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海龙的沉沦:从精神符号到电子仓库(4)

2011-06-09 10:58 作者:李俊 孙宏超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评论(0)T|T

变还是不变,怎么变?鲁瑞清在《解读中关村一号》中对于此解释时使用了“革命”一词。

他认为:“为什么说要提出商业革命呢?这至少有两个意思:一是完成商业革命才能将传统IT卖场发展到现代卖场;二是完成商业革命才能从根本上提升行业整体素质,应对其他业态的挑战。”

也许是淡出海龙的鲁瑞清还有些心结,谈到这个问题时他的兴致更高。“卖场商场化,是一定要走的。但这绝不等于卖场要完全复制百货商场的现状。电子卖场从1985年诞生到现在20多年的时间中,主要是经过两段。第一段是电子市场,第二段是电脑城。中关村是最明显的,在1999年以前是电子市场,1999年到现在10多年的时间是电脑城。”

接着他又说:“各地情况不一样,大城市已经走到瓶颈了,需要改变,而有一些小城市的电脑卖场还觉得自己做的不错。但我跟他们说,海龙今天遇到的困难就是你们明天即将遇到的困难,如果你们不进行改变,将遇到更大的困难。”

2005年,海龙开始在网上推出新型电子商务网站,以期能够帮助卖场用户在互联网上展示商品以吸引用户到卖场实体店选购。这在日后被鲁瑞清认为“从IT卖场到商场再到拥抱互联网”的一种经验总结。

但显然这种创新模式又失败了。从纯粹的商户网站到现在的大久宝网站,事实上几乎没有IT产品购买者知道这个网站的存在。它并没有给海龙带来任何帮助,这种模式也被人讥讽为东施效颦。

一家媒体对此的分析入木三分,“这虽然代表了海龙向互联网模式转型,但实际上让它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这种模式能够推动网购趋势,那么商户可以更多地选择在网上销售自己的产品,而不用租用海龙的柜台。”

作为鲁瑞清的老朋友,王际祥说:“发展电子商务是一个必然趋势,这块蛋糕会越来越大。但其也有自身的问题,人们要有一个逐步接受的过程,商场、电子商务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未来卖场的趋势也要磨合地往下走。”

尽管王际祥的话有为IT卖场开脱之嫌,但此时的海龙就像一个受夹板气的小媳妇,一头是用户的怨气,另一头是3C和兄弟们的冷漠。

事实上,随着网点销售模式的不断进步,很多品牌厂商开始选择网店加盟。在电子商务的早期阶段,因为支付、信用、配送等综合因素的不成熟,B2B模式多年占据主流,B2C模式则一直没有太大发展。而现在,随着这些因素与条件都日趋成熟,B2C甚至C2C电子商务模式推广的交易障碍大部分都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用户采购习惯的培养。

可以肯定,IT零售网店的兴起,已然是大势所趋。这种趋势一旦形成很难以回头,也会受到包括品牌厂商、IT渠道商户以及用户在内的链条上的各个利益环节的欢迎,大家不过是另换一个交易平台而已。

唯一站在角落的便是海龙。因为它自始至终,都未曾与IT供应链上的各方结成利益共同体。

挤出西区

拥有着多项桂冠的海龙,在2009年走下神坛。有人比喻,这个符号再怎么精妙也不过是产业升级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2009年07月23日,海淀区政府发布《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通告中有段文字这样表述:中关村西区定位于建设成为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不鼓励电子卖场、商场、购物中心、餐饮等业态在本区域内发展。

而《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更为明确地指出,中关村西区东起中关村大街、西至苏州街、北起北四环路、南至海淀南路,规划占地95公顷,公共建筑规模约250万平方米。功能定位于以技术创新与科技成果转化和辐射为核心,以科技创新服务为重点,以高端人才服务、中介服务和政府公共服务为支撑的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

显然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倡导下,中关村地区又将面临一场商业变革。“不再获批新进入的商铺,对于老商铺则主要采取政府主导疏通的方式逐步实现业态再造。”这句话的背后,意味深远。

“‘挤出’并不意味着将电子市场整体搬迁,海龙大厦、鼎好电子商城等建筑将用作新技术新产品交易及展示区。”这是有关部门在公开场合的补充言论。

在中关村管委会对中关村西区的未来定位中,新技术新产品交易及展示区与科技金融要素聚集区、科技中介服务区、科技型企业总部聚集区、创意产业聚集区、配套服务区共同构成了6大重点功能区。

王际祥说:“西区是标志,把老产业腾出来,把电子卖场的面积压缩,放进新的东西(有中国技术交易所、首都创新人才大厦,首都科技中介大厦、PE大厦)这样可以把西区的形象建设得更好。”政府有意让这里成为高科技公司的聚集地,但是高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公司和高科技产品的贸易公司是不同的。实际上中关村的成长与科技产品的经销关系更密切些,而不是与高科技产品的研发更密切。

虽然有些遗憾但绝对没有过度悲伤,本就是体制内的海龙,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循规蹈矩地去做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就在北京市海淀区政府颁布《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两个多月之后,有关“中关村IT卖场集体酝酿外逃”、“西区里的卖场将全部搬到大钟寺”等言论在中关村经销商中一传十、十传百地传播开了。韩旭说那时候很多像他这样的商户,虽然内心惶惶,但实际上却几乎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2010年,以海龙、鼎好为首的西区电子卖场先后引入高新技术企业。当年底,它们的写字间已基本完成高新技术企业的入驻,这也是2010年电子卖场转型迈出的重要一步。

目前,海龙的写字间仅仅剩下不足220平米。但是,写字楼中有高科技企业入驻,并没有对电子市场的环境和经营产生多少影响。

据海龙市场部的一个员工透露:“中关村作为全国电子产品的老牌集散地,它的辐射力和影响力仍然存在,这也是更多商户选择留下的原因。虽然在2010年中关村电子产品的店面成交量屡屡创下新低,一些门店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开张,而每天都在增加的开销却是商户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大多数人不会轻易选择离开。为了实现自救,很多经销商开始从经营模式上进行思考和探索。”

鲁瑞清曾经把韩旭这样的商户形象地比喻为“蚂蚁雄兵”,虽然单个的实力不高,但是合在一起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在他看来,海龙是一个特殊的符号,中关村现在是国家级的IT中心,而海龙就是这中心的中心。姜慧平也表示:“海龙是早期老牌IT卖场的代表,位置优势和四号线的开通对其拉动作用较为明显。老大与第一的地位都是其自身品牌营销的结果。”

IT卖场的历史到这里虽然还没有画上句号,但作为一种象征、一个符号、一艘旗舰,属于海龙的历史就此告一段落了。

从1999年到今年,12年再次轮回,鲁瑞清和他旗下的海龙再次走到了一个拐点处。

日复一日在海龙电子城里折腾的韩旭,指着海龙大厦的正门说,海龙拿走了他的青春、理想还有爱情,这美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了。

陆刃波的一句点评也颇有深意:“海龙对于中关村的意义在于,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IT产业孵化器,中国的硅谷。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海龙,现在也许就看不到新浪、爱国者这样的企业出现。”

鲁瑞清简历

1953年8月出生,北京人;

1975年,担任海淀区上庄基层供销社书记;

1986年,就读北京财贸管理干部学院;

1990年,海淀区供销社最高领导;

1997年,研究生毕业;

1999年,海龙集团董事长;

2003年,担任中关村电子产品贸易商会会长;

2007年,撰写和出版了中国IT卖场行业第一本专著《解读中关村一号——IT卖场的秘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