

2012-12-09 13:12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年会尖峰对话“农业投资热的冷思考”的详细内容。

 

 

刘石:我们现在开始今天话题的内容,农业投资的冷思考,我叫刘石。现在也开始转做农业投资,农业还是投资热,我们还是要有一些冷静的思考,在世界农业这些年的发展,是在一个起伏跌宕的过程之中,包括人口问题,耕地的问题,技术储备的问题,一直是大家关注的重点。

中国最近官方已经宣布了,中国连续9年的粮食增产,但是在后面还是有一些隐忧,包括大豆进口,去年达到了6000万吨,如果我们要生产同样大豆自己自足的话,大概需要3亿亩土地,压力还是很大的。

在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农业进入我们投资的领域视野当中。

今天我们请来了各个方面的专家,请大家来从他们的角度来解读一下农业投资到底是一个长期的热点,还是一个中短期的行为,未来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第一位是奥列戈·巴赫马久科先生,是乌克兰最大的农牧集团的董事长

第二是岳国君,中粮控制董事副总总理

宋洪远,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程国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学术委员会秘书

Raj  Vardhan:新加坡奥兰国际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裁

陈南,郑州三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韩伟,大连韩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最后一位是大北农的宋维平先生

我昨天晚上刚刚从美国回来,在美国的爱德华州参观了他们的农业公司,他们是世界著名的三大黑土地之一,第二块黑土地是黑龙江,第三块著名的黑土地就是在乌克兰,我们先请乌克兰的奥列戈·巴赫马久科先生介绍一下他们的黑土地,他们来到中国,他们希望能够在中国和中国企业有哪些合作,在农业投资领域,希望做哪些事情。

 

 

奥列戈·巴赫马久科:首先非常感谢您让我在这里讲话。我们乌克兰是一个农业大国,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国。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对农业产品今后的需求量会不断地增加,所以我们乌克兰和中国在农业合作方面,有很大的前景,我来这里就是介绍一下,我们乌克兰的潜力,还有我们乌克兰和中国在农业和农业投资方面的可能性,投资的机会,投资的前景。

目前来讲在农业产品,特别是对蛋白之类的,主要是肉产品的需求量在不断地提高,第一是人口增加的原因,第二是很多国家,包括中东和亚洲国家,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在有一些调整,有一些改变。所以全球的肉,基本思想粮食的需求量,将来也会不断地增加。

目前全世界的经济处于一个经济危机的阶段,中国要保持社会稳定,要保持稳定的发展,一定是要发展自己的工业,以工业化为主,这个工业化就导致很多的农民搬到城市,很多的农土地建工厂,或者是建城市。所以这样的话为了继续增长经济,中国政府不得不开始要继续发展工业。

而农业生产也要工业化,产业化,这个就肯定会导致饲料使用的增长。主要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农民在家里养一头猪,一年就需要150公斤的饲料,因为其他的都是他自己家里人吃剩的东西就给猪吃。而在工厂里,在猪场里养一头猪,它光吃饲料一年就需要350公斤的饲料。

所以将来中国会需要越来越多的饲料,养育更多的牲畜。

乌克兰是玉米和粮食生产和出口一个大国,在将来乌克兰的粮食生产和出口量就会增长。

刘石:我们都知道乌克兰被称为世界粮仓,在中国过去这些年,我们粮食的进口主要是从美国,阿根廷,巴西等国家进口,未来开拓乌克兰进口资源,对我们整个国家的粮食安全也是非常按照的。

在中国进入WTO以后,整个农业发展,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进口的挑战,包括我们巨大的国际竞争的压力。程国强先生是负责农业谈判的小组,请程先生介绍一下WTO以后,中国农业面临挑战和未来你认为在未来注意农业发展和农业投资的一些主要的方向和内容。

程国强:我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程国强,我应该算是中国农业对外开放的一个见证人。刚才乌克兰奥列戈·巴赫马久科先生讲的乌克兰农业的潜力,对中国今后更长的时间,应该是我们利用国内外资源一个重要的可以合作的,可以预期的基地。我们也希望乌克兰为世界粮食的供应,特别是为我们一些农业资源的供应,能够提供可持续的供给。

对于中国来讲,中国开放11年的时间,应该说改革开放对我们的农业,特别是我们农业食品系统带来的变化,使我们在开放之前是没有办法预料的,法国这样的一个开放的先例。

所以从现在的基本格局来看,我们农业到今天这一步,特别是我们在植物油领域,我们在农业原料领域,现在在大规模上利用了国外的资源,补充了我们国内耕地资源不足的问题。

尽管如此,农业从现在起到今后的10年,20年,我们所面临的供给的挑战压力还是非常巨大的,一方面我们资源不足的问题,水资源短缺的矛盾仍然会越来越突出,另外一方面,未来10到20年,我们从中等收入向高阶段迈入的过程中,我们食物仍然是增长的趋势,农产品短缺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今后是我们面临国内的一种环境,乃至从全球范围看,这种紧张的局面还会持续下去。

国内很多的工商企业非常关注农业投资的问题,我们前不久有一场大范围的讨论,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我们现在已经有的农业企业仍然在徘徊,他们现在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他们所面临的经营环境也是前所未有的。

今天讨论这样一个话题特别及时,回过头来看应该理解,不管是工商企业还是已经在农业里面投资的企业要认识一下,究竟什么是农业。农业是什么?

我们所处的位置,包括我在的位置,还有韩总的位置,岳总的位置,看待农业的视角是不一样的,政府的视角也不一样。我们面临着自然的风险,还有市场的风险,这是一个认知。

另外我们企业所普遍接受的一个观点,农业是一个永不衰退的产业,只要有人类存在,就会有农业和食品,中国农业投资的前景应该是非常广阔的。从现在开始到今后10年,20年,中国的食品消费是高速增长的阶段。大多数企业都认同一个观点,农业是一个具有前景的,有机遇的行业,农业是永不衰退的产业。

但是从政府来看农业是另外一个概念,胡锦涛总书记,还有决策部门的人士对农业的定义,农业是一个安天下,稳民心的基础产业,它是一个国家自立,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基础产业。农业本身的特点跟我们投资的时候考虑是不一样的。

第一,农业的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在控制方面可能比其他产业要更难。比如说空间分布得非常广阔,市场信号是滞后的。

第二,整个农产品的价格弹性非常弱。鸡蛋价格上得很高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个晚上把鸡蛋都推到市场,因为它需要一个周期。在产品的特征方面,价格嘉兴和我们的工业品是不一样的。

第三,农业的比较利益永远是下降的趋势。在世界所有的范围内,农业的比较效益和其他行业不一样。我们农业里比较效益是逐步下降的。

农业是工业化进程中农业劳动力没有转移之前的蓄水池。我们要高度关注土地过快,过多的被占有的趋势。我们要防止工商资本过多地持续地占有农用土地,要防止共同资本进入农业土地,导致土地出现非农化的趋势。这样一个政策信号对我们今后的投资,在行业选择上已经制定了一个政策的边界,就是我们所有企业要关注的。

第三,农业还有一个外部性,它涉及了粮食安全,涉及了就业,如果处理得不好,政府就要干预了。我们农业投资不完全是产业角度来看,更多地赋予了政策的趋向。

刘石:下面请宋主任介绍一下,一些政策根据来讲还不够给力,13年一号文件会不会出台一些新的政策,在农产品价格方面有一些松动的地方,请宋教授解读一下。

宋洪远:至于13年有什么文件,这个主要看中央怎么安排,这个我不清楚,至少农业的发展,讲过去,看现在,讲将来,我说三句话,第一句话十年应该说成绩不小,粮食用三句话,联系9年增长,6年在一万亿斤以上,4创记录,单产,总产,人均占有量和三种谷物产量创历史最高纪录。我们的棉、油、糖,我们的瓜果菜都在增长,成绩不小。

第二,挑战也不小。我们今后土地和水资源在增加,第二,生产经营成本在持续上涨。第三,无论是自然风险还是市场风险,还是食品安全的风险都在增加。第四,由于成本的上涨,价格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比较效益还是下降。还有一个我们劳动力的大量转移,一些地方农忙的时候缺人手,劳动力老龄化这样一些事情都是挑战。

第三,就是潜力,机遇也不小。劳动力转移了,劳动力老龄化,恰恰给我们企业投资农业提供了一个空间。

第二是我们这么多年的政策文件,每年一个中央工作会议,很多都是对我们农业有利的政策环境,最重要就是公共投资改善了农业和农村的基本设施条件。

第二个潜力空间,就是市场需求和农产品价格。市场有需求,农产品价格上涨,这是我们企业投入要考虑到的收益方面。

第三,我们对工商企业长时间大面积直接租种农户的土地这样一种形式我们不提倡,但是我们鼓励工商企业为农户提供产前保证,产后服务,发展产业化经营。

我们今年发了2012国发红头文件,就专门支持农业生产的。我们鼓励社会资本投资新农村建设,还有一些鼓励政策。成绩不小,问题也不小,但是潜力也不小。谢谢大家。

刘石:关于个农业产业,我们过去主要考虑安全的问题,从国家角度来讲,更多关注也是一个粮食安全,更多是一个数量安全的问题。但是从市场经济角度来考虑,我们还关注价值,价格,包括我们的消费水平提高以后,肉蛋奶的增长增长了很多年。实际上吃得饱和吃得好之间相差可以是很多倍,穿得暖和和穿得好可以相差很多倍。就这个话题我问一下我们企业界的一些领袖,肉蛋奶的发展未来在哪里?韩先生您说一下。

韩伟:我养鸡养了30年,中国农村肉蛋奶的发展和变革这个过程,可以说我是亲历者,实践者,也是一个见证者,鸡蛋要票的时候我在发展养鸡,后来是卖方市场,到今天我还是在坚持。肉蛋奶的安全主要的结症,就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中国农业的产业结构过于集中度太低了,规模太小了,就很难形成这个产品的标准。

我们现在鸡场300多万只蛋鸡,在我们国家这样的鸡场应该有千百个,这不够的,为什么他们发展速度会这么慢,实际上党和国家这些年,包括国务院的政策都是很好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的农业人口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人口的比重,发达国家农业比较发达的,农产品质量比较安全的国家,农业人口没有超过10%的,我们城市化进程已经很高了,但是我们的农业人口基本上还是在4、50%这样一个比例,在这样一个农业人口城市化进程还没有到达的这个时候,我们的农业产业想集中度高,门都没有的。这些农民干什么去?

所以我们在相对集中的龙头企业想迅速的扩大,也是门都没有的。因为脆弱的小群体是你左右不了的。

我说中国农业并不是永远朝阳,中国农业要经过较长时间的挑战,我们不愿放弃,我们已经走过30年很艰难,如果我们放弃了,真的就太可惜了。我们现在这些龙头企业,一定要扶持他们,包括我们做强做大,尽管艰难也要坚持,坚持来推动食品安全,推动这个行业进步。这个推动,无论是党和政府,还是消费者,百姓,应该取得共识,改革开放30年无庸置疑,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我们的改革程度没有惠及农民,农民没有得到实惠,但是并不是我们党和国家不重视农业,这是一个现象,这是一个事实。

我就在想老百姓想过日子好一点,农民想收入好一点,大家想好一点,就是我们党和政府的工作目标,这句话我看到了希望。他们的工作目标就是我的希望。现在食品安全问题亟待解决的,一个个企业健康发展壮大,现在国际上的一些品牌,包括国内的资本想导入农业产业,这里不是地域,但是这里也不是天堂,这里需要奋斗和坚持,而且要坚持几年甚至几十年。

我在丹麦,在美国,在欧洲,我受到了刺激,我对农业非常有情节,我到了国外之后,人家就向我介绍这是我的农庄已经300年的历史,我的曾祖父是怎么创建的,现在由我接掌。我们13亿人口的大国,我们应该有千千万万这样的农庄,把我们的农业产业,无论种水果还是种蔬菜,还是搞养殖的都能够发展起来,这个问题就能解决。现在最重要一点,还要有好的政策,而且切实有效。谢谢。

刘石:谢谢。我非常赞同韩伟先生的观点,产业集中度还有规模化,这是提升产业劳动生产率,以及提高食品安全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之一。如果过于分散,他的效率不行,安全性也很难得到控制。

我给大家提供一个数据,美国的农业现在占GDP的2.5%,非常低,但是美国的农业人口是1.74,中国的农业GDP10.2,但是中国的农业人口大概是45%左右,45%的人口分10.2%的GDP,不到平均数的四分之一,另外55%的城市人口分90%的GDP,之间差异大约是10倍。中国的农村人口,农民没有获得实惠,GDP的比重是城市人口大约是十分之一,说明他的社会资源和社会劳动机会的占有是非常非常低的。世界上的农业大国,包括美国,法国,加拿大,巴西,四个国家的农业人口的平均的GDP是超出全国平均水准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就规模化来讲,中粮集团是在全国是走在前列,特别是从田间到餐桌这样一个概念,不仅仅在提高效率,而且在安全性,在打通产业链方面理念非常超前,请岳国君先生解读一下中粮战略的一些思路,以及农业投资领域方面有什么建议。

岳国君:谢谢大会,谢谢主席。我是来自中粮集团的岳国君。我做的业务是粮食加工,刚才听了他们几位的观点我很同意。

我觉得从我的角度上有几点认识,中粮率先提出来全产业链的方式,我们主要是两点,第一点,希望我们通过内部资源的整合,使我们成本降低下来,使内部的流程尽可能缩短。

第二想通过全产业链,对食品质量安全,从源头一直有一个很好的控制,主要是从这两点。

我本身并不是从事农业的,但是我的观点我想对农业有几个认识,第一点,我们现在的农业,我一直觉得我们大家把农业看成是一个相对来说是基础的,我自己认为农业应该是一个高科技的产业。比如说美国做的第四代的育种技术,目前在中国我们还没有大的实验,也没有大的产业化的。

在中国经常出现的问题,比如这个人没有什么工作能力了,你去养猪吧,去种地吧,其实这个我觉得可能是我们一直把农业的定位,定位到一个很基础上来,这可能是我们认识农业上一个问题。所以我自己来看农业,因为我们农业这个产业链很长,我们可以从种子,种植,一直早栽培,整个过程中,每一个环节无不渗透着高科技元素,我们低生产效率的,可能是一个问题。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我们农业的出路究竟在哪,我自己的观点,农民要想得到实惠,要想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要有收益,农民必须从土地里走出来,我自己认为农业产业化,特别是龙头企业的拉动是根本出路。丹麦的GDP农业占18%,我们现在占10%是不是多了,我认为不多。

第三个观点,农业产品不仅仅是我们的食物,不仅仅是食品,它还是我们工业的原料,意味着我们跟每个人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比如我从事这个业务,它跟医药有关,跟衣食住行都是有关的,我们应该从更高的层面上理解农业,这样会给农业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谢谢。

刘石:谢谢。在国际上还有一个公司跟我们中粮非常相像,这就是新加坡的奥兰国际有限公司,请他们来介绍一下国外的经验,到底在农业领域要进行投资的话,应该考虑哪些问题。

Raj  Vardhan:首先非常感谢今天中国企业家杂志能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组织这个小组,我们有机会来进行农业方面的问题来讨论。

我们从事44种农产品在全球65个国家有机构和业务,我们经过过去23年的努力,我们树立了很好的品牌。在过去23年,我们的发展非常的迅速,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我们知道我们的力量在哪一点,答案就是我们集中于我们的战略。

我们首先定位我们的业务,我们从农业起家,我们把我们的业务定位在农产品领域,所以我们从来不旁顾其他。

我们另外就是建立了一个很好的业务发展模式,我们从一个产品到更多的产品,从一个国家到更多的国家,我们就是利用复制已经成功的产品,走向相邻的产品或者相邻的国家这样一个业务发展的模式。我们发展成功一个模式以后,我们看有什么其他的业务产品,或者其他地方跟我现有的业务共享我的能力,共享我的客户,共享我的渠道,共享我们的成本,或者整个竞争的游戏规则类似,如果是五个方面有三个分析是共享的,那我们觉得我们可以进入到新的产品,或者新的地区。

关于战略,我们始终坚持我们差异化的竞争方式,首先看我们是不是能以最低的成本生产我们的产品,提供我们的产品。另外我们看能够给客户增加哪些价值,所以我们差异化是我们非常明确的一个战略的原则。

我们在内部从事我们业务的时候,我们也会有内部筛选的规则,我们着重于经营业务,比如像我们做农民的时候,我们是真正做农民的业务,而不是依靠土地的增值来创造效益。所以我们在任何地方设立工作,我们不是自己直接去购买土地,我们是租用土地,我们认为我们要通过实际去经营产品,经营业务,来获得价值,而不是通过土地的增值来获得价值。

另外我们认为所有的项目必须是争抢的,我们必须考虑到项目的成本,一个重要的观念,我们不认为股东的投资净资产是没有成本的,我们认为我们的成本是来源于资本,一个是我们的借贷,另外就是我们的净资产,也是有成本的。我们必须保证我们所有的业务都是能够挣钱的。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非常关注风险管理,哪些风险是一次性的风险,哪些风险是持续性的风险,我们怎么规避风险,我们跟一些分散客户合作业务的时候,哪些风险是我们可以提前预料到,我们能够控制的。所以哪些风险,包括土地和水资源这些风险,我们都有比较精细的评估,全县的风险管理也是我们着重的一个方向。

刘石:非常感谢,Raj  Vardhan先生跟我们分享了他们公司在投资国际领域的经验,特别和国内企业有些地方是一样,有些地方不太一样的,我们都希望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技术,经营模式都能够是一个持续盈利,但是国内企业还会更多地关注一些土地增值本身的问题,这也是中国特色。

在我们整个农业和食品的领域里面,在中国过去这些年有一个产业的发展是比较迅速的,就是快速食品。郑州三全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南先生也在这里,请他分享一下,在这个领域他的一些增长的机会在哪里,他应该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应该注意哪些。

陈南:我们作为大量使用农民的企业,每个企业都有向上游延伸的冲动,我们如何来保证原料的稳定和食品安全。粮食安全是两个领域,一个是量的保证,一个是质量的保证,这也是我想讲的。

中国的农业有它的特定的一些特点,我理解主要有几个,第一,生产要素占用比较多,主要是土地。农业特性单位产出是比较低的,如果按目前中国地区的一个情况来算,一亩地的产出就是2000块钱人民币左右,两万亩地一年的整个土地粮食的收入也就在4000万,这个产出还是比较低,占用的生产资料还是比较多的。

中国的土地承载了土地上的劳动者,这些劳动者可能已经转移到城市,它还承载着劳动者的社会保障。大家认识到一个共性的问题,无论从食品安全,还是从粮食安全的角度来考虑,必须走产业化,必须走集约化的道路,但是目前我们为什么走得那么难,很多企业也想涉足这个领域,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成功的模式,主要就是刚才我讲的,土地本身是农业要素占用太多了。

还有一个特点周期长,农业的投入是周期很长的一个投入。有了这些因素,所以说我们确实觉得投资农业对企业来讲确实是一个长期会有收益,短期很痛苦的事情。

我们的糯米这一项占了中国糯米使用的10%左右,包括进口糯米,我们占了将近10%的一个需求量。我们也在考虑建立自己的一些原料基地,但是走了很多地方,我们发现前面我讲的那些问题,制约了企业对农业投资有一些硬性的影响。

换来另外一个思考,中国未来的发展就是城镇化,但是城镇化必然带来工业化,如果没有工业化和城镇化是伴随而生的,你要走城镇化道路,必须有工业化。农村怎么样产业化,农业如何产业化,确实是我觉得现在是提了,我们去了东北,去了一些原料产区考察这个问题,确实土地的集中是目前来讲农业投资里面最核心的一块。

农业的投资,大概有三块,一个是农业生产资料服务的产业,包括种子等等是一个产业。第二就是种植,第三是养殖,农业这里面分了这样三类。

我们原来考虑,作为一个企业投资,你必须形成一定的规模,但是现在我发现中国很多农村,因为土地扭转主要局限于农户之间的扭转。我们去东北考察,东北一些地区,已经形成了适度规模,在一些地区已经出现适度规模。我在东北和一个农户了解土地情况,他们成立了合作社,大概一百多亩土地一户人家,全年入30万,我觉得适度规模可能比规模化更能够在中国推广,而且不改变目前土地的性质。

他的形式的出现,可能对企业进行农业的产业化,规模化的扩张,也形成了一种制约。一个是土地的问题,这是核心的一个问题。

因为这个命题对我们行业来讲比较大,但是作为企业我们也在考虑,一直在观察这样一个投资的形式,我主要从这个角度,微观方面讲一讲我的看法。谢谢。

刘石:谢谢陈先生。刚才陈先生讲了一些,不仅仅从企业的角度,还包括他的思考和观察,他讲了粮食深加工领域的问题,他谈到有苦有乐,另外他讲养殖业,育种,动物育种,我们过去和其他行业讨论的时候,包括灌溉等等都是投资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他还讲到适度规模的问题,由于中国小农经济,真正要做到规模化,是实在不容易的事情。就目前的管理水平来讲,过度集中规模,对管理带来的挑战是超出我们的想像,适度规模可能相对我们适应能力会强一些。

规模化和产业化,是未来产业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还有就是科技领先。大北农集团在科技的投资了大量的资金,希望科技突破带动企业后续的发展,请宋维平先生解读一下你们的战略。

宋维平: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参加这么一个论坛。我们大北农是2010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我们在饲料,科技,动物保健,动物疫苗,在种猪,以及在玉米和水稻种子的育种上面,投资了大量的资金。

我们感觉到今后在现代农业,与现在认识的农业可能是不一样的。要支持现代农业,主要靠高技术含量和高投入。

今后的现代农业可能主要是现代食品加工,当然农业所涉及的产品种类还是很多的,但主要是提供食品。美国农业人口比例很低,1%,GDP占比较低的,但是美国整个人口中从事食品加工业的人口比重达到23%到30%。我们今后可能不要再说农民占总人口是多少,而是说我们国家从事食品工业生产体系这个人口是多少。这样来说,这个农业的概念,现代农业的概念,就和我们以前所理解的是不同的,它的确是一个从产品的投入,生产高度发达的物流体系,到分销体系,一直到消费。在这个链上,最值得投资的,我个人认为第一个就是农业投入品,比如说种子,肥料,饲料,高科技,信息化的基础信息。最重要的投入,就是现代农产品的物流体系,我们国家这两个体系是非常弱的。

我们大北农是做养猪为主,我们自己认为我们今后为我国养猪业服务的一个综合性的一个企业。丹麦一对夫妇一年可以养一万头猪,丹麦国家也很严格控制猪场规模。为什么一对夫妇一年就可以出栏一万头猪,况且这些猪的食品安全没有问题,也能赚钱。最主要是支撑养猪业的服务体系,他们两个坐在家里打电话我要养猪,所有的配套体系都会自动找上门来。这就是现代农业。

我们中国人假如说不要被饿死的话,今后大规模的城市化之后,比如说70%,80%的人住到城市里来以后,可能我们国家今后需要的就是这样在高度发达的现代生产型,综合服务业体系支撑下的现代农业体系。当然我们是很愿意长期做下去的,当然我也是非常希望更多的社会资本,包括国家的政策在这个体系投入。谢谢。

刘石:他提出了一个自己的认识,除了单一的一些产业要素之外,包括育种,包括物流,他强调农业产业的服务体系,这是在我们国家目前非常缺乏的,不够完善的,可以从各位企业家,投资人也好,从这方面考虑。

下面这段时间是做一下互动。

提问:我们三大主粮全部实现了净进口,中国人未来的口粮是不是更多依赖于外国?会不会引发新一轮的粮食危机,我们采取什么措施来避免这个局面的出现。

程国强:这是一个大家都比较关注的问题。今年这种进口的增加,实际上也不是很意外的,一个是我们整个粮食供需的总量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况下,进口是个结构性的问题,不能把结构性问题当作我们整个粮食相对紧张的一个全局性的问题。具体结构我们也做了具体的分析,我这里不多讲了。

第二,从长期来看,我们今后粮食供需的缺口肯定是要扩大,我们立足国内全球供应,我们想通过我们国内的有限的耕地面积,水资源,和我们的技术,能确保我们口粮的供应,比如说水稻,还有小麦。其他的全球供应指占用土地资源较多的,同时我们又没有办法种的产品,现在已经进口了,6000万斤的大豆,棉花,还有原料性的,甚至饲料性的,比如说玉米,将来有可能进口会成为常态。

我们这样一个进口,它跟粮食危机还不能挂钩,我们国内还是能够自给的。今年国际粮价波动得这么厉害,两个月来价格上涨5、60%,但是国内市场影响不是很大,最关键我们国内有相对充裕的库存。

今后怎么另外国外的农业资源,也应该纳入到我们整个研究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的这个框架之中。

刘石:谢谢。像乌克兰粮食每年的生产出口量很大,他们的玉米生产的价格是比美国要低40%,将来扩大进口渠道,也对我们国家安全是一个重要的保证。

提问:尊敬的各位领导,我是来自河北邢台的,我们企业是做城市建设的,我们想涉足农业项目。十八大提出进行城市化近来的进程,我们对这个非常感兴趣。我想我们要想农业现代化和城市化建设一起搞,比方说一个县有一个乡,一个乡有30万人口,有11个自然村,把十几个自然村都集中到一个乡,成立一个城镇,把人口都集中过来,把土地整合以后农民成为工人,他可以在城镇化当中有很多的产业,比如农业现代化实现了机械化耕作,还有工业企业,比如说物流业,商业,食品加工业,养殖业都可以出现。

我想问宋洪远宋先生,像这样的想法跟国家的政策是不是符合?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由企业来主导,由企业来负责实施这个项目,国家在政策的支持。谢谢。

宋洪远:我觉得我们的工商企业投资农村,做两个区分,第一,你是投资农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还是投资农业产业的经营是不一样的,你现在是农村的问题,我们早在2006年的一号文件已经明确,我们鼓励社会资本和工商企业投资新农村建设,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上,政策上没问题。

第二个,你投资农村建设的时候,我们在理念上也讲,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双轮驱动,理念上没问题。在投资上我们是鼓励的,问题在于你投资农村建设,你是想把这个村农民都集中起来,把宅基地集中起来,把农业的生产用地也集中起来,这样一些方式,这样一种形式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需要研究,不能说哪个行哪个不行。

比如说宅基地使用权,是法律赋予农户的,你现在把宅基地使用权拿过来你要干什么,如果说你是要搞商用开发,这个增值收益你给不给农民,怎么分配。这里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的。

刘石:一个是政府主导,一个是政府引导,我觉得还是从引导方面,最重要是农户有这种需求,来适当地引导。因为时间的关系有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我要问宋先生,我们所有的种植产业化是土地私有制,我们土地的私有制必须要城镇化,必须又要现代化,在这个过程里面必须所有的农民要有就业的技能,国家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也没用。

从政策研究的层面,我们国家有什么深层次的考虑?如果过早私有化,难民营就出现了,人民没有回家的地方。

宋洪远:你提了一个政策性很强的问题,你现在关心的我投资农业不是农村,农业主要是种植业,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土地制度,一个是人口问题,因为我们人地结合的。如果把土地都拿走了,人怎么办?

在政策理念上,我们扶持农业产业化经营没问题,我们在12年前就提出扶持农业产业化,就是扶持农业,这是政策理念。第二,我们政策措施今年国发有一个10号文件,40条,4个部分,都是关于扶持农业产业化有什么政策。

我们前不久开了一个会议,我们提出一个目标,打造一百个一千亿农业产业化企业。现在问题就是,我们的工商企业要搞种植业,比如你是搞粮食还是搞非粮,你是搞什么产品,这是不一样的。

第二,是模式,以什么方式来做,这也是不一样的。

第三,特别是搞土地产品的生产经营的,如果是选择直接这块的,就有很多问题,你拿了土地农民怎么办,你可以说农民可以在我这里打工挣钱,问题在于30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我们的政策还没有完,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你们之间怎么处理?土地的所有制不能改变,双方的权益要保护。

我觉得我们企业要想赚钱,而且要搞农产品关键要围绕两个关系,一个是延长产业链,提供服务赚钱。第二是产后加工,加工增值,你要靠延长产业链,扩充价值链这样一个经营来增加你的收益,来给农户去共同分配,处理好这个利益关系,是可以做的。第一,你要研究做什么产品,第二,什么样方式来做,第三,你要更多靠产前产后产中产业链的延长,价值链的扩充来提高你的收益水平。

刘石:土地扭转的问题,土地所有权的问题,开了两天的研讨会都有说不完的话题。感谢宋先生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我请各位嘉宾用一句话给我们感兴趣的人做一个建议。

奥列戈·巴赫马久科:从我们今天的讨论,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将来就面临着两个事情,第一个是农业的产业化,第二个是进口产品来源的多样化。而我们看来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玉米的一个大出口国,正好在一个月之前我们和中国政府签署了一个关于出口玉米的一个备忘录,我们一家公司得到的出口玉米的许可。所以在将来我们希望我们也会向中国出口玉米,保证中国的食品安全的问题。

岳国君:今天题目是农业投资热的冷思考,我希望冷思考过后,对农业的投资还得热起来。

程国强:对我们国内企业有一句话,专注农业产业链,做百年老店。

韩伟:我们今天冷思考,我们还继续坚守我们大家共同关注,共同支持,把中国的菜篮子和我们的民生搞上去。

宋洪远:农业投资潜力巨大,我们还要保护投资的积极性。

Raj  Vardhan:今天从这样一个论坛我们有一个问题,有一个建议,对进入农产品投资这些企业一个问题,你可以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东西,你有什么独特的东西能带入这个行业。你计划好没有,你在这个行业里面将来如何取得成功,这是我们想给大家感兴趣的朋友一个问题。

陈南:农业产业化是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保障和基础。但是需要有一个系统的政策配套和相应的引导。

宋维平:农业今后将会处于非常长的黄金投资期,更希望投资发展的决定权是由我们自己中国人作主。

刘石:最后我来讲几句话,首先非常巧合的是,这几位嘉宾的名字,第一,奥列戈·巴赫马久科先生有个科,农业投资还是要靠科技。

第二,岳国君,君子爱才去职有道。

程国强,我们不仅要作大,我们要有很强的核心竞争力。

韩伟,作为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仅是在于规模,而且在于企业的文化,企业的追求,企业核心价值。

宋洪远,我们投资不仅仅看中期,短期的投资效益,更要有长远的眼光,放眼于未来。

接下来是Raj  Vardhan,我们遵纪守法,遵守我们的商业道德。

陈南先生,做企业要要有积累,包括企业文化,包括品牌家四。

宋维平,我们投资农业可能短期会遇到挫折,但是我们要有平和的心态,我们放眼未来,立足长远。我们要看中一个企业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企业的最终商业价值是什么,它是赢在长远,而不是每一年短期的收益。这也许给我们投资农业的人以启迪。最后感谢大家,使我们今天上午的研讨会能够举行得非常圆满,取得成功。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