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非洲金融的“窗口期”

2012-02-29 16:25 作者:何伊凡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在这里,银行为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就像“开矿”,高收益但伴随着高风险,以及偶然性

本刊记者 侯燕俐   编辑 | 吴金勇   摄影 | 史小兵

潜力巨大,是非洲国家金融服务业发展的现实。

据麦肯锡季刊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未使用正式或半正式金融服务的成年人(未开立银行账户的人口)所占比例是80%,约有3.26亿人。然而,这又是一个GDP平均增长率达5%-6%的新兴市场,乐观地看,匮乏意味着机会。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非洲,他们不仅面临着战略决策的挑战,还囿于汇率波动、时局变化、融资成本高等诸多难题。机遇面前,正如南非标准银行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庞凯歌(Craig Bond)所说:“当下正是一个好的时间窗口,我们会认真研究中国企业的非洲需要。”

“接地气”的金融

南非标准银行首席执行官杰克·马理(Jacko Maree)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回来之后,对那里一个非正式的贸易市场印象深刻,“来自刚果、苏丹的卡车上大部分货品都来自中国,由这里分配到周边其它国家。”

杰克肯定不会忽略中国工商银行2011年底在开普敦设立代表处的消息。2007年,后者收购标准银行20%股份的协同效应正在发酵。“工行是世界最大的零售银行,并不是投资银行,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跨境银行,但他们给我们带来了面对公司客户的渠道。”迄今,双方合作项目达四五百个,包括交易、人力资源、IT技术等。

2011年8月,工行以6亿美元收购阿根廷标准银行80%股权,借由标准银行的网络实现了在其它新兴市场的扩张。“工商银行的系统跟标准银行的系统可相互对话,从线上就可以看到那边的财务情况。针对企业小客户,我们在很多国家都配有能讲汉语的雇员,方便沟通。”

庞凯歌则强调,“矿业银行”是标准银行的优势特色。标准银行在非洲、拉美以及伦敦有优秀的采矿团队,在北京也有五人的采矿团队,由原Man Metals的首席地质学家担纲领导。

“我们带着中投公司董事长到南非铂金矿的地下考察。他看到很多标准银行的银行家认识地下的矿工时感到很惊奇,因为这些银行家10年前跟这些矿工共同工作过。也许他会认为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但这是真实的!这也是我们跟高盛以及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的最大区别。”

在加纳、尼日利亚、乌干达、南苏丹、安哥拉以至马达加斯加,标准银行跟中国国有企业做石油、天然气方面的交易;矿产方面则集中在南非、纳米比亚、博茨瓦纳、津巴布韦、赞比亚、刚果、塞内加尔、新几内亚、马里、莫桑比克等国。很多中国公司仍在寻求投资矿业开采或者收购大的矿产公司。

在庞凯歌看来,对中国投资企业的金融服务中,60%的工作是帮助对方理解交易、金融工程、政府以及监管者,40%的工作则是协助理解当地文化。2010年,标准银行作为国家电网公司顾问,协助购买巴西变速器公司。而这宗交易差点因为文化的巨大差异泡汤。

“中国公司比较严肃,公事公办。我们要帮助巴西人理解中国人不是不友好,只是文化使然,也要使中国客户了解到巴西人又抱又亲不是因为他们是同性恋,只是表现友好而已。巴西人开会迟到长达一个小时,中国人觉得是一种冒犯,但巴西人说大家一起吃晚饭、喝酒、开派对吧!中国人认为不能跟这些人做生意。其实通过类似的交易,中国公司能够很快学到如何进行国际化操作。”

并非没有挫折。2011年初,在加纳有一桩潜在的天然气交易,标准银行受一家大型中国公司之托,几乎快要达成协议时,美国人意外胜出。“中国公司给的价格更好,但是美国总统奥巴马飞到加纳游说,对方很难说不。”

华为在非洲将近40个国家运营,跟27家银行打交道。庞凯歌认为,标准银行的机会就在于确保能成为这27家之一,无论是大的投资还是个人汇款业务上都行。

事实上,庞凯歌的胃口越来越大。“三年前,我还认为我们只能做投资银行业务,而现在商业银行的公司业务增长也很快,10年后,这些将成为新增长点。大单子会使得你显得很性感,但真正利润来自国际汇兑、公司银行业务。”

据了解,除了人民币业务外,南非标准银行的另一重点是跟中国人民银行合作,说服非洲政府转换美元储备。

桥梁性的银行

如果说南非标准银行在撒哈拉以南占尽风头的话,那么西北非就是法国兴业银行的重镇。法兴银行进入非洲市场达40年,在15个国家有900家分行网络。以阿尔及利亚为例,其分支机构达75家,业务全覆盖,包括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拥有25万用户和5000多中型企业用户。

阿尔及利亚法国兴业银行副总经理Hakim Ouzzani回顾,10年前,当法兴银行准备在此设置分支机构时,阿尔及利亚国内正处于恐怖时期,油价和天然气价格很糟糕,但最终还是毅然进入。作为阿尔及利亚境内率先管理外国直接投资的银行,法兴银行还专门设立了中小企业柜台。

“阿尔及利亚很富有,美元储备超过1700亿美元,是非洲第一麦片进口国、第五牛奶进口国、第五糖进口国、第二大汽车进口国。我们的需求是要发展现代基础设施建设,摆脱对于石油、天然气市场的依赖,发展工业。这个宏观市场很稳定,在非洲和阿拉伯国家并不多见。”

Hakim观察到,目前中国的银行更倾向于贸易战略或作为国有企业的承包商,而法兴银行希望利用全球网络和协同效应来支持到阿尔及利亚投资的中国企业,为此,他们向中国同事询问企业声誉,希望更多中国的优秀企业过来投资。

与很多同业人士一样,法兴银行董事总经理、中国区商业银行总监兼北京分行行长姜云生也提出了桥梁性银行的概念,利用西北非的强大网络为中国贸易和投资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由于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不少中资企业暂停了在利比亚、埃及的项目,举棋不定间,他们越来越依赖对本地有一定了解的跨国银行来分析形势。

实业趟路,为何金融这条腿有时跟不上?姜云生说非洲地区很分散,中国企业也很分散。“像葛洲坝建电厂的地方,都荒芜人烟,只能坐着飞机去开银行账户。”

此外,非洲是一个新型区域,开放意识、产品创新和与国际金融市场的结合等尚未达到理想效果。姜云生介绍,法兴在非洲的业务跟中国金融机构的合作大于竞争,因为彼此具有互补性。法兴中国已与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签订了全球性战略合作协议,实现产品的共赢和合作开发。

银行的银行

2011年11月的一天。已是晚上8点,中国银行约翰内斯堡分行内灯火通明。在这座城市,它是少数时常需要加班的中国企业之一。

“没办法,业务量增长太快,企业需求太旺盛。”分行总经理邱智坤说。邱精明干练,在中国银行工作多年,曾在湖北宜昌挂职任副市长。

2012年是中国银行成立100周年,它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在世界各大洲都设有分支机构的中资银行,共有11000多个机构。

“很多中资企业总部设在南非,企业财务的核心支点在南非,尤其在约堡。如果一家银行在约堡没有一席之地,就不可能设计出客户需要的方案。”客户在哪里,银行服务就在哪里。2000年10月,中国银行成为南非第一家正式对外营业的中资银行,目前从事主要对公业务包括存款、汇款、贷款、国际结算与贸易融资、代客外汇买卖等所有商业银行业务及金融咨询服务。2010年1月开始,在非洲全面开展人民币业务。

中国银行为中钢南非投资的两家公司提供综合授信,给酒泉钢铁参股的南非IFMSA矿业公司提供贷款,是中国海外工程公司南非的主办银行,还是金川公司今年全球最大收购项目(METOREX公司)14.5亿美元保函的开立银行。

据邱智坤介绍,约堡分行目前资产规模近百亿兰特(1美元约合8兰特),加上担保业务规模接近200亿兰特。2011年贷款增长60%,存款增长100%,贸易融资增长160%以上,跨境人民币业务增长近40倍。

无论从中国走出来的中资企业,还是从南非及非洲到中国发展合作的企业,都是中国银行的重点服务对象。“比如南非的保险公司到中国投资,不仅在南非业务上跟我们有合作,到中国后,当地员工福利、工资也通过约堡分行管理。”

至于炙手可热的人民币业务,中国银行是非洲当仁不让的市场领导者。2010年只有1.2亿元人民币规模,2011年即达到40多亿。南非四大银行有三家通过中国银行做清算,可谓是“银行的银行”。

“一旦中国跟南非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在南非的人民币市场容量会是几何倍数扩张,中资银行将大有作为,形成非洲离岸人民币市场。跨境人民币结算能给中国对非洲或非洲对中国的贸易投资企业节省成本,提高效率,因此具有很大吸引力。”

邱智坤观察到,从国内到南非来投资的企业,有的刚来时往往连自己的需求也不太清楚。当地银行是你告诉我需求,我提供产品,然后收费。而中国银行特色优势之一就是国际化和一体化,通过集团海内外机构一体化联动,结合企业在国内和国外相关资源和需求提供方案。需要开怎样的保函,怎样的资金融通,什么样的结算工具组合最有效,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财务如何管理,才能效益最高,背后有哪些风险等,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实际上是财务顾问的角色。

“有一个中资企业在南非有新投资,原来首选是外资银行,我们知道祖国亲人来了就见面聊聊天,为他们成立了影子财务顾问团,服务免费。最后这家企业将账户开到我这里。”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