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App刷榜:百万App过独木桥 同行瓜分TOP10(2)

2013-01-31 10:23 来源:新京报 评论(0)T|T

“真实的价格相当于市场上报价的80%。”刘雄说,刷到TOP1的价格是4万多元——毕竟,多家刷榜公司都瞄着第一的“宝座”,夺魁的难度“非常大”。

而在“五一”、“十一”、圣诞等假期,用户下载高峰期时,刘雄还会将刷榜的价格调高10%到30%。

刷榜之前,客户需要预付全款,“如果客户要求进入TOP10,那么即使我们最后刷到第11位,我们也全款退还”——刷榜2年多来,刘雄达不到客户要求而退款的情况“还没出现过”。

按照刘雄的估计,依靠传统推广方式,App应用新增一个用户的成本“在10块钱左右”,而通过刷榜,每个新增用户的成本折合“在1元到3元之间”。

1月25日,《商业价值》主笔夏勇峰在一个主题为“App刷榜那些事”的活动上举例称,他的一个做应用的朋友,不久前以一种传统的方式推广应用,花费60万元得到了3万个真实用户,平均每个用户的成本折合20元;另一个20多人的游戏团队,每个月花费几十万元进行刷榜,随着新增用户增多,其每个月的盈利保持在200万元左右。

夏勇峰援引该游戏团队创始人的话说,“运用刷榜这种营销手段,公司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并且获得了可持续的发展”。

同行协商瓜分TOP10

2012年的7、8月份,刷榜市场上曾爆发过一轮价格战。最终价格战在“同行们坐下来谈一谈”后平息,同样以这种方式解决的还有“榜单的瓜分”。

“当一夜之间发现自己获得大量的用户和数据后,移动互联网的从业者都会觉得很亢奋,甚至肾上腺素都会往上升。”夏勇峰说,刷榜容易使人“上瘾”。

“上瘾”所产生的效果,就是刷榜成为移动互联网界公开的“潜规则”。经济之声曾报道称,截至去年12月,App中国区总榜单中,有40%的应用正在进行或进行过刷榜,其中游戏类超50%。

“前200名中,至少有70%刷过榜。”刘雄说。

在“App刷榜那些事”的活动现场,一位科技网站的编辑出示的图表显示,某一日,游戏分榜中出现过一游戏公司开发的5款游戏占领前5位的“盛景”;而一款受众有限的新闻类应用则曾在圣诞节的清晨5点“悄悄”爬进了总榜的第9位。

随着刷榜的流行,刷榜行业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刘雄称,随着后进者的增多,2012年的七八月份,刷榜市场上爆发过一轮价格战。

“战况非常激烈。”刘雄回忆说,当时一家刷榜公司的报价比另一家低500元,作为反击,另一家就再低上1000元,“甚至有的为了留住客户,赔本都敢做。”

最终,价格战在“同行们坐下来谈一谈”后悄然平息,“大家都知道,继续打下去的话,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刘雄介绍说。

同样以这种“友好协商”方式解决的还有“榜单的瓜分”。“每家公司都想多刷几个应用进TOP10,但就只有10个名额。”刘雄说,本来进入TOP10需要6000个下载量,如果同行间恶意竞争的话,那可能7000个下载量都不够。同行们一番协商后达成的共识是,“和平相处,轮着来”,“比如说,这个月你3个,我2个,别家1个”,而下一个月,各家名额再协商分配。

大客户五六十万“包月”

刘雄的大客户,会为一款应用每月斥资五六十万“包月”刷榜。刘雄的刷榜公司目前每月销售收入超过几百万元。

手法各异的刷榜方式,按其操作方式不同,被行业归纳为“六大流派”:短时间内借助刷榜排名迅速上扬的,为“电梯流”;选在周五晚上刷榜,以期在周末早上第一时间与用户见面的,为“周末效应流”;面临用户压力或正在融资,此时不想“出问题”而短暂刷一下的,为“保榜单流”。

此外,第一次刷榜用力过猛造成排名飙升的,为“爆发流”;不定期刷榜,或者其他原因造成排名骤起骤降的,为“无脑周期流”;那些明面宣传、暗地刷榜或者于新版发布前后刷榜的,为“新版流”。

根据客户实力不同,刘雄把他的客户分为“大客户”、“小客户”和“中型客户”。其中,大客户是指那些为一款应用每月斥资五六十万“包月”刷榜的公司;中型客户的刷榜周期以周计,而小客户往往只刷一两天。

刘雄说,他以做大客户业务为主,目前其公司每月刷榜的销售收入达几百万元。“最近几年,刷榜的利润率有所下降,大约在30%—40%之间。”刘雄称,去年初期时他获得了一笔200万的天使投资,一年时间内该投资人已获利三四倍。

许怀哲就是被高利润所吸引而涉足刷榜业的。在此之前,这位“赢在中国”第一季创业挑战赛的12强选手曾考虑过开发App应用。权衡一番后,相比没有清晰商业模式的应用程序,他认为刷榜可以“短平快”地赚到钱。

“刷榜利润确实高。”许怀哲透露称,其公司负责推介刷榜业务的销售人员中,业绩突出的销售人员的月收入远超普通白领。

绝望的开发者

见识到刷榜后,一位开发者对App Store里这种简单粗暴、金钱开道的做法感到绝望。

重奖之下,销售人员四面出击,为这项业务开土拓疆。

草根创业者张翮为其开发的运动应用“益动GPS”进行推广的第二天,QQ上就有几个陌生的头像打来招呼,“要不要做刷榜?”

“这是种不道德的行为。”张翮评价说,刷榜践踏了App Store中公平竞争的游戏规则。

夏勇峰说,他的一个朋友2011年时打算“静下心来做一款优秀的应用”,但见识到刷榜后,朋友对App Store里这种简单粗暴、金钱开道的做法,“感到很绝望”。

“对那些小开发者来说,刷榜的确有些不公平。”刘雄对刷榜有着自己的理解逻辑——“有排名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刷榜无非是把应用的排名优化得高一点,跟百度上的竞价广告一样的道理。

“一般大公司推出的应用,品质和排名本身就不错,刷榜对它们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而对那些急需推广应用的小公司来说,刷榜能达到雪中送炭的效果。”

在刘雄看来,他所从事的完全是一项“阳光下的商业行为”。以广告费、信息服务费等名义为刷榜的客户开具发票的同时,他还试图纠正客户们的固有叫法,“不能再说刷榜,得改叫App排名优化。”

“我们做的是朝阳产业,为什么要叫得那么难听呢?”刘雄甚至打算,如果明年还有客户称“刷榜”,而不是“App排名优化”的话,他就中止合作。

目前,刘雄手下有2个工作人员专职负责苹果方面信息的搜集和分析,“他俩一个在微软工作过,一个是苹果的前员工”。跟随苹果的动态及时做出微调,使刘雄自信其公司的玩法完全符合苹果的规则,“如果确因违规遭到处罚,那我愿赌服输。”

刷榜公司的自律

几家较大的刷榜公司已谋划成立一个行业协会,加强行业自律,维护App Store的生态环境。同时,一些刷榜公司开始为未来筹谋。

去年上半年,苹果App Store突然调整了中国区榜单的排名算法,并以警告或下架等方式惩罚了部分存在刷榜嫌疑的应用。如此严厉的打击曾使刷榜公司短时间内销声匿迹。

许怀哲耗费2个月破解新算法后高调复出,“苹果每一次的打击,都会致使行业重新洗牌,技术落后的被淘汰,而能破解苹果算法的公司越做越大。”

在维护App Store整体环境方面,刘雄与苹果的诉求一致。他担心,刷榜疯狂地持续下去,或导致用户不再信任榜单——于刷榜公司而言,生存土壤的消失“恐怕是最坏的局面”。

刘雄说,他的公司中有个产品小组,负责对接到的应用进行品质判定,“如果用户体验太差,我们拒绝为其刷榜”。他同时称,一旦有刷榜公司将一款很差的应用的排名刷上去,那该刷榜公司将遭到几家同行的共同抵制。

“App Store的生态环境一定要维护好。”刘雄称,几家较大的刷榜公司甚至已谋划成立一个行业协会,以加强行业自律。

对于刷榜业的前景,刘雄和许怀哲的观点截然不同。许怀哲判断称,刷榜技术未来可能被更多的人和公司掌握,“开发者自己就能为自己的产品刷榜”,届时,目前“市场规模2个亿左右”的刷榜业将走上下坡路。

不久前,湖南卫视一期《天天向上》的播出,使出现在节目中的5款App应用下载量瞬间进入TOP10,这给了许怀哲灵感,他认为这是能带来最真实有效下载的推广方式。他目前已组织团队开始与几个卫视台接洽,着手为客户的App应用定制节目或嵌入广告。

根据许怀哲的设想,未来电视节目营销将与刷榜并驾齐驱,成为其公司主要的推广渠道。

刘雄则计划“刷向国外”。近期新一轮的融资完毕后,他就带着队伍去刷日本、德国和美国区的App榜单。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