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12306鸡肋之痛:不能承受的15亿点击 总在崩溃

2013-02-20 08:44 作者:刘武 张诗雨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评论(0)T|T

又一年春运,又一年买票难。

铁道部又一次陷入指责质疑的漩涡。看上去,其2012年重金打造的12306在线客票销售系统似乎并不给力,与刚推出时“总是在崩溃”相比,这个神奇的网站在2013年呈现出了一个新症状:大部分热门线路的车票在放票后数十秒至几分钟内便被哄抢一空。

2013年2月5日,厦门警方公布了一起利用猎豹浏览器抢票插件倒卖火车票的“黄牛案”。在更早些时候,曾有消息指铁道部曾因抢票插件加重12306系统负荷而约谈过推出猎豹浏览器的金山公司,也随即叫停了抢票插件。

但截至2月4日,春节返程仍然一票难求,许多热门线路的卧铺及坐票仍然在放票后未几便迅速归零。

一方面,电子商务的便捷取代排队买票确实是一种进步,另一方面,稍遇高峰便系统故障乃至瘫痪似乎成了痼疾。为方便火车票购买、解决节假日购票难、打击黄牛而生的12306似乎成了一块尴尬的鸡肋。

与此同时,新一代客票系统已被纳入铁路“十二五”科技发展规划重大专项,该系统确定将引入云计算技术,并实施“开分店”式多网运作为12306减压。从目前各种公开文件和研究人员论文中可看出,铁道部倾向于选择打造专属私有“席位云平台”。

疯狂插件

2012年1月,12306系统由于糟糕的购票体验正广受公众指摘。王津就此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自然地谈到了清华方案。王津是清华大学Web与软件技术研究中心电子商务研究室主任,该中心在海量事务高速处理领域有领先优势,只是清华方案早早即被否决。

采访的第二天,王津发现自己“上了头条新闻”。他随即注册了微博,置顶了一条关于“无锁队列双向服务模型”的长微博试图仔细说明自己的观点。

他声称该模型有防止抢票插件的独特优势,摆开架势准备和网友进行学术探讨。但是,直到2012年底几乎没人跟他学术探讨,微博下面的留言更多是奚落。

此时,抢票插件俨然已成官方“心腹大患”。

由于对12306的疑问,一些社会人士开始要求铁道部公开12306招标细节,但遭到拒绝。

早在2012年初,12306的承建方之一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被扒了出来。

2012年年末,爆料人周筱又通过微博公布了铁道部购买合同:两年内向太极计算机公司购买设备超2亿,加上之前的花费,12306网站实际投入已超过了5亿,远不止曾经披露的3亿。

《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曾披露12306招投标中所涉及的各机构之间都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其中涉及关联交易、自循环采购等,并称“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通过太极股份这一中介,自己购买自己的产品”,“几次倒手,产品的价格就翻了数番”。

太极股份方面曾就招投标质疑事项回应称,铁道部选择太极是因为公司的实力,以及过往与政府部门、国企良好的合作基础,此外太极股份拥有“特别能够适应政府要求的项目进度控制能力和保密需求”。

之后,铁道部曾几次澄清称12306是按规范进行了公开的招标采购。但是,有人对铁道部的解释并不买账。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正伟就以“信息不公开”为由对铁道部提起诉讼。

董正伟表示:“我的诉求就是想请铁道部将新一代客票系统历次招标的信息充分公开。我想知道,参与建设的企业是不是合法去做了,有没有尽力去做,有没有不正当交易?”

根据公开的信息,有人质疑铁道部“肥水不流外人田”,仅将小范围业务外包给系统外公司。经常被引用的证据是,铁道部在客票系统招标之前就早早否决了“IBM成熟解决方案”和清华大学Web与软件技术研究中心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分布式解决方案。

IBM方案是由于“价格实在太贵”遭淘汰,清华方案同样遭否决,一些人便产生疑问。

“外界不应该轻视12306系统的难度,这是涉及海量事务高速处理的一种非常特别的系统。它是定品、定量、定件三种电子商务系统中最难的定件系统,目前国内有真正实践经验的人很少,很多技术人员都不一定知道。”王津大方地为12306辩解道。

上海人云科技团队创始人吴朱华自称曾在IBM中国研究院从事云计算相关研究工作,他也认为:“目前没有任何商用系统可提供满足相应的功能和性能要求,买不到具有如此大处理能力的通用商用系统,也不值得买。”

他不认同一些人宣称“应该找IBM或者清华开发”的观点,他认为这是外行话。他反而认为客票系统只能由铁道部自己研发,“外面研发机构要弄懂这一堆复杂逻辑也得费时耗日,以后维护成本高,新增功能还得花费巨资购买。这样的系统绝不适合外包。”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