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在缝隙中崛起?李学凌解码YY(2)

2013-02-18 10:11 作者:葛鑫来源:《商业价值》杂志 评论(0)T|T

李学凌是国内最早的一批IT记者之一,当初很多的著名IT媒体他都参与过创办。并且,李学凌在当记者的闲暇时间创办了著名的CFP图片社和Lets Card网站。

最后,在自己的媒体人之路攀到了顶峰——成为中国3大门户网站之一的总编辑两年之后,他最终选择进入了自己当年采访对象的行列。

雷军和周鸿祎是TMT圈内有名的一对冤家对头,但他们对李学凌的评价却相当一致:勤奋、正直、野心、悟性。在他们眼中,李学凌不但没有一般媒体人的浮躁,不但能够放下身段,而且有着极佳的产品Sense。

这一点,在上述的YY作为游戏通讯工具的时代,从“高富帅”产品的前后夹击中发展壮大,即可见一斑。

除了创始人因素之外,对YY的气质影响极为深刻的,还有YY的管理层团队。

多玩网CEO曹津归国后曾担任纳斯达克上市公司Fatwire的大中华区总裁;YY的CTO赵斌参与的上一家创业公司是知名会议软件提供商Webex,后来出售给思科的价格为35亿美元;CFO何震宇之前是巨人游戏的CFO……“这些人都是见过钱的,”李学凌说:“我可能还是里面最穷的。”

李学凌承认,在语音这种为草根打造的服务上面,很容易附着上一些黑色或灰色的内容。这不但在目前的其他类似平台上广泛上演,并且也在YY的早期也大量出现过,靠这些内容赚快钱的效率最高。

不过,YY的团队都有着一个商业理念:守正出奇。这个“见过钱的”YY管理层一致认为,若果真犯下“原罪”,那么就决定了YY将陷入草根公司不可自拔。

在这种理念之下,YY上的女主播被要求只有在3个月音频直播后,才能申请开通视频业务。

实际上,李学凌认为,互联网圈有太多的公司“三观不正”,而YY则把注意力全部用在了如何对产业是有足够的改变和影响力的产品上。

“其实我们这支团队本真不是一个草根团队,和任何的互联网公司团队拉出来比的话,我们也不怯场。”李学凌说:“这个团队对公司有着另一种期望,而不是急于去赚草根的钱。”

正是因为如此, “凌团队”才在2010年全票通过拒绝了对任何创业者来说都极具诱惑的收购邀约。因为他们相信“YY可能会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李学凌喜欢念叨的一句座右铭是:“以终为始”(To begin with ending in mind)。他解释说“以终为始意味着你在开始做事情的时候,其实已经已经开始设想他终极的状况应该是什么样,然后你是以他的终局状况作为蓝本来规划现在,也用你最终想要实现的理想来支撑你将要面对的一切苦难。”李学凌对《商业价值》说。

李学凌当初对YY的这个“终局”猜想,便是用语音重构人与人的关系。实际上,正因为有着“以终为始”的觉悟,这个团队才决心放弃一些眼前触手可得的利益,才成就了一家“草根用户却非草根气质”的公司。

“我不是要求大家不活在当下,而是说别活的太当下了,恨不得明天就要兑现。能够坚持的人其实才是最终的胜利者。”李学凌对《商业价值》说。

所以李学凌和他的团队和他们现在思考的问题,与其他服务于草根互联网的公司已经大不一样,这也的确为他的未来增加了新的想象力。

YY的可能性

2012年11月初,李学凌率团队到纽约路演,正赶上“桑迪”台风的袭击,纽约市一片狼藉。李学凌自己躲在酒店里面取消了所有会晤,最后还是开长途车到芝加哥再回国。但李学凌却向《商业价值》表示,在他的印象中,2005年他初到广州的时候,当时的台风比“桑迪”的规模要大得多。

李学凌的这种印象对比,可能正是对中美两国互联网行业的一个影射——在此领域,李学凌和YY所面临的竞争与风险,都要比美国创业者所面临的要激烈的多。

比如,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在2012年各大视频网站都推出了与YY音乐类似的业务。在优酷仍在跨入盈利门槛前精打细算的时候,之前濒临倒闭的六间房却借类似于YY的娱乐模式咸鱼翻身大赚特赚。

YY的成功,是因为团队有着成功者的基因,加上紧追时代的脉搏,以及最后临门一脚时机恰当。但是,这也决定着在“成功”之后,已经不能再“不显山不露水”,下面自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和被争相模仿的对象。

YY的成长空间还有多大?这是“凌团队”如愿成功后要面临的首要问题。

实际上,在YY上市之后,各方面都对YY的未来进行了热情的想象与解读,其中,移动化与垂直业务拓展,成为了人们最为关心的YY战略。

对此,李学凌在《商业价值》面前却并没有急于表达这种期望值。

他坦陈自己虽然亲自担任YY语音移动端的负责人,但他并不认为移动应用会马上超越PC端的价值。

“以公司策略替代用户需求,这是大公司经常犯的错误。”李学凌说:“用户在移动互联网上用YY的需求点在哪里?如果真有这个需求的点,我们就要把这个点帮它做好做强,而不是说我跟风上马一个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就强迫用户使用我们的东西。”

而且,在李学凌看来,也并非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都能成功。如iPhone那样,在各种条件发酵出来一个甜蜜点之后,才会引爆。

所以,李学凌认为,现阶段YY的要务并非在产品层面的纵深挖掘。

在移动战略之外,外界看来, 垂直的教育和音乐产业是YY最具想象力的部门,似乎可以大干快上了。

然而,李学凌对前者的期望值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他向《商业价值》杂志表示,教育产业其实还需要培养,不是那么容易开花结果,之前一直采取免费扶植策略的YY更不能杀鸡取卵。

李学凌寄予更大期望值的是音乐互动娱乐。他认为,现在的YY确已经具备了颠覆产业的条件。他预测,未来5年在线音乐的市场规模要超过网络游戏。并且现在YY音乐的ARPU值达到了250元。YY 将在2013年对线下音乐做出更积极的探索。在上市之前,YY已经成功运作了杨幂、柳岩的线下歌友会活动,也在 728官方频道直播了150万人在线的由汪涵参与的4周年互动庆典。

相比于对具体业务线的思考,李学凌对《商业价值》表达的,更多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战略思考。

实际上,虽然有着关于创业的整套世界观与方法论,但随着YY用户的增长和YY搭载功能的增加,李学凌肯定要从对产品的单项思考转为对生态的整体思考,需要面对更为复杂的问题。

不久前,以YY发迹的知名教育机构邢帅学院欲从YY转投其他平台,就反映出了YY现在已经遇到了平台与B端用户之间的博弈悖论。

在李学凌看来,无论是教育还是音乐,YY所扮演的角色不应该仅是一个赚快钱的2C平台,更是是一个2 B的孵化器——至少在他的“以终为始”的想象中是如此,他甚至认为YY有可能发展出Kickstarter模式。

“YY平台相当于森林,如果平台成长足够快,就算它(指B端用户)长成参天大树你回头看他不过一棵小草,其实这个还是大家要比着赛跑。”李学凌说:“但毫无疑问,只有它们进化成一流公司我们才会成为一流公司。”

李学凌在不久前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曾经坦言YY在早期一直刻意隐藏自己,相当一段时间不参与评奖,不接受采访,因为不想被巨头提早作为威胁。实际上,今天他谈到YY的可能性的时候,似乎依旧有些“收敛”,无论是针对教育还是针对其他更大设想,他思考和正在尝试的显然比说出更多。

李学凌认为安全感是一个企业最不需要的东西。“我觉得这就有点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李学凌说:“船上永远有一只老虎,你有对它的恐惧和对外部世界的恐惧,这其实是你活下去的动力。”

李学凌:不要忽视草根的价值

“高富帅”是互联网的旁观者,草根人群才是互联网真正的使用者,不要小看草根人群的价值。

在2012年末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之前,除了一次作为淘宝店主维权的平台外,YY一直潜行在互联网主流视线之外。在一鸣惊人之后,人们忽然发现这是一家与之前数10年间的互联网的技术产品与商业模式都不一样的公司。同时,它又是一家“太中国化”的公司。这两个特点,使得YY成为了国内外都没有样本而值得争相研究的对象。

在接受《商业价值》专访的半个月之后,YY的创始人和CEO李学凌来到了第三届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与创业者们共同分享YY的经验与前景。

Q 为何当年要从多玩坚决地转型做YY语音?是什么让你如此坚决的?

A 我们的创业状态在国内算是比较典型,第一,我们没有雷军创办小米时候的范儿——上来就能有足够的资源、足够的钱和足够想象力的事业。作为小公司而只能选择一个大的方向,站在风口上让公司迅速前进。

第二,拼命做之后勇于转型。最早我们做游戏门户多玩,是因为我们比较了解怎样做门户。大概做两年以后,突然发现能够做到1亿美元就到天花板了。这个时候我们选择的是打碎天花板,于是便经历了痛苦转型。我们从一个Web研发公司、全部团队都是写java的研发团队,转变成为以C++为主、以客户端和Service技术为核心的团队。而且挑战的又是高技术难度的通讯技术,这要求团队接受整个研发流程的管理改变,这个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我觉得,创业者要抱着一颗能够随时清空的心态,这桶水倒空才能再接纳新水。能够面对可能自己并不擅长的方式。

后来证明我们的选择没有错。很多人说我们引爆了一个需求,但这个需求不是突然引爆的,我们其实是测量了爆炸的当量。当这批人群开始广泛的把语音作为通讯工具,广泛的用语音集结团队,这个事情本来就要爆炸,我们是顺势而为。

Q 视频在中国互联网上挺早就成为主流了,为何语音这事最近两年才开始热起来?YY发展中关键的几个选择是什么?

A 语音发展慢主要是应用环境缺失。刚才李彦宏先生讲到为什么语音识别研发了40年效率还这么低?我觉得关键是没有应用环境,而并不是说过去40年研发的精英们的水平太差。今年为什么能够比过去15年的成就更大?很简单,今年有应用,应用会推动一个技术和一个产业前进。语音在过去其实不是一个主流应用,甚至大家不认为是一个重要应用。

我们自己的发展之中,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其实非常小心,因为在中国互联网要是很早就碰到腾讯是很痛苦的事情。在非常早期的时候我们在内部就定了一个战略:低调,不叫喊,不吸引巨头的目光。YY基本不参加任何评奖,谁给我评奖我跟谁急。因为要争取到足够的“发育期”。互联网的竞争,如果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生存下来是很难的。

我觉得另一个我印象深刻的,是后悔当时没有更早意识到“做一件事情,就要找最好的团队来做”。说实话,我最早的想法是“做一件事情要找最便宜的人来做”。

创业公司肯定是没钱的,最好是找到又便宜又能干的人。我承认我们很幸运,因为刚好碰上了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当时被原公司裁掉了。我捡到的这个团队有过5年以上C++的磨合经验,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时间窗口。其实我们以前是管Java的,没管过C++。而再后来,我们又引入了在语音通讯领域有7年的技术研发积累的团队。

我捡到这批人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批人是我最大的财富,也是公司最大的财富,当时只是觉得非常贵。当时,他们要的最低工资都比我们当时最高工资高一倍。

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天再回头看,如果让我再次创业,我愿意花70%成本去找最优秀的人。

Q 很多人说YY的用户主要是草根人群,你如何看待草根人群的价值?

A 草根是中国互联网最核心的用户,任何一个真正成功的公司,如果没有抓住草根用户,基本上飘在天上没出息。反过来讲,回头看这些大公司,其实都是深深地抓住了草根用户需求,比如百度,什么都能搜到;淘宝,也是可以让每一个二三线城市卖家都能活下去;腾讯则在骨子里就是草根公司。

我觉得草根才是中国互联网真实情况的反映。比如我们有很多“高富帅”人士,基本上在互联网上从来不花钱。最早做“高富帅”市场的公司,都想通过广告挣钱,无论是新浪、搜狐还是腾讯。现在真正大规模的公司都是打通了直接向用户收费的渠道。第一天时候大家觉得互联网是技术产品,第二天说其实是媒体,第三天才明白互联网其实是给人提供服务的——最终得到服务的人应该为这个服务买单——这才是最良性的商业模式。而之前的二元销售,使真正的读者不掏钱,给钱的人还不一定是读者。落差造成大量的媒体价值不能变现。

直接向个人用户收费的公司要比通过第三方向客户收费的公司至少大5倍。新浪营业额应该30多亿,腾讯营业额将近400亿,以前认为好像新浪跟腾讯是差不多大的公司。但从营收上来讲,是差10倍。

高富帅是互联网的旁观者,草根人群才是互联网真正的使用者,不要小看草根人群的价值。

Q 当语音应用越来越广泛的时候,对整个环境在产生什么影响?

A 会对一些行业产生颠覆式影响,而且还不是互联网公司。比如教育行业。

第一,网络教育释放了学生的学习成本——再不用从亦庄跑到海淀上两小时课再从海淀跑回亦庄。这个过程非常痛苦第一释放了学生;第二,网络教育解放了老师,其实这是是更革命的。如果不迎接这个革命,一定会被这个革命践踏在脚底下。

以前学校的价值远远大过老师,老师工资实际上不到整个学校营收10%,甚至是个位数,而互联网时代就会释放老师的力量。老师力量释放以后,老师可能会拿到总营收70%,学校最多拿到20%~30%。

要知道,这个时候很多学校是没有办法转变的,因为这是颠覆式的改变,意味着你明明知道这个时代要来了,但是你没有办法,今天还有10亿营业额,你能够说今天不要8亿营业额来迎接新时代吗?之前只有陈天桥做到了壮士断腕:把所有游戏免费掉,但这种人是非常非常少的。这个改变对整个社会可能都是本质性的改变。语音和视频的传播市场实际上在慢慢地孕育着这些改变。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