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24券:惊变83天 团购如何才能逆袭成功

2013-01-22 08:43 作者:张丽娟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8)T|T

【中国企业家网】在经历了资金、人员、媒体和广告的密集轰炸后,2012年交易额超过200亿的团购业,以及它所影响的150多个城市、一年做了250万期团购的商家们,这时都改变了太多。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团购行业的状态可以形容为“同一个池塘里的鱼儿太多,大家都缺氧”。24券的倒下只是团购行业日益尴尬的一个缩影,来自团800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底,在抽样的超过1000家团购网站的当中,仅有317家网站在一个月内进行过产品更新,这意味着有超过7成的团购网站生存堪忧。

惊变83天

昔日“团购大佬”24券的关闭给团购业好不容易累积的一点“暖意”浇上了一盆冷水。1月11日,团购网站24券官网关站。

“因公司经营业务的重大调整,公司决定从商家、用户和员工长期利益的角度,暂时进入一段时间的‘长假期’”。因此,我们在未来的几周时间内无法为您提供服务。等待近期调整后,我们会恢复对您的服务。”

在网络上以“24券”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依然能够看到2012年10月底发布的这份“放假”声明。然而,这份署名为“全体24券人”的声明最终未能兑现。

2012年9月,杜一楠与投资方互相指责对方意图套现退出公司的邮件曝光,双方矛盾首次公开。当时,杜一楠已经单方面免除了投资方在24券的职权。10月再次指责投资方,称投资方擅自划走公司240万美元资金,决定以停运方式向投资方“逼宫”。

但这位2009年从哈佛中途退学的海归创业者没能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在这最后的83天里,杜一楠曾与投资方积极斡旋,寻求可能的解决方案,然而过渡依赖投资的24券最终将话语权彻底旁落。事实上,早在此前,杜一楠和管理团队的股权占比已经从40%缩减至3%。

去年12月,投资人向杜一楠提出的要求是“必须离开公司,放弃CEO职位、并把控制权交出来及退出股东的身份。以此来换取团队和创始股东一部分经济价值的体现。”杜一楠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团队目前根本没有控制力,连基本平等谈判的能力都没有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24券从创立至今共获得过六轮总额共计50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投资方包括美国伟高达、鼎辉创投、VOV等。

另据中新网IT频道了解,在巅峰时期,24券旗下员工超过6000人,200多个地方站,而在停业前,24券的员工人数已经缩减至300人,负债6000万元,每月亏损200万元。对于创始人来说,只要24券存活一天,就只能被投资方牵着鼻子走一天。

关闭,只是早晚的事。

团购网歇业成常态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国内团购网站数量锐减到2800家左右,相对于最高峰时的5000多家减少了近44%。团800创始人胡琛认为,目前团购网站不少处于半歇业状态,即其更新和上线本地服务类团购的频率极低。据团800近期对24个团购热门城市的1085家团购网站的调查,访问异常、暂停运营、已转型的网站有768个;网页有团购产品在售但一个月以上无更新的网站有17家;最近一个月内有团购产品更新的仅300家网站。即使将后两类都计入活跃站点,比例也仅29.2%,比去年5月份下降了14.3%。

刚倒闭的24券,其已累计融资5000万美元,除去此前欠下的数千万元供应商账款外,24券每月亏损数十万。由于烧钱不断以及公司管理层与投资方的矛盾一直没能解决,杜一楠曾指责投资方拉拢管理团队人员,非法抽空公司资金。加上被欠款169万元的债权人中智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索赔,24券只能停业。

杜一楠自省:没有天时地利人和

团购像座擂台,无论是留下来的还是出局者,都是上过擂台的大无畏实践者。出局的,虽然伤痕累累,都是硬汉;留下来的,面对的是更多的前所未有的挑战,等待他们的是人生的考验与升华。即便世人不屑于关注出局者的心得,或许这些体会,可以为留下来的人助威呐喊。

24券对“地利”理解的不足,体现在没有及早意识到团购是一个“长期负债”的经营模式,没有及早意识到对“应付账款”的实时监控和评估,以及对“净利润”而不仅是现金流的依赖,对生存至关重要。24券对“天时”理解的不足,体现在没有充分意识到团购行业的“短线特征”。在销售管理上,24券在人员培训上持续进行“长线投入”却没有足够重视“短线”的淘汰与考核;24券规划的是“做101年企业”,打造“长线”的企业文化,却忽视了团购行业自身“短线优胜劣汰”与“短线资本驱动”的大市场氛围,从策略上与“天时”不相吻合。

2011年10月起,因为资本市场骤冷与资金短缺导致的4500到600人、历经仅4个月的大幅度裁员,那些日子,是与员工的持续沟通,延续了24券的生命,给予了公司继续还债和止损的机会;11年10月到12年4月的半年时间里,因为裁员补偿与累积债务偿还而导致的现金流吃紧,在账面现金连续半年持续亏空的状况下维持三四百人公司的正常运营,那些日子,是与员工和董事会的持续沟通,延续了24券的生命,给予了公司寻找希望与出路的机会。在2011年10月,2012年3月,与2012年6月三个时间点上,与股东的持续沟通延续了24券的生命,也给予了每一个24券人继续坚持的理由。24券的创始人与股东间的私人关系在2012年6月前仍旧十分亲密,然而,在这最后的一步中,感情超越了理性,我们没有走好。在这最后的危机前,“父母”却眼看着孩子死去。我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电商大鳄加入战团

据团800公布的《2012年中国团购市场统计报告》,2011年的前三强拉手、美团、窝窝团,已变成2012年的美团、大众点评和窝窝团的新格局,原先前十榜单上的24券已宣布关闭。2012年排名前五的团购网站成交额分别超过20亿元,其中美团、大众点评更是超过30亿元,2012年前五家团购网站总和占比高达74.5%,远高于2011年的55.8%。

拉手网IPO失利,赶集网、爱帮网等放弃自营团购,24券关张,高朋网、F团、QQ团本月合并……风靡一时的团购模式2012年进入“冷冻期”,呈现严重两极分化。不过,两条“大鱼”窝窝团和美团网近日相继宣布盈利。美团网去年12月销售额突破8亿元,全年销售额超过55亿元,号称实现盈利。团800创始人胡琛认为,从数据上看实现盈利是可能的,可能是由于去年底电影票和餐饮团购冲上高峰,如果是季节性盈利就不具有标志性,还需后续观察。

电商大鳄与传统零售大腕也加入团购行列。京东商城团购业务独立出来作为营销系统一级机构。国美电商去年底上线了团购频道,商品品类覆盖家电3C、百货、母婴、奢侈品、虚拟、休闲娱乐等。去年底在AppStore中国区生活免费榜T0P10中,“团购应用”占到近一半。

期待移动团购好“钱景”

坐地铁时突然想到要请人吃饭,只需手机上网在地铁里拍下二维码,就能随时随地拿打折、团大餐。2012年以来,移动团购正在“逆袭式”增长。从支付宝上的交易量看,去年来自移动端的生活服务团购交易(不含聚划算)同比上一年激增27倍,移动业务占总体交易的占比已超过15%。

其中,美团、大众点评、窝窝团等几家团购网站的移动团购业务增长最猛,去年下半年增长同比上一年同期均超过35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主要是因为2012年下半年,各家团购网站的手机客户端都相继实现了移动定位应用,这让用户可以随时获得周围的团购信息并随地下单;另一方面,已占团购支付市场75%份额的支付宝等支付工具,也进一步优化了无线支付的流程,同时让二维码支付、声波支付等新技术得以商用。

毋庸置疑,移动团购将成2013年团购行业的竞争焦点,业内预计这类团购交易量有望达到市场总量的30%,比例与欧美地区相当。而往年每逢春节都是团购淡季,所以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春节,将是考验各大团购网站在移动团购方面能力的第一场考试,同时也将考验整个团购行业今年能否通过手机“翻身”。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010-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