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封面故事】“桥哥”的理想国

2013-01-04 11:48 作者:秦姗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旧杂志选读】

盛大网络:整合“纵贯线”

盛大文学:“文的国”还是“商的国”?

陈天桥的两个是与非

陈天桥谈转型:乐定思痛

驳难陈天桥:如何逃脱整合者宿命

盛大自2009年发起扩张运动,在2012年进入收缩调整阶段。一个天才创业者,他的正确与错误对公司影响有多巨大

文_本刊记者 秦姗    编辑_何伊凡

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同站在中国互联网之巅的风光,对盛大而言已是很久远的事了。

两年来,作为盛大金牛的游戏业务庸常无为,寄予厚望的文学业务上市尚遥不可期,影视、视频、旅游等新尝试一一折戟,移动互联网尝试也无功而返。不久前,盛大网络退市,干将出走、裁员、收缩甚至传出业务变卖的消息,在业界观察者看来,这家公司已渐渐滑出了重点关注的名单。

陈天桥而言,这一定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他是个大胆分子,开辟新大陆的航海家。在游戏成功之后,陈天桥曾对人讲盛大要以一点为中心,延伸到更多领域,这最初只是他模糊的想法,后来清晰演变成盛大的平台战略。无论是网络迪斯尼的构想,还是以盒子为核心的家庭战略,都是平台战略的不同变种。2009年开始,他更是以毕其功于一役之势,拉开了扩张之网,希望向互联网产业转型时一偿夙愿。

作为一家游戏公司,能与三家平台公司同居四大巨头之位,是其荣耀顶点。不过内容公司向平台进军有天然缺陷,陈曾以盛大在线为载体,强推开放平台,最终功亏一篑。

31岁时,陈天桥就成为中国首富,这个纪录保持至今。他自信,强势,做事大开大合,气场天然强大,再加之曾经做过很多正确抉择(如大胆赌游戏免费模式),让他在公司内是绝对权威。这种权威又如此之沉重,让他不得不有时一个人冲锋陷阵。

即使自信如陈天桥,据说私下也对友人承认,盛大如今遇到了“大困难”,要改正。

如今断言陈天桥已失败为时太早,他还年轻,过往的战斗经历证明其爆发力不容小窥。现在盛大再次在多个领域绵密布局,或许满血复活指日可待。不过,要让盛大跳出循环的历史,陈天桥最大的对手就是陈天桥。一位天才的创业者,在战略转型时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巨大,是个最常见,也最不容易解答的问题。答案或许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陈天桥早已意识到“一言堂”的危险,他在强势之外,亦有温情一面,然而,要跳出一个人的城堡,何其艰难。

变化

有人总结过如何说服陈天桥的技巧,“你要有韧性,还要有柔性,不断去影响他,直到有一天让他觉得,咦,是自己想到这一点,你就成功了。”

曲未终,人已散。这次是陈大年(陈天桥之弟)与谭群钊(原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

2012年11月,盛大剥离手机部门以及原盛大创新院App应用业务,成立掌门科技,陈大年出任CEO并控股,盛大参股(但陈大年依然是盛大网络COO职务)。而3个月前,盛大游戏谭群钊因个人身体以及业绩等原因辞职;陈大年与谭群钊当年和陈天桥一同创业,变动之前是仅次于陈天桥的二号与三号人物。

谭群钊离职时,陈天桥公开表态 “有功有过”。员工主动离职之后给予肯定和祝福是默认规则,而陈对谭如此评价让外界猜测陈天桥早有不满。据接近陈的人说,这种公开表达相较其私下的说法已是相当客气。

复杂不过人心,其中的每个人可能都很难解释清楚,当年的兄弟一般亲密之情发生了怎样的化学变化。

盛大前高管朱威廉曾形容陈天桥“气焰十丈高”,不怒而威,盛大员工则描述,陈天桥陪官员在盛大视察,“桥哥看上去比领导更像领导”。他口才极佳,讲话几个小时都不需稿子,记述下来即可成文,且层次清晰、逻辑严密,语言极具鼓动性。当他开始说服一个人,所描述的前景往往比现实更真实;当他进攻时,说话如同轰隆而来的巨型坦克,一切反对意见都是破壁残垣。陈在盛大还特别推崇“讲道理”的文化,他自己都是用逻辑和数字解释问题,当然,很难有人能在与他讲道理时占上风。

“要和桥哥讲道理那必然得在他的话语逻辑体系内,否则能立刻被秒杀成渣。”一位盛大员工戏称。

谭群钊和陈大年则都偏重技术与产品端,他们是当年在游戏论坛被人高山仰止的人物,性格相对温和,谭群钊更有儒雅之气。哪一次是盛大的“遵义会议”,奠定了陈在盛大的绝对核心地位?

将时钟调回2005年,盛大的股价达到高峰19美元时突然宣布了游戏免费,开启了继其代理《传奇》后的第二个辉煌时期。这不但最终改变了中国大型网游的商业模式,也最早为盛大带来渠道优势。可做出这样的决定无疑是壮士断腕,必将使股价一泻千里,不啻一场生死抉择。当时管理团队在陈天桥家中彻夜长谈,难以达成一致,没有人敢表态同意,最后是陈天桥一个人拍板做了决定。

这次豪赌给盛大与陈天桥带来了辉煌成功,直接造成2009年盛大游戏融资10亿美元分拆上市(到目前为止,这仍是中国TMT行业在美国最大的融资额)。

自此之后,盛大内部基本树立了陈的绝对权威,在盛大“盒子”时期,他这样平息了内部争议:如果你们还有争议,或者认为这是一件没有价值的事,就马上离职!他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可见他如此说时之震撼力。有个夸张的细节是据说某次特殊原因,陈天桥要解雇一个收购公司的CEO,他自己写了份董事会决议,派人去公司说董事会做了决定请你签字。

如果有必要,陈的强硬不止于内部。盛大曾经发过一次可转债,当时负责的投行高盛不想发,陈天桥放话不想做就换掉它(高盛)。盛大文学启动上市时,陈天桥再说,关于定价,如果有承销投行做不到就换掉。高盛又屈服了,美林退出,但高盛做到最后发现陈天桥的目标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做到。“外资投行在中国做这么多年,能遇到几个陈天桥?”接近此交易的人士向本刊感叹。

作为共同创业者,陈大年和谭群钊也有证明自己的愿望,不巧的是,他们的证明方式与陈天桥不在一个频率上。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