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昊汉:客户教会我的那些事儿(3)

2011-06-14 06:16 作者:黄秋丽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4)T|T

 

对于销售团队很强大的昊汉来说,现在投入最大的,是番茄的种植。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番茄酱加工制造,而是一个农业产业化的命题。中国番茄酱的品质与欧美差距非常大,根源在于原料番茄的品质差异。中国的农业主要是小农经济,每亩产的番茄差别很大,原料不具有均一性,因此番茄酱的品质差异大。而欧美是现代农业,就没有这些问题。

昊汉通过与新疆建设兵团的合作,解决了小农经济的问题,甚至能满足亨氏、地扪等高端客户在农业产业化上的要求。这种与上游的良性关系并非一蹴而就。有一年番茄市价一路狂跌至280元/吨,昊汉还是按照约定的320元/吨的价位从农民手中收取番茄。“我们对待上游和下游的心态是一样的,宁可自己受一些经济损失,赢得更多的合作空间。”康轶说,“我是从新疆出来的,我也希望能够做一些对新疆农民有益的事情。”

“我们的每桶番茄酱,都能查出是哪亩地出的。”康轶说。昊汉从番茄的点种、育种、移栽、浇水、施肥、收获、加工等等,每个环节都是可控的。在日本、欧美发达国家,企业能做到这一点很正常,但在中国,只有昊汉能做到。昊汉的番茄种子是地扪、亨氏等国际客户提供的,品种与产能与国内完全不同。

受日本客户影响,康轶对细节也非常在意。昊汉的大桶番茄酱出口到国外,每只桶上都套上了塑料封套。“总不能让我们的番茄酱桶看上去还不如日本的垃圾桶干净吧。”因此昊汉的番茄酱每吨成本增加4元。日本的精益管理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你想不到的事情它们都能做到。”昊汉的每桶番茄酱都有编号,每个托盘也有编号,客户拿着昊汉提供的list就能非常清楚地知道那个桶是什么型号的产品。

康轶在昊汉亲自抓三件事:大客户,品质控制和督察审计。他对督察审计部门KPI的要求是,每个月必须查出20个不符点,包括企业和员工的方方面面,比如你为什么今天不洗袜子。他经常到工厂转悠,最关注食堂和卫生间。食堂不允许有苍蝇,卫生间不允许有异味。“一个食品企业这都不做到,怎么保证品质?”他说,昊汉要做到世界一流,必须不断纠偏,完善自己,从小事做起。

1990年,大学学医的康轶从乌鲁木齐来到天津,阴差阳错地进入了一家从事番茄酱出口的国企,成为最早一批进入番茄酱行业的人。1997年他开始创业。2008年,他开始第二次创业。谈起番茄酱他能讲上一天一夜,昊汉哪条生产线上哪个机器每秒钟弹几下,能做出什么品质的产品,他都津津乐道,也深感自豪。

康轶对番茄行业的热爱吸引了一批对行业有同样深刻理解的人,现在,昊汉的高管团队有不少人来自国内领先的食品行业。“我们这些人(在一起),为什么不做点大事,为什么不做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一?”他问道。

注:本文详见2011年第11期《中国企业家》,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