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亚洲最大火柴厂泊头熄火 前厂长曝兴衰内幕(3)

2012-09-13 09:18 作者:李卓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1)T|T

对于这一次收购,王维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两家收购对象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既可以提高泊头火柴厂在生产技术和设备上的不足,又可以为占领全国市场打下根基。但可惜的是,由于管理干部素质跟不上形势的需要,以及火柴市场的继续恶化等其他因素,两三年后,泊头火柴厂即放弃了对两厂的管理权,又将两厂交予当地政府接管。

落幕:

亏损停产 终至退出

在王维龙的记忆里,2002年火柴行业走入了最低谷。

即便用工费用低廉、几乎无税费的私人小火柴厂也觉得难以维持。泊头火柴厂虽然实力雄厚,但是在税费、用工、市场价格等诸多不平衡的环境下竞争也很艰难。于是出现了冬季三个多月停产,整体亏损335万元 (包括多列支的医疗费用)的情况。

2005年底,应职工要求,企业重新选举了股东代表并进行了领导班子换届选举,除董事长继续留任以外,其余几乎全部更换。可是,这次换届后,依旧没有改变企业的混乱现状,亏损继续加大。

“2006年又在火柴市场非常好的形势下错误地决定清算或破产。”为此,王维龙显得非常痛惜,他表示,辞任董事长一职以后,他实际依然兼任党委书记,同时算是最大股东。

2006年企业停产后,清算工作一拖再拖,企业也因此越亏越严重,直到2010年才进入破产程序,“如果当时及时清算重组,企业可以利用当时的大好时机,也会像小火柴厂一样得到发展。”王维龙无奈感叹道。

不过,对于王维龙的后期领导,在一些老领导、老员工中同样存在争议。不少老员工评价,1987年,王维龙以82.7%的高额选票当选厂长之初,确实扎实肯干,让全厂上下都很信服。但后来由于“人财物、产供销”权力高度集于一身,出现了领导“家长制”作风,在一些决策上也曾引起了很大非议。包括1996年在任时的“质量问题”就是管理失控。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解,在2004~2006年,员工因为各种待遇及公司土地出卖问题不满,出现几次停工事件。对于后续停产亏损的几千万资金去向也产生质疑。

据了解,1998年改制之初,经过上级机关的资产评估,当时泊头火柴厂生产性净资产及土地开发成本合计为5569.66万元,非生产性资产573.31万元。

记者在厂区办公楼看到一份以公司口吻答复的 《职工意见解答》,针对职工就工厂几千万花费的答复称:第一是企业连续几年每年停产几个月,每停产一个月,需发放工资、养老金、失业金等100万左右,连续几年花去1000余万元。二是由于原材料涨价及小厂冲击,火柴价格上不去,企业近年亏损所致,但最后以审计结果为准。

同时另一份由沧州市政府在2005年10月发出的官方文件指出:“此次停工的主要原因与公司党政领导班子不能认真依照 《公司法》、《公司章程》行使管理公司的职能,没有使广大股东充分享受法律赋予的权力有着直接关系,责成公司党政领导班子深刻反思,改正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当时领导班子的管理漏洞,从政府处理意见中可见一斑。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至今,泊镇上依然存活着四五家私营小火柴厂。事实上,全国各地也存在着大大小小的私营火柴企业,泊火倒闭留下的市场空间已被它们填补。火柴市场并未穷途末路。或许正如王维龙所说,摒弃这些 “人为”、“体制”因素,也许,故事的结局真的可以重新改写。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