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图文实录】领袖年会尖峰对话—“移动互联网,谁之天下?”

2012-12-09 13:34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一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8/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年会尖峰对话“移动互联网,谁之天下?”的详细内容。

 

申音

 

申音:各位咱们的论坛马上开始。咱们这场的论题叫做移动互联谁知天下。我们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去深圳视察,视察第一个公司是腾讯,腾讯是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据说咱们总书记视察腾讯的时候,亲切问到了在座使用的微信、电商,移动互联网正在成为我们国家领导人最关心的一件事情,我认为可能是未来带领中国经济发展的下一个火车头。

在座的各位在这个领域创业多年了,先从向东开始,张向东他是最早做互联网的,3G门户是最早做互联网的,那时候没钱,其实熬了很多年。现在日子是不是好过了?

 

张向东

 

张向东:领导能够关注移动互联网,真的是一个信号,我们被关注之前真是蛮久了,我们公司也有一些领导去过,汪洋也去过,都是我汇报的。就像申音说一样,互联网挺苦的,我们背后的推动者,我也自觉高兴,日子苦,心理没有那么苦。

申音:你觉得这九年给你感觉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张向东:这对我们公司而言的话,最大的变化是04年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认为我们用户在国内,到08年智能机用起来的时候,我们用户70%是海外用户,这是特别大的变化,也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

申音:李瑜女士做了一个网站是优谈网,跟各位的心理咨询有关系,现在上网太频繁,压力比较大,看新闻联播觉得中国人民很幸福,一上网觉得不太幸福,李总创立这个网站怎么考虑的,你是盛大游戏的总裁,是非常赚钱的生意,为什么要做解决大家现实问题,通过互联网去实行。

 

李瑜

 

李瑜:把这个话题讲到了哲学的层面,赚钱和现实之间的关系。我其实觉得就是如果我们来讲移动互联网带给大家最大的改变是这种技术,是一个技术性的联网。我个人从一个女性的角度考虑,一直是认为技术性的联网是永远没有跟社会性的联网抗衡的。为什么?这个社会性的联网更加是湿的,有爱的。移动互联网的未来是湿的,友爱的,牢牢的去抓住。我们把现实不够湿更加有感情,深深抓住用户的情感诉求。

我把心理咨询给更正一下,像我们去健身房一样不是去医院,更多不是咨询,我们更多是一个。一个妈妈到我们优谈网宝宝上去,她来的时候可能宝宝生病了,她来看看解决一个问题。除了解决宝宝生病问题,我这里得到了一个情感上的归属感,这个归属感这个社会化的能力大大强于技术化的联网,过几天我们发现她所有闺蜜上来了,这个情感需求每个人都需要,现实生活太干了。我们更奇怪各位发现过几天她老公上来了,大家在那里探讨,是不是我婆婆也上来,这是社会化的能量是无限的连接点。刚才申主持讲到微信,除了这个是湿的以外。第二个感觉就是这种移动终端由于我们更自如拿着它到处走动。

它更加快捷简便形成一种组织构建,这种组织构建可能在PC的互联相对难的,我们被局限我们在卧室和书房里面。这种组织构建,举个例子,在微博和微信之间的差别最大在哪里?我切身体会,我们中欧全球CEO班,我们七班60几个人,都是代表着这种大概都是,像我算是年轻的在里面,大部分都是60年代的。我们在微博时期,我是班级秘书长,试图把大家拉过来建一个群,我们很需要沟通,大家都非常忙,连续做两年没有活跃起来。很奇怪在上个月建了一个微信群,手机的这种组织,就是非常快速。现在我们有40几个人在这个群里,这都是在自己行业里面,他企业都是老大,这种忙我们可以想象。我们最活跃的就是这个微信群。60年每天发的顶你最强大,动画漫画像80后、90后一样感染起来,这种自组织很小,但是我觉得这种力量非常强大。如果我们把互联网当做一个分子,分子里面有了原子,原子里面有核子,有这种裂变,移动互联网带来裂变。

申音:把社交真正的网络化。

李瑜:没错,这个力量像我们本身在现实里面社会里面我们有大大小小组织,我认为是一种核聚变。未来是谁的?可能不管我们讲到硬件软件,无论是硬还是软的,未来一定湿的是赢家。

申音:我赞同你说未来一定是湿的,现在有一个问题,我发现人与人之间最遥远距离,就是咱俩面对面坐你看手机我也看手机,大家吃饭的时候菜先上来先拍照片,大家每个人用微信聊天,这个现实交流比以前少了,还是怎么样?其实我们说互联网的社交网络,移动互联网确实对我们现实产生了一种扭曲,不知道这是好现象还是坏现象?

李瑜:无论是好还是坏,我们只能顺应,我们优谈宝宝会老婆会发一个帖子,我在床头,我老公在床尾,我们在用微信吵架。她到这里来说我跟我婆婆怎么吵,然后我要离婚,六七百字的贴,这时候有上百个楼上去,上百个群众妈妈上去,你应该怎么想这个婚姻,婚姻是怎么样?我过去经历了什么?我们用这个技术,让我们软的东西跟家的湿,更加让人在真情在这个上面显露一点,让我们软件变得更加有情感,让大家无话不说,他说完之后到现实生活中不离婚,跟老公挺好,我们能做的就是这么一点。反过来说不是那么悲观,本身带来对生活的影响,从LBS的角度,在生活的边界线他们也会讲很多。

 

张宏江

 

张宏江:我是纯粹做移动互联网的,有人谴责手机我会忍不住跳出来。任何一个技术革新。

申音:微博让我们这些人变得浅薄了。

张宏江:印刷术普及,大家都说阅读只有贵族才可以用,看到书,下里巴人不可以看书,技术每一次进步,信息技术的进步,印刷术电视都属于新技术进步,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新技术太迷人把大家吸引力吸引过去了,它会改变的。人的内在东西跟技术打架,这时候会变成牵引技术的东西。

申音:张总我们刚才下面聊,张总讲互联网的趋势报告,张总讲到他看到这个报告有很多心得,张总原来从微软出来的,微软是我们说PC产业,PC上一代信息网络的绝对王者,我们今天讲到最性感公司,可能微软不像以前那么让人心肝,那么值得年轻人投奔,这个张总会有很多心得跟大家分享。

张宏江:我刚才聊的时候,昨天看到(英文)新发表的报告,我把三张图放上去,今天我们看操作系统整个OS的分布,Windows整个操作系统,从过去非常主要地位一度下降,看到的是安卓在过去三年一路上升,安卓加IOS加一快是占35%,Windows低于37%,这是一个图。另外一个图是两年前,(英文)超过了所有的PC的组合量,包括台式电脑。最后一张图触目惊心,预测明年的第二季度末,不光是出货量,所有智能手机和IPad和平板会超过PC的存储量,移动互联网成为一个现实。在座都是移动互联网可能追求者实践者,都用苹果手机,到明年6月份所有设备本身,移动设备已经超过了PC的设备。

申音:我想问一下你个人,你现在比如说手机平板和你笔记本这些,你使用时间大概是什么状况?

张宏江:我的手机使用时间最长的。早晨上班路上40分钟的一个路上,完全是微博微信,当然因为我董事长是做小米,还有米聊,还有邮件,然后回家的路上同样。这两个加一块一个半小时了。开会的时候只要偷闲都要看一下手机,无论是短信还是微信,还是微博,花的时间手机太多。Ipad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多时间,我要很多回的邮件在PC时间做的,晚上回家以后是PC的时间。

回到刚才那个题目,大家觉得这个发生很突然,其实这个一点也不应该吃惊,你看(英文)在两年前的报告,谈到过去50年的计算的发展史,从最早的大型机到70年代的中型机,到80年代中90年代初开始PC,2000年开始的PC互联网。其实每一个技术有它自己的时代,这个时代一般不会超过十年,随着技术增加,未来这个市场可能5年以后就会有新的突破,这是刚才申音提到微软作为PC时代的帝国,今天来看这个帝国已经是一个衰败的帝国。同样也给我们一个启示就是说今天在市场占有领先地位,并不保证一两年以后,三年以后就能够继续。一年以前我到金山第一个提出来我们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我们虽然从传统的软件进入到互联网方式,我们马上提出转移到移动互联网来,我们从办公,还是从我们安全,还是我们游戏都已经把竹叶转移到移动互联网上来。

申音:支付是最难做的,是替国家领导人操作的事情,非常难,原来也是只有中央企业才能办的事情,现在让民营公司办压力非常大,我非常理解。现在有一个热门词是O2O,线上线下,转移关键支付这个门被踢开,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跟手机跟你身份位置都绑定以后,这个支付可能就是说未来能不能架构一个更大的商业。我们看到传统的互联网其实赚钱无外乎是广告和游戏,这两个电商是没有挣到钱的,只有淘宝做了支付宝之后,才开始挣钱,今后我相信如果要挣钱,不可能依赖于广告模式,游戏,你觉得在移动互联网的支付怎么发展?在国外也好,在中国也好有这种支付的插件。

唐彬:我看(英文)马化腾在深圳的一个对话,到了什么时期会颠覆腾讯?腾讯非常强大,微信起来什么都做。(英文)讲的很清楚,颠覆腾讯不是从它主要的领域里面,一定是从某种意想不到的领域。我的意思说思考这个问题,首先看看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是一个怎么趋势?中国互联网发生到现在有三个趋势。(英文)是一致的,社会化的东西。腾讯微博就是很社会化的东西,一个媒体,一个交流。你看淘宝双十一190多亿,增长非常快。一亿人参与了这个交易。

还有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我个人认为,我们一定认识它的本质是什么?你认识到本质是什么?你才知道从支付角度怎么介入?我认为移动互联网的本质,从根本上回到了互联网的本质。大家在互联网生活了20年了,一直想这个互联网是什么?天天用微信微博看邮件,看新闻。移动互联网我个人认为本质上是人性的回归。人性是什么?把人变成傻瓜,那就是人性,人希望是傻瓜,获得信息、获得友谊,人性最本质两个东西,一个追求自由,免予信息自由,随时找朋友的自由,想创业想交流随时随地交流,不受空间地域限制,不受文化政治限制自由。第二追求个性化,为什么手机可以个性化?它是个性化工具。手机打破线上线下,你随时随地拿着手机想上网可以上网,不想上网就不上。

这个情况怎么用支付来做?怎么通过支付让它更自由更个性化。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整个竞争格局变了,传统互联网里面是巨头,你互联网我不认为像苹果、安卓是真正未来最有强大的力量。我认为千千万万的小开发商,愤怒的小鸟,切水果,就二三十个人小公司,美国的传统文化好莱坞的制片商,对用户来说你在乎是应用,不在于是苹果还是安卓,服务娱乐,那是真正的英雄,可能安卓被人家替代,就像Windows,英特尔日落西山一样。

千千万万中小开发商存在,移动互联网个性化,意味着每个人每个小群体需求不一样。你作为大企业不可能给每个小群体提供文化,每个小群体跟文化关系,地域关系肯定分的很细,需要小的开发商对某一个分众的小群体,快速的反映。未来世界是多元分众,个性化的世界,每个人追求自由,这是我对移动互联网的看法。支付角度我们也这么做,我们躲在应用开发商后面,这个游戏开发商知道你这个人可信,这样玩,玩到一百块钱的时候我提醒你,这个世界随着技术进步,尤其是网络进步,走上自由回归人性的世界。

申音:现在申请支付的牌照是个挺重要的事情,咱们谈到自由,还有牌照,不是每个小公司都有资格申请牌照,你告诉我们是不是现在牌照问题在支付行业,到底是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今天想移动支付,我必须把这个牌照解决了。

唐彬:我每天有好几亿的交易规模,有好几百万的人用,这是一个门槛。牌照是树立了一下标准。

申音:不是一个审核制的,是服务是吧。

唐彬:对,公共服务,提供自来水一样有标准的。

申音:满足这个标准都可以。

唐彬:政府的手不要太闲不住了,这个社会是进步的社会,一步一步进步,到自由化需要时间。我03年回到中国,这个过程从一点不懂到开始慢慢懂,我认为互联网世界会大同,中国美国最终都是为了追求自由和个性化的一群人,本质上没有区别。

申音:谢谢唐总。许可证什么时候开放?

唐彬:我这个很难估计,我觉得十年之后总得要开放出来吧。

申音:十年之后,自由是世界很美好。

唐彬:中国金融制的开放,金融一旦开放,这个牌照自然开放,这是一个过程。

申音:下一步是开放一些管制行业。

唐彬:没错,大家很多人,我们总是停留在过去,刚才咱们张总谈的,人看电视浮浅,那是你停留在过去,你什么信息没有。李瑜看这个,她跟她天边的朋友交流,她更多的朋友,她现在全球有三五千个朋友,过去可能是三五个朋友。科技短期让人觉得很疑惑,怀疑它的进一步,科技是人类的延伸,科技让人类回归人性。现在你更多享受艺术,跟你大家交流。

申音:科技是解放人类,不是束缚大家。

唐彬:往前看,后面东西过去了,那是历史,留给我们是未来。

张向东:我们今天话题讲移动互联谁知天下讲未来,谁的对未来有兴趣,唐彬讲的失控我推荐大家看一下。这本书也做了LOS的版本,这本书讲信息的未来,虽然是十年前写的书,对于信息的走向,未来发展变革规律在哪里,讲的非常有意思,大家看看。

申音:最早看到失控,最早在互联网上,是志愿者翻译的,我们可以说是众人的创造,群体智慧,最后带来最美好的结果,这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结果。这个会没有结束。接下来庄总。聚焦在旅游行业,你们做很早,之前在PC互联网的行业,现在到移动互联网会不会感觉天变了,这个玩法跟以前不一样了?

庄辰超:实际上我们和日本的一些公司打交道,日本公司告诉我说,所有在线旅游公司,在日本全部是移动互联网公司,在日本交易里面有50%是手机完成,美国在追赶这个数字。我们去年年底做2012年计划,我们给我们无线设计一个非常目标,增长5倍10倍,团队压力非常大,结果他们5月份就完成了。不是我们做的多好,而是无线在旅游增速是惊人的,未来不会超过三年时间,中国所有旅游公司必须是无线公司。这方面增速非常快,数据不方便公开,两年我们之年评估到转向无线互联网,现在酒店和航空公司订票自己搞一个网上交易平台可以。

这是大的方向可以看到无线互联网多快,大家说O2O本身深刻的改变产业链,整个产业需要把无线标准和流程都要做修改才能做到。做酒店预订的时候,最早通过预定公司,你下订单到你入住,时间多久,这个是在两天。基本上三天覆盖70%的用户。有了PC这个窗口延长到两周,美国是50%的消费者,在出发之前两周到一周之内做完预订,整个消费者趋势往更早做预定的。移动互联网是12小时。在手机消费者预订时间在最后快到达之前12小时才能下单,这个不仅仅是接上PC和互联网,整个产业链根本性的变化。我认为将来能够成功O2O的项目,需要不仅仅是把什么东西搬上网,而是反过来问自己我对传统产业改变了什么,我增加了谁的福利,我剥夺了哪些人寻租的权力。

在酒店行业,有团购以后,团购目前不是酒店的营业模式,有相当一大批酒店来自团购。我们对于无线互联网来讲去推出夜宵,当晚入住可以打折,这个在某些夜场附近的酒店变成了一个模式。北京像后海这些地方。业务模式发生变化,包括安排他入住,怎么定价?怎么留库存。有了夜宵这个产品,对某些特定场(英文),经营模式和IT系统发生变化,这是移动互联网访(英文)发生变化,对于整个行业的促进。整个O2O角度来讲,你需要有一个很大的用户量。他们必须看到非常现实利益投资去改变它的流程,投资于它的IT系统。根本性改变产品如何预订如何售卖,如何包装。

申音:是一种倒逼。移动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倒逼,一个是增进了谁的福利,剥夺了谁寻租的机会?你们剥夺谁的寻租机会?

庄辰超:航空公司大家知道中国有数万家航空代理,到2007年整个航空代理市场萎缩,所有增长是排名第一第二的。2007年到2012年航空市场仍然在收缩代理人,所有增长不在最高端了,排名第三到第五十的代理人身上,整个市场成中行曲线,这个对市场的变化。酒店来讲,随着无线和团购新的产品出现,地租,房地产对酒店的重要性下降,这是剥夺谁的权力,很简单就是房子,谁拥有地皮谁的利益在下降。

申音:黄金地段不像以前那样了,酒店第一个位置第二位置,第三还是位置。有了无线不一样了。

庄辰超:无线你可以从手机客户端可以找到地位,整个对房地产的价格影响,其他行业O2O延伸整个地租差价的问题,很多冷门商业地产会得到升值,通过手机把消费者带到更偏远的地方小。无线真正竞争对手是房地产商、商业地产商。

申音:最后是徐院长,商学院是很辛苦的工作,你们都是最接这个成功的经验,你刚总结完微软的成功经验,谷歌、戴尔的成功经验,新的时代这个法则不灵了,你教你学生做什么学什么?

徐岩

徐岩:你说公司经验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案例,作为香港科大商学院我们是研究商学院。大家说IPAD、Ipone为什么这么火,人最终使用我们设备,创新是在人的方面,对用户研究透以后,你的产品一定是百战不殆。

作为研究商学院来说,我们找到背后深的规律。第一问题大家谁用一个2G我差点举手,我去年用2G,我去年接管香港科大双语的课程,我被Ipone,我们EMBA一年招一个班,我们网络不是很大,大家非常珍惜60多个人的网络,大家随时随地保持联系,每个人开微信和开微博,这种情况我被微信被微博,不得不还我一定会再买一个。为什么是这样子?我们研究人本质的东西。我原来是北京邮电大学,北邮我们学习最多是智能网,互联网不是智能网,是余存网络,互联网本身没有增值,最多是快速一点,稳定一点,谁来处理零和一,还是你终端,过去是电脑在处理,今天是你手机处理。

手机是随时随地跟着你,网络的终端是电脑手机,今天不是这样,网络的终端就是每个人。因为你随时拿着电话,你成为网络的终端,这样的话,我们提物联网,其实我们交人联网的时代,每个人都是一个网络的终端,我们随时随地可以结成一个特别的网络进行沟通,同班同学,同一个公司的人,我自己感觉我们到人联网的阶段,3G4G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为什么人愿意用这个终端?

我们最近提交了一篇论文,我研究社交网络,后物资主义的人喜欢用社交网络,过去80后、90后、60后也开始喜欢。人有三个本质的需要。一个自我操纵,人都希望自己作主。第二自我表达,人们通过表达找到自己的身份,证明自己的存在。人还需要结同一个社区。这三个需求可以解释社交媒体的存在。你发一个信息表达一个信息出来,很容易帮助我们建立一个更好的社区。

我们从三个方面可以解释我们所有的社交媒体为什么这么火爆,为什么有的社交媒体不行,下一代社交媒体是什么样子?就是背离了客户的需求。作为做商家的,无论如何我们说用户是第一,用户是上帝,有多少厂家对我们用户有真真切切的了解。

申音:你做的不是商学院,是用户研究学院。回到张向东这边,刚才讲到用户,我特别有感触,为什么?因为记得之前在PC互联网的时代,网民另外一群人,普通人就是看新闻联播是一群人,看电视是一群人,网民是一群人,网民现在每年都在增长,现在差不多3亿还是5亿,5亿网民,现在是主流,移动互联网人人都是网民了。过去是3G人群。我们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今天在互联网引领互联网风尚风潮是什么,是80后、90后,越年轻的人说越引领这个。屌丝这个词是年轻人创造出来的,怎么抓住年轻用户的心?

张向东:今年我有一次去硅谷开会,拜访一些公司,我发现很有意思的现象。我去微软,微软那些总监接待我们的人都是40岁左右的人。我去谷歌,谷歌接待我们的人一般总监部门的(英文),都是30多岁。后来我去了facebook,facebook说过(英文),11亿收购了一个12个人的公司。那天我在facebook,我看我对面的人想,这些20岁的人可以办10几个亿的公司真的太厉害了。我回来之后我们公司产品我听20多岁的人,凡是跟我一样年纪大的,接近我的这些人我就不信了。原来的时候末德克(音)有一句话,虽然做新媒体做的不怎么样,他讲过60年代生活在传统大陆上的人,70年代的人生活在新媒体大陆迁徙的移民,80年代的人数字徒步,数字大陆上的。

年轻人想一个事情,第一反映就是手机。礼拜五我跟同事开会想一个事情想不出来,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特喜欢做俯卧撑,你这怎么技术,他立刻手机上给我一个俯卧撑教练放在我鼻子前面,鼻子触到手机就替你数数了,用鼻子触摸手机帮你数数,你不是数字的人你怎么想象出这样的点子来。

我觉得真正让你了解到用户,感受用户是你感同身受。你怎么想象比尔盖茨做出facebook,我非常崇敬这个人,但是我认为他做不出facebook这家公司来。

申音:移动互联网的改变说硬件设备的变化,硬件和软件越来越结合在一起,移动互联网其实是人的器官工具的延伸,我们谈到工具不仅仅是一个手机一个Ipad,我们看看很多跟二维码的结合,李总因为你们社区有很多的女性,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一些新的好玩的东西,能够让她们去交流?

李瑜:您说从硬件?

申音:从硬件软件的结合。

李瑜:刚才张总提到一点,当你去用新的技术革新革命一个传统行业,你是动了别人的奶酪,女性用户这一块,我感受在中国互联网从门户时代到后来的论坛时代,其实再到新型的社区时代,女性没有被特殊服务,它的特殊需求。为什么说在我们硬件设施,整个网络服务商都在不断革新前进的同时,其实我们软有爱用户情感需求的东西没有跟得上。

移动互联网是不是让我们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加远了,这个是给满足用户的情感需求创造一个新的机会,这是商机。移动互联网淘金,现在最新数据表明,也就是三分之二的(英文),三分之一是广告,从整体的盈利情况来说,大部分做(英文)的人还是入不敷出,我们怎么找到更强的商业模式点,你打动人情感诉求点就是他愿意掏钱包的点。女性用户需要被特殊的服务,这块我们没有动谁的奶酪,从线下这块来说是缺乏了一个跨区域性的去满足整体的一个用户需求的点。

如果从硬件这块来说,跟儿童医院的专家也了解一些情况。在孕期的时候这个特殊的群体,包括胎动测量,自己心跳的测量,自己脉搏测量,小孩子体温测量,看一下美国出了一些应用,今年国内也有在走,用它摄象头可以测你心跳非常的准确,这里面我们研究了用的技术是什么。它的血液流过你皮肤有颜色变化,血液扩张的时候是深色,收缩是浅色,在硬件革新,你鼻子触到屏幕可以感受到数量。这种东西从医疗这块结合女性的需求其实有很多东西,在其他方面当然有更多的服务于婴幼儿和母性的这快。

申音:谢谢李总给我们提供很多很好创业的建议。唐总讲的最多是自由,我们很多小企业的机会,创业你最后没有发现,今天你要选择平台,在什么平台上面去做申请,很大程度会决定你未来生存活下来的几率多高,这个涉及另外一个问题,在中国互联网有一个站队的问题,庄总站在百度的队伍,基本上跟这个行业老大叫板了,张总也有队伍,我的问题就是说,到底今后互联网的发展,谁知天下,哪个平台,什么样的平台可以成功?我们创业中小型的公司选择跟谁站在一起?加入谁的联盟里面,给一些建议?

张宏江:我先回答一下,在手机这块,移动互联网这块。中国很清楚,安卓是这个平台。我们所有应用是安卓的平台。IOS也很时髦,大家看一下有点疲劳,是不是未来三头鼎立,微软的(英文)是不是能够,这个需要拭目以待,W8的销售数据需要很好的研究。对于我们做应用的厂商很重要你找到自己的差异性,你这个差异性让你在平台上发挥最大作用。目前我们的用户量最大显然在PC上,实际上一开始用户是一些对云存储需求比较大,也了解云存储怎么回事。

未来的趋势,我们看到今天新的增长,新活跃度,显然是手机。大家提到站队的问题。最近看到小米入股了金山的金山云,这种入股是战略性的入股不是财务性的入股。很重要一点为什么我们让小米入股?很重要一点,在手机上移动互联网的活跃度,小米平台最高的。也就是说这些人买小米的人已经是移动互联网的用户,这是我们跟他联合很好的前提。刚才我喜欢庄总谈的,你要进入一个领域,动了别人的奶酪,动房地产的奶酪非常还手的余力的,他们都是垂直的。

申音:你们最大竞争对手支付宝很强,你们选择跟华为合作。给我们讲讲?

唐彬:这是比较大的问题,这个是生态圈的系统,生态圈对你客户对你合作伙伴等等是有利的。所以说这个选择比以前难多了,这个要考虑很多东西,你是创业型企业,你最终还是你客户,你首先要活命,想清楚自己想干什么,找到你自己好的客户,做的过程中你可以选择,小企业可以快速变化,迅速的适应,这是你天然的优势。那个时候我体量太小,应该说到了前面下半年的时候我才开始跟他交流,为什么?我到这个时候了。支付宝诚信担保方面做的很好,规模很大,我跟它正面竞争很难竞争,大是大象,你为什么跟这个大象竞争。华为在海外影响力最大的。他是全球性的企业,我做网络支付不能满足于一个地方,我一定要走向全球,这一点我给我同行比如说淘宝,我全球扩张我有全然优势跟华为合作起来。

华为在运营商移动手机这块有优势,运营商转型,中国移动前两天开会要开放,他们转型要依靠互联网,他们现在深刻知道了。华为也需要转型,为什么?它客户在转型,它必然在客户的需求转型。支付本身是工具,不是目的,我把我支付工具和华为工具结合起来,单做支付,我的生态圈我位置很清晰。

申音:你在你生态圈有你存在的价值意义。

唐彬:公司小的时候不要想那么多,想清楚你要干什么,你定位是什么,找到你核心的十来个客户。然后慢慢干了找生态圈。

庄辰超:我没有觉得我在百度的生态圈里,我跟腾讯有合作,我跟淘宝也有合作,不存在站队的问题,每一个交易都是交易本身,你有股权交易我有广告交易,交易本身是寻求最佳位置,在我看来每一个交易都是独立的。第二个大家说互联网行业我跟百度靠的最近,我站百度去,每个人既是棋子也是棋手是交互的。不要认为小公司选择少,大公司选择更少。百度想进旅游市场,他的目标靶子很少,我们选择的平台很多,我版面有三家,我还有海外的巨头,我们拉出的订货清单有六家公司。关键是说每家公司努力把自己定位你永远比你交易对手选择多的位置就可以。

申音:关键是定位定的好。最徐院长给我们做总结发言,竞争策略。移动互联网的竞争策略对于中小公司来说。

徐岩:我在商学院,很多人问你商学院怎么跟IT相关,怎么用(英文),(英文)要么是硬件,要么是软件的问题,我给他们回答的时候我提出一个新概念,就是(英文),硬件是电脑工程那边事情,软件应该也是。商学院我们把软件和硬件是我们工具,我们最终目的给用户提供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大公司银行什么的,现在很多人说银行根本不是一个(英文),而是一个(英文),在银行大量处理的是信息,高频交易,很多大的行就是因为他交易速度比别人高,占领优势。你的创造价值是解决商户的需要。我们研究人和企业的行为,看他们的行为上有什么特别需要,我们相应的提出我们的解决方案。硬件、软件、巧件。在我们IT相关里头,应该有硬件、软件还要有巧件,有了巧件我们就战无不胜了。

申音:留下一点时间给观众,有愿意发问的吗?

提问:我想请教一下移动互联网改变我们很多生活习惯,有的嘉宾看手机不听发言,按照传统方式来说对中华文化,对别人不太尊重的事情,现场大家可能都是这样,是不是说将来可能不低头看手机,不发微博和微信,就是没有那么时髦,如何改变人的文化和礼仪的东西,请问这个怎么看的?

申音:有请李总吧。

李瑜:这个问题是很尖锐,这个有必要回答吗?

申音: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李瑜:我想讲的是一个礼仪,现实生活我个人觉得,并不表达对任何人的不尊重。

申音:是一个时间效率高效利用。

庄辰超:李总把我们讲话发到微博上,让更多人关注我们的讲话,这是一个最大的尊重。

提问:尤其咱们香港科大的院长先生分享的观点,和我个人从事的行业有很大关联,移动互联谁知天下到底是谁的天下,总结下来是用户体验的天下,用户体验是什么我总结就是因为移动互联是我们所有包括去哪儿的网站我是他的粉丝。我出一个问题给徐院长,你是否同意移动互联网的天下,是谁把用户心理按摩做的最好,这就是谁的天下?

徐岩:我自己感觉其实在互联网的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给每个人额外的强大能力,有了这个能力以后你在各方面,包括我谈到民主的体制,稍微多说一点,民主体制,现在很多人说全民普选,那个代表民主不代表未来,未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权,其实强来可能是参与式民主很重要,未来一切都是参与制,你想做什么就可以结成社区就去做了。

申音:一定要参与。

徐岩:参与者不用别人代表你,你要做你自己,因为你有这个能力了。

申音:最后两个问题。

提问:上一场嘉宾谈到中国在过去的十年改革变化比较少,很多行业出现利益格局的互换,后来者很难得到分享,互联网进去的情况,未来有没有可能在中国特殊的环境下面,也会出现利益的固化,导致这个行业逐渐变成对于新来者,后来者,年轻人不会有机会的市场?

徐岩:互联网给年轻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原来说微软什么的,一上市以后市值最大反而是Facebook,年轻人创业的公司,我们百度和腾讯都是年轻人创立的公司,一举超过百年老店,互联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给年轻人提供的新的天地。

提问:我想问一下今天问题是移动互联谁知天下,我听了不是很清晰,台上有没有嘉宾能回答,移动互联接下来是哪个领域,哪个方面是得天下?谢谢!

申音:张总回答一下。

张宏江: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我们移动互联的普及和发展,恰恰每一家公司是得天下,移动互联成为主流一个趋势。它的影响是我们生活工作方方面面,去哪?很好的例子。李总谈到对于健康业的这种影响,今天无论是Iphoen应用和一些传感器,都会改变过去医疗的形态,在中国可能会更加深刻的改变中国的医疗市场。回答是说所有今天谈到传统产业,未来都有革命性的改变因为移动互联网。

提问:我提问给李总,你对我这个礼貌我很高兴,对全场其他统治,移动互联谁知天下,六位嘉宾只有您一位女性,移动互联是女性主导的天下,还是男性主导的天下,女性是网页消费的主要群体。

申音:我们看到调查数据,在微博还是社交网络,女性用户活跃比例大大超过男性,网购里面也是女性比例最大。

李瑜:这个问题非常好,非常感谢这位先生帮我澄清,不是在发微博,更正我们公司名字,优秀的优。谈话的谈。移动互联网未来是女性还是男性,移动互联网是湿的暗示它属于女性。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我们来说我看我们的用户,女性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她是话唠。内容贡献我们讲一个社区,第一点来说移动除了硬件之外,未来是要能够有一个无论是应用也好,还是它的社区也好,或者是用硬件的方式去完成,一定能够形成自组织,这些组织形成大组织,之间成为一种串联,这个之间有很强大的互联之后才有很强大的生命力。这点微信有一定特色,下一步还有谁,这是一个特色。

第二有很多人聚在一起,人联网有很强内容贡献度,毛泽东他很伟大一点,他相信革命群众的力量,不管每一家公司多大,微软我进去是三万,我离开是六万,你有六万人这家公司,没办法比上千万人,女性就是话唠,没事在网上贡献内容。

女性有一个特色,当她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她释放压力渠道就是购物。我们妈妈从这里到看我们流量出去,最大流量到了淘宝,第二是天猫,然后到京东商城,她去购物,不断的淘。我们讲的是行为习惯。

第三个特点就是说在中国这样一个文化里,一个母亲决定我孩子买什么,我自己买什么?第三她决定她老公买什么,她是真正的经济决策者。我们说的是智能手机应用,切入点是智能手机代表着很强的消费能力。所以移动互联,我没有否定它,所以移动互联网第一它的未来有这种,就是自组织的形成,一定有情感因素去串联,最后就是说女性代表着很强的内容贡献,代表一个消费能力,代表一种时尚的领导。

张向东:我用一种反驳的方式做一点补充。我同意在社交领域和购物上女性的量确实非常大,大于男性,大家不要觉得这是互联网的全部,互联网的发展是阶段性的,每一个阶段的用户特征不太一样,最后变的跟真实社会比例构成等比才对。移动互联网加入使得全球平均互联网在50%左右,四年前是20%。社交购物女性过,休息工具这种类型使用,男性大于女性。我们公司一个产品比较有全球的产品,我们这个男性的用户量是我们女性的两倍,所以工具类型的产品,因为操作上有些难度,不是说女性智力问题,女性偏好问题,最好网络比例和真实世界的男女比例,比较接近,硬件比较一致才对,这才是互联网的价值发挥到真正的亮节上。要不然是畸形的。

李瑜:点到一点不同点,PC互联,我们说传统互联,用PC的男性多过女性,尤其是一些不太进入职场的女性,移动互联网硬件自如性,每个人人手一台,给了更多人有机会接触更容易更方便的使用。

申音:谢谢各位,咱们讨论到这里面移动互联看来是女性的天下,如果不是女性的天下,男性就要争这个天下,我们的论坛时间到此结束,感谢台上的各位嘉宾,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