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Facebook不滥用用户数据的概率是25%”

2011-09-26 09:04 作者:关雪菁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科技推动人类进化的故事远没有结束,不管我们现在发明了什么,以后都会有更棒的东西来代替它

【《中国企业家》】(记者 关雪菁) 《Facebook效应》的作者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坚信,人类有一天将不再需要言语,而用意识交流,Facebook正是这个过程中意义深远的一步。

“你觉得我疯了对吗?很少有人这么说话。这是因为我跟马克·扎克伯格待了不少时间,他是个梦想家,我也是个梦想家,但他比我务实多了。所以他是个身价10亿美元的富豪,而我是个作家。”大卫·柯克帕特里克语速飞快,手势丰富,沉浸在自己的科技狂想之中。

从事科技商业报道写作19年之后,这位《财富》杂志的前资深编辑成为新技术的信徒。自从2006年9月与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吃了一顿饭之后,他就对扎克伯格和Facebook着了迷。大卫·柯克帕特里克的言语间,扎克伯格几乎是位向《理想国》中的哲学王无限趋近的人物,而Facebook正是为新人类颠覆陈朽的利器。

记者:如果让你此时重写《Facebook效应》,你会补充什么样新的内容?

柯克帕特里克:从我写这本书至今,Facebook规模越来越大、也越发官僚化,我担心随着Facebook规模的扩大,这家组织会失去持续成功和创新的能力。Google+是Facebook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我绝对会在书里讨论这个事情。Facebook在持续的深入全球各个角落,使得许多国家的政府和社会要应对它所带来的变革,我也会想在我的书里多花些笔墨来分析这个现象。

记者:在前两个十年,摩尔定律等一些规则在主导信息产业的变革,当行业越来越被互联网尤其是SNS带动之后,你认为是否有一些新规律正在形成?SNS所带来的变革又是如何影响我们的社会的?

柯克帕特里克:马克·扎克伯格相信他所谓的“分享的摩尔定律”,也就是人们在互联网上分享传递的信息量以指数级增长,每年翻两番。Facebook已经显现出这种定律的特征。有了Facebook、微博和智能手机,我们与更多的人更即时地分享信息。

有各种力量在推动社会实现“分享的摩尔定律”。不过,我认为互联网产业的最核心基础仍然是“摩尔定律”,这是我们能够拥有智能化手机的原因。如果没有摩尔定律也不会有Facebook。因此,一切的基础依然是:芯片半导体的容量和性能每一年都会呈指数级提升,并且变得更便宜。科技产品的指数级进化,带来的是交流分享的指数级增加,人们的生活节奏也以指数级加速。

指数级进化正在经济、社会、政治、能源等各个领域发生。我认为,人类适应科技进化的速度比科技适应人的要求的速度要慢。适应最慢的是欧美的政治、商业领袖们,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科技正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他们仍习惯于走老路,坚持用老办法来解决问题。中国不同,中国是被一群理工科出身的人组成的班子领导着,这很罕见,但工程师懂科技—所以他们会担心Facebook进入中国的效应。奥巴马还在努力理解互联网,小布什则对互联网完全不懂。

记者:电子商务改变了人们消费方式,搜索改变的是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SNS正在改变社交方式,人类社会还有哪些部分可能被改变?

柯克帕特里克:我是个巨大的乐天派,多年做科技报道的视角又强化了我的乐观。我认为科技进步背后是人类对人性的乐观。就像美国1960年代的时代主题是实现更乐观的社会分享,走过那个年代的这批人发明了互联网,互联网正是他们心理和精神的外化产物。扎克伯格的父母跟我同代,都经历过60年代洗礼,他的心理机制其实与PC机的发明人的很像,扎克伯格和史蒂夫·乔布斯的心理机制也相似。

我认为科技进化的意义在于,科技改变社会是为了让人类更近距离地聚合到一起,增加人类的共识,甚至促进精神层面的连结。

科技进化引起的人类社会进化永无止境,也许未来某一天,人类无需语言,开始用意识直接交流,通向这个节点的过程还会有无数的改变和进化。当我看到Facebook,我真的相信这是我们朝那一阶段更近了一步。你觉得我疯了对吗?很少有人这么说话对吧。这是因为我跟马克·扎克伯格待了不少时间,他是个梦想家,我也是个梦想家,他比我务实多了。所以他是个身价10亿美元的富豪,而我是个作家!

记者:关于SNS对社会形态的改造,你能想象的最疯狂但又最可能的结局是什么?可能会有一个涵盖社交、律法、市场、政府、文化的虚拟文明吗?

柯克帕特里克:像我之前说的,这个故事远没有结束,不管我们现在发明了什么,以后都会有更棒的东西来代替它。有一种假设是未来人机合体,这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以后还会有别的更猛的东西出现。如果摩尔定律和其它由指数增长带来的技术继续进化,我们能够做出更多奇怪的、无法预测的、复杂的、有趣的事情。我们预测未来科技走向的能力其实没有那么强。对我而言,最疯狂的结果可能是,全球性的巨大的共识产生。你看,现在这个世界仍然粗暴、充满战争、仇恨,大部分的地球人仍然在忍受饥饿,他们的寿命也不长。我疯狂的预测是,科技可以带来更广泛的共识和理解,我们会想要去改善这些事情。在未来,Facebook、Google、Twitter、微博甚至Kaixin001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人性上的共识。

记者:如果我们信息交流分享的平台由一家商业机构掌管,这是否也有问题,这家公司不会滥用他们手上拥有的权力吗?

柯克帕特里克:至今,我仍信任马克·扎克伯格,他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商业领袖,一个真正的梦想家,他也已经获得了Facebook用户的信任。但是,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Facebook垄断全球,即将拥有全球10亿用户,这不可避免导致自大、专横和傲慢。

所以,他必须保持人性、开放和透明,以保有他的影响力、他被寄予的信任,但这几乎超出了任何人的能力范围。他也许有可能做得到,但我并没有那么大的信心,我觉得他大概有25%的成功率,75%的可能性是他会成为一个数据海盗,盗用用户数据而非保护它们。

这并不是说,他有坏的用意,但我认为能拥有如此规模的巨大成功是让人容易中毒和上瘾的。能够获得很多成功的人认为他们自己是天才,即便你真是天才,这么想也很危险。扎克伯格还没有遭遇这种问题,但我很担忧,他的能力是否足够胜任这所有一切由Facebook所引发的政策、隐私、商业、产品设计、交互、管理问题?这真的非常不容易。

不过,马克做了一个非常聪明的选择,让才华横溢的雪莉·桑德伯格担任Facebook的COO,作为公司二号人物,雪莉帮马克卸下很多包袱,市场、广告、人力资源、财务等等。马克只用在需要的时候介入,而雪莉在Facebook作出了很多很好的决策。她真的非常棒,以至于最近《新闻周刊》说她绝对有能力成为未来美国总统。这可不是玩笑,她本就是从政界转战到商界的。我爱雪莉·桑德伯格,我会投她一票。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敢保证雪莉能够让马克远离如上所提的所有问题。

看看谷歌的先例,谷歌太过沉醉于自己拥有的力量。在日本,他们在街道各处放置摄像头来拍摄谷歌街景,日本人却发现这些摄像头触角竟伸进了私家院子来偷窥。谷歌在10个国家被起诉,在欧美因为涉及垄断被调查。Facebook就是下一个谷歌,Facebook也会遇到谷歌同样的问题吗?我们无从知晓,但绝对有可能。Facebook这样的系统对当代社会和人类产生深远影响,但他真的能被一个公司所管理吗?我们不知道答案。

记者:通过这些年的观察,随着Facebook的不断壮大,你是否在扎克伯格身上看到了一些变化?

柯克帕特里克:目前来看,我没有发现扎克伯格身上有危险的变化,我认为他用意非常好,他真的希望帮助这个社会,这是他能取得这么大成功的原因,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卖掉Facebook过太平日子的原因。你看,这是一个在2007年拒绝卖掉公司换40亿美元的家伙,那时候他23岁。这显示了他在试图影响社会方面所拥有的雄心,他可不是就想着挣钱。我希望他成功,但现实的障碍却越来越明显,Facebook那么多相关人,他们可等着真金白银。扎克伯格一开始并不希望上市,但迫于投资人和员工压力现在也准备上市了。

记者:你观察到的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的特点是什么?中国的山寨和封闭确实让人头疼,不过微软早年出操作系统、浏览器,也是通过模仿成就自己的帝国。对中国互联网的用户和创业者,你分别有什么建议?

柯克帕特里克:我对中国互联网行业比很多中国人都要乐观,你们可能有一种“永远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的心结。

我并不担心山寨,而互联网管制确实是个问题,这是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这在我看来有些矛盾:一方面中国积极希望融入世界,但另一方面,在如此关键的互联网领域管制却如此之严格。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确需要有更全球化的思维方式,而互联网管制却让这个变得有点困难。

因此,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管制限制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长,使他们无法长出跟Facebook和Google这样企业相抗衡的能力。欧美的创业者们,从一开始就考虑全球市场,其实全球创业者都是这样的思维方式,但中国却不是,你们不被允许有全球化的思维方式。

记者:你认为如果Facebook进入中国,能够在中国取得成功吗?

柯克帕特里克:我不知道。很多人都跟马克说,不管你的中文学得多好,你都不可能让Facebook进入中国。我猜他能进入中国,但我认为这并不会使开心或者人人网死掉。而且,中国的本土互联网企业家的确更了解中国市场。

记者:你刚才说马克·扎克伯格很务实,这也许会增加他在中国的胜算。

柯克帕特里克:他的确很务实,中国企业家也务实,所以他可能能在中国市场做得比大多数美国企业要好也不一定。

他的务实还体现在,他想进入中国市场,他所做的第一步是学习中文。我跟你说,美国的CEO们通常不这么做,马克所为非常不寻常。他想的是,要理解中国,我应该做什么?学习他们的语言。

记者:不仅是学习中文,他还交了个华裔女朋友。

柯克帕特里克:哦,马克一定会娶她的。他们已经在一起八年了。

注: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1年第18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