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特稿】“破坏式创新”的中国力量

2012-08-27 07:46 作者:马钺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创新本身就是破坏性的,会打乱现有的市场秩序和经济秩序。为了使这些破坏性的创新能够出现,我们要对市场竞争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文 | 本刊记者 马钺    编辑 | 王琦    摄影 | 黄庆军

【《中国企业家》】语调略显激动的发表完一通简短演讲后,还没等下一位发言者接过话茬,北京拉卡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陶然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满座与会者—他们大多是今年及往届获选“未来之星”的企业家—众目睽睽之下,快步离席而去。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在7月27日《中国企业家》杂志举办的2012年“未来之星”年会其中一场论坛上,引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是主持人或者与会企业家的发言触怒了孙陶然,以致他拂袖而去吗?

经过记者事后求证,这只是个误会,孙陶然因为有事要提前离去,又怕一干老友挽留,所以发完言后便不告而别。不过也难怪人们误会:这场论坛所谈论的话题,确实很容易令企业家们情绪失控。当主持人念出当场论坛的主题“创业者与投资者之间的关系”时,点点火星仿佛已经在齿间闪烁了。

不久前上市公司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和投资者赛富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发生龃龉,争斗至今未息。在这场风波的影响下,创始人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迅速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对广大小微企业来说,这既是如本届21星获选企业猪八戒网CEO朱明跃所言“处在成长期的创业者最不愿意讨论的问题”,也是他们迟早必须面对的现实:投资者是天使还是恶魔?创始人该张开双臂欢迎投资者还是要扎紧篱笆?投资者应该积极参与企业管理,还是只管给钱,放手让创始人去干?

7月27日-28日,由青岛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2(第十二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给了企业家们一个探究答案的机会。本届年会在青岛市香格里拉酒店举行,年会第二场论坛就提出了这个贴地气的问题,给了与会企业家一个交流探讨的空间。

说起这个话题,筚路蓝缕的“未来之星”们心中大都五味杂陈。本届21星、内蒙古奶联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李兆林讲述了奶联社在发展过程中和投资者之间的分分合合。2007年9月,为了让公司再上一个台阶,奶联社接受了包头一家房地产公司的3000万元投资,但12月就向对方提出了分手。李兆林说,分手的原因就在于投资者想控制企业,想按照房地产公司的思路来经营,无论在战略还是战术上都违背了原来创办企业的初衷。尽管当时奶联社没这笔钱就难以快速发展,但李兆林分手的态度分外坚决,“如果资本进来要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那对不起,我宁愿把你推出去。”李兆林总结说,投资人投资企业,一定要“尊重商业逻辑,要尊重‘婚姻法’”。

李兆林不是这场论坛中唯一将投资者和企业之间关系比作婚姻的企业家。另一位21星企业北京一正启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嘉表示,在这场投资者和企业的婚姻中,不能只是投资者挑企业,企业也得挑投资机构。赵嘉指出,国内投资机构中有很多是不成熟的,“21星企业至少已经发展了五年,但很多投资机构才成立一两年。”如果一方是熟女,一方是正太,赵嘉指出,企业要把对方看清楚,摸清楚投资机构的底细,要矜持一些,因为创造价值的终究是企业。

在钱袋宝董事长兼CEO魏中华看来,想处理好投资人和企业家的关系,还得学点《夫妻兵法》,起码要精通“软磨硬泡”这一招。“家里做个决定,老婆不同意,一意孤行肯定不行;你得坚持沟通,今天讲了不行,明天讲还不行,那就等她过了生理周期再讲讲。只要是为了对方好,是为了共同进步,那就不会有问题。”魏中华总结道,“实际上就是一个做人的问题。把人做好了,就都解决了。”

虽然同样持婚姻论,新疆和田皮雅曼石榴庄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孙立平的观点却比较独特,他认为,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结束。“真正的投资者,都不会跟企业白头偕老。这种婚姻是立下了离婚契约的婚姻。投资者进入(企业)那天,就跟你企业立下了合约,要在某个一定的时机跟你离婚。”在已届中年的孙立平眼中,这显然不是一种美好的关系。“风投找你,一定是带着对赌协议来的,而且条件一定会非常苛刻。”

不光孙立平,对于大多数寻求投资的企业家来说,对赌协议都仿佛是一柄悬在头顶、随时可能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关于对赌,猪八戒网CEO朱明跃给出了“十六字箴言”:创始人想牢牢的控制住企业,融资的时候得“珍惜未来,远离对赌”;如果创始人对企业的未来很有把握,接受对赌,那么就应该“遵守规则,愿赌服输”。

事实上,在北京康复之家医疗器械连锁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柏煜看来,对赌协议对于投资人来说未必有利,“对赌条款是一个很二的事情,”柏煜解释道,“对赌条款如果有用的话,只有企业赢了,才是双赢,如果是投资者赢了,那其实是亏了,因为我们经常说,最怕的就是‘炒股炒成了股东’。”

虽然对赌遭到企业家们千夫所指,似乎成为投资人“迫害”前者的有力武器,但当场论坛中唯一的投资人,夏鼎投资创始及管理合伙人薛毅明无奈地指出,对赌在中国其实很难执行,“前两天看到甘肃法院说对赌不合法,弄得我们这些投资行业的人都很紧张。”薛毅明指出,协议到期后,如果企业没达到要求,只要没有大的问题,“我们一般都会放他们一马。”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