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1315家债权人陷入太子奶债务深渊 李途纯或出局

2010-12-05 08:37 来源:新浪财经 评论(0)T|T

 12月4日晚间消息,错综复杂的太子奶债权债务关系渐次清晰,新浪财经今天独家获悉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将难改出局命运,而此前托管现在租赁经营的高科奶业或将成为新战略投资者的有力人选。

12月4日上午,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重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株洲市体育馆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579家债权人与会,其中金额确定的有552家,代表金额为10.52亿元,另有27家金额待定。

1315家债权人陷入债务漩涡

此次会议披露,截至11月17日,除劳动债权外,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的单位或个人共有1682家,其中包括税收债权2家,其他债权1664家,金融机构债权 16家,此外,职工债权无须申报。

经初步审核,确认属于湖南太子奶等商家公司的债权1315家,已确定债权金额的有1279家,审核确认金额总额为人民币12.14亿元;目前金额待定的共 36家,其中包括根据目前资料暂无法发表审查意见的债权12家;涉及诉讼未决的24家。

多达65页的《债权清册》显示,金融机构是最大的债权人,除了媒体此前广为报道的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5亿多元债务之外,其他一些银行的债务也浮出水面。

如已经审核确认的欠招商银行(13.20,-0.01,-0.08%)长沙分行1.87亿元,欠中国建设银行(4.84,-0.03,-0.62%)北京密云支行1.09亿元,欠中国建设银行股黄冈开发区支行1亿元,欠中信银行(5.45,-0.01,-0.18%)成都分行 2042.90万元,欠交通银行(5.62,-0.01,-0.18%)株洲支行2000万元。

此外还有一些银行债务未经审核确认完毕,但数额巨大。如花旗银行上海分行申报债权5.52亿元、美元7.66万元,华夏银行(11.22,0.06,0.54%)武汉江岸支行申报债权 4063.4万元,苏格兰皇家银行上海分行申报债权1.99亿元、美元4618.7元、港元11.62万元,中国农业银行(2.66,-0.02,-0.75%)黄冈宝塔支行申报4117万元,兴业银行(24.46,0.17,0.70%)长沙分行申报661万元。

其他的债权者主要是建筑商、经销商和供应商,如欠福建省塔星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958万元,欠二十三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905万元,欠广东中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609万元。

令人唏嘘的是,快递费、电话费等也成为拖欠的款项,如经审核确认欠湖南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15.83万元,欠中国铁通集团株洲分公司近5万元、欠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50.34万元。

透过《债权清册》可以看出,太子奶亦是当地欠税大户,经核实,仅在株洲市就欠缴国税1050.83万元,欠地税1187.32万元。

破产重整李途纯出局料将成定局

12月4日下午,株洲市委宣传部邀请破产管理人和高科奶业代表与媒体举行了见面会。在回答媒体现场提问时, 破产管理人代表、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说,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及其代理律师没有参加此次会议,但太子奶集团党委书记、副总裁、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月平等作为债务人代表参加了会议。他说:“广大债权人仍然支持高科奶业继续租赁株洲太子奶基地进行生产,以确保太子奶品牌价值。”

11月30日,株洲市公安局对外发布消息称,湖南太子奶集团及李途纯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挪用资金案目前已批准逮捕4人,取保候审9人。由于李途纯等已经批捕,料他此次从太子奶重整中出局已成定局。对于有媒体记者提出这种重整是否公平,陈建宏以席梦思7次重组但保住品牌价值为例予以说明,称企业重整将有望确保各债权人利益。

根据管理人清产核资的初步结果,湖南太子奶等3公司的核心资产主要为:栗雨工业园39.80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20.84万平方米地上建筑物所有权;422个有效商标(其中包括2个驰名商标);31个有效专利;2155台(套)机器设备;4625(套)办公设备以及50台运输设备。

若按资产现值折算,这些资产难以偿还债务,陈建宏在下午的媒体见面会上说:“目前正在积极与各战略投资者接洽,由于太子奶品牌价值依然存在,对破产重整顺利进行非常有信心。”

他介绍,若重整成功,债权人债务将有两种方式偿还,一是债转股的方式参股新公司,二是按照一定比例拿到现金后退出,但是具体的重整方案、现金比例和清偿标准等尚需今后的会议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曾以托管身份参加经营的高科奶业也出现在债权人名单上,其申报金额为1.89亿元,不过尚未得到确认。据高科奶业新闻发言人王琳介绍,这部分债权主要是替太子奶偿还一定比例债务之后承接原债权而来。

王琳说:“自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以来,高科奶业角色就发生了转变,由以前的托管方变为租赁经营者,现在与管理人签订租赁合同,自负盈亏。由于种种原因,近几个月均为亏损。”

对于亏损仍然在坚持运营且替太子奶还账的高科奶业,陈建宏戏称其为“活雷锋”,不过接近高科奶业的消息人士透露,高科奶业背后的目的可能是谋求太子奶破产重整的战略投资者地位。另据王琳证实,高科奶业一直在积极寻找战略合作伙伴,以重新光大太子奶这一民族品牌价值,而株洲市及株洲高新区、天元区人民政府等亦非常支持保住这一知名品牌。

针对此前媒体广为报道的李途纯起诉高科奶业的消息,陈建宏在昨天下午的见面会上亦予以直接否认,称目前代表湖南太子奶等三家公司的合法管理者仍然是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他说:“湖太等三家公司没有起诉高科奶业,也未收到法院关于这方面的传票,至于开曼等国际法院的裁决,由于中国与开曼群岛并未签署相关法律合作文书,将不会对太子奶带来实质影响。大家关心的花旗银行委托方香港保华与我们亦有着非常顺畅的沟通和交流。”(金龙 发自湖南株洲)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