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新疆新农业熟了

2012-09-29 08:49 作者:李春晖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这可能是你尚未与闻的新疆:在这里,新型农企正以外界罕知的方式狂飙猛进。内地农业的种种积弊在这里变得易解,有人早早来到了金矿的山前

文 | 李春晖    编辑 | 王琦

【《中国企业家》】一番周折之后,终于在九鼎投资驻新疆办事处,见到了伊犁昌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昌泰)董事长陈和权。

双方刚刚签完合同。陈和权拿到了九鼎4200万的投资,正春风满面。

“九鼎这次之所以投我们,就是因为我们产业链完善,没有受制于人的地方。自有种植基地,自己生产加工,自己出口销售。”他告诉《中国企业家》。

成立于2006年的昌泰,如今已是全国最大的脱水蔬菜生产基地,去年生产规模超过6000吨。

昌泰并不是新疆新农业企业崛起的孤例。近几年,这里出现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新型农企,它们发展迅速并具备了规模效应。成立于2004年的南达乳业,自有奶牛基地养殖规模已经达到1万头;成立于2008年的宏邦节水,营业收入由2009年的1792万元飙升至2011年的1.71亿元,三年增长10倍。

新疆新农业创业公司的狂飙式发展引人瞩目。它们都成立不过数年,却已拥有大规模的种植基地和上亿的营业额。目前,达晨创投、九鼎投资、中科招商等数十家PE/VC扎堆新疆,除了能源化工,新型农业成为他们重要的投资方向。短短数日的采访中,就有两家公司是刚签完引进资本的合同。

相对传统农业,这些新型农业普遍有着资本的介入,建立了全产业链的经营模式,并将产品与品牌定位于高端。他们突破了传统的兵团、团场或者农民种植的范畴,成为新疆农业的第三种力量。新疆传统的农业模式是兵团的大规模作业以及基地+农户+企业,兵团与农民处于核心,企业的投资和控制力都有限。新形势下,企业+基地的模式成为主流,全产业链下的高端有机农产品成为新疆农业的标志。

广袤的自有基地,纯净的阳光、空气、水源,优质的有机农产品,长期困扰内地农企的整体利润水平低和食品安全问题在新疆变得相对易解。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轻易就可以抓住机会,如何挖掘新疆优质的农业资源并将其变现仍然面临各种瓶颈。实际情况是,有人还在路口徘徊求索,有人已早早到了金矿的山前。

到新疆去

没到过新疆的商人,很容易以为在远离经济核心区的新疆,新兴农企要解决资金问题一定特别困难。“我的感觉恰恰相反。内地来新疆找项目的特别多,我们这样的小公司都来过好几拨风投了。现在新疆是西部开发的重点,企业上市有绿色通道。我们又是农业,还沾着高科技。”新疆西域金锄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查娟并不担心融资,尽管她的公司刚成立两年,大量产品甚至还未正式投放市场。

查娟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妆容精致,衣着入时,有种塞外的美。“早恋、早婚、早育、早创业。”她如是描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才三十五岁,她已经是一个十一岁男孩的妈。上一次创业时,查娟才二十岁。2010年二次创业,打造了“西域金锄”,主营功能性油脂和兵团贴牌零售品牌“优粮生活”。

“我是新疆本地人,我们都比较了解兵团。在外面经商那么多年,回头一看,最好的资源就在身边。和团场合作的过程中,发现兵团还有那么多好产品,也应该一起走出去。”查娟拿起一个朴拙的抽绳麻布袋,印着花式英文字体,很是“小清新”。“以前,像这种有机大米,只能略高于市场价一点卖。价格完全没有释放出来,品牌也没有知名度,市场定位也不对,放在批发市场,谁买?”查娟说。

在当地人看来,这场新型农业的创业潮发端于2009年。这一年,全国对口支援新疆迅速启幕,19省千亿资金,让新疆站在了“跨越式发展”的起跑点。

随着喀什经济特区获批,大量企业与资金涌入新疆,新疆农业的价值不断被外界认知,出现了一批崭新面孔的创业家。

在我们走访的创业者中,既有新疆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有外来掘金的冒险家,但都扎根新疆多年,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他们几乎都是二次创业,早年做着短平快的生意,现在一头扎进了慢热的新农业里,却做出了惊人的“新疆速度”。

“我们首先考虑的就是规模,生产规模、种植规模。别人采购是一车一车买。到我们这里,都是一千吨一千吨订。日本人今年来了三次,美国人现在派了驻厂员。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很惊讶,说没想到中国这么偏远的地方,还有这么好的工厂。”陈和权说,昌泰今年再新建一个工厂之后就能达到10000吨的生产规模。在基地面积上,昌泰今年种植16000亩蔬菜,明年将达到25000亩。这么多土地都是从农民手里流转过来的,“有二十年的,有十五年的,也有一年一租的。”

陈和权是彻彻底底的外来户。他是湖北人,18岁当兵去了深圳,如今全家定居在那里。初到新疆,陈和权做辣椒干和大瓜子的贸易,与脱水蔬菜结缘,还要追溯到2006年。陈和权到台湾考察,与当地朋友说起想搞个项目,对方马上说脱水蔬菜。新疆的条件不正适合种蔬菜吗?他回到新疆马上着手,当年就搞起来了。可这一来,却亏损了一千多万。直到这两年情况才真正好转。

查娟起初做的则是医疗设备生意,但其灰色属性让她转行的念头日益强烈。一路考察下来,餐饮、服装,甚至去山里找过金矿,罗布泊都去了三次。最终,查娟选择了油脂行业,当时一套超凝结设备就花了600多万,现在已经小有规模。

查娟事业更大的发展源于这两年与兵团的合作。一方面城市里有旺盛的需求,另一方面是兵团好的有机农产品。查娟就是要建立一个平台,让两边对接上。“185个团场,我们准备以后至少和三分之一合作。后期我们的股份还要进去。现在兵团也在改制,有好的合作伙伴他也愿意给你一个平台。像兵团的蜂蜜企业,我也可以入股。”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集党政军企一身的准军事化经济组织,农用土地总面积419.86万公顷。兵团农业生产规模大,机械化程度和科技含量高,水利等基础设施完善,己初步形成了规范化的现代大农业体系。目前,新疆建设兵团发展经济的意愿非常强烈,并逐步推动企业改制,大量的机会应运而生。在查娟看来,兵团的畜牧业、农业发展非常超前,企业有市场有资金,兵团有好的原料,二者一拍即合。

创业家的迅速崛起,离不开资本力量的推波助澜。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后,两年时间内,包括深创投、达晨创投、九鼎投资等在内的429家PE涌入新疆,新疆股权投资类企业总量位居西部省区之首。PE向新疆各类企业直接投资近70亿,直接推动天山生物、麦趣尔、康地种业等农业企业的上市进程。

这种爆发式增长一方面缘于新疆优惠的税收政策,15%的企业所得税比内地低10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今年证监会给予了新疆企业上市“绿色通道”,吸引不少外地PE来新疆掘金。2012年上半年,新疆GDP增长10.7%,增速高于全国2.9个百分点;农业增速高于全国0.9个百分点。

实际上,PE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从规范企业管理、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到产业升级等各方面的增值服务,都让尚处于粗放式管理水平的新疆中小企业获益良多。更重要的是,PE熟悉上市规则,可较好地帮助新疆本土企业做好IPO准备工作。宏邦节水正是在华创盛景的帮助下,设计出“节水连锁店”这一模式,成功从众多节水企业中突围,有望成为“南疆第一股”。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