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公司产业

“隐士”黄章:一个月出门一次只为了理发

2013-02-24 08:57 作者:李晶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1)T|T

“技术狂人”黄章领导的魅族是一家总部位于珠海的神秘的手机制造商。三年前,魅族创始人黄章搬出了魅族大厦5层的大办公室,将繁杂的日常工作交给CEO白永祥,他则住进位于海湾半山腰的家,一个月出门一次只为了理发。黄章现在每天的时光这样度过:听音乐、泡论坛,无休止地钻研MX(魅族的主要手机机型)的硬件和UI设计。在魅族内部,很多新来的员工甚至还没见过他的面,他不出国,也从未到过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

“在某种意义上,黄章更像一个隐士,从不接受任何采访,通过J.Wong的ID在论坛中发言。他会拿着一款魅族的原型机在家里琢磨个把月,然后对产品细节提出修改意见。”白永祥这样描述,在他的记忆中,黄章最兴奋的时刻是在公司的某个角落中遇见研发中心同事,一起兴奋地讨论产品细节。

“隐士”黄章是追求细节的完美主义者。在家中,他更像一个疯狂的“音乐发烧友”。为了拥有更加完美的声音享受,他甚至不惜撬开家里的墙壁和地板,改进影响音响效果的电线路、重新挑选线材。一直以来,黄章试图让这种“发烧友的狂热”影响到每个员工,他下令在魅族大厦四楼专门开设一个HIFI音乐试听室,并要求每一位工程师和设计师都要像他那样去听音乐,用心体会,培养他们对产品细节的感悟。在这种狂热的精神下,魅族成为了一家不折不扣的产品导向型的公司。用白永祥的话来概括——“试图将产品做到极致。”

黄章相信,一群真正的玩家共同打造出的产品才是最好的产品。因此,“J.Wong”是论坛上最活跃的“手机超级发烧友”和“意见领袖”,与网友们彻夜讨论技术问题,而且常常争论不休。在网上,用户提出的疑难问题,他亲自解答;当他发现有的经销商不守规矩,则会忘掉自己的身份,表现得更像一个情绪激动的愤青。

破釜沉舟的转型

由于对音乐和数码产品的痴迷,2003年创业时,黄章选择以生产MP3播放器起家。第一个MP3产品叫做“MX”,而真正把魅族推向MP3制造巅峰的是在2006年上市的miniplayer,这款播放器采用了当时国内少有的触摸屏和外观无螺丝设计,因而成为当年国内卖得最火的MP3产品。不过就是在这一年,黄章开始意识到一点,音乐手机将会逐渐取代MP3,MP3的时代即将结束。

“当时我们的境遇就像一个人站在了山顶,却发现无路可走。”魅族的一位内部人士说。企业的巅峰期往往是潜在危机的十字路口,特别是技术更替日新月异的时代,不能及时进行技术转型的企业则意味着有被淘汰的可能。在业内,曾一度超越iPod的韩国厂商iRiver曾在MP3播放器市场呼风唤雨。最初,iRiver也考虑过转型做手机,但是由于转型的代价预估是约1.7亿美元,这让iRiver望而却步,但机会随之稍纵即逝,由于未能及时转型,iRiver近些年几乎销声匿迹。

事实证明,想得太多,常一事无成,不会放弃则意味着新的失去。与iRiver完全不同,2006年到2008年的3年间,魅族没有再推出任何新款MP3。黄章决定做手机,至于这其中的困难,他并未考虑太多。为了专注于新的行业和产品,他开始自断后路,将所有人员和资金转向手机研发,这个决定当时在公司内部不乏质疑,因为在2006年,魅族MP3的销售额达到10亿元,正值鼎盛时期。

2006年底,魅族开始研发做手机。Win CE操作系统成为魅族当时在操作系统上的选择。白永祥回忆,“当时碰到的最大难题是触屏技术。研发团队整整摸索了一年。”而在手机外观设计上,黄章的“工匠情结”再次发挥了作用,比如他会用自己打造家具的刨子打磨出很多个模具,从中选择一个大小合适、手感最好的交给工程师,然后工程师会按照这个木质模型打造出一个钢质模具。魅族MX 机身背部的倒角就是这样诞生的,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倒角非常类似木质椅子手工打磨出的效果。

再比如,M9 和MX款手机的右上角都有一个“魅族”字样的小篆印章Logo,这是由黄章亲自操刀设计的,诸如这样的细节增加了魅族产品的艺术感。据说,因为临时添加了这个设计,M9的发售一度被延期。2009年,M8推出仅仅两个月,销量就已达到10万部,5个月后,销售额突破5亿元。而这一年,其他国产手机厂商几乎全线亏损。白永祥将魅族的崛起原因首先归结于将“产品做到极致”的初衷。“如果产品是为了自己而做,就会把它当作一个艺术品,会纠结和痴迷于每一个细节的改进。”这是魅族不一样的地方:传统产品制造的流程是设计师、工程师、技术人员都会参与到产品的设计,并且参照市场的反馈,进行平衡,最终的结果往往不是设计研发人员最初的设想,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创意要向商业妥协。但是,魅族的产品研发逻辑是:先让设计与研发人员设定一个理想目标,然后按照这个目标,大家去共同完成,中间不管经历什么样的困难,最初的设想一定要尽量完美地实现。这听上去似乎很理想化并且充满了冒险,但白永祥表示,这样做的结果是最后工程师们做了很多他们原本认为做不了的事。

魅族副总裁莫翠天举了一个例子,为了解决一个Micro-USB接口问题,魅族花了38万美元重新去定制模具,即使很少有人会真的在意这个小小的插口在外观上是否显得和谐;再比如MX有一个醒目的旋转设计是经历了无数次试验才完成的,设计的初衷只是自己觉得很好,就做了。“在某种程度上,不取悦市场,而去引导市场,这是我们的风格。”莫翠天说。

安静地做产品

尽管始终坚持特立独行,不过面对智能手机竞争对手咄咄逼人地吞食市场,魅族公司高层们也一度感到迷茫。他们询问黄章,“是否应该靠规模战快速占领市场”。“不用着急,一个企业走得远比走得快更重要。”黄章这样回答,“我们需要安静地做好产品。”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黄章100% 控股公司,而且魅族一直拒绝外来投资进入。此外,魅族从不打广告战、将所有零件运送到总部装配,没有代工厂。多年以来,黄章最热爱的事情,就是每天至少要花4个小时泡在论坛上。魅族研发部门的一位员工说,“用户发现的技术问题,他总是第一个知道,他更像魅族最大的产品经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