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一线】这个圣诞有点冷

2012-10-31 08:14 作者:秦姗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土地、人工成本不断上涨,而出口市场需求又持续低迷,义乌的小商品制造该如何突围?

文 | 本刊记者  秦姗    编辑 | 杨婧

车到十字路口遇到了红灯,出租司机亮起了右转向灯。我有点疑惑地望着他,在两分钟之前他刚刚告诉我,我所要到的目的地直行下去就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见他拐了一个“U”形弯,巧妙地闪过了眼前的红灯。

下车的时候,司机找回两元钱零钱,上面的图案模糊不清,拿在手里软软的。我很少见到如此脏破的纸币。后面几天,我对此便见怪不怪了,这里流通的纸币,无论哪种面值,都像赶了几百年的路一样,此地彼地,在这个争分夺秒的小城中流通,一刻不停歇。

这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依靠着制造业和往来贸易,这座城市已经达到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标准,成为最富裕城市之一。有时候街上突然好像组队一样,接连跑过一串奔驰C200。

但这座城市似乎已经感受到不安。在圣诞节到来之前,这里突然不像往年有成批的集装箱出海,而代表商家信心指数的“义乌指数”在今年2月首次跌破1000点,低于2008年。

这种下探不无道理。义乌只是缩影。因欧债危机,欧洲一直泥潭深陷,美国经济仍在复苏期里徘徊,像义乌这类出口依赖型的小城如何面对这场经济风暴?它们的U型拐点何时到来?

小年

义乌国际商贸城共有五期,绵延几公里,围绕商贸城聚集着各式各样的酒店。很多酒店里都有这样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商贸城的分区介绍和线路指引。义乌人 用这个售价5元的小册子告诉初到此地的人:这里有40多万种小商品,5万多个摊位;全世界商品种类的80%都能在这里找到。在这里,可能随便一个店铺的货 物就覆盖一个或几个国家。

孙丽娟在这里经营着一家卖圣诞娃娃的店面。在她的店里,一共有大小两种规格的娃娃,大的卖25元,小的卖18元。娃娃们都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和表情,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身上服装各异。

见到我的时候,她正愁眉不展,“太冷清了。”她说。像商贸城里面所有人一样,孙丽娟面前有一台电脑,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就上网聊聊天,看看电视剧。 她告诉我,上个月只发了300件货,一个月要发1000件货才能持平。这其间偶尔有人走进店里看看,没有开口询问价格就走了。对面的商铺里,几个人围着个 会说话的机器人在哄逗着一个孩子。

快下班了,孙丽娟瞟了一眼过道,突然眉毛一挑,热情地站起来。一个脸型瘦长、面色黑红的外国人走进店来,孙丽娟忙打招呼,“Hi,萨拉姆。”随后拿出巧克力,孙丽娟同屋的另外一个姑娘开始用电脑放起一首阿拉伯歌曲。

“他是个大客户。”萨拉姆坐下之后,孙丽娟用中文告诉我。萨拉姆是个伊拉克人,他掌管着中东地区很多重要销售渠道,“在去年的时候,萨拉姆每两个月 就会来一次中国,每次订货都会发20个集装箱。”萨拉姆对孙丽娟也很熟悉,对于屋里突然多出来的陌生人不断打量,最后说了一句蹩脚的中文“义乌?”“不 是,她也是客人。”孙丽娟指着我笑着告诉他。

孙丽娟拿了一个小的娃娃给他,告诉他“new model”(新款)。萨拉姆拿起娃娃,从娃娃的衣服、头发甚至眼睫毛细细查看,他掀起娃娃的衣服,使劲按着填充在里面的棉花,撩起娃娃的头发看看脖子处 的缝合处。孙丽娟的英文虽然相当本土,但勉勉强强还能交流,不断告诉他“good quality”(好品质)。

萨拉姆相当仔细,看了足足有十分钟,他把娃娃身上可以检查的部分都检查完了之后,才询问价格,“18。”孙丽娟说。“太贵了,太贵了。”萨拉姆轻声 细语又冒出句蹩脚中文。之后他们开始就包装的问题进行了又一轮讨价还价,“没有里面的衬板多少钱?”面对孙丽娟拿出的包装盒,萨拉姆突然问。孙丽娟说了一 个数字,随后又告诉他,包装盒也可以没有提手,价格另谈。萨拉姆想了一会,摇了摇头。随后,萨拉姆走出店用本国语言开始打一个长长的国际电话,直到市场要 关门。“不急,他会在义乌待好多天,会慢慢看。”孙丽娟说。

后来,孙丽娟在QQ上告诉我,这次萨拉姆什么也没有订,今年订的单也比以前小多了。“他说他们那边国家又出新规定了,具体的我也听不很明白。”

孙丽娟第一次经受这样的打击。她是个刚刚27岁的姑娘,是一岁孩子的母亲,是市场里少有的受过大学教育的店主。在天津读完书之后,她和丈夫结婚,将 原来在老家江西的工厂搬到义乌,她的丈夫胡经文比她大十岁,从小跟着人学了裁缝的手艺,近些年才开始干工厂。把工厂从老家搬到义乌来,这可能带来近百万的 成本,对于一个小商人,这是件大事。孙丽娟是个勇敢的姑娘,“心一横”就到了义乌。庆幸的是过来之后,生意一直都很好。

“好多人都以为从2008年就不行了,但真正影响到义乌是2009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海外的外贸订单发货基本都结束了。”孙丽娟 说。2009年她更幸运,2010年的世界杯上出现的球形帽子,很多都是出自她家的工厂。2010年以后,市场开始沟通接洽欧美之外的地区,国内市场、巴 西、中东市场开始壮大。所以直到2011年,孙丽娟的生意都非常好。“今年不一样了,欧债危机,美国没起色,中东打仗,南美壁垒开始增高,国内市场也没有 需求。”孙丽娟嘴里蹦出一连串的“大词”,“以前我上学的时候觉得这些政治形势离我好远,但现在电视随便一演哪个地方,我都觉得揪心。”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