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特写】机器人的“深圳实验”

2012-12-24 07:44 作者:周恒星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雷柏科技在“小机器人”大规模应用上的抢先尝试,为其完成自身转型找到了“机会窗”

文_本刊记者 周恒星    编辑_房煜    摄影_魏天冀

【《中国企业家》】在深圳一间厂房车间靠窗的位置,两台橙红色的小型机器人正在紧密地合作,一台负责拿鼠标开关,另一台负责贴膜。每隔几十秒钟,右侧的机械手就会扭转身形,弯曲成90度,与左侧的机械手在空中轻轻一碰,对接的一刹那,像是一只老鹰在给幼鸟耐心喂食,又像是两台机器人在“接吻”。

“机器人接吻”这一幕每天都会在深圳雷柏公司于今年4月份投入使用的新厂房内上演。雷柏科技是一家生产电脑周边设备的本土企业,但它的新厂房却与深圳其它数千家电子企业的工厂有着明显的不同:雷柏生产线上的主角不是一排排的工人,而是一列列崭新的机械手臂。这些橙色的机械手有着人类般灵巧的关节,不但能上下左右360度灵活移动,还能做出一系列对精准度要求极高的动作,比如在一排极小的零件上点焊或者在一小块鼠标外壳上进行喷涂。每条生产线上只有寥寥几个工人,或站立,或坐着,似乎变成了制造业的旁观者。

2011年,这家以生产鼠标键盘等无线外设为主打产品的公司,一口气从瑞士机器人生产商ABB购买了75台工业机器人。很多人带着好奇前来参观,想看看雷柏科技如何安置这些机器人。

这是一个巨大的冒险,“你们真勇敢。”ABB高层评价雷柏说,这一订单让制造者都有些吃惊。一次性购入75台机器人,对于一家不过3000人的中小制造企业来说,消化不好,不仅不能提高生产效率,亦可能引发新的矛盾。

更为重要的是,雷柏订购的这批机器人是2011年ABB新一代机器人产品“IRB120”。IRB120是ABB设计过的最小的机器人,仅重25千克。放在工作台上,就像是一只调皮的猴子伸出长长的手臂取物。在过去,工厂里的自动化生产一直是大型机器人的天下,无论在最早应用机器人的汽车行业,还是在自动化生产方面后来居上的电子业,工业机器人是昂贵与笨重的代名词,它们身大力粗,可以充当“高级搬运工”搬运物料;它们强壮耐用,可以从事高温或者放射性作业。在2008年之前,雷柏科技也从ABB购买过机器人,但使用范围也仅限于让机器人进行喷涂和打磨工序。“还是对人工操作的简单替代。”如今看到这些只有一只成年猕猴大小的机器人,所有人都既担心又好奇,“当时,ABB自己制造出来都不确定哪些生产线可以应用这种小型机器人。”雷柏科技副总裁李峥回忆说。

彼时,除了CEO曾浩和少数几个高层,公司上下几乎没有人相信,在深圳没有先例的“机器人工厂”计划能够顺利实施。“他们背地里骂我们是疯子。”李峥笑着回忆说。

李峥注视着两台正在紧密合作的机器人,他是雷柏自动化改造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小”机器人试验

从深圳雷柏科技工业园向西走50公里,就可以到达深圳富士康园区。今年7月29日,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在一次员工联欢晚会上意外地宣布,未来三年富士康将制造100万台机器人来代替人工。联想到富士康在大陆员工的数量正好也是100万,很多人将此当作老郭对手下员工的一次幽默吐槽。到了11月,人们才发现郭台铭并非戏言。第一批1万台“富士康机器人 (Foxbots)”已经出现在了富士康在山西晋城的工厂中。

雷柏科技和富士康所在的深圳是中国制造业的重要引擎,2008年,珠三角用工荒爆发,并引发广泛讨论。很多人表达了共同的担忧:建立在特区制度红利和大量廉价劳动力基础上的发展模式,是否需要改变?

雷柏自从2002年成立时起,每年都以40%以上的速度在扩张。厂房面积从最初的800平方米到2010年已经达到40000平方米,直到周围的厂房都租完,仍然不够用;与此同时,用工荒一年比一年严重,工人工资平均每年都要涨15%-20%,雷柏的利润不断被上涨的人力成本吞噬。

说来有趣,雷柏科技创始人曾浩学自动化专业出身,后来创业却远离了所学,开始做无线外设设备。他不否认自己有机器人情结,“毕业后创业的这几年,他一直没有做过和自动化相关的工作,但是他对自动化的前景深信不疑。”雷柏科技副总裁李峥介绍说。这家2002年成立的公司,目前是最大的中国本土无线外设设备制造商。

曾浩知道,机器人的生产效率比人工效率高几倍,比如USB插口生产线上的机器人节拍时间仅为3秒,生产效率比人工提高了60%。两组工件的生产可以同时进行,可以节约10个以上的劳动力。而这些设备成本的回收周期仅为两年,比人力成本便宜很多。

经过两年的探索,2010年,雷柏科技决定正式启动全部生产线的自动化改造。那时,成本的压力正在步步紧逼,按照当时的工资水平,一位工人的人力成本一年约为3万元,每1000名员工的总成本就是3000万元。曾浩希望,通过自动化改造,可以把整个公司不到3000人的人力规模调整到1000人左右。“做自动化改造的唯一目标就是利润。”作为一家创业不过10年的民营企业,李峥并不讳言在经济低谷中雷柏面临的盈利压力。

2010年也是雷柏科技的“赛点”——一年后,雷柏科技实现了在中小板上市。耐人寻味的是,在上市筹备过程中,雷柏高层极少向外界谈及公司的生产线自动化改造计划,似乎生怕这种没有先例的尝试会影响投资者的判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