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海龙的沉沦:从精神符号到电子仓库(2)

2011-06-09 10:58 作者:李俊 孙宏超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评论(0)T|T

一边是高科技的造富神话,一边是难以管制的无秩序,彼时的中关村电子卖场就像个IQ极高的浪子,无度地挥霍着宝贵的青春。

1999年四海市场等卖场拆迁,这个中关村地区历史最久的卖场成为了过去式。显然,韩旭也需要寻找一个新家了。他在“村”里徘徊了整整一个月,不断地寻找适合自己的摊位。那时的韩旭和众多市场里的销售员一样,斗志昂扬且满怀梦想。最后韩旭选择了海龙,成为了海龙第一批商户中的一员。

从地摊开始

海龙的前身是海淀区供销合作社。早在1949年7月15日,北京海淀区供销合作社便宣告设立。在随后很长的一段历史时间里,海淀区供销合作社一直承担着为农服务的职能。

20世纪80年代,电子产品开始进入海淀区供销合作社中关村贸易货栈所在的这条街,由此掀开了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大幕。1987年的下半年,海淀区供销合作社在这条街上兴建了一栋高三层、面积达3800平方米的大楼,这是当年中关村电子一条街最大的商业设施。海淀区供销合作社准备开办商场,经营五金、机电、化工、水暖等生产资料。

这一年,鲁瑞清34岁,已经在供销社当了12年的书记。

此后,海淀区政府为了推动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科技型企业的发展,指示供销合作社将这栋楼租赁给四通、联想两家主营电子产品的企业使用。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

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迅速发展让鲁瑞清坐不住了。作为海淀区供销合作社的掌门人,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供销合作社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为何不能从电子市场的经营中分得一杯羹?经过慎重的考察、调研,鲁瑞清终于下定决心改变海淀区供销合作社的传统商业模式,加入到中关村电子市场的经营大军中。他的战略性举措促使海淀区供销合作社实现“从农村走向中关村”的历史转折。

这一转折,日后被很多业内人士称为中关村的第一次转身。此时,年轻的鲁瑞清并不知道,这次转身给海龙带来的将是一顶象征着荣耀的高科技王冠。

1995年12月18日,海淀区供销合作社以供销合作社资产为依托组建了北京市海龙商贸集团。1997年,鲁瑞清带领海龙发动了“三大战役”:改革转制战役、合资连锁战役、海龙大厦战役。这次改革为海淀区供销合作社转战电子市场做好了全面准备。

1998年,在中关村的核心地区海淀供销合作社的旧址上,崛起了一座标志性建筑——海龙大厦,总面积7.3万平方米,是原来海淀区供销合作社大厦的26倍,门牌号是中关村大街1号。

海龙施工建筑期间,鲁瑞清每天都去工地上转悠。很多人经常看见他拿一张小板凳,在工地上的一块高地一坐就是几小时。伴随着工地“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他自得其乐,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宏图在鲁瑞清的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

那年,北京少见地连续下了好几场大雨,工地上全是积水的洼地,本来计划10月份就开业的海龙电子城也被迫推迟到12月份。于是有人私下一论:“水大,岂不是也就养活了这条‘龙’!”

那时的鲁瑞清没精力去考虑这个问题。在海龙开业前,他并不知道IT渠道为何物,电子市场又是何等“生物”。正如他在微博上写道:“自己是一个不小心迷上了电脑,误打误撞进入IT产业的人。我只是凭着在中关村多年的观察和思考,看到那些前期的电子市场成功运行,发现这是新的商机,就懵懵懂懂地闯了进来。”

这也能从他当年接受媒体访谈中的话反映出来。“那时,我不懂什么是IT产业,不知道英特尔、AMD,更不了解互联网和亚马逊。”但就是从那时开始,这个有着政府背景的商人与海龙一起开始了IT卖场的征程。

1999年12月18日,海龙正式开业。海龙集团在彻底脱离了传统的商贸业务,跨入了电子卖场行业的同时,中关村也宣告结束了以小型电子市场为主的格局,形成了以海龙、硅谷、太平洋电子卖场老三强鼎立的时代。

中关村科技园区海淀园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际祥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说:“因为有政府支持,建成海龙大厦提升了电子一条街的形象。而且后来科贸、鼎好、太平洋、e世界也开了IT卖场,形成了IT卖场的规模化,提升了业态,销量也大了,产品范围也变大,种类也变多了。”

这一年,鲁瑞清46岁。而他和作为“中关村一号”的海龙,将要面对商业与非商业博弈的又一个12年。

与其他行业不同,IT行业最开始就选择了卖场而不是商场的模式进行运营。鲁瑞清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表示:“中国改革开放最先冲破计划经济的就是市场交易模式,有一些电子产品从国外进来却没有渠道,一些有前瞻性的商户就开始做小摊位、路边店,这才慢慢有了电子卖场的雏形。柳传志最开始也是做这种店起家,后来开始做技术,才有了今天的联想。”(据记者查证,在1987年左右,柳传志旗下的联想代理的ASTPC,一个月能卖几百台左右,随着销售渠道的逐渐打通,柳传志才起了自己生产的念头。)

据海龙市场部的员工介绍,海龙的这段历史连很多第一批入住的商户都不知道。

火爆的生意让全国很多地方迅速掀起了一股IT卖场的建设风,并先后形成了南有深圳的华强北、北有沈阳的三好街、东有华东五虎、西有西安雁塔路的全国IT卖场的战略布局图。海龙俨然就是这个布局图的中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咨询中心副主任、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说:“从当时来讲,海龙的购物环境远远好于此前的电子一条街,而当时的国美、苏宁、宏图三胞以及后来的电子商务还在襁褓中,不足以和海龙争夺市场。但不能否认,在当时来讲海龙是中关村的名片,买电脑的人们都会选择海龙。”

2002年,世界杯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但与中国足球尴尬的全败战绩不同,那年的“中国制造”的生猛让世界为之震惊。

期间,国内IT卖场开始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联想等国内品牌开始大幅度降价,一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小公司逐步退出了市场。这些小公司的退出让海龙充斥着大量没有售后服务的杂牌机器,让一些低档的维修店得到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回忆起那段时光,韩旭是一脸幸福。技术的不过关以及人们电脑知识的匮乏让电脑维修的生意非常红火,甚至刚毕业的大学生就为了磨练技术拿很低的薪水在他这里打工。

但是,韩旭和鲁瑞清同样没有意识到,如同一个拿着打熊猎枪的猎人邀请熊去打猎一样,一场IT卖场的集体沉沦从这一天起已经悄然开始。

一场始料未及的武斗

2002年3月,海淀区区委、区政府及188个单位从中关村黄金地段迁出,11个中央、市属单位和1806户居民以大局为重,为高科技商务中心建设让路,这标志着中关村科技园区建设全面铺开。

次年,一项第三方调查显示:在北京各电子市场中,海龙的第一提及率是89%。

事实上,两万平米的海龙电子城地处中关村核心地带,每天平均客流量3万人次,平均年客流量超过千万人次,已经成为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IT产品集散中心之一、中国电子市场行业的旗舰店,海龙的名号声震全国。

那是海龙最美妙的时光。它的威名甚至让来考察的微软副总裁罗杰傲 柯斯达赞叹:“我相信这里是全球最繁忙的店。”

不过,始于2002年的品牌机降价风波此时已经进入白热化,但海龙客户流失率的危机在高额销售业绩的掩饰下并没有引起任何一名高管的关注。一切似乎都在高歌猛进。

事实上,危机已经在2001年种下。一家来自台湾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海龙的一墙之隔买下了一块儿土地,这块儿土地被当时的有关部门称为“中关村地区最后一块儿商业用地”。

在鼎好电子商城策划副总监姜惠平的眼里,这是中关村最好的一块土地,因为它紧邻四环、中关村大街和规划中的四号线。2003年7月,鼎好电子商城盛装开业。海龙的员工还曾好奇地欣赏了这个近在咫尺的新邻居。数码产品的热潮,让鼎好与海龙一样保持了相当不错的业绩。

不过,同质化的商业模式,让这场有关“一哥”之争的战斗随即打响,并且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刃战。

2004年8月12日夜间,通往鼎好的马路突然被封,而封路则意味着人流与车流都不能到达鼎好。海龙方面称这是一家停车管理公司的决定,目的是为了人车分流。鼎好随即派保安将拦路的栏杆拉开,重新放人、车进入鼎好卖场。不过,海龙保安又重新将路封住。在经历了双方几次拉开、封住的拉锯过程后,海龙出动数十名保安用人墙的方式将路封住,导致了双方的严重对峙。此后对峙升级,两家的上百名保安发生正面肢体冲突,后经公安部门出面交涉才恢复平静。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海龙的过激行为在外人眼里还是充满了同情。不过,姜慧平解释更为合理:“类似的冲突并不仅仅是一次而已,但是鼎好是一家比较低调的公司,一般这个时候我们的高层都会选择把矛盾尽量压制。”也许出于对老大的尊重或是缓和与邻居的争端,鼎好的高层每年都会去拜访鲁瑞清。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