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一线】券商杀来

2012-06-19 09:34 作者:李聪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七年后的证券行业再次锐利创新,在放松管制的指挥棒下,券商开始与银行、信托正面碰撞

文 | 本刊记者  李聪    编辑 | 吴金勇

6月8日,券商正式杀入国内中小企业融资领域。

当天上午,苏州华东镀膜玻璃有限公司发行5000万元中小企业私募债券。这是国内首单私募债券,期限两年,利率为9.5%,承销方为东吴证券。

“从融资成本和效率上考虑,私募债比民间借贷和商业银行的小微贷更有优势。”华东镀膜玻璃的一位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说。

为非上市的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是证券公司多年来敢想却不能做的事,直到一个月前的券商创新大会。当天,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会上发言指出,目前国内资金浪费现象严重,投资银行需要在储蓄向投资转化中起作用。此前,郭在浙江调研时发现那里存在“两多”、“两难”,即中小企业多、融资难,民间资本多、投资难。而目前市场存在着供给多、需求多,但成交不足的现状。“新三板,地方柜台交易,中小企业私募债,我们很重视,不是因为这些能赚钱,而是对实体经济有意义。”

许多参会的券商高管评价,这次创新大会是2004年证券行业清理整顿以来,推进制度性变革希望最大的一次会议。七年来,券商的各类发展的问题,证监会都坦诚、集中地给了回应。郭树清的讲话引来热议,许多人判断“储蓄向投资转化”,意味着券商将暗战银行,而更深一层的意义在于中国的直接融资会迅速崛起,这将促进国内金融格局的均衡发展。一直以来,中国的金融格局呈现出以银行为主体的间接融资比例独大的局面。

“券商创新最主要的方向就是发展直接金融。”郭树清的战略指向很清晰。证券监管部门扩大直接融资,推动债券市场发展的战略性思考,符合国内金融体系改革的要求。

截至2011年底,中国银行业总资产为110多万亿元,而证券行业总资产仅为1.65万亿。“在一个健康的金融体系,间接融资主要针对的是相对成熟的企业客户,因为他们有抵押,有担保,但对于创业型、轻资产、高科技企业需要的风险投资和非标准化融资应该是券商擅长的,比如私募债。”信达证券公司总经理张志刚对《中国企业家》说。华东镀膜玻璃的私募债券发行的消息一出就获得市场追捧,最终5000万元债券有过半额度被苏州本地的个人投资者认购,剩余额度则由东吴证券和本地的商业银行包揽。

“私募债的推出使得那些无法得到银行贷款支持的中小企业获得融资途径,这就给券商提供了机会,而其企业的高成长性正符合券商的需求。”国信证券发展研究所总经理何诚颖评价道。目前,国信证券在深圳三个私募债项目已发行完毕。对于券商来说,发行私募债不仅拿到承销费,储备了潜在上市的企业客户资源,而且还能为现有资产管理客户提供低风险、收益适中的资产管理(理财)产品。

低风险的理财产品看似平常,但它就像一枚不经意跌落的坚果,偶然间可产生撞破冰川的力量。

旁观者入场

5月7日-9日的券商创新大会上,大家讨论的四份征求意见稿中有三个与资产管理有关。

2011年,各类金融机构理财产品总规模已达到近30万亿元,而其中半数以上产品都属于低风险的利率型产品。它是过去七年间,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一块阵地。当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左右,客户需求最强的就是这类“低风险、收益适中”的产品,它也是目前中国资产管理市场上的主力品种。

然而面对如此强势的市场需求,多年来,券商只能做一个看客。低迷的股市影响了券商的命运。2007年10月至今,资本市场处于下跌周期,证券市场的客户保证金从当年2万亿缩水了了大半,如今不足1万亿;此时,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抓住了市场机会,提供了百姓最有需求的理财产品,资产规模迅速扩大。在目前的金融格局中,银行和信托旗下的理财规模远超券商。

近三年来,各类金融机构理财产品从品种到规模增长都很快,总规模已从2008年的3万亿元增加至2011年的近30万亿元。其中,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规模达16.5万亿元,占比超过了一半,保险公司5.5万亿元,信托公司4.8万亿元,基金2.1万亿元,阳光私募1500亿元,券商仅有1300亿元。

券商理财业务落后于其它金融主体的另一原因是券商与银行面对的监管环境不同,组合的金融资源不同,服务的客户不同。“银监会对商业银行的产品创新采取备案制,效率高,而过去证监会对券商的产品创新实行审批制。”张志刚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在这一背景下,商业银行凭借着网点和客户优势,先后推出了数以千计的各类理财产品甚至“越界”到券商的地盘。一些商业银行推出的“日日盈”、“灵通快线”、“日添利”等产品的客户对象主要是证券公司的客户。这对证券公司经纪业务形成了强力冲击。

相比之下,证券行业在服务多样化和产品个性化方面显得单调和落后。证券公司仿佛只是交易通道,其理财产品因组合多为高风险的权益性产品,难以满足低风险偏好客户的需求。

审批制导致了诸多券商的效率低、创新动力不足、产品简单趋同。据了解,各证券公司相关的资产管理业务的协议文本都是证监会统一格式。文本中涉及的产品风险提示等内容也都是同一格式的。“大家用同一个文本,怎么可能设计出各有特色的产品呢?”一位券商业内人士说。严格的管制导致了券商创新同质化的现象。

“也不能说,银监会管得松,证监会管得严,主要是银行的理财产品主要用于贷款,确实风险小,而券商以往的产品主要用于股票等高风险组合,严一点有必要,券商现在可以搞低风险产品,证监会的监管也会相应变化的。”张志刚解释。

2011年9月,信达证券与深交所合作的“现金宝”业务获得证监会批文,在6家营业部试点,今年3月,试点推广至信达证券全部68家营业部。据悉,这一产品的规模已超过20亿元。

所谓“现金宝”是信达证券提高客户保证金收益的尝试。作为一种资产管理业务,客户参与这类产品的门槛是5万元,单一账户上限为1000万元。每天盘后,信达自动抓取签约客户的保证金投资到银行协议存款,第二天这些保证金会自动归还投资者的账户,不影响正常买股票。投资者的收益以小时来计算,每三个月为一个周期,到时连本带利自动归还客户。

截至目前,现金宝的年化收益率超过3%,是目前保证金享受的0.5%存款利息的6倍以上。由于不影响客户正常投资,也不需要客户自己动手,只需签订协议就可以提高保证金的收益,这一产品一经推出就颇受认可,为信达带来了可观的收入。试运行了6个月,仅按目前的规模计算,可为信达证券的资产管理业务增加近千万元的收入。

三年前的券商年度会议上,当张志刚第一次提出“现金宝”的想法时,证监会十分犹豫,一方面,这项服务涉及无担保交收清算等技术难题;另一方面,这个产品涉及到可能改变客户保证金第三方存管的敏感问题,而这项制度正是2004年券商治理整顿时最重要的制度安排。

为了打消监管部门的疑虑,当张志刚提出,“现金宝”仍在第三方存管系统内运行,同时遵守现有券商资产管理法规。考虑到市场需求以及券商整个行业所面临的窘境,监管层批准了信达的创新举措。

“现在券商的创新气氛好多了。”在5月7日的券商创新大会上,证监会明确提出拟取消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行政审批,改为备案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