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欧洲迟暮

2012-02-08 17:16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生于忧患的欧洲,有可能迷失在21世纪初期

让·皮埃尔·莱曼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wwMD) 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

埃维昂组织创始人

对比欧洲曾在19世纪至20世纪初称霸中国,却在21世纪初寻求中国拯救欧元,这真是个讽刺,是真正的财力逆转。

中国的决策者、分析师和媒体,会从当代经济的角度观察欧盟,我还是想提供一个更广阔的历史视野,可能有助于解释本文的标题——为什么欧盟已近迟暮?

欧盟的成立无疑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治成就之一。鉴于欧盟目前面临许多问题,这么说有些奇怪,但要知道欧盟从何而来。

欧洲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随着时间的流逝,战争越来越大也越残酷。随着19世纪工业革命的进程,这块大陆被期望开启一个进步繁荣的时期。英国著名作家诺曼·安格尔提到,一本1910年出版的畅销书中写道:“国际金融现在是如此相互依存,连接贸易和工业,政治和军事实力可以消停了。”四年后,欧洲就开始有史以来最残酷的战争。

这就是“一战”,时称“结束一切战争的战争”。然而,正如凯恩斯在《和平的经济后果》(1919年)中所预见的,这种和平是不可持续的。果然,二十年内,欧洲重燃战火。欧洲被民族主义和政治意识形态割裂。前者体现在国际战争,后者体现在内战,其中最血腥的是西班牙内战(1936-1939)。

到我出生的1940年代中期,战争是欧洲的DNA已无须置疑。如果历史是线性发展的,我应该已经是一个经历过第三次欧洲/世界大战的老人了,假设我活了下来,我的儿子正在准备第四次,我的孙子第五次!当时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能摆脱反复的战争。但是,一些欧洲领导人的远见,逐渐开创了欧洲的和平与繁荣,彻底打破了这个循环。我的人生得益于这个史无前例的和平与繁荣年代,而不是在打仗。

但欧洲终究不是乌托邦。东西方一直对立到1990年代初,同期南斯拉夫解体,引发了灭绝性战争。尽管如此,和欧洲20世纪上半叶的炼狱仍不可同日而语。尽管国家之间有时紧张,都是温和可控的。作为一个法国人,我绝对不敌视“宿敌”德国。我经常对比,德国作出了真正的忏悔,与其邻国实现和平,而日本没有做到。欧洲走到这一步不容易。

下面的问题是什么?

对于我们这一代,欧洲的意义比争吵政治献金登记等等重大得多。这是一个梦,一个理想,并且这个梦、这个理想实现了。我们现在有一个由27个国家组成的开放民主的大家庭。

但随着欧洲扩大规模,它似乎丢了魂。和平与繁荣的成就巨大,但欧洲的下一代会觉得理所当然。随着扩张,庆幸的情绪变了。欧盟现在的形象就是繁琐和麻木的官僚体系,领导无方。创制一部新宪章的努力,在两个创始成员国——法国和荷兰遭到全民否决。由于欧盟的规划变得越来越自上而下,成员国的民众一有机会,就表达出缩减欧盟的意愿。

尽管欧洲的内部边界已经淡化,特别是随着《申根协定》生效,欧洲人能跨国就业,27个成员国中的至少17个使用单一货币,交换学生也很常见,但欧洲认同尚未普及。当前的危机显示欧洲缺乏凝聚力,正在夯地基,没能搭起上层建筑。

在培养对一个社会的归属感方面,欧盟失败了。如果欧洲梦不能复兴,就有可能失去它在20世纪下半叶曾经的合法性,迷失在21世纪初期。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3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