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网民公益时代:“屌丝”是主体 网捐成趋势

2013-02-22 07:37 作者:朱汐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原标题】用鼠标行善

● 大数据还能用于公益

● 网捐让数量庞大却零散的群体可以用最简便的方式参与慈善

文_本刊记者 朱汐    编辑_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周伯洁接手绿化基金会“幸福家园—西部绿化行动”时,几乎要被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折磨疯。那是在2007年。

 

 

2 0 1 0 年7月,周伯洁带领腾讯公益网友为“网添绿色”网捐活动赴甘肃探访

 

 

按计划,周伯洁将帮助当地农民在西部干旱地区种植大果沙棘生态经济林。这样,一则可以改善生态环境,二则可以为种植户增收,使他们不必为生计离家奔波,既减少留守家庭,又能促进本地经济发展。

一个看上去很美的计划,但问题是农民出不起购买苗木的钱,而这也是周伯洁一时间筹不来的,项目进展得颇为艰难。

她首先想到的是向企业募捐,找了很多企业,人家都不感冒,毕竟这是件看不到回报的事儿。于是她像祥林嫂似的,逢人就说自己的理念。有人提醒她:“你太心急了。”这让她反思她的募捐对象是不是搞错了,她是不是应该把目光从对此毫无兴趣但财力雄厚的企业转向认同自己的理念但力量相对微小的个人捐赠者呢?答案显而易见,是后者。但如何让这数量庞大却零散的群体用最简便的方式参与进来,并对他们进行有效的信息披露呢?

上线已有两年多的腾讯月捐平台也在寻找一个有创意的环保绿化项目,负责月捐计划的黄琪找到了周伯洁。腾讯月捐平台有一整套信息披露模板,包括开通官方QQ空间,有疑问的人可以留言,平台工作人员予以回复。这个平台对于周来说至关重要,她可以藉此与捐赠者沟通,因为捐赠者“需要了解她到底在做什么。

2009年12月3日,“幸福家园”项目在腾讯月捐上线,项目倡导网友以10元2棵沙棘树的月捐标准进行捐赠。27天后,她获得了捐款9986笔,捐款总额超过10万元,其中月捐9760笔,散捐226笔。这些钱最后全数用以支持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50户贫困家庭种植252亩大果沙棘生态经济林。

这是周伯洁第一次接触“网捐”,也是一次改变她思维方式的经历。她发现,其实民间的力量完全可以通过更有效的手段集结。当工具问题解决,她需要做好的只是项目本身和信息反馈,这也让她越来越有信心去做好一个“不盲从、不取悦公众和捐款者”的公益项目。

去年,她将高黎贡山保护项目也放到了网络平台上,除腾讯外,新浪绿色、阿里巴巴都与她建立了捐赠平台上的合作关系。“环境问题不是一个人一个企业关注就够了的,网捐是最适合这个议题且有效的途径。”

如今,“幸福家园”项目已经累计从腾讯平台获得了493万元捐款,一期项目帮助甘肃812户贫困家庭种植6155亩大果沙棘实现脱贫,眼下第二期项目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金秀乡展开,以10元一株石崖茶树的方式参与捐赠。

“当人们选择了月捐,意味着他至少会有一个相对长期稳定的捐赠,这也方便了公益组织预估自己这一年捐赠量和项目量。”腾讯公益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说,要做到账目明晰对一家用数据说话的互联网企业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

在中国每年的社会捐赠额中,企业大额捐赠占到50%以上,个人捐赠中有超过85%的金额来自企业主,而在慈善环境成熟的美国,来自个人的小额捐赠通常占全国捐赠量的90%,香港亦然。发达的信用系统,让捐赠人只需要提供自己的信用卡账号给认可的慈善机构并签名确认,以后每个月都有一笔小额资金从账户上转出。

嫣然天使基金是红十字基金会下的专项基金,享有公募权,但成立伊始,大部分款项收入都来自创始人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圈中好友或企业理事。“做一次筹款晚宴筹集个上千万,但其它时间的捐赠却几乎没有,这并不是一个良好的生态。”李亚鹏希望嫣然天使能够获得更多样的小额捐赠,“这才意味着我们的公益环境在变好。”因其如此,嫣然天使基金、爱佑慈善基金这些“不缺大捐赠人”的基金会也早已与网捐亲密接触。对它们而言,网捐平台的开通则是其与公众交流、推动慈善环境和培育捐赠习惯的一个重要途径。

2007年6月16日腾讯网捐平台正式上线至今,已经有13个长期型项目和267个案例型项目在此获得捐赠,共有3093316名网友,通过上千万次捐赠为公益组织捐出了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善款。“这标志着网民公益时代已经到来。”腾讯首席行政官陈一丹说。

新浪微公益平台则在一定程度上源自微博上层出不穷的求助信息。微公益平台上线较晚,但上线当年(2012年)就募款超过1600万元,发起项目2000余个。

而淘宝的公益模式则结合了其网店的特色,除了支付宝的直接捐款通道外,截至2012年底,共有226家公益组织的网店记录在案,2012全年营业额达到2567万。淘宝也鼓励非公益组织的店家将自己的某款商品设置为“公益宝贝”,成交即有捐赠。2012年全年,有13余万卖家参与这项活动,1500万件商品被设置成公益宝贝,累计产生1.1亿次公益交易,捐赠总额达970余万元。

去年9月,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发起“社会化媒体与社会公益国际论坛”,淘宝、腾讯、新浪微博等诸多互联网企业现身并探讨这一议题,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公益话题上所呈现出来的合作与包容甚至远超美国。

今年1月17日,湖南媒体发布一条新闻称,在微博上以“@执着父亲为救白血病儿子2011”为ID的男子凌豹获得26万元捐款后,“未救白血病儿子先盖房”引起无数争议。这已不是第一次在民间救助中发生这样的问题,如何用制度化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成了网捐平台更为关注的议题。新浪微公益团队设计了“爱心团”制度,以具有个人信用的网友证实信息真实性,并设置了“证实”和“虚假信息举报”栏,以供后续监督。

“大家不是不想捐,而是捐给谁?怎么捐?”陈一丹说,“网民完全可以用脚投票,你做得好,他们选择你,做得不好,他们就抛弃你。”腾讯网捐的平台像一个超市,大病救助、教育、环保,各种门类的项目都有可能出现,腾讯“采购”了这些项目,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背书,公益机构需要按照腾讯的要求披露必要的项目信息。这不仅让捐赠人有了更主动的选择权,受捐方也因此“被迫”提高了工作效率和信息披露能力。“开始他们说怎么可能,我们一年才出一个报表,现在他们每家每月都能做出一个详细的反馈。”翟红新觉得这才是网捐为公益伙伴带来的最大价值。

腾讯的乐捐平台在推出不足两年的时间里筹款额迅速超过月捐平台,与新浪微公益平台类似的是,乐捐平台上基于个人的紧急医疗求助占了大多数,但腾讯要求所有的乐捐项目必须由具有资质的基金会或NGO执行钱款使用,项目执行结束后,在项目报告中提供详尽的款项使用明细,甚至晒出发票。

陈一丹看好网捐的前景,尤其是月捐。“我相信捐赠的习惯是可以被引导和培育的。”

在腾讯,公益基金会被赋予诸多特权去使用公司内部商业资源,在每一个业务部门都需要对这些资源的使用进行内部核算时,公益部门只需要考虑如何善用这些资源产生影响力。

对于腾讯公益更远的未来,腾讯公益基金会常务理事郭凯天认为:“我们现在是倡导者,是推动者,但当公益深入人心,社会和谐时,互联网应该会回归其更单纯的工具作用。”

注:本文详见2013年第3/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8折优惠中。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